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新手村是幻想〕〔六世江湖之冷刃〕〔卿本佳人(火舞版)〕〔快穿之一叶偏舟〕〔日月同辉〕〔大宋超级学霸〕〔第一侯〕〔重生军嫂逆袭记〕〔跨界闲品店〕〔大龟甲师〕〔太后的现代纪事〕〔神背后的妹砸〕〔重生之娇娘军嫂〕〔鉴宝黄金手〕〔鹰扬美利坚〕〔首长红人〕〔帝火丹王〕〔桃运神医〕〔带着星际闯美幻〕〔都市极品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四百七十三章 疯狂的计划
    ,!

    听到兰海候的话,在场所有人全都一惊,尤其是周瑜,他根本不懂什么叫魔兽蛋,虽然在他过去的冒险经历当中也遇到过一些强大的怪兽,但却不知道魔兽具体到底是什么。听到这,周瑜忽然想起来狗蛋,他低头看看自己身边正在打瞌睡的狗蛋不禁想到这家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魔兽。

    只是不管他怎么观察,都无法发现狗蛋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当然,这也肯定跟他接触狗蛋的时间还很短有很大关系。不过从周围这些人的反应当中可以看得出来,魔兽应该是在这个异星体上十分常见的东西,想来应该就是跟巨魔族那样的存在十分相似。而一个可以让兰海候以及跟他实力差不多的大佬们如此关注的一个魔兽,甚至还只是一个蛋的状态下就能引起如此之大的关注,可以想到这个魔兽蛋绝对价值连城,并且绝对可以饲养。

    更让周瑜惊讶的是,当这些人知道兰海候的目的竟然是一个魔兽蛋之后,竟然有人已经萌生退意,哪怕他们已经大老远的跟到了这里也还是想走,这让周瑜更加好奇,为什么区区一个魔兽蛋就可以让这些人这么恐惧。

    这也难怪周瑜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在周瑜的认知当中还没有对魔兽太多的认知。可是在这个异星体上的武者却都了解魔兽的实力,而他们更加清楚能够让兰海候如此关注的魔兽的蛋绝对就是凶兽级别的,而这样的凶兽是断然不可能给人夺走他后代的机会,这一战甚至极有可能所有人都战死了还得不到好处。

    他们固然明白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但是如果这一战真的需要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的话,那这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了,如果打到最后连命都丢了,要多少好处有什么用呢,更何况他们人都死了,兰海候甚至连好处都不用出了,这些人现在都开始对兰海候打的如意算盘变得有些仇视起来。

    兰海候也意识到众人的反应,这也正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这次的行动到底有多危险他在一开始就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一直这样遮遮掩掩的到现在才对众人坦白,但问题在于现在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听兰海候解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走。

    兰海候微微皱眉,但他还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诸位常年在旭日海峡走动,想必肯定是听说过我们这片海域里的霸主——那个活了活了近千年的金鳞兽吧。咱们这次的目的就是要盗走金鳞兽的魔兽蛋。”虽然兰海候说这些话的时候是自顾自在说,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看样子就好像是他也担心自己说话的声音大一些都容易被金鳞兽听到一样。

    “金鳞兽,那是什么东西?”当周瑜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并没有像周围其他武者那样面露惊恐之色,反而下意识的开口追问起来,这可真的就是所谓的不知者无畏,他现在反而就好像是在听故事一样。当然这也不能说周瑜真的狂妄,有的时候人们在没有真正见识到一个事物的强大之前,是真的很难发自内心的产生恐惧的。

    听到周瑜的询问后,兰海候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周瑜,这个眼神让周瑜多少有些不喜,但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询问可能多少暴露了一些自己的身份,不过随后他看到兰海候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竟然还多了几分感谢,也许在兰海候看来周瑜这样询问是为了帮他分担压力,只是这次这位侯爵大人却是真的想错了。

    不过现在除了兰海候已经没有人有闲心给周瑜解释关于金鳞兽的事情,他们现在只想着自己的生死问题,甚至就连兰海候手下的家将们现在也都一个个噤若寒蝉。毕竟其他招揽而来的武者如果真的态度强硬的要走的话,也许还真的能够离开这里,但他们这些家将却是注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在这里开战的,不管战况如何凶险,他们都必须战斗下去,这下让这些家将开战之前就已经变得胆怯。

    至于其他的武者们,在惊慌之后更多的却是表现出了自己的愤怒,有个武者终于忍不住说道:“侯爵大人,你真的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你也知道那金鳞兽已经在旭日海峡存在近千年,那样的老妖怪别说招惹他,平日里有谁碰到他想逃走都难,现在难道要跟那样的强大存在对抗?你认为我们这样的一个队伍就真的可以成功吗?那金鳞兽早已经是超越了武灵境界的存在,我们现在这个队伍里的人就算全部都加在一起就能打得过他了?对,就算我们是去偷金鳞兽的魔兽蛋,可是偷就是那么容易的吗,这根本不是偷,这就是在找死。”

    看得出来,这个武者是真的已经变得十分激动,这实在是最真实的情绪流露。他们之前就是这样被稀里糊涂的骗到了这里,结果到了这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现在的问题在于他们是要对付金鳞兽,可是不管他们接下来要怎么做,现在毕竟已经到了金鳞兽的地界,可以想到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兰海候也肯定不可能带着他们来到这。

    既然已经到了金鳞兽老巢,就意味着他们随时都可能跟金鳞兽碰到一起,可是这样的情况却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一旦真的跟那个千年老妖怪碰到,真的就会变成这个武者所说的那样,他们就算想逃跑估计都没什么机会。

    不过对于这样的情况,兰海候也显然早有准备,看着这个武者,以及因为这个武者而引起来的怒火的其他武者,兰海候笑呵呵的说道:“你说的对,这事确实是我之前欠考虑了,这也怪我没有把话跟你们说明白。其实一切都源于我之前得到的一个消息,而当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十分震惊,说实话,我这次真的是拼上身家性命出来冒险的。你们以为我不怕吗,但是想到这次事情的收获,我还是冒着风险过来了。说我鬼迷心窍也好,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也好。但是我这次绝对不是带着大家过来一起送死的,诸位可以等我说完,我说完之后如果你们还要走的话,我会马上安排人送你们离开,这样行不行?”

    听到兰海候这番话,周围的武者虽然还很激愤,但多多少少的还是安抚下去了几分情绪,之后也都静下心来打算看看兰海候到底打算说什么。说到底这些人其实也都是想看看这次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可以做的,冒险固然是不安全的,但如果总想着安全的话,资源又动哪来?

    但是最开始的那个武者还是愤愤不平的说道:“侯爵大人打的好算盘,不过大人似乎想错了,难道你以为编出来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就可以让我们留在这吗,说实话,如果是侯爵大人有其他的麻烦,只要您一声令下,我肯定会出力,但这次的这个事情我是真的无法帮忙了。”说完话,这个武者竟然真的要转身离开。

    兰海候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说实话他并不是真的非得让这一个武者留下,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这个刺头赶紧滚蛋,但问题在于现在如果这个人走了,那么其他人也肯定会走,这样一来的话他的计划就彻底的泡汤了,而这样的情况是兰海候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也只能是强行压住自己的火气,不让自己表现出愤怒来。

    兰海候深吸了一口气,显得修养极好的缓缓开口说道:“你不要太激动,我都说了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我说完之后你们还想走,我自然是要送你们离开的。你难道不仔细想想,如果这次的事情我是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的话,我会跟你们一起过来吗,你见我之前做过什么事情是亲自出马的。你们都是强者,一旦遇到危险还能逃跑,可是如果风险太大的话,我想逃跑的时候谁能来救我,如果真的面对强大的金鳞兽,我的这些家将也可能自身难保,难道我要指望他们保护我吗。”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兰海候身边的这些家将倒是都显得很激动,毕竟对他们来讲,兰海候的这番话多多少少是有些贬低他们了,这些即将固然担心,但他们毕竟自小生活在侯爵府,甚至他们的祖辈都给侯爵一家效力,早就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甚至他们是将侯爵府当成是自己的家的,现在就算是遇到再大的风险也肯定不可能扔下兰海候逃跑。只是看到兰海候现在的表情,哪怕是那十三家将也没有不识趣的开口争辩什么。

    而那些武者在听到兰海候的解释之后倒是感觉多少合理一些,其实不管这些家将是不是会救兰海候。但正如他自己所说,如果是真的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尤其是金鳞兽直接出现,就算是有人相助,兰海候的危险也跟他们是一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兰海候当然是不可能独自逃脱的,这样一看的话,这些人倒是真的看出了兰海候在这件事情上的决心。

    看到众人都安静下来,兰海候稍稍安定心神,继续苦口婆心的说道:“诸位,要说对这个金鳞兽的恐惧我肯定逼你们都强,不过我这次之所以会跟着你们一起来到这,就是因为我得到的消息是很重要的。你们知道不知道,就在大概一个月前,在这片海域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极为强大的魔兽,这个魔兽的实力甚至堪比金鳞兽。而当这个魔兽到来的时候,正赶上金鳞兽出没,结果这两个强大的魔兽便打到了一起。两个魔兽在海上大战了三天三夜,甚至他们之间的大战还殃及了周围的许多其他魔兽。而最终竟然是那个金鳞兽被斩杀,尸体在海上漂浮了整整一天才沉入海底,可以说这一战之后才算是给了我最大的机会。”兰海候说的很慢很慢,这个事情真的就好像是一个故事一样。

    周围的其他武者听的一愣一愣,毕竟这样的事情他们之前是从未想过会发生的,要知道对于这些人来讲,从他们懂事开始,其实就已经听说过这个金鳞兽的存在了,而对于这个纵横旭日海峡近千年的老妖怪,这些人甚至早已经把他当成了是神明一样的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人忽然听到金鳞兽的死讯,甚至一时间都有些无法接受,甚至真的就感觉只是听到了一个故事一样,而不是一个多真实的消息。

    要知道,那个金鳞兽存在的年月极长,虽然在很多的时候他都不会主动去骚扰人类的港口,但这不代表金鳞兽就是什么善良的家伙,这些年来只要有人不小心驶入金鳞兽所在的海域,就必然会遭到疯狂的打击,多年以来在金鳞兽的淫威之下,很多人甚至出海之前都要祈祷一番,其实也正是因为金鳞兽的存在,才导致了这边港口里进入的货物的价钱也极高,毕竟能够从金鳞兽手下逃走的武者都少之又少,能够遇到金鳞兽之后还保存下来的海船更是屈指可数,现在想到金鳞兽,很多人都会忍不住打个冷战,听到他的死讯当然会感觉十分不真实。

    不过在这个时候要说最震惊的还是周瑜,他没想到让这里这些人如此恐惧的一个魔兽竟然已经死了,可是他转念一想又感觉不对,马上又皱着眉头问道:“侯爵大人,按照你所说,这个金鳞兽应该极为强大才对,按理说应该是没有人敢靠近他,更不可能敢跟踪他,但是为什么金鳞兽大战的时候会有人看到呢,并且这件事为什么发生之后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当然,现在肯定也有另外几个大佬也知道了,但问题在于你们是如何获得这个消息的呢?”

    周瑜的问题不可谓不刁钻,甚至其实已经显得好像是在找兰海候的麻烦了。果然,在周瑜问完之后,兰海候刚刚舒展开来的眉头又忍不住的皱了起来,显然对周瑜的问题很不满。

    当然,周瑜对他的情绪变化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反正他对这里也没什么归属感,真要是谈崩了他也大可以一走了之,虽然海路远了一些,但他还是自信可以找到回去的路的,他在出来之前就已经进行了定位,这个手段显然是这里的其他武者不具备的。

    很快,兰海候似乎也想好了说辞,马上开口说道:“这个事情之所以只有少数人知道,那是因为当时正好有老夫的一艘海船经过那片海域,只是因为当时的大战太过激烈,那个强大的妖兽和金鳞兽全都无暇他顾,最后让我的人逃了回来,我自然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如此说来,兰海候大人的信息网络可是真的太发达了。”周瑜笑呵呵的说道,他其实多少也算是信了兰海候的这番说辞,只是还是下意识的质疑一下,算不上要恶心兰海候,只是他现在只想确定金鳞兽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果真的死掉的的话,这次的冒险其实说不得还真的可以尝试一下了。

    听到周瑜的质问,兰海候并没有再动怒,他虽然对周瑜所说的什么信息网络不是很明白,但大概也能想到是什么意思,他很得意的说道:“老夫的势力之大,自然可以延伸到这边。甚至这次我得到消息里还有很多重要的细节,老夫也正是从这些细节了分析出来,这次金鳞兽之所以会被斩杀,就是因为刚刚生产不久,否则的话这个千年老妖怪也不可能这么轻易被斩杀。而我们这次出行,就是要抓住这个空虚的时刻得到金鳞兽的魔兽蛋,这样自然可以让我们收获颇丰。”

    这番话兰海候说的可就谦虚了,如果真的可以得到金鳞兽的魔兽蛋的话可就不是收获颇丰,而是收获极大了,要知道金鳞兽之所以强大不仅仅是因为他存在了上千年,更是因为金鳞兽本身就属于圣兽一族,所谓圣兽就是指他们本身的血脉就极为强大,这种圣兽甚至可以逆反魔兽的一些正常情况,一般来讲越强大的魔兽,幼兽的时期越弱,可是圣兽却是从出生开始就十分强大,唯一的缺陷也就是圣兽的晋升时间极为漫长,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出现千年金鳞兽这样的存在。

    但问题在于只要是兰海候可以得到金鳞兽的魔兽蛋的话,将幼兽饲养起来,等到幼兽灵智健全之后甚至可能直接认兰海候为主人,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不可能,魔兽在幼兽阶段其实就是认主的阶段,而一旦兰海候得到了一个金鳞兽幼兽的认可,那可就不是他这一代会得到好处了,甚至从此以后兰海候的家族都会被这个金鳞兽庇护。

    到了现在人们才知道为什么兰海候这次会如此大手笔的招揽强者了,这次的花销真的很大很大,不说让他倾家荡产,但也肯定让他多年的积蓄都要被掏空。不过跟得到金鳞兽相比,这次的这个投入真的是值得的,尽管看起来真的也很疯狂。

    想到兰海候的这个疯狂的计划,周瑜也被彻底勾起了兴趣,他不禁在心中暗暗想到:“这个好东西,如果我能得到的话,岂不是赚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