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狂后〕〔重生八零甜蜜军婚〕〔Hello,小甜心〕〔大唐好相公〕〔年年安康〕〔婚婚欲睡:总裁宠〕〔回到八零当女兵〕〔位面之狩猎万界〕〔重生八零:弃妇带〕〔念那时依默,予拾〕〔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神秘军长,高调爱〕〔官程〕〔霸尊狂帝〕〔我的一纸婚约〕〔闪婚独宠:神秘总〕〔超级仙王混都市〕〔怒指苍穹〕〔重生魔神在都市〕〔最后一个契约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一十章 解决麻烦
    ,!

    “你是袁平?”周瑜挡住袁平去路后开口问道。

    袁平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武者,虽然他的家族这些年也始终跟在诸葛宗身后做事,但他毕竟还不需要自降身份的去时刻跟在诸葛宗身边,是以他之前并未见过周瑜,尽管他已经听说过关于周瑜的传闻。

    “你是?”袁平并没有着急动手,他镇定的看着周瑜问道。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周瑜。”周瑜慢慢走向袁平,他并没有戴面罩,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十分随意。

    “周瑜!?”听到这个名字后袁平忽然瞳孔一缩,关于周瑜的传闻当初他是听说过的,当初听到周瑜在铠甲武将境界竟然就能击杀武灵的时候他是不信的,但当事实已经摆在他的面前之后,他也不得不相信北澜市确实来了一个狠角色。

    结果就在袁平当时想要好好研究一下周瑜的时候,周瑜却已经踏上了去往破碎星域的星际飞船,这一走就是两年之久,袁平本就对周瑜没有太多的关注,见到周瑜忽然出现又马上消失后就没有再继续关注,结果没想到他们现在却会在这相遇,甚至袁平之前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跟周瑜见面。

    不过就在袁平想要询问周瑜的来意的时候,他却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下意识问道:“你是为那些人而来?”

    袁平并未说明“那些人”到底是哪些人,不过显然现在他们都已经可以真切的听明白对方的话,周瑜很干脆的点头,说道:“你不该这样对待族人的。”

    “不过是一些做事的下人而已。”袁平很随意的说道,看他的样子可以看得出来,现在就算是周围有其他袁家人他也肯定会这么说。

    “好吧,你有你做事的方法。”周瑜没有跟袁平争辩,随后说道:“我要带那些人走。”

    “带走?凭什么?”袁平冷哼一声说道。

    在之前跟宋广成交流的时候周瑜还能让对方开个价,但到了现在他却已经没有心情跟对方谈所谓的价码,当然这也是因为周瑜已经将宋广成杀死,现在就算是再怎么谈价码也都是毫无意义的。就在周瑜和袁平交流的时候,袁家武者终于姗姗而来,不过这些人却都变得的无比愤慨,也不知道是真的因为宋广成被杀而表现的极为愤怒,还是为了在他们的家主面前表现出来他们想愤怒情绪。

    “广成死了?”袁家武者的出现也带来了一个消息,而当袁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眼皮狂跳。虽然不得不承认宋广成在天赋出现瓶颈就就已经渐渐的表现出了在修炼一途上的后力不足,现在的袁家之中宋广成也并非是袁平之下的最强者,但因为年轻的时候一直并肩作战,袁平对宋广成的整体实力还是认识的,更何况宋广成还是五阶铠甲武将,没想到就在袁家的老巢里被人杀了。并且看着现在的这个情况,宋广成被杀的事情应该都没有在事发之前引起多少的影响,这就意味着宋广成极有可能是在被无声无息的杀掉的。

    想到这,袁平对周瑜的实力又有了重新的认识,甚至他已经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毕竟当周瑜出现的时候袁平就总是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他就觉得好像是现在有一头猛兽站在自己面前一样,但他现在面前的这个人明明一副眉清目秀的模样,若是不说出周瑜二字,他之前甚至都可能提不起多少警惕性来。

    “堂堂流波市统帅,来我袁家暗杀,难道是想开战的意思吗?”袁平冷冷的看着周瑜说道,在他说话的时候袁家武者也已经渐渐的将周围包围了起来。机械大厦就算是再大也不无法跟外面的空间相比,袁家武者在这个时候倒是也表现出了精锐的一面,他们很快将低阶武者替换了出去,高阶武者开始把周瑜团团包围起来,而袁平作为主导,并没有着急出手,他能想到就凭自家手下的这些人未见得可以制服周瑜,但有这些人包围在这里至少可以在他战斗的时候提供不小的助力。

    “准备好了?现在可以放心开战了?”周瑜似笑非笑的看着袁平,眼神里却是充满挑衅。

    袁平感觉自己好像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他现在明明占据主场优势,可是周瑜却总是表现出一副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了如指掌的样子,甚至好像是反而可以在这里掌控一切,袁平发现周瑜自从出现后就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他的这个笑容却反而好像是一种莫大的嘲讽,这让袁平看得怒火丛生,现在又被周瑜继续挑衅,袁平只感觉自己已经好多年都不曾出现的暴脾气竟然又出现了。

    “好小子,既然你这么喜欢找死,我就送你一程。”袁平狞笑着说道,慢慢的穿上了铠甲。

    袁平的铠甲很奇怪,他的两个肩膀上竟然带着两个好像是牛角一样的东西,这两个尖角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甚至上面闪着逼人的寒芒。周瑜看着袁平的铠甲并没有意外,虽然这样的铠甲并不太多见,但作为机械师的周瑜却还是有所了解,这种铠甲就是为了喜欢近战的武者设计出来的,甚至虽然还没有继续确定,但周瑜却可以判断出来袁平的铠甲里肯定是还有其他的隐藏部分,这些东西都会在战斗当中接连的被施展出来。

    看到袁平的这一身铠甲,周瑜差不多也就想明白了袁平的战斗风格。也许如果是换成一个对机械和铠甲不是很了解的低阶武者看到袁平的铠甲的话,一定会认为袁平是那种蛮牛型的武者,一定是以力量取胜,并且袁平的体魄也确实十分的健壮,看起来也确实像是力量型的武者。

    但在周瑜看来,袁平却似乎更擅长暗杀,或者至少他的更喜欢用偷袭的手段战斗的,毕竟一个喜欢用这种带着特异装置的武者,不能说他们战斗的时候喜欢投机取巧,但至少说明他们更喜欢用出其不意的手段击杀敌人,但是凡事都是很容易造成此消彼长的情况,一个武者如果格外喜欢用偷袭或者出其不意的手段,就极有可能他不太喜欢正面强攻。

    这也难怪在来这之前云舒还在说袁平这些年好像是在休养生息,因为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消息。如此看来,袁平喜欢保持神秘不假,但想来他出手的时候也应该没有人能传出来,因为一旦他出手的话,应该就肯定会得手。毕竟此人做事应该极为稳妥,或者至少是他肯定向来是求稳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在袁家已经壮大到这般地步之后却忽然放缓了前进的速度。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袁平在之前是慢慢等着所有人将周瑜包围起来之后才彻底决定动手,单单是这一点就已经让周瑜判断出他的战斗风格来。

    不过周瑜现在分析这些其实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现在只是抱着一种好像是猫抓老鼠一样的心态在这里战斗,在这样的情况下周瑜根本不认为袁平能够伤害到自己,这是对自己实力绝对自信的体现。

    “还想说点什么,交代一下遗言吧。”周瑜慢条斯理的说道,说话的时候他也终于慢慢朝着袁平走去。

    袁平并没有退缩,他在上下审视着周瑜,想要找出周瑜身上的破绽,这是他习惯的战斗方式,但是遗憾的是他在周瑜的身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破绽,这一点让他十分的疑惑,在已经暗杀了几十年,甚至他的竞争对手都很少有知道他是擅长暗杀的人,因为在人前他一般都很少动手,就算的动手也都是用雷霆手段战斗,可是出于一个习惯暗杀的人的习惯和眼光,他现在竟然看不出周瑜的身上有什么破绽,这样的情况怎能让袁平不吃惊。

    “该死。”袁平暗暗骂了一声,不再等待,直接出手。

    周围的袁家武者也都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就等着自家家主将周瑜逼出破绽之后他们就马上围攻上来,反正这一战在他们看来有家主坐镇,怎么都是不可能失败的。结果就在众人都等着袁平和周瑜的大战爆发的时候,大战却忽然陷入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状态当中。他们的家主袁平一开始的冲击速度极快,但是就在他冲到周瑜身前三米的时候却忽然慢了下来,看样子就好像是他打算在那里出手一样。

    但事实上事情根本不是这样,袁平现在的震惊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原本他只是试探性的一次进攻,竟然在攻击到对方身前的时候忽然被一股很神秘的力量给阻拦,现在就好像是在他的面前有一道隐形的墙壁一样,现在任凭他如何冲击都根本冲不破这一层阻碍。意识到无法前进后袁平马上就想后退,但仅仅退出去两三步之后他又遇到了最开始的情况,他现在竟然变得进退不得!

    “好玩吗?”周瑜还是淡淡的笑着,他现在心情大好,破碎星域一行收获颇丰,现在也终于到了可以收获的时候,这是他练成了空间扭曲之后第一次在战斗当中施展出来,甚至就连之前对付宋广成的时候周瑜也仅仅是使用的控力术而已,而现在就是单纯的控力术都可以让一个五阶铠甲武将动弹不得,当他施展空间扭曲的时候,一个铠甲武灵竟然也已经无法再动弹。其实空间扭曲也很好破,只要袁平现在放弃身法,用更加自然的方式移动倒也不至于走不掉,但在大战之中又有几个人可以想到放弃身法,只用最简单的步伐移动呢。况且就算是这样的方式可以走开又有什么意义,失去了身法的灵活性之后,一个武者在战斗当中根本就是个任人宰割的羔羊。

    “不陪你玩了。”周瑜又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后忽然朝着袁平冲了过去,并且就在周瑜冲锋的时候,四层风刃组成的刀阵也被他施展出来。这是在返航的时候周瑜再一次实力提升后的成果,现在周瑜已经炼制出来十一组四层风刃的刀阵,并且他最强的风刃已经叠加到了十层风刃,并且当十层风刃出现后,周瑜也可以用一把风刃施展出更强的杀招来,辉耀刀法里不是没有单一风刃的刀法,只是对风刃的坚韧程度有着很高的考验,现在十层风刃也仅仅是刚刚达到最低的要求而已。

    用十层风刃施展出来的辉耀斩的威力周瑜也已经尝试过了,并且试验的对象就是那艘s级星际飞船,当周瑜一刀砍掉了s级星际飞船上的一块金属后,周瑜对这一刀的威力也已经十分的满意。要知道s级星际飞船的坚固程度已经是最强的重炮都无法毁坏的程度,结果却无法抵挡辉耀斩的攻击,这种程度的进攻自然让周瑜十分满意。

    不过现在对付袁平显然不需要用那种进攻手段,仅仅是四层风刃组成的刀阵就已经让袁平无处躲闪。到现在为止周瑜还是没有将双子核心彻底利用起来的方法,他在战斗当中还是只能用双子核心单独的控制精神力出战,这样做自然是可以让自己的精神力强韧程度变得更强,但终究还是无法做到一心二用。所以当周瑜施展出来辉耀刀阵的时候,空间扭曲便会彻底失笑。只是袁平现在不再被空间之力控制身体,他却也没办法躲闪辉耀刀阵的进攻,一百二十一把四层风刃组成的十一组刀阵通过不断的变化组成,最终造成的威力是很惊人的。可怜他袁平一向以自己的实力更强而自信满满,结果现在遇到周瑜却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周围的袁家武者都已经彻底看傻眼,他们原本还想着上前帮袁平的忙,结果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他们别说上前帮忙,甚至一些原本比较靠近袁平的袁家武者都已经开始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在这个时候他们可不认为自己具备对抗这种疯狂的攻势的能力。他们并不知道这是辉耀刀阵,只是看着漫天的白光,他们都已经畏惧到了极点。

    袁平现在也很害怕,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恐惧感,甚至更准确的说他现在已经变得无比绝望,周围的刀阵简直就是死亡深渊,他现在拼尽全力去阻挡却也根本是无济于事,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面对这样的攻势他根本就无法躲闪更别提再跟周瑜正面抗衡,终于,袁平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慌,也顾不得现在还要不要脸面,直接大声喊了出来:“住手,住手,什么都可以谈,什么都可以谈!”

    袁平的语气很急促,现在他已经陷入到了无边的恐惧当中,只可惜周瑜却好像根本听不到袁平的话一样,依旧在不断的操控着辉耀刀阵去切割袁平的铠甲。周瑜是有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的,就是这次他打算用辉耀刀阵将袁平的铠甲一点一点的切割下来,四层风刃的威力也已经可以达到这种程度,不过很快周瑜就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异想天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袁平固然不是他的对手,但还没有真的陷入到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的程度,他固然是不可能再给周瑜造成任何的威胁,但至少现在还是多多少少的保存着自保的实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周瑜想要将袁平的铠甲全部切割掉自然是显得有些不现实。

    周瑜暗暗的笑了一声,暗骂自己有些异想天开。其实他这样做固然是有羞辱袁平的想法,但他其实还有着更长远的想法,如果是他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击败袁平的话,这件事一旦传开,北澜星省的武者不说会整体沸腾,至少也都会十分的重视,毕竟袁平在整个北澜星省当中可是都以善战著称的。周瑜知道其实受了惩罚的武者肯定不止赵廷,或者至少不可能只有赵廷他们这些人,而周瑜是不可能一直停留在北澜星省的,他现在终于等到了袁平这个替罪羔羊已经算是很有耐心,所以他就是打算用一战来解决所有问题,最好也可以避免之后可能出现的所有的麻烦。

    不过现在看来,他的想法还是错了,或者更准确的说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看到无法做到自己想要做的程度之后周瑜并没有气恼,只是也没有了心思继续玩下去,当辉耀刀阵忽然散开的时候,袁平还在手忙脚乱的阻挡,虽然他只是因为准备不足而延续了很短时间的抵挡,但在周围的武者看到这一幕之后还是感觉十分滑稽,当然现在却没有人真的敢笑,更重要的是就算是他们想笑也没有机会笑,因为当周瑜的攻势散去之后,他们就看到周瑜已经好像鬼魅一样出现在袁平的身边,他并没有动手,但却有一把风刃已经架在了袁平的脖子上。当袁平意识到自己已经拜托了无边的光刃的进攻的时候他本以为自己有了反击的机会,刚才他喊出示弱的话的时候其实也并没有真的打算投降,而是打算趁着周瑜停止进攻的时候猛然出击,袁平的铠甲很特殊,其实这在一套双层的铠甲,当年为了这一身铠甲他甚至独自一人跑到了天照国。正是因为铠甲的来源很特殊,他才很少会给别人介绍自己的铠甲,甚至在袁家都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铠甲的秘密。

    现在看来好像他的铠甲已经破碎的很严重,但实际上袁平的战斗力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袁平可以毫无顾忌的喊出要休战的原因,毕竟在他看来就算是不这样说,其实他也是没有多少的机会抵挡刀阵的进攻的,而现在给敌人造成一种他已经变得很弱的假象,自然可以趁着对方大意的时候反败为胜,只可惜袁平之前的所有的如意算盘都已经彻底的落空,在这个时候周瑜的风刃架在袁平的脖子上,甚至又一次施展了空间扭曲,袁平别说是想要反击,就连挣扎都已经变成了奢望。

    “还想玩吗?你这样可就没意思了。”周瑜冷笑着说道。

    袁平眼神里充满不屈,他一句话都不说,甚至好像是现在若是周瑜放开他的话,他会马上冲上来咬死周瑜。但就在袁平固执的一言不发的时候,风刃却已经开始切割他的铠甲,并且风刃现在可就在袁平的脖子上!

    “哦,原来是双层铠甲,怪不得你还想着反击。”当风刃毫无阻碍的将袁平的铠甲切开的时候,周瑜十分眼尖的看出了袁平铠甲的特殊:“没想到你跟天照国还有联系,是做了叛徒吗,还是只是去买了一点货?”

    袁平的表情忽然变得更加震惊,若不是现在带着面罩的话,周围的人马上就可以看出来周瑜说的全部都是正确的。不过虽然他们都看不到袁平的表情,但意识到袁平无言以对的情况后,这些人也都隐隐的想到了周瑜说的这些话的意思。袁平现在真的是彻底傻眼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明年纪不大,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如此恐怖。他的进攻手段十分诡异,竟然还知道这么多东西。双层铠甲真的是袁平一直以来最大的一个依仗,可是不但在周瑜的面前一点的优势都没有发挥出来,甚至还在被对方发现了其中的奥秘之后马上就被点破了双层铠甲的来源。

    “你到底是什么人?”袁平眼神惊恐的看着周瑜问道。

    “我就是周瑜啊。”周瑜呵呵的笑着,现在袁平表现出来的惊恐神色真的很有趣。而周瑜也懒得说明白自己为什么知道这些,当然,他之所以知道这些也还是多亏了他对未来的预知,跟高阶灵能内核一样,周瑜对未来的一些科技发展的了解是比较充足的,而其中双层铠甲作为将来天照国武者们大批装备的铠甲,自然也是周瑜十分关注的。不过双层铠甲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首先双层铠甲的造价极高,并且对机械师的要求也极高,这就造成了双层铠甲很难做到普及,最多只能是在精锐兵团当中装备。

    况且双层铠甲更多的还是可以有助于武者们在近战当中发挥出优势,所以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办法让他们在大规模战场上将双层铠甲的优势发挥出来,所以双层铠甲固然是天照国武者的杀手锏,但毕竟因为他的局限性而很难彻底的普及开来,也就不会真的让天照国武者因为一件铠甲而拥有绝对的优势。

    周瑜懒得再跟袁平继续废话下去,风刃继续切割下去,很快就碰到了袁平的喉咙,到此为止,袁平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周瑜击溃,他连忙伸手说道:“好吧,好吧,我答应你放人,我马上就放人。”袁平刚说完,就直接朝着周围的武者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带来!”

    一些武者还傻乎乎的相互对视,他们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袁平和周瑜说的那些人到底是谁,不过还是有头脑灵活的人,马上跑了出去。袁平在说话的时候周瑜的风刃还在继续切割,直到他下达完命令才彻底停止,可是这样一来袁平的脖子已经变得殷红一片,看起来格外的狼狈也十分的凶险。

    “好了,现在可以放手了吧?”袁平看着周瑜问道,看得出来他现在还是十分愤怒,但自己的性命安全被对方抓在手里,也由不得他不惊慌。直到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才真正的明白自己根本无法逃脱周瑜的魔爪,甚至可能其实从开战之前他的命运就已经被安排好了,而之前的所有的挣扎都显得十分可笑。

    周瑜没有回答,他依旧是那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甚至他已经将面罩直接放了下来,看起来这一战给他根本就没有造成任何的困扰,他来这里也不过就只是做了一个游戏而已。周瑜的沉默让周围的袁家武者都变得如坐针毡起来,原因很简单,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还能做点什么。他们的家主已经被制服,并且是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方式被制服,在他们眼里看来高高在上,并且几乎是无法被击败的强大家主,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却好像是一个小兔子一样柔弱,从开战到结束,他们的家主除了喊了几声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让袁家武者可以记下来的地方,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不可能再有谁敢对周瑜做点什么。

    只是现在家主被控制,他们这些袁家武者却一点表示都没有的话,很难想象这一战结束之后如果他们的家主还活着,他们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这些人之前来参战的时候心里还都美滋滋的,以为这一战可以看家主战斗,他们在这里摇旗呐喊就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但是现在却陷入到了这样的怪圈当中,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并且看起来之后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看到现在这样的情况,这些人已经感觉自己要被逼疯。

    终于,这些人如坐针毡的状态随着赵廷等人被带过来而终止,众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管之后是什么命运,至少现在他们已经不用再受折磨了。

    赵廷等人现在都一脸疑惑的被带到这里,那些出去把他们带过来的袁家武者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所以一路上也没有为难赵廷等人,赵廷他们现在除了没有铠甲之外,甚至连自由都没有被限制。

    当赵廷被带进来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摘下面罩的周瑜,一见到周瑜赵廷下意识的喊了出来:“周帅,你怎么来了?”

    “听说这边出了点小意外,我就过来看看。”周瑜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道。

    周瑜的话说完之后,袁平的嘴角却明显抽搐了一下。这里原本自然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甚至在袁平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意外,他本就是一个锱铢必较之人,那一次为了派遣武者跟着诸葛宗的舰队去破碎星域挖掘异金属,他也是出了大价钱的,事实上每个家族的投入都很大,只是在袁平看来,他派遣出去的武者远远没有他投入的资源重要。结果这些武者虽然九死一生的从破碎星域逃了回来,甚至还是跟着一艘s级星际飞船回来,但问题是那艘s级星际飞船显然不可能给到北甸市,袁平在这笔买卖上可是真的赔了个血本无归。

    正是因为这一次买卖大亏,当袁平知道他派遣出去的武者其实暗地里带回来了不少在破碎星域里的好东西之后,他才会更加愤怒,所以一怒之下把那些好不容易活着从破碎星域逃回来的武者都抓了起来,顺便将他们所有得到的资源都抢了过来。原本在他看来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结果没想想到这么一件小事,却引来了这么大的变故。

    赵廷第一眼看到了周瑜,第二眼就看到了被周瑜控制住的袁平。乍一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袁平已经被擒,直到他看到袁平已经鲜血直流的脖颈后,他才意识到周瑜已经在这里动手了,他也马上就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被人从家族监狱里带出来。只是面对现在这个情况,赵廷却不直到如何是好,他呆呆的看着周瑜问道:“周帅,你这是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之前可是好说好商量的让他们放人,结果他非要跟我玩玩,我也就只能陪他好好玩玩了。”周瑜笑呵呵的说道:“把你们的家人都叫来吧,等着跟我一起走。”

    “走?”赵廷倍感意外:“去哪?”

    “去哪都行,只要不在袁家就行。就算你想去破碎星域……”说到这,周瑜想到自己之后要去时空监狱,他只能摇摇头说道:“破碎星域是没法再带你们去了,不过元鼎国境内你想去哪都行,我都可以给你们安排一个不错的去处。”

    赵廷一时间还是没能反应过来,但看到袁平现在的狼狈模样,再想到袁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及之前袁平对他的所作所为,他也明白他不可能再在袁家做事了,更何况现在就算是袁平可以不计较这次的事情,赵廷也不想再在这里做事,这次袁平的所作所为真的已经伤透了他的心。他彻底明白,在袁平他们这些人眼里,他们这些小武者不过就是一群做事的下人而已,能创造利益的时候自然有用,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或者是损害了他们的利益,那就可以随时去死。诚然,一个家族或者一个势力想要发展,自然要有这样的规矩,但袁平做的确实太过分了。

    想到这,赵廷也不再犹豫,直接带着那些跟着他一起回来并且被一起抓起来的武者出去找自己的家人。自始至终,袁平都在周瑜的掌控之中,他不是没尝试过逃脱,但却根本没有机会离开周瑜的控制,他也就只能认命似的看着周瑜吩咐赵廷做事。

    当周瑜带着赵廷那些人和他们的家人走出袁家的机械大厦的时候,早就在外面急的团团转的云舒马上凑了过来。看到赵廷等人被救出来,云舒自然很开心,但当他看到被周瑜挟持出来的袁平之后,他知道他原本最不希望发生的情况终究还是发生了。

    “周帅……咱们现在就走?”云舒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索性不再废话。

    “走吧,袁家主心情大好,打算送送咱们。”周瑜点点头说道。

    袁平恨得牙根直痒痒,但是现在却根本不敢再说什么,直到周瑜等人登上星际飞船,袁平也始终都是一言不发。他已经重获自由,但却没有下令让袁家武者出击,他本人也没有再继续冲上去。就这样,周瑜几乎可以说是无惊无险的就把赵廷和他们的家人一起救了出来,并且带着他们离开了北甸市。

    当星际飞船破空而去的时候,袁平的眼神才变得愈发的阴沉,在他身后远远跟着的袁家武者现在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北甸市的人并不知道袁家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发生在袁家机械大厦里的事情是虽然很震惊,但却没有波及到更大的规模,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家丑倒是没有外扬,但相信只是时间的问题。袁平现在很愤怒,这些年来他一直苦苦经营的自己强者的姿态,在这一战彻底被击溃,可是面对周瑜那个敌人,他却根本无法反击,哪怕是在最后已经被释放之后他还是选择了忍耐,因为他知道如果在空港战斗的话,他只会在更多的人面前丢脸。

    久久驻足,袁平最后只是很平静的转身往机械大厦走去,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而那些袁家武者到最后也只是敢远远的跟在袁平身后,至于他们之后的命运,估计也就只有神会预知出来了。

    赵廷现在还是感觉如梦似幻,他的家人现在也都是一头雾水,当赵廷等人被抓的时候,他们的家人自然都心急如焚,可是谁都没想到赵廷他们不过才被抓了几天,竟然就已经得救,只是得救的方式实在是太刺激了一些,他们见到高高在上的家主被人挟持着一点的脾气都没有,这样的事情他们之前是从未想到过会发生的,但现在却还是真真切切的出现了。

    袁平从赵廷他们手里拿走的资源又被还了回来,甚至周瑜还狠狠的敲诈了袁平一笔。如果放在过去,周瑜可能不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但其实如果是放在过去的话,周瑜甚至都不会出面做这种事,只是到了现在周瑜做事都已经变得十分的随性,也就干脆不想再去计较之后会有什么变故了。

    他在元鼎国只有两个后顾之忧,一个是周家,一个是流波市,但不管是周家还是流波市,都根本不用周瑜担心,袁平就算是想算账又能如何,且不提他敢不敢盯着自己还活着的巨大压力去找周家人麻烦和流波市里的人的麻烦,就算是他敢去,也未见得可以取得优势。

    他可不相信袁平有胆量单独行动去暗杀谁,而如果他想强攻的话,北甸市的武力固然是强大,但不管是南华市还是流波市,却也都是袁平攻打不进去的。

    赵廷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些灵晶卡,愣神了好久之后他才走到周瑜身前说道:“周帅,这些就都给您吧。”

    “拿去分了吧,等到了流波市之后还是要继续活下去的。”周瑜挥挥手说道。对他来讲灵晶卡其实是最没用的东西,更何况他这次出面解决问题也不是为了拿好处的。

    赵廷等人都做好了打算要去流波市,虽然周瑜已经说明他不再是流波市的最高统帅,并且将来也不会长驻流波市,但相比于其他地方,赵廷他们还是更希望留在周瑜的大本营,至少是曾经的大本营,相信他们在那里也可以很好的融入进去。

    看着赵廷兴高采烈的跟其他的手下分灵晶卡的样子,云舒的眼里倒是透出了几分羡慕。他不是羡慕赵廷脱离了袁家,只是羡慕他们可以去更精彩的地方。云家现在终究是落寞了,再难恢复当初在南华市里的大佬风范,想来云家再想要像过去那样在一个地方呼风唤雨,还要有更长的路要走了。

    周瑜看着云舒的表情也明白他现在的想法,只是周瑜并没有开口邀请云舒,同样出身南华市,他更清楚烟市家族的武者们的做事风格。云舒这次回来之后得到的待遇跟其他北澜市武者的待遇本就不同,云家人更注重的就是他们的安全,甚至这些明明没有给家族创造利益的武者,回来之后反而得到了一部分补偿,这样的做法就连周瑜都不得不承认云家的大气,不管怎么说云家家主终究是曾经独霸一方的大佬,若论魄力,甚至就连诸葛宗都可能稍显不足。

    “周帅,助你们好运了。”众人在北澜市又停留几天,周瑜在北甸市做的事情彻底在北澜星省里传开后,周瑜知道不可能再有太过分的事情发生,他终于选择离开,而云舒也一如既往的热情相送。

    再次进入星际飞船的时候,周瑜的心情也变得很激动,因为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