刚刚更新: 〔九龙断世录〕〔绝世天尊〕〔九天御龙诀〕〔无敌天帝〕〔修仙之谁与争吃〕〔影后,你又上头条〕〔青云战神〕〔重生美洲巨头〕〔谍影〕〔快穿:男神又苏又〕〔我在昆仑学生物〕〔我从坟中来〕〔我要当天帝〕〔味香〕〔修改超凡〕〔这里有宝箱〕〔灵魂速递〕〔这个末世有点槽〕〔末世之黑暗兽潮〕〔特种兵痞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三百五十九章 将军之争
    ,!

    熊睿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虽然他们的年纪不相同,但他们身上却还是有一个相同之处——他们都是秦国未来的权贵或者是权贵子弟。其实熊睿很能理解罗格大师现在的这种状态,他之前也曾了解过罗格大师,知道这位机械大师做事向来是不拘小节的,他教授学生的时候也都是按照自己独特的方法去教授。但现在为了帮助领袖宋思文,他也只能做出这种很无奈的选择。

    其实这完全可以说是一场闹剧,在过去伏安局还属于元鼎国的时候,虽然很多家族势力的都知道罗格大师,但他们碍于罗格大师的身份,以及伏安局总是跟外界保持的那种疏离感,让这些人只能听说关于罗格大师的传闻,却没有办法跟罗格大师近距离接触。但随着大动荡事件结束后,那些帮着宋思文成功起义的家族自然也就感觉自己有了更多的本钱,从而也就对宋思文提出了一些算是比较过分的要求。

    其中有很多要求都是关于对地盘的苛求和对战后资源的分配问题,但是只要是有实力能帮助到宋思文的家族,自然都是有着比较浑厚的底蕴,并且也都有着很长远的战略发展眼光,这些家族里的主事人也都知道如果是自己的家族里可以有机械师,并且是实力很强的机械师的话,肯定好过没有机械师的。他们都不希望能够培养出像罗格大师这样的机械宗师,只要实力可以达到主流机械师当中的中等偏上水平,就已经让他们心满意足了。

    但显然这样的想法是好的,真正想要达到那个状态却是不容易的,所谓的机械师主流团体里的中等偏上水平,就至少要达到四阶以上机械师水平才行,四阶机械师水平就意味着需要可以打造出来四阶和四阶以上铠甲,以及可以跟四阶铠甲相同水平的高能武器和战刃,这些东西的要求都极高,所以真正可以达到这个水平段的机械师真的还很少。

    严格来讲,现在的周瑜也同样没有达到四阶机械师的程度,因为他还没有打造出真正意义上的四阶铠甲,尽管他可以轻轻松松的打造三阶铠甲出来,但没有打造出四阶铠甲就没有相应的实力认证,还好周瑜本身是不需要这个东西的。而现在这些需要这些东西的人,就都汇聚到了罗格大师身边。

    这些人里有一些帮助宋思文成功起事的家族里的年轻子弟,甚至也有干脆本身就是那些家族里的主事人,机械师这个群体本身就没有一个严格的分类,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机械师,而任何一个机械师理论上也都是有可能成为更高阶的机械师的,这些人的家族大佬们通过托关系找到了宋思文,最终就是由宋思文亲自出面说通了罗格大师,才让这些人来到了罗格大师的住所,并且美其名曰的罗格大师的学生。

    如果周瑜知道其中细节的话,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么多的守卫,甚至明面上和暗地里的护卫都有不少,说到底这些护卫根本就不是他所猜测的那样是在监视罗格大师,而是在保护这些来这里学习的学生。

    熊睿在愣神的时候已经被这些人七嘴八舌的问了很多遍,问到最后他也只能苦笑着说道:“这个人是一个从前线回来的将军,这次回来是找罗格大师研讨一个新型机械。”

    “前线的将军?”听到熊睿的描述这些人都倍感诧异,有人忍不住问道:“这人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吧,他会是前线的将军?”

    说话的人看起来也很年轻,他叫秦升,他的家族是宋思文在没起事之前就已经紧紧跟随在宋思文身边的,本身就算是宋思文嫡系中的嫡系,在秦国之中是绝对的大家族,这次他过来跟罗格大师学习其实就是应付了事,并且在这里的时候他始终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当然他本身的实力和他家族的实力确实让他可以有这样的本钱,不过现在听着熊睿对周瑜的描述,他却是真的感觉有些不屑。

    “前线的将军?怎么样才算是前线的将军呢?我也去过前线,西北战场上可没有这么年轻的将军,我们家族最年轻的一个兵团长也是在三十岁之后才坐上那个位置的,将来就算是我去战场历练也都是只从一个兵团长开始历练的,想要成为将军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秦升自顾自的说道,丝毫不顾熊睿的脸面,岂是他这样说本身就已经相当于是对熊睿的说法质疑。

    虽然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个想法在很多人心中都存在,但当秦升这样肆无忌惮的说出来后却真的让这些人都很尴尬,他们都从大家族出来,不说涵养多好,但至少每个人都懂得做事留一线的道理。

    熊睿知道秦升的身份,毕竟这些人来到这的时候他还没有出发,他并不愿秦升多争辩,只是淡淡的说道:“对,他也不算是什么将军,手下也就只是统领五六个兵团而已,跟秦先生说的将军肯定是有一定差距的。”当熊睿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自己都略感诧异,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对周瑜格外偏袒,现在甚至由不得别人说周瑜一句不是。

    果然,熊睿说完后秦升的脸色马上变得有些不自然,他之前看到周瑜的时候就感觉很不舒服,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感觉看到周瑜的时候就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自己很讨厌的感觉,之后当熊睿说出周瑜的身份的时候他更感觉不爽,结果他没想到现在熊睿竟然还敢顶撞他,这让秦升变得更不舒服。熊睿当然知道秦升的不爽,但他却是不怕秦升的,像熊睿这样的人虽然不管是从身份还是实力去比较都不如秦升,但他却根本没有怕秦升的必要,因为他是宋思文近卫军里出来的人,近卫军本身并不算是太强大的兵团,但在近卫军里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都是孤儿,并且基本上也都没有家世。

    这些特点综合到一起之后就会呈现出一个结果,那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任凭他秦升再怎么家世显赫,也拿熊睿没有什么办法,第一他不敢随意杀掉熊睿,第二他也没有影响熊睿升迁的能力,是以熊睿在说出刚才一番冲动的话之后虽然多少有些后悔,却根本不害怕。

    秦升的气愤就源于这一点,他知道自己拿熊睿没办法,他知道这些近卫军的臭脾气和古怪作风,只是熊睿越是这样,他越是拿熊睿没办法,就越对那个跟着罗格大师走进去的年轻人气不打一处来,现在他的感觉就好像是被那个家伙狠狠挤兑了一番一样。

    “他在前线的哪个战区?说来我听听,我倒要看看是我孤落寡闻了,还是怎么回事。”秦升仍旧没好气的问道。

    现在周围的这些人看向秦升的时候眼神都已经有些变化,他们其实是不理解秦升这样做的原因的,毕竟那个人自从进来后就直接跟着罗格大师走了进来,熊睿也仅仅就是介绍了一些他的来历而已,在他们看来秦升实在是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找麻烦,甚至这就是在找不自在。

    熊睿到底还是碍于秦升的身份,并没有继续跟他叫板,语气缓和了很多说道:“他并不在西北战场。”

    “不在西北战场?”一听熊睿这么说,秦升更来了兴致,在他看来这就是熊睿已经说露馅了,现在的前线战场除了西北战场之外哪还有什么前线。想到这的时候,秦升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起来就好像是刚刚打赢了一场胜仗一样。

    熊睿这次控制住了火气,他没有再过多介绍周瑜的身份,至于周瑜所在的战场他也懒得跟秦升去说,事实上本身在熊睿眼里看来,秦升这样的大家族出身的家族子弟固然天赋不错,将来的成就也确实会很高,但在他们身上,或者是在他们骨子里就透着的那些傲慢确实让人看到之后会不由得的感觉很厌恶,只不过现在为了避免麻烦,他也只好暂且把这些小事抛在一边。

    秦升在“获胜”后倒是表现的很“大度”,他没有再继续纠缠熊睿去追问周瑜的身份和所在的战区,但从他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来看,可以看得出来他已经把熊睿当成了骗子,顺势也把周瑜看成了是一个故弄玄虚的家伙。

    只是在秦升之后,还是有人不免好奇的说道:“我在这学习的时间也已经不短,以他的脾气是不可能轻易接纳外人的,其实说句实话,他对我们也不过就是敷衍了事而已,据说他真正传授学生的方式都是在机械室的机械台上直接指点,而不是像我们这样先是传授基础知识,再按部就班的让我们做练习。可是这个年轻人刚来到这,就能有机会跟着罗格大师进他自己的机械室,很显然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简单呐。”

    听着这个人的分析,周围几个在这里学习了也有一段时间的人都赞同的点点头。只是这番话说完后又马上惹得秦升有些不开心,他其实也一直对罗格大师很有意见,他们想找罗格大师学习,自然在学习之前已经对罗格大师做好了调查,他也知道罗格大师现在不过就是在敷衍他们而已,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就算是这样的基础教授和基础训练,都比他们之前找的机械导师一对一的传授要好很多,秦升虽然狂傲,却还分得清东西的好坏,所以才在这里坚持下去。

    但现在一听到同伴说起这个差别对待的事情,秦升又感觉好像这就是在嘲笑他一样,当即脸上挂着几分怒气说道:“罗格大师也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以前在伏安局里骗一骗那些不太懂机械的大头兵还行,现在一看到我们来学了,担心就算拿出压箱底的东西也可能无法让我们信服,所以不如索性就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拖着我们,反正就是基础传授,好自然是好不到哪去,但肯定不会太坏就是了。”

    秦升之前挤兑熊睿,甚至莫名其妙的非得要去贬低那个年轻人,周围的人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但现在听到他连罗格大师都要贬低,终究让这些人有也有了一些火气,这些人里稍年长的一个人忍不住说道:“少说两句吧,罗格大师到底有没有实力,咱们都是一起在这学习的,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没必要为了贬低而去贬低,这样做事挺没劲的。”

    听着这个人的话,秦升的脸色微红,正如他之前所感受的一样,虽然罗格大师一直做的都只是基础的传授,但就算是这样的基础传授也已经让他们受益匪浅,很明显秦升这次的睁眼说瞎话让他的这些同伴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而偏偏说话的这个人也是大家族出身,并且更重要的是他在他家族里已经是主持一方事物的主事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秦升也不好对他发作。

    熊睿又来了几分火气,他跟罗格大师的接触虽然很少,但像他这样的伏安局出身的武者没有一个是不尊敬罗格大师的,不管他们身份如何,伏安局的武者们所使用的武者和铠甲几乎都可以说是出自罗格大师的设计,对于这样的人物他们当然不可能不佩服。现在秦升一个小毛孩一样的家伙竟然敢开口诋毁罗格大师,就算明知道对方身份,熊睿也忍不住想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熊睿的情绪表现了出来,秦升看着熊睿脸上的表情不屑的撇撇嘴,没好气的说道:“怎么,还想找我算账,我就说罗格大师不行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你!”熊睿恨得牙根直痒痒,火气已经开始有些压制不住。

    但在此时,却慢慢走上来,她直接走到熊睿身边,先是浅浅的一笑劝说熊睿不要动怒,随后开口说道:“这位大哥,你能给我讲讲周将军在外面的事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她的乖软撩起波澜〕〔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