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包小村民〕〔进击吧哥哥〕〔璀璨人生〕〔都市之妖孽公子〕〔主宰漫威〕〔第二十二科〕〔一夫当官〕〔中国名侦探江南2:〕〔女性世界里的男法〕〔神守爱〕〔玩家信条之锦时少〕〔时光匆匆深几许〕〔重生空间之全能军〕〔至尊贼少〕〔绯闻女主播〕〔惹火狂妻:邪帝,〕〔阴符秘术〕〔古城春秋〕〔修真之药武扬威〕〔末日铸魂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四百一十八章 决定
    ,!

    事实上当周瑜组织第一次进攻模拟战场开始,流波市里就已经注定要变天,当时的很多流波市市民也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开始做了一些准备,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如此失控的状态。可以说逃进星云层里的流波市市民是幸福的,至少他们是安全的,并且不会接触到变异灵怪的灾难。

    在这个时候周大已经开始暴走,避难所里的变故他不会忘,虽然现在还没有感染者赶来这边,但他只要一想到避难所那边的情况就心如刀割。灵怪变异这种灾难是任何人都不希望碰到的,就算是感染者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但一想到之后要屠杀同类他们还是会心里不舒服。

    周大心中的怒火现在也就只有撒在这些天照国武者身上,才能够让怒火渐渐平息。

    “市区里是什么情况?”看到红军赶回来后周大开口问道。尽管心中怒火冲天,在战斗的时候周大还是保持着足够的谨慎,并没有轻举妄动。毕竟就算是现在已经将邢哲他们那些驻军武者一起带了过来,他们这边也不过就只有六七千的武者而已,但敌人现在却至少有四五万。

    之前的时候周大他们因为冲进流波市的速度很快,已经趁机消灭了三个天照国的兵团,凭着队伍里的重甲战士,跟天照国武者在小规模战场上的正面抗衡,周大他们非但没有劣势,反而掌握着极大的优势,可如果真的要全面开战的话,就算是盛怒之下的周大也知道取胜的希望不大。

    红军的脸色比较难看,他的紧锁眉头的说道:“市区里的天照国军队差不多都已经龟缩到市区北边他们的主基地里面了,我实在潜入不进去,但至少里面的天照国军队已经很多。”能让红军说出很多这两个字,就可以看得出来眼下的这个局面真的是已经糟糕到极点了,所谓的很多肯定就是全部的天照国武者。

    “现在怎么办?”陶然看着周大问道,在陶然身边邢哲也一脸紧张的看着周大。

    “没办法了。”周大摇了摇头,随后说道:“只能强攻了。”

    听到周大前半句的时候这些人下意识的都以为周大是要放弃进攻,甚至独狼这样的急脾气都差点翻脸,却没想到周大转过头来又说了这么一句。陶然被周大的大喘气也吓了一跳,听到后半句才笑着说道:“好,那就强攻。”

    周大略显诧异的看着陶然,笑了笑说道:“陶大哥,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了。”

    “呵,我是什么风格?我平常是谨慎了点,但我至少还是个男人。他们连变异灵怪这样的东西都扔到流波市来了,难道现在还有缓和的机会吗。”陶然苦笑了一下,眼睛里却带着无边的寒意。

    独狼在一旁点点头,说道:“对啊,就连周瑜现在都生死未卜,还缓个屁缓。”

    独狼这么一说,几乎他们这边的所有人都看向他,周大微微皱了皱眉,陶然直接一巴掌拍在独狼后脑勺上,低声骂道:“瞎说什么。”

    被自己队长一巴掌打的晕头转向,独狼一脸委屈的捂着头看着陶然,不过很快他也就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挨打。他也看到了跟在他们站在一起的狄水心,现在狄水心正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但脸上却没有露出半分悲戚,发现众人都有意无意看向她的时候,她反而很平静的说道:“没事的,大叔肯定不会有事的,现在也不是不能缓一缓,毕竟敌人的数量太多,强攻真的压力太大。”

    周大朝着狄水心竖起拇指,但之后还是摇摇头说道:“不行,不是我们不想缓,只是现在流波市里的局势已经彻底失控了。周瑜为什么要在最后喊出那么一句话?他才会傻乎乎的自己冲上去送死,然后让我们给他报仇的。我能明白他的想法,如果让我们现在不跟这些天照国武者赶紧开战的话,结果将不堪设想。”

    尽管在周瑜不在的时候人们都对周大无比信服,但听着周大的话,现在这些人却都还是感觉十分诧异,就连陶然都忍不住问道:“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

    “如果现在那些感染者冲上来怎么办?这还不算,如果天照国武者带着变异灵怪冲上来怎么办,如果我们不去进攻这里的天照国武者,甚至壁垒分明的跟他们对峙起来的话,等到那个时候天照国武者就会来主动进攻我了,而一旦到了他们主动进攻我们的时候,用的可能就不是常规武器了。”说到这的时候,周大的声音不由得慢慢低了下去。

    而听到这,他身边的人却瞬间感觉毛骨悚然,他们都明白了周大这番话的意思,很多人的脑子里甚至瞬间就浮现出在避难所那边遇到的天照国武者推出来的那几尊大炮。一旦敌人带着那样的武器攻打过来的话,他们真的是挡不住的。

    “这件事就咱们之间说一说就好,不要再传出去了。”想了一会后陶然忽然感慨的说道。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全都明确的点了点头,这个可能出现的情况让他们几个人都感觉后背阵阵冒寒风,一旦真的传出去的话,真的很难想象会引发什么样的不堪设想的后果。甚至可能还没等天照国武者攻打过来,他们却已经不攻自破了。

    这是何等的让人绝望的情况,当周瑜提起那个可能会出现的敌人的攻势之后,他们甚至都恍惚的有了一种绝望的感觉。仔细想想,现在就算是他们马上去进攻天照国武者又能如何,且不提敌人现在有着几乎是十倍于他们的军队,更重要的是就算的获胜了又能怎么样,到时候他们到底要怎么挡住变异灵怪的攻击?反正据这些人的认知来看,他们还不知道有什么手段是能抵挡变异灵怪的精神力入侵的。

    “走吧,去进攻吧。”虽然已经焦头烂额,但周大还是挥挥手,带着他们的部队朝着天照国军队的集结地冲去。

    ---

    寂静的外星星域里,三艘星际飞船正静静的往一个星体靠近,他们正在靠近的星体叫做流波市。

    三艘星际飞船里有两艘是纯粹的运兵船,这样的星际飞船在元鼎国当中很常见,毕竟为了给战场源源不断的输送兵力,靠的就是这种大型的运兵船来输送。在这两艘运兵船周围,有一艘星际战舰不断的环绕着他们飞行,这是很常规的一种飞行方式,主力战舰在护送运兵船的时候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护航。

    星际战舰虽然并不是运兵船,但在里面也还是装了很多武者,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这支舰队来流波市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游玩,而就是为了战斗而来。

    在星际战船的主船舱里,很多武者都在不断的忙碌着,但有一伙人却始终优哉游哉的坐在那里,看起来丝毫没有其他武者脸上的紧张感觉,反而好像带着几分放松的心态。主位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大概有四十多岁样子的男人,不过男人正闭着眼,让人无法看得出来他的准确年龄。像这样身上自然而然的带着几分上位者气息的男人,如果看不到他们的眼睛往往很难准确的判断年龄。

    在他的下手边上坐着两排的人,这两排人现在的样子也都很奇怪,左边一排的人现在都正襟危坐,看起来也很紧张,并且基本没有什么话说,只有在有人跟他们说话的时候,才会有坐在排首上的一个人回答。

    不过在那个男人的右手边,坐在那一排上是武者却都在很轻松的聊着天,但他们却不是在用轻松的心态聊着战事,他们绝大多数的话题竟然都只是游玩而已,这样的话题让他们对面的那些武者偶尔会忍不住瞥他们一眼,但最后却都不敢乱说什么。

    忽然这一排里的几个年轻人说话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些,甚至就连稍远一些的飞行技师都多少受到一些影响,主位上的男人微微皱了皱眉,终于张开眼,当他睁开眼的时候,这个男人的年纪瞬间提升了十岁不止,他的眼睛里好像写满了风霜。这么一看,就看得出来他不过是因为保养得当才显得好像至少有四十岁出头的样子。

    “春乐,小声点。”戴平平静的说道。

    戴春乐马上应声点了点头,但偷偷看向自己父亲的时候眼睛里却竟然还隐隐的带着几分挑衅,显然对自己父亲的管束并不是很信服,不过坐在主位上的戴平却显然对此并不是很介意。

    此时此刻能坐在戴平身边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早就见识到了这位大人对他自己女儿的溺爱,所以之前不管戴春乐带着身边的人怎么样打闹、喧哗他们都没人敢开口训斥什么,甚至别说训斥,就连偶尔接话的时候的生怕自己说话慢了几分惹得这位大小姐不开心。

    戴平在“训斥”了自己女儿之后,终于扭头看向坐在他左手边上第一位的男人,说道:“郑龙,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不错。”

    见长官忽然称赞自己,郑龙的身子马上一挺,这让他显得颇为滑稽,对面的戴春乐看到后忍不住笑了起来,郑龙却一本正经的说道:“长官谬赞了,这都是我该做的事情。”

    戴平未置可否,只是继续淡淡说道:“不管怎么说,现在流波市会变成这样,有你一份功劳,等到我们夺下流波市后定会记你首功,至少不会只把你孤零零的扔在行星体上天天跟一些巡航武器打交道。”

    听着戴平的话,郑龙的脸色反而变得有些复杂,不过这份复杂却稍纵即逝,他马上站起身来郑重其事的向戴平行了一个军礼,说道:“长官的栽培之情,下官没齿难忘,下官一定会好好做事报答大人的栽培之恩的。”

    戴平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用说的这么严重,是你懂得在关键时刻怎么做事,按理说应该是我谢你才对。”戴平刚说完就见郑龙诚惶诚恐的不知所措,他马上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既然已经跟着我上船,那就好好做事就行,好处肯定不会少了你的就是了。”

    郑龙连连点头往座位上走的时候,戴平却又忽然说道:“对了,以后那种军礼就不要拿出来了,都是些繁文缛节,能省则省的。不过,以后有机会我倒是可以想想看用一些其他的动作代替。”

    忽然听戴平这么说,在他左右两边的人马上脸色各异的相互对望起来,除了戴春乐得意的嘿嘿笑起来之外,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应该什么兴趣应对这个情况。郑龙眼中又闪过一丝震惊,但最后他还是很快变得神色泰然。当初当他接到他的老首长戴平偷偷传给他的命令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而正如老首长所说的那样,现在既然都已经上了他的船,那就好好就是了,现在还想反悔的话可就显得太可笑了些。

    周围的人之所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个局面,就是因为他们也都看到了戴平最后的表态。郑龙刚刚行的军礼是元鼎国军队里已经沿用了上千年的动作,虽然其间多少做过一些改变,但却没有人敢说要彻底换掉军礼。现在戴平敢说这样的话,他想要造反的决心自然也就要已经彻底的展现出来了。当然,戴平绝对不是会得意忘形之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说出那样的话,就是他已经肯主动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些人只需要接受即可。

    戴春乐现在当然很高兴自己父亲的决定,她本就是胆大包天之人,事实上她能在父亲面前得到如此的骄纵可不仅仅是因为她会邀宠,最重要的还是她能做出让戴平满意的事情。事实上,现在流波市的情况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反而就是因为戴春乐背着自己父亲做出的一个决定。

    正是这个决定,改变了流波市的命运,也注定了要改变戴平的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