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四百零三章 为了什么
    ,!

    对于这些留在流波市里的人来说,最近一段时间真的是好似地狱一样煎熬的生活,他们不怕战斗,只是在实力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战斗,真的太过吃力,以至于这些人之前的战斗状态完全就好像是丧家之犬一样,与其说总是可以迂回骚扰,不如说就是被逼急了之后反咬敌人一口而已。

    真正的情况,就是这么狼狈。

    只是当周瑜出现之后,准确的说是周瑜带领的重甲战士出现之后,战场上的形势瞬间就发生了惊天的逆转。之前天照国武者手中无往不利的猎杀者装甲车失去了威力,甚至不但失去了它们应有的作用,更是直接成了战场形势发生逆转的最大导火-索。人都是一种活在惯性里的生物,当他们养成了一种习惯之后,一旦这个习惯被打破,他们瞬间就会变得无比的脆弱。

    严格来讲,天照国武者的战力并不低,甚至始终隐隐的压着元鼎国武者一头,不管是从武器装备还是从整体斗志上来讲,他们都称得上是精锐之师,之前的西北战场上元鼎国和天照国两国军队的交锋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天照国以区区小国之力将元鼎国打的始终喘不过气来,靠的就是天照国武者本身的强大战力。

    在没有猎杀者装甲车之前,他们明明可以战胜元鼎国武者,可是在现在这个战场上,猎杀者装甲车被大量摧毁的这个结果,却让他们的斗志和信心都遭到了极为沉重的打击。不是天照国武者心里承受能力太低,只是现在出现的这个情况实在让他们没办法再保持着之前旺盛的斗志继续战斗。

    避难所一战,水心学堂的武者再一次打出了一场漂亮的大胜仗,天照国武者在这一战里三个兵团全部被灭掉,他们的失败在周瑜带着重甲战士回到流波市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原本这些天照国武者都抱着必胜的决心过来征战,却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

    邢哲他们这些驻军武者在周瑜他们赶来支援之后也马上暴发出惊人的斗志,他们之前憋闷的火气实在是太大了,事实上他们的怨气是比周大他们还要大,相比于周大,他们身上背负着更多的东西,比如守土失职。这一点在他们保护着难民逃出来的时候最有感触,最初的时候难民只是浑浑噩噩的逃走,但是当苦难的生活持续一段时间后,关于对驻军武者无能的言论就开始流传起来。

    这就是民众们的思维,他们就是认为驻军武者应该把流波市的安全保护好,当然他们这样想也是没错的,只是邢哲他们这些人真的很痛苦。首先是他们真的想过要守护好流波市的安全,但无奈在天照国军队杀到流波市之前,他们正在打内战,而内战的时候邢哲他们就已经开始对蔡文卓的选择产生了抵触的想法,怪也怪他们并没有足够坚定的意志,没有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蔡文卓,结果导致了流波市内战形势的不断恶化,以至于天照国军队杀到流波市的时候他们只剩下逃跑的份。

    这次跟着这些重甲战士把猎杀者装甲车灭掉,当那些天照国武者开始变得发狂,从而开始负隅顽抗的时候,流波市驻军武者们的表现反而要比水心学堂的人还要抢眼。怨气实在太重,他们急需要从敌人的身上找到发泄的机会。

    当大战平息之后,这些驻军武者这段时间以来积累的怨气总算彻底释放出去。但一想到他们现在的处境,这些人还是感觉十分压抑。

    邢哲跟周瑜他们这些人可以说是最亲近的,至少之前周瑜派独狼去“策反”这些驻军武者的时候,邢哲就是最开始选择相信他们的人。当他见到周瑜的时候,发现周瑜此刻正在修理机械,邢哲一眼就看出了周瑜修理的正是在这一战当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那件武器——重型装甲。

    在绝大多数人眼里看来,重型装甲的作用是要超过火烈鸟重炮的,毕竟战斗的时候首先立于不败之地才是最重要的,想要跟猎杀者装甲车对抗,最难熬的一点就是扛不住轨道炮的冲击,他们之前之所以总是在打游击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有了重型装甲,那些重甲战士才具备跟猎杀者装甲车战斗的实力。

    只是看着周瑜修理机械的样子,邢哲不禁有些愣神,他指着周瑜向周大问道:“他不是你们的统帅吗?”

    “嗯,对啊,怎么了?”周大点点头,很随意的说道。

    “那他怎么亲自修理铠甲?”邢哲依旧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东西就是他发明出来的呀,现在就他会修理,其他的机械师最多只会造新的而已,估计得再过一段时间他才能解脱出来吧。”周大对重型装甲和火烈鸟重炮不是很了解,想了一会之后胡乱的给出一个解释。

    但让邢哲真正关注的并非是周瑜是不是发明火烈鸟重炮的人,他是好奇周瑜这样的身份为什么肯亲力亲为的做这种事。只是就在邢哲还在发呆的时候,周大却直接问道:“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邢哲想了想,最后苦笑着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了。这次天照国的损失是很严重,但从我们的人侦查回来的战报看,天照国武者似乎扔在源源不断的往这输送兵力,现在光是长驻流波市市区里的天照国武者就有接近五万人,这还怎么打?”

    “怎么打?当然是硬打。”周大忽然义愤填膺的说道,只是当他刚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却见周瑜忽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周大语气一滞,随后嘿嘿的笑着说道:“倒也不是说要强攻,就是总不能看着那些天照国武者在流波市里不断做大吧。”

    “对,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就是,就是……”邢哲说到这开始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周大眯着眼看着邢哲,继续笑着说道:“就是你们现在没有什么好的武器对对那些天照国武者,所以想来找我们帮帮忙是吗?”

    一听周大这么说,邢哲马上眼睛瞪得老大,兴奋的点头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我们现在也能有你们的这些武器的话,我们也肯定敢跟那些天照国武者死战到底,甚至夺回流波市也不是不可以。”

    邢哲在说话的时候就很紧张的看着周大,他的余光更是不断的飘向周瑜,很显然他也知道现在想要有收获,让周瑜点头才是最重要的,尽管他们的这个统帅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派头,但邢哲始终记得周瑜毫不犹豫下令击杀蔡骏时候的样子,如果不是对自己的手下有绝对的掌控,就算他是统帅也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来。

    不过还没等周瑜说话,周大脸上的笑容却慢慢的收敛起来,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邢哲,淡淡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很好欺负?”

    “嗯?什么?”邢哲一脸诧异的看着周大,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周大终于从似笑非笑变成了冷笑,继续开口说道:“是,在流波市里的时候我们是第一个站出来对抗模拟战场里的天照国武者的,之后我们也总是可以第一时间站出来跟这些天照国人战斗,可以说我们已经完全做了你们这些人该做的事。”

    听周大说到这,邢哲终于忍不住一阵羞愧,他甚至没办法因为这件事跟周大争辩什么,毕竟真实的情况就是如此。

    周大继续说道:“哪怕是到了现在,我们知道你们这边有难,也不管不顾的就直接杀了过来,结果你们就认为我们是真傻,我们永远是不可以不计回报的做这些事,有什么危险我们先上,有什么好处就一定要分给你们?”

    在此之前周大虽然在外人面前比较冷漠,但并不能说不友善,可他现在忽然爆发出来的这个状态却让邢哲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支支吾吾的看着周大老半天,最后也不知道还能说出点什么来。

    毕竟其实邢哲心里也很清楚,流波市能有现在这样的局势都多亏了水心学堂这些人在苦苦支撑,他们真的是做了原本驻军武者们应该做的事,并且做的比他们还要好。正是因为如此,邢哲根本就没有资格反驳周大的话。

    就在此时,刚刚修复了一个轻微受损的重型装甲的周瑜站了起来,随后走向邢哲说道:“你们回去商量一下吧,想要重型装甲和火烈鸟重炮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需要耐心等待一下,我们这边需要先配备齐全才行。还有,这是重型装甲和火烈鸟重炮的价格,你们回去之后看看价格再决定要多少套。”

    “哦,好。”邢哲下意识的点点头,但是还没等他看清楚重型装甲和火烈鸟重炮的价格,却听一旁的周大忽然说道:“周瑜,你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