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大农民〕〔都市之最强狂兵〕〔透视村医在花都〕〔六扇门之剑指江湖〕〔狂神刑天〕〔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傲世神帝〕〔萌宝甜妻,冰山总〕〔大医凌然〕〔乾坤陨帝〕〔崩坏诸天万界〕〔我可以吊打全游戏〕〔奇门小神医〕〔你从外星来〕〔我的绝美校花未婚〕〔会生孩子的大男人〕〔万妖无疆〕〔寨主,别跑〕〔惹火燃情:总裁老〕〔丹界至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五百九十五章 诡异
    ,!

    原本在所有人眼里看来,这一战已经结束,作为他们最大的敌人,蠕皮已经倒在了众人的面前,并且看起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甚至就连一直对蠕皮最为看重的付尘也都断定蠕皮已死,不可能再出什么意外情况。尤其是看到周围的灵魂兽都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定在原地之后,更是让人坚信了这一点。

    周瑜之所以选择留下,自然也就是因为意识到事情已经结束,不用再担心太多的事情。

    可是就在云舒带着人逃出峡谷不久,已经倒在大量的冒着热气的液态异金属当中的蠕皮的身体却忽然炸开。爆炸声极大,并且伴随着剧烈的大地震颤。周瑜当即一惊,马上扭头看了过去,结果看到了一场悲剧。原来那些部落武者因为对蠕皮的恨意太深,哪怕在见到蠕皮已经倒下去一动不动之后还是不断的用异金属去砸蠕皮,毕竟这些人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确实已经被围困的火气太大,现在终于抓住可以泄愤的机会他们当然不愿错过这个大好机会。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蠕皮的身体忽然炸开,他炸开的身体里就好像是藏着岩浆一样,大量的流火瞬间四散开来,好似天女散花一样喷溅到了围在他周围的那些部落武者的身上。并且凶悍的不仅仅是那些流火,还有大量的热气腾腾的液态异金属也因为这一次爆炸而迸溅开来,在蠕皮周围的那些部落武者彻底陷入到了人间炼狱当中。

    部落武者的铠甲自然都是新型铠甲,但是就算是这些新型铠甲也根本抵挡不住流火和高温液态异金属的攻击,他们的铠甲几乎是瞬间融化,一个个部落武者瞬间变成火人,并且这种攻击的凶残程度也远远的超过了周瑜的想象。那些被流火集中的武者几乎是瞬间就会融化,甚至连一声哀嚎都没有机会发出,很快那些武者就好像是化成了血水,甚至血水都可能都已经被快速的蒸发,整个战场上所呈现出来的状态真的犹如地狱一般。

    相比之下,反而是那些瞬间就死掉的武者更幸福,有一部分部落武者距离蠕皮并不算太近,他们甚至都没有继续攻击蠕皮,但因为这一次爆炸的力度太大,稍远一些的部落武者也都跟着遭了秧,可是他们并不是被全身覆盖上了流火,有的是身体的一半被流火击中,有的是脑袋被流火击中。而这些身体被击中一部分的部落武者,他们现在才是最凄惨的,伤残的身体在冰原星体上几乎没有多少生存的空间,尤其是现在巨大的伤痛侵袭着他们的神经,这些武者发出阵阵的哀嚎,可是却没有人能够帮的上他们。

    被流火击中的身体几乎是瞬间融化,很多部落武者的伤口看起来就好像是刀削的一样整齐,但是看起来触目惊心。原本就剩下不多的部落武者经受了这样的意外之后,连一半的人都没有剩下,再加上受了波折身体出现损伤的武者,现在几乎剩下的部落武者里也已经没有多少完好无损的人。

    周瑜连忙冲了过去,他并不是想救人,而是想看看蠕皮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尽管是蠕皮的身体开始爆炸,但周瑜却担心蠕皮又刷什么花招,毕竟这种强大的存在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都是无法预料的。

    虽然速度很快,周瑜却保持着最高的警惕,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做好了马上撤退的准备,当他靠近蠕皮之后发现蠕皮的身体真的已经是开膛破肚,周围的液态异金属流的遍地都是,很多伤残的部落武者因为转移不及时又遭受到了二次伤害。他们看到周瑜出现,都下意识的朝周瑜呼救,不过周瑜却没有太关注这些,他就是在全神贯注的看着蠕皮的身体,他必须要探查清楚蠕皮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大,老大救救我,我不想死……”就在周瑜盯着蠕皮的身体研究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太才下意识的循声望去,然后他看到盛坤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盛坤真的是倒霉到了极点,当蠕皮已经倒下之后其实他并没有继续进攻的想法,对他来讲他虽然对这几个月的经历痛恨到极点,但毕竟还不至于用这样的方式来泄愤,可惜的是他终究距离蠕皮稍近一些,当爆炸忽然出现的时候他也没有做好准备,结果被流火直接带走了双腿,现在的盛坤就只剩下上半身可怜巴巴的在地上爬行。他的身体不但遭受重创,现在的周围还布满了流火和液态异金属,并且大有向他合围的趋势。如果是放在过去,他只需要轻轻一跳就可以跳开这种程度的包围,但是现在他刚刚遭受重创,并且丢失双腿的同时铠甲也已经严重受损,当一个武者的铠甲遭受这样的伤害之后,他再有多么强大的战力也不可能再发挥出来。

    其实如果盛坤现在能多多少少保持镇定的话,就凭他五阶铠甲武将的实力也肯定可以单凭双臂的原始的力量“跳”出去,不过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就被周瑜直接抛开,当一个人忽然遭受了这样的重创的时候如果还要谈让他保持镇定的话,这根本不是残酷不残酷的事情,而是根本不切合实际,就算是周瑜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他落得这样的地步,他也不可能再保持什么狗屁的镇定。

    “周瑜,周帅,救救我,救救我,我还不想死。”盛坤叫了半天也没等到自己的老大廉宁来救自己,忽然之间看到了在自己身边路过的周瑜,他马上好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拼命的向周瑜喊道,他下意识的还想往周瑜那边爬,却很快被周围的热浪直接逼了回去。

    看着盛坤凄惨的样子,周瑜不管之前跟他有多少不悦都已经没心思再追究了,周瑜并没有走过去,他只是看着盛坤这个人,稍稍调整一下之后忽然抬起手,他的手掌张开之后又握了起来,就好像是打算隔空把盛坤抓住一样,这样的动作显得很诡异,但是更诡异的是周瑜凭空握住了右手之后往上一提,倒在血泊之中的盛坤竟然就被周瑜生生的给提了出来,然后盛坤就大眼瞪小眼的感觉自己真的被人抓住了脖子抓了起来扔到了安全区域。

    盛坤本来已经被这一次的重创彻底击垮了心理防线,对于一个五阶铠甲武将的强者,他本身的天赋就肯定不会很弱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优秀的,而这样的优秀的人忽然遭受这样的创伤,这对他来讲其实就跟杀了他也没有什么不同,刚刚的呼救也仅仅就是下意识的举动,事实上其实就算是盛坤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就算是救回来也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了,甚至回到别启部落当中都可能遭受自己的仇家暗算,以他的族人的实力是不可能保得住他的。

    结果就在他失魂落魄的呼救的时候,周瑜却用了这样的手段把他给揪了出来,这样的情况让盛坤的脑子变得很乱很乱,当他缓过神来之后马上朝着周瑜爬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周瑜并没有去关注他,周瑜仍旧还在盯着蠕皮已经炸开的尸体在思索,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爆炸忽然发生,甚至他跟付尘的交流当中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按照付尘甚至是加上墨灵的了解,他们都没听说过蠕皮死亡之后身体会好像炸弹一样炸开。

    “周帅,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正在周瑜失神的想着这些事的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人抱住了他的大腿。周瑜下意识的一抖腿,结果刚刚爬过来的盛坤就被周瑜直接踢飞了出去。不过踢飞出去的盛坤却没有任何愤怒的表现,他反而还是一脸渴望的看着周瑜,喊着让周瑜救救他。

    周瑜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怎么救你,你已经安全了。”

    “求求你,救救我,我的双腿没有了。”盛坤可怜兮兮的看着周瑜说道。

    “嗯,你的双腿是没有了,好好养伤吧,以你的身体素质还是可以恢复起来的。”周瑜开口说道,可能意识到自己说的这番话也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他之后又改口道:“虽然双腿没有了,至少还活着就是件幸事了。”

    盛坤疯狂摇头,他的脸上充满了不甘心:“不,我不能这样,如果我这样回部落,我的对手会马上杀死我的。不,他们不会马上杀了我,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折磨我,而到时候我老大也肯定不会在帮助我,部落里是不留废人的。”

    看着盛坤现在已经癫狂的样子,周瑜的眉头也皱得很深很深,他低声说道:“这些跟我没关系,能活着就多想想活下去的方法。”

    “不,你肯定有办法救我的,你不是人,你是神,神肯定可以救我的。”盛坤又开始往周瑜身边爬去,周瑜实在是受不了这样。就算是他已经见惯了生死,甚至他杀敌的敌人和灵魂兽的状况有的比盛坤还要凄惨,但任谁被一个已经没有了双腿,只剩下半截身子的人不断的纠缠也肯定不可能会太轻松,甚至心中只会有厌恶,看着盛坤已经要爬过来,周瑜想用风刃又放弃了这个想法,只是又施展了控力术,将盛坤的身体死死的控制在了原地。

    之前周瑜之所以用控力术把盛坤从流火的包围圈里提出来,第一是因为周瑜实在是不想接触盛坤,他现在的样子确实很惨烈。第二也是因为周瑜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在炼化时空结晶的过程当中他对空间之力的掌控的提升速度是让他自己都感觉十分兴奋的,所以刚才他几乎也就是下意识的想法,就是想看看在失去抵抗的情况下,一个人是不是可以被他的控力术控制住,结果证明他果然可以做到这一点,甚至当时他控制盛坤的时候连一点阻力都没有感觉到,这样的情况让周瑜意识到如果他继续修炼下去的话,甚至在实战当中都可以用控力术直接控制一个人的行动。

    毕竟之前他只是稍稍的影响敌人的动作,但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影响,其实也已经可以在战场上起到很大的作用,毕竟到了周瑜他们这个境界之后的战斗,真的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而如果周瑜可以在战场上硬生生的用控力术阻断一个人的攻击,那么在对方出现如此重大破绽的情况下,岂不是周瑜可以有成百上千种方法将对方干掉?

    可是就在周瑜用控力术将盛坤死死控制在原地的时候,盛坤的脸上反而又露出了狂喜的神色,他一脸兴奋的看着周瑜说道:“这就是神明的手段,这绝对是神明的手段,神,求求你救救我,让我的双腿再长出来吧,只要给我双腿就行,我可以自己再去弄铠甲。”

    听着盛坤的这番话,再看着他现在的表现,周瑜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控力术让盛坤产生了误会,想到这周瑜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一想到现在发笑实在是不够吼道,他又马上忍了回去,不过他还是摇摇头说道:“我这不是神明的手段,武者的战斗手段很多很多,我只是掌握了一种你没见过的而已。”

    说完话周瑜就不打算再理会盛坤,在他跟盛坤说话的功夫里他也仍旧在观察着蠕皮,但是他却没有的收获,不仅仅是他,墨灵和付尘也一样没有任何的收获,这样的情况也让周瑜断了想要继续研究下去的想法。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武者又忽然从峡谷的外面跑了过来,他很快就赶到周瑜的身边,周瑜定睛一看发现对方是北澜市武者,虽然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至少他们之前是见到过的。

    池旭看到周瑜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很紧张,一来到周瑜身边他就直接说道:“周帅,外面的情况很诡异,云帅希望您能出去跟我们看一看。”

    池旭正是云舒派回来联系周瑜的人,而池旭所说的云舒自然就是云帅,其实在周瑜他们的这支队伍里的指挥官身份真的很尴尬,周瑜是统帅,云舒也是统帅,只是这两个统帅的分工却极为明确,而这样的情况在其他的队伍里其实是很难看到的,毕竟不是是哪一个统帅愿意将兵权交出去的,指挥权移交其实就是兵权的移交。

    不过周瑜听到池旭的话他之后他也马上变得紧张起来,如果是之前蠕皮这边还没有发生意外的时候他还不会多想,但是现在这里忽然出现了这样的怪事,而在这个时候云舒他们又在外面遇到到了怪事,当怪事发生的太多并且在一起出现之后,自然就由不得人不紧张。

    尽管周瑜很希望可以得到这里的时空结晶,但现在他也不得不先把这些事放一放,其实他也知道这件事明明可以不用太着急,反正就算是部落武者最后过来收割这些令狐伤女后的头颅,最多也就是先斩首,只要是他们没有将灵魂兽的尸体带走,他就可以有机会过来收集时空结晶。

    “走,出去看看,边走边说。”周瑜不再迟疑,他也不再继续观察蠕皮,直接带着池旭往外跑去。

    而看到周瑜要走,盛坤又开始凄惨的大叫起来:“神呐,救救我吧,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池旭很奇怪的回头看了盛坤一眼,他在来时的路上就已经看到了这里的人间惨象,只是他并没有在这个节骨眼上询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对盛坤现在喊出来的话感觉十分奇怪,但他很快就被周瑜直接拽走,毕竟周瑜也没有心思给他解释控力术以及盛坤对他的误会。

    不过就在池旭被周瑜硬生生拽走的时候,他的余光却又看到了远处的几个人,那几个人他也都认识,就是部落武者里的几个大佬,其中身份最高的应该就是最高才暴露身份的启彦部落的头领廉宁。盛坤就是廉宁身边的跟班,可是现在盛坤出现了这样的意外,廉宁现在却根本不去救援,看到这样的情况池旭又不禁一阵黯然,这在大势力里都是很正常的情况,一个没有用的人不管之前做过多少贡献,在他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自然就意味着他会被彻底抛弃。

    但是当他的视线要转移走的时候,却忽然看到廉宁的眼睛里好像冒出了一道绿光,池旭可以确定自己肯定没有看错,因为那绿芒实在是太耀眼了,甚至那一刻他都出现了一些失神的状态。

    “想什么呢,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周瑜并没有回头,他大声的朝着略微失神的池旭喊道。

    池旭被周瑜的这一喊总算喊的回了神,这一下他也不敢再回头去看了,他以为周瑜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古怪,马上小心翼翼的跟着周瑜开始往外跑去,并且开始给周瑜介绍起他们在外面看到的情况。

    周瑜这次实在是谨慎过了头,他如果现在回头看到廉宁的样子的话,估计他就不会这么快离开了。

    因为这个时候,廉宁竟然抓起了一个同样受了伤的部落长老,张开血盆大口把那个人直接吃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