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修真强少〕〔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末日铸魂师〕〔王牌神医〕〔权少蜜宠小娇妻〕〔极品朋友圈〕〔逍遥小神棍〕〔修真狂医在都市〕〔都市逍遥邪医〕〔重生商海〕〔春野小神医〕〔魂武至尊〕〔都市桃色医仙〕〔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毒女狂妃,这个王〕〔官路圣手〕〔提拔〕〔逍遥小神农〕〔修真之药武扬威〕〔妖帝撩人:逆天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一十五章 忍耐
    ,!

    “怎么,陈将军担心我被他干掉?”周瑜笑着问道。

    陈生看了看现在还是一副淡然表情的周瑜,犹豫稍许点点头说道:“不要逞强,将来的你自然可以轻松击败他,这一战还是我来吧。”说着话,陈生甚至狠狠把周瑜往身后推了一把,他担心周瑜一时气盛,直接冲了出去。

    “大叔,这个人确实很厉害的。”狄水心也担心周瑜在这个时候会忍不住火气冲出去,她只能悄然站在周瑜身边,努力却又其实很徒劳的拉着周瑜低声说道。

    “他有多强?”周瑜并没有轻举妄动,看到陈生走出去之后他陈生跟田山的实力倒是相差无几,全部都是二阶武灵境界,估计开战之后一时间也很难分出胜负。想到这,周瑜故意低下头问道:“比大叔还厉害吗?”

    “当然没大树厉害!”狄水心挺着胸膛说道,但说完后她的气势有马上弱了下去,可怜兮兮的说道:“但是现在不是有陈将军出手了吗,大叔咱们就不要出手了吧,免得给人留下一个咱们以多欺少的口实。”

    看着狄水心一面忙不迭的维护自己,一面又小心翼翼的想让自己罢手的样子,周瑜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好久没有体验过了,这是真正的为自己担心才会出现的心理变化,周围的人都被周瑜笑的一阵愣神,甚至就连已经要交手的陈生和田山都下意识看向周瑜,不知道周瑜到底要干什么。

    见到周瑜并没有后话之后,田山才又看向陈生,说道:“你确定要跟我动手?”

    “废话真多。”陈生沉着脸说道。

    “这可不是秦国!”田山忽然拔高了声音说道:“老子在元鼎国内做事,你也要捣乱吗?你就不怕我回去之后把这件事上报朝廷?陈生,不要以为朝廷真的怕了你们所谓的狗屁秦国,朝廷只是不想你们跟天照国开战的时候让你们腹背受敌。如果我们想,可以瞬间就让你们秦国覆灭知道吗?”

    陈生面不改色,平静的说道:“多说无益,你们若想进攻尽管可以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元鼎国还有哪支舰队具备远征的实力!”说到这,陈生的脸上不禁露出几分轻蔑,说道:“可不是有几艘星际战舰就叫舰队,也不是凑出来几万武者就能叫远征军了。”

    听到陈生忽然这么说,田山的眼神一寒,多亏了他早一步扣上面罩,旁人倒是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只是这个眼神还是传递出了他的怒气。这也由不得田山不怒,陈生的这句话实在是嘲讽的有些狠了,也许一些低阶武者并不能体会到其中的特殊意味,但田山却很明白陈生就是在嘲讽元鼎国朝廷的内部争斗。事实上,田山其实也很清楚宋思文和陈生他们为什么要脱离元鼎国,也明白他们为什么脱离了元鼎国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遭受多猛烈的打击。

    就是因为就算是元鼎国上层的那些大佬们也很明白这些年来西北战场对元鼎国稳定的重要性,但是在过去的时间里西北四省得到的朝廷的援助非但不断减少,甚至常常还要出现反过来帮助元鼎国的情况,现在这样秦国彻底独立出去,既让元鼎国减少一个负担,又让西北战场变得更加牢固,不得不承认其实这反而可以算得上是宋思文他们的一个莫大的功劳,而元鼎国朝廷里的那些老东西们一方面做着将来等到西北战事平定就收回秦国的美梦,一方面却根本没有人在这件事上着手做准备,剩下的时间里元鼎国朝廷内部依旧还是勾心斗角。

    陈生的话说的很对,元鼎国虽然没有s级星际飞船,甚至就连a级和b级星际飞船都极少,但是元鼎国打造出来的适用于常规战场上的星际飞船是不少的,只是就是因为元鼎国内部的混乱的情况,注定了不管是舰队还是远征军都不可能发挥出来最强大的战力,甚至当他们出征之后不要被战场后方的力量争斗所拖累都已经是算是万幸了。

    不得不承认,现在元鼎国就算是想要全面进攻也不可能真的能够得手,田山他们时刻都在关注秦国的情况,秦国在彻底消化了那一批来自天兰星体联盟的武者之后,现在已经具备了双线作战的能力,现在的秦国跟往日的秦国已经完全不同,这也是元鼎国朝廷打算攻占流波市的原因。

    如今的流波市真的可以称得上是风云际会之地,毕竟不敢是要针对秦国还是调转枪头进攻克明星省,流波市都是最好的跳板,正是因为如此,元鼎国这次才会煞费苦心的做出了这一次的安排,田山这次的行动能够坚持两年之久其实也已经算是相当不容易了,毕竟按照以往元鼎国朝廷的耐性,他们是不可能在一件事上坚持这么久的。

    现在听着陈生的嘲讽,田山在经历了最初的愤怒之后也只能是假装充耳不闻,事实上他还是并不愿跟陈生动手的,毕竟陈生的实力跟他相差无几,甚至田山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战胜陈生。过去当宋思文他们那些人还属于元鼎国阵营的时候,田山就对陈生无比忌讳,毕竟一直以来田山就感觉陈生就是个妖怪,他不但可以想到很多人根本想不到的事情,同时还具备一个悍将所具备的全部因素,这样的人一旦是跟他做了对手的话,自然是让人无比头疼的。

    之后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尽管元鼎国朝廷当时已经开始意识到宋思文他们打算脱离元鼎国,并且针对这件事已经开始着手做准备,但最终却还是让陈生步步下套,一点一点布局,硬生生将西北牺牲从元鼎国里带了出去,跟这样的人对抗自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你会后悔的。”田山眼见陈生也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忽然恶狠狠的朝着陈生说了最后一句狠话。这样的情况下其实他也是相当无奈的,他现在还想往可以拖延下去,能够拖到他的人赶来就肯定什么事都没有了。

    但是无奈陈生根本就没打算跟他废话,田山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跟陈生打到了一起。田山虽然本身实力很强大,并且他时常的也确实很喜欢在人前展现出来自己所谓的强大的一面,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已经有很长一段的时间没有跟同等实力的强者对抗过了,这样的战斗经历对他来讲甚至显得有些陌生。其实这也是在元鼎国当中的武灵强者们差不多是普遍存在的问题,那就是他们很少会跟同等实力的对手战斗。

    这其实是一个很尴尬的情况,在元鼎国当中想要上位,基本上都需要出身大家族,毕竟只有在更好的成长环境里成长起来,才能够拥有更强的实力和更广阔的视野和格局,尤其是视野和格局,这更是小家族甚至是普通人家出来的武者很难拥有的东西。而在这些大家族当中走出来的强大武者,随着他们的实力不断提升,他们在元鼎国这个巨大的利益集团里的位置自然就会越高,但是随着他们的位置不断的提升,他们战斗的机会却也会越来越少。

    一来是以他们的身份真的是不再需要出去冲锋陷阵,而第二点也是因为在元鼎国当中武灵强者是很少的,基本上很难出现像破碎星域那样很随意的就会遇到这种实力的强者,达不到这样的程度,自然就导致了武灵强者之间的战斗会很少,他们在遇到同等实力的对手的时候,其实相互之间都会比较生疏。这也是周瑜之前要去破碎星域的原因,因为当年他在第一次修炼到武灵境界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在元鼎国的武灵强者基本上都在玩权力,而不会再去玩刀或者玩枪,面对这样的情况周瑜自然就想到了离开。

    而现在看到田山和陈生之间的战斗,周瑜也就一下子就分辨出来,相比之下陈生的战斗经验还算是丰富一些,想来可能是他在西北战场那边多多少少的还会出手,但这个田山就显然不太适应这样强度的战斗,在跟他之前所展现出来的强大气息真的是有很大的出入的。而到了现在看到陈生和田山的战斗,周瑜却还是忍不住微微摇头,哪怕是陈生都很难让周瑜感觉到威胁。其一是因为周瑜现在本身的实力就已经达到了三阶武灵的程度,并且他身还掌控力术甚至是空间扭曲的手段,以及更为强大的辉耀刀法,虽然他现在并没有掌秘术,但至少一套辉耀刀法就要已经是元鼎国当中的武者们不可能抵挡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铠甲的问题。虽然周瑜他们在临走之前留在了冰原星体准备了一段时间,但那段时间里周瑜更多的还是在收集时空结晶,毕竟那涉及到周瑜之后修炼的问题,提升辉耀刀法的威力和淬炼精神力的控制精确程度,都是需要时空结晶的,甚至就算是想要加强双子核心的能力,如果有更多的时空结晶可以用来“练手”的话,当然也是相当不错的。不过为了收集时空结晶,周瑜多多少少也算是带着遗憾离开的冰原星体。

    那就是周瑜并没有在离开之前兑换到顶阶极限水晶,而是只兑换了五颗高阶极限水晶,而这就是这五颗高阶极限水晶就差一点将他弄的“倾家荡产”。在冰原星体里接触到新型铠甲之后周瑜就要已经意识到,新型铠甲的价值自然是很高的,但是真正昂贵的肯定就是极限水晶,哪怕是极限水晶是从星文碑当中兑换出来的东西,但他相信肯定就是这样,而之后的事实证明就是这样。

    毕竟一件铠甲不管再怎么强大,终究是人手一件的,况且在星文碑当中兑换铠甲终究只是个耐心活,一个人的精神力可能并不会太强,但是他完全可以雇佣其他的武者过去帮他兑换铠甲,而兑换到一件高阶铠甲并且能力还很满意的,这也不算是太困难的事情。但是新型铠甲的重点就在于上面可以安插极限水晶,尽管铠甲本身还会具备一些特性,这也是元鼎国当中的铠甲所不具备的,但是在破碎星域铠甲的特性根本不算什么,他们更多的都是在追求极限水晶。

    并且不得不承认极限水晶才是值得追求的东西,对一个武者来说,当他穿着一件铠甲的时间足够长之后,铠甲的特性自然已经被全部掌握和利用起来,并且铠甲的三倍战斗力振幅也肯定会想办法已经提升上去,毕竟战斗力振幅更多的就是一个精神力孕养的过程,只要时间足够差不多都可以达到,只有像周瑜他们这样的频繁更换铠甲的武者才会想办法用其他的手段提升铠甲的战斗力振幅。

    而这些东西基本上最后大家都是相似的,唯一能够体现出不同的也就是极限水晶,越是高阶的铠甲就越是可以安插更多的极限水晶,极限水晶的出现相当于是直接提升武者的实力。周瑜现在全新兑换出来的这一件风甲其实并不算太让周瑜满意,因为上面的无个插槽就只有三个是可以安插高阶极限水晶的,另外两个只能安插中阶极限水晶,周瑜兑换的五颗高阶极限水晶里有两颗现在也只能当成是收藏品。而在周瑜安插的极限水晶里,三颗高阶风之水晶分别可以在灵敏度上提升周瑜百分之百的程度,两颗中阶风之水晶也可以提升周瑜百分之七十的敏捷度,这样的能力的提升虽然看起来是单一的,但实际上这对周瑜来讲就是实力倍增的提升。

    因为周瑜的战斗方式就是飘逸的,不管是辉耀刀法还是控力术,亦或是在战斗当中会施展出来的扭曲空间领域,这都导致了周瑜是要用更精妙的身法和手段去进攻的,周瑜的铠甲的灵敏度的提升不断可以让他的速度提升,更是可以让他的反应和灵活度提升很多,这都是在大战当中极为重要的能力提升。正是因为极限水晶就是可以做到让武者最主要的能脱离得到成倍的提升,所以虽然只是单方面一项能力的提升,但最终所能够造成的实力提升也是相当的惊人的。

    尽管周瑜现在身上的这件新型铠甲多多少少的还是让他带着几分遗憾,但终究还是让周瑜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这里的武者可能都无法理解的程度,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陈生说要帮他出战的时候周瑜没有反对的原因,因为他知道就算是陈生不敌,他也有绝对的实力将他救回来。

    而现在周瑜并没有只是站在原地看戏,他可以想到田山刚刚被陈生点破了身份之后肯定不可能一点的应对措施都没做,既然已经确定了田山是元鼎国的冲锋军团里的将军,那就意味着这一次他们进入流波市做事肯定跟元鼎国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尤其是想到田山在流波市里组建的这个佣兵团的名字,猛龙佣兵团,如此俗气的名字的出现就证明了他们压根就没想着要将这个佣兵团发扬光大。

    到了现在田山既然身份已经暴露,周瑜可不认为他会在这里束手就擒,甚至想到现在流波市当中的情况,周瑜都怀疑田山他们本身就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可能是因为某些他还想不到的原因才耽搁到了现在。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流波市当中,光是佣兵的数量就足足有三万多,而驻军武者的数量不过才一万多,甚至更因为许多的佣兵组织都跟流波市当中的许多大家族都已经有了牵连,现在就算是想要清算他们都会变得很困难。之前周大和森学逸他们之所以在这件事上始终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就是因为清算佣兵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但要对付他们强大的战力,还要应付一些家族的阻力。

    周瑜想着流波市现在的局面,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次元鼎国倒是真的已经下了血本了,他们可以在流波市当中放入这么多的武者,甚至还让他们都伪装成为了佣兵,用两年多的时间将流波市的许多家族都绑到了他们的战车上。也许其中很多的家族本身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利用,但可以想到其中肯定已经有部分家族是知道内情的,甚至已经暗中给田山他们这些别有用心的佣兵们提供了帮助,否则的话就凭他们这些外来者,就算是有元鼎国的大力支持也未见得可以在两年的时间里就把这个事情做的如此的完美,更何况元鼎国方面估计也不可能给他们太充足的支援,这一切想来都是田山或者是他背后的势力使用了更多的不为人知的手段才达成的。

    之前周瑜提到杀人,不是因为他这次回来就想着把这里闹得天翻地覆,流波市毕竟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相当于是他把流波市从一片废墟变成了现在这样,要说对流波市的感情,周瑜可能比周大和森学逸他们还要深,所以周瑜这次回来自然是想着要解决问题的,而这一次他还是要杀人,就是他已经意识到流波市暗流涌动的局面下自然不可能全部都是外敌,其中必然也有吃里扒外的人,或者是整个家族。

    之所以让陈生跟田山对抗,也是因为周瑜希望这件事可以拖一拖,他要看看田山出事之后流波市当中的佣兵们如何反应。

    更重要的,是流波市的那些家族如何反应!

    “必须得承认,有些人好日子过的久了,就总想着干点不切实际的事了。”看着陈生和田山的战斗,周瑜忽然没头没脑的说道。

    周大和陶然全都一愣,他们现在全都全神贯注的看着陈生大战田山,两个武灵境界强者的战斗对他们来讲确实充满了吸引力,尤其是周大,他几乎是没有机会看到这样的战斗的,过去出去做佣兵闯荡的时候倒是多多少少的还能有一点这样的机会,但到了现在他却彻底失去了观战的希望。这也是相当无奈的一点,毕竟他的处境跟元鼎国里的那些大佬是差不多的,他没有太多的机会亲自冲锋陷阵,因为他需要在大战的时候指挥战斗,更何况武灵强者也真的很少。

    现在忽然听到周瑜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周大和陶然全都愣愣的对视了一会,随后周大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

    “变变天吧,变一变天也能算是很不错吧,免得让更多家族的人心里生出点其他不安定的因素。”周瑜继续没头没脑的说道,随后他看着周大说道:“把周围的防线都拉起来,一会等那个什么猛龙佣兵团的人都来了之后把他们都让进我们的营地。”

    “都让进来?”周大一愣,随后问道:“为什么这么做,在营地里开战的话我们并没有多少优势,如果想要开战的话还是他们拒之门外打才更好。”周大听到周瑜的话之后就意识到周瑜是什么意思,但他却不赞同周瑜的这个想法。毕竟现代战争并不是的古战场里的那种战法,猛龙佣兵团大概四五千武者,甚至好像时刻都保持着五千武者的战力,而五千武者一旦朝着驻军营地冲击的话,驻军武者可以利用营地的机械堡垒以及其他的防御手段对付他们,到时候就算是会有损失,但驻军武者也肯定可以取胜。

    可以一旦将他们放进营地内部的话,这五千武者甚至反而可以马上分散开来,到时候就不是攻坚战,反而会变成巷战,并且是更可笑的在驻军营地内部发生巷战。在驻军营地的内部还有很多的重型武器,如果是对外攻击敌人的,这些重型武器才更有优势,但是如果对付进入营地内部的敌人,重型武器就会变得优势全无,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周瑜,你到底打算做什么?”陶然对流波市驻军营地的防线情况也很了解,现在见周瑜这么安排也马上意识到不妥,他也跟着上来打算劝阻。

    周瑜摆摆手,说道:“我不是胡闹。”他很认真的解释,周瑜当然不是在胡闹,在流波市出现这样的情况之后他当然不可能再用胡闹的手段来应对眼前的这个局面。不过现在,周瑜却必须这样做。

    “重病就要用猛药,现在的流波市肯定已经烂透了,如果还想着只是把表面上能看到的问题解除的话,最后被除掉的只会是我们。”周瑜说的很重烟白,他这番话并没有责怪周大他们的意思,但是现在却还是听得周大一愣一愣,毕竟不得不承认当周瑜离开之后,周大其实是一直拼尽全力想要把流波市经营好的,当然这也不完全是为了周瑜,也是周大本身希望将这件事做好。而当他跟森学逸都发现流波市已经出了问题之后,他也马上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造就者就是他自己,若不是因为他当时拼了命的想要让流波市的武装力量扩张起来,流波市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佣兵数量远超驻军武者的情况。

    只是现在周瑜说的这个情况还是让他感觉很奇怪,在周大看来其实如果想要解决流波市的问题,只要是手段暴力一些就可以了,而他之前不愿意这么做,也就是因为不愿意破坏流波市的发展势头,这个事情森学逸也不止一次的跟周大提到过,一旦流波市现在这样的发展势头停下来的话,且不提绝对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更重要的就是流波市现在就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一旦是这里可以创造了利益锐减的话,流波市也将变得寸步难行。这件事终究是不可能靠意气用事来解决问题的,一旦流波市的发展出现巨大的问题,最终的结果肯定就是他们这些在流波市里的人会被他们的仇家一个一个的追杀致死,甚至能留下全尸都算善终。

    这不是周大和森学逸他们自己吓唬自己,他们最大的敌人就是元鼎国,而一旦流波市不能够再保持现在这样的强大实力,元鼎国将来攻破流波市的方向,于公于私,他们都肯定会在这里大开杀戒,所以一直以来面对流波市内出现的情况,周大和森学逸才会如此小心翼翼。

    但如果现在陈生没有跟田山战斗,而是站在周瑜身边的话,听到周瑜的话他肯定会马上举双手赞成。事实上陈生最近一年的时间里总是悄悄来流波市,联系周大的时候提出他们解决流波市的方案,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在做事。陈生看问题的老辣程度是要远远超过周瑜的,现在这里的情况周瑜都能够看得出来,陈生有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提出的计划里之所以要将这里的佣兵全部干掉,其实也就是为了可以真正的做到一劳永逸

    而陈生更加清楚,一旦是在这里对佣兵大开杀戒,肯定会引起更大的反弹,甚至会引起流波市一些家族的反弹,毕竟现在流波市里的很多家族都已经跟佣兵团有了很多的分不开的联系,这些家族都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自然只能寄希望于佣兵团帮忙他们完成星域之中的货物的运输,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是将那些佣兵杀掉的话,自然就相当于是损坏了那些家族的利益,到时候反弹的力量一旦太大的话,肯定是很难解决的。

    但是陈生的想法跟周瑜是一样的,现在的流波市真的已经是烂透了,如果还指望“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将这里的问题处理掉的话,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显然周大和陶然他们都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而当森学逸终于姗姗来迟的时候,他一看到田山和陈生在这里的大战也马上吓一跳。

    “周帅,你怎么回来了?”森学逸来到周瑜身边问道,说话的时候他却还不忘的看向那边正在大战的两个人,

    重新见到森学逸,周瑜倒是没有任何意外。毕竟当初在他刚刚遇到森学逸的时候他就意识到森学逸并非是普通人,他并不是星云层灵能工厂里其他大佬那样只知道一味的压榨劳工来赚取更多的利益,这个人是具备更高的格局的,同时他也有着商人中很少具备的大魄力,所以周瑜在遇到森学逸的第一次起,就意识到森学逸肯定可以成为一个大商人,事实证明正是如此,现在森学逸虽然在流波市当中已经手握大权,但他身上更多的却还是商人的气质,尽管多多少少的已经沾染上几分上位者气质,不过整体的感觉却还是跟当年很像。

    周瑜笑着点点头,随后让周大马上吩咐下去按照他说的做。周大眼见现在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机会继续争论什么,只得先传令下去,甚至还是放心不下,他干脆开始统领全军准备应对这一战。他可以想到田山刚刚肯定是跟外界联系了,毕竟田山堂堂一个武灵强者,虽然被他们当面点破身份,但却还是没有人在陈生之前就已经将田山制服,他想要呼叫援军自然是十分简单的事情。

    “什么?要对这里的佣兵动手?”森学逸听明白周瑜的意思后当即一惊,他不管不顾的直接摆手说道:“不行,这样做太危险了,这样做的话就相当于是自断财路……”刚说完这,森学逸意识到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这么说话自然是稍显不妥。

    不过还没等森学逸改口,周瑜已经点点头说道:“是不妥,甚至可能会很危险。高阶灵能内核的优势开始渐渐的衰退,并且流波市的发展还是想要健全的机制才行,而不能单纯的就依靠高阶灵能内核创造利益,这样的畸形发展毕竟太危险,甚至一旦出现什么波动的话,流波市的处境将会更加危险。”

    “对,就是这样,流波市需要更全面的发展,毕竟现在前有狼,后有虎,所有的人都在对我们虎视眈眈,甚至就连秦国都有想要吞掉他们的想法,不得不小心再小心才行呀……”森学逸忽然听到周瑜的这番话,就感觉好像是遇到了知音一样。虽然周大什么事情都愿意跟他商量,但是关于流波市发展的更多事情森学逸往往还是要自己消化,很多事情他是真的很难给周大解释清楚。就比如说周大和陶然到现在都认为只要有高阶灵能内核,流波市就肯定可以一直很富有,而稳住那些大家族也不过就是锦上添花而已。

    森学逸真的很无奈,有的时候事情真的不是他们想那么简单,结果现在却是周瑜说出了他最想说的一些心里话,不过回应了周瑜之后森学逸却又感觉很疑惑,他不解的看着周瑜,问道:“你也懂这些?”

    “我只是知道的多一些而已。”周瑜笑了笑,语焉不详的回道。他倒不是在谦虚,而是真的就是这样,若不是因为周瑜知道随着时间的推进,高阶灵能内核的技术渐渐的普及,他也根本不会想到他刚才说的那些情况。甚至其实周瑜现在还真的很佩服森学逸,周瑜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他能够“预知”未来,而森学逸却完全是靠着自己的经验做出的预判,而显然森学逸的预判是真的足够准确的。

    想来,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预判,才让他们做到了未雨绸缪,但也正是因为这份未雨绸缪,让他们做事的时候又变得畏首畏尾,现在看来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他们谁会赢?”森学逸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这种事毕竟还是懂的人才会懂,不懂的人就算是解释的再清楚他们也是不会相信的。现在森学逸最关心的还是周陈生和田山的胜负,当然更准的说他当然是希望陈生可以获胜。毕竟现在已经知道田山的真实身份,并且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已经被点破,那么田山就肯定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在这里从容布局,撕破脸皮之后自然是更加疯狂的大战。

    “周瑜,放他的人进来真的稳妥吗?”森学逸不懂战事,陶然现在却还是十分紧张,甚至有些想不通周瑜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马上又继续说道:“一旦开始在营地内部作战,我们的人反而会腹背受敌,甚至根本不是腹背受敌那么简单,他们还要保护指挥部,兵力再度分散,若是其他的佣兵在这个时候赶来支援的话,咱们的压力就真的太大了。咱们既然已经猜到了流波市内部的佣兵里肯定有相当一部分是跟随田山一起从元鼎国被派遣过来的,就不能用这种赌博的方式战斗。”

    “如果我们死守营地的话,这些佣兵就算是人数占优也肯定无法攻破我们的防线是吧。”周瑜忽然笑着说道。

    陶然看着周瑜莫名其妙的笑略感意外,但最后还是点点头说道:“是的,我们至少要先保证不败,然后才能做其他的事。”

    森学逸在一旁听着,虽然他不懂的战争的事情,但听着陶然的话他还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甚至其实森学逸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只是他的潜意识里对这种说法不是跟认同。

    “对,我们至少是要不败啊。”周瑜忽然长叹一声说道:“可是如果他们不来进攻呢?我们是可以将驻军营地的防线修建的固若金汤,那些佣兵想要攻打进来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事情。这个情况你我都能想到,他们自然也可以想到,所以他们大可以不打。他们的任务可能是要将流波市抢夺过去,可是难道只有将流波市全面攻占才算成功?他们如果不来进攻我们的驻军营地,反而开始将他们在流波市里占据的地盘一点一点的划分,甚至更多的用并组织干脆不再遮掩身份,而直接将资源和兵力都整合到一起,到时候他们反而各自都打防守战,甚至在防守自己的阵营的时候他们还能够做到相互支援,一旦流波市陷入这样的境地的话,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取胜?尤其是雷厉风行的取胜?到时候死人会少吗?再说,就算我们到时候肯死人,难道就真的能解决问题?”

    周瑜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加重语气,更没有任何的说教的成分在里面,他就只是很平和的说出了他的一个猜测,但是当他的这个猜测说完之后,所有听到的人却都仿佛感觉他就是在阐述事实。不管是陶然也好还是周大也罢,还是刚刚隐隐也感觉不对的森学逸,他们其实原本的想法都是如果真的跟这些佣兵撕破脸皮的话,他们肯定就会忽然发难。但是周瑜现在却是真的一言惊醒梦中人,周瑜说的这个假设真的太恐怖了,一旦这些佣兵武者压根就想过要跟这里的驻军武者开战,更不打算来进攻驻军营地,而就是打算各自为战的话,那么流波市瞬间就会陷入到混乱之中,到那个时候元鼎国或者是天照国的舰队一旦来袭,对流波市里的驻军武者来讲就是灭顶之灾。

    “那现在怎么办?”听明白了周瑜的担心后,陶然也忽然发现周瑜的这个推测真的不是空穴来风,流波市现在最怕的就是出现内乱,这比发展受限还要恐怖,一旦流波市自己乱了起来的话,一直对这里虎视眈眈的势力就肯定会马上下手,这也是之前周大他们意识到佣兵太多可能会出现危险的时候关注到的因素。

    只是没想到,他们之前不过是以为自己未雨绸缪的多想了一点,现在这一切竟然就已经要实现了。陶然很着急,周围的人都很着急,他们现在都很想知道周瑜有什么好的办法来应对这件事,毕竟既然他已经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彻,总该有解决的方法才对。

    “现在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是关门打狗了。”周瑜也略显无奈的说道:“田山肯定已经发出求救信号,到时候自然免不了要跟他的嫡系部队开战,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们的人都留在这,这样一来才有可能找出破绽来。”

    周瑜望了一眼陈生和田山的战斗,淡淡的说道:“再忍耐一会,多忍耐一下才能挖出来更多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