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狂后〕〔重生八零甜蜜军婚〕〔Hello,小甜心〕〔大唐好相公〕〔年年安康〕〔婚婚欲睡:总裁宠〕〔回到八零当女兵〕〔位面之狩猎万界〕〔重生八零:弃妇带〕〔念那时依默,予拾〕〔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神秘军长,高调爱〕〔官程〕〔霸尊狂帝〕〔我的一纸婚约〕〔闪婚独宠:神秘总〕〔超级仙王混都市〕〔怒指苍穹〕〔重生魔神在都市〕〔最后一个契约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一十六章 碾压
    ,!

    对流波市的市民来讲,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战争,原本普通民众应该跟战争远离,但因为流波市的特殊状况,在这里生活的人都已经习惯了战争市场降临。

    只是尽管这种事几乎已经成了常态,但看到大量的佣兵忽然朝着流波市的统帅楼挺近的时候,很多的流波市市民还是变得很紧张。毕竟在此之前不管是有什么样的危险,都是外敌入侵,但这次看起来却好像是内乱,并且混乱的源头还是在佣兵们的身上,这样的情况自然是让流波市的市民都感觉很紧张。

    “周帅,猛龙佣兵团的人来了。”就在陈生和田山战斗没多久的时候,驻军武者的侦察兵便马上将外面的消息传了回来。

    “嗯,让他们进来。”周瑜直接说道:“如果他们不进来的话,就直接对他们开火,逼着他们往里面来。”

    侦察兵领命而去,跟着他一起离开的还有周大,在确定了周瑜的战略意图之后,周大并没有在这方面提出任何反驳的意见。其实这也跟他们之前做事的情况一样,周瑜从不会在细节上面耗费精力,美其名曰是他并没有足够的精力做这些事,实际上是周瑜本身就不想让周大他们变得一点作用都发挥不出来,更何况周大本身确实在指挥方面有着极好的才华,把他最擅长的事交给他,这才是最关键的所在。

    外面已经响起了枪声,想来周大已经开始按照计划开始执行。当然,虽然是周瑜提出要将田山的手下都放进来,但这件事在周大去执行的时候自然要用周大的方法。很显然,如果现在直接将驻军营地的防线彻底撤除掉,猛龙佣兵团的人反而不敢主动进击,唯有循序渐进才能有更好的效果。

    陶然和森学逸现在都极为紧张,毕竟在他们看来周瑜的这个打算可不是什么太安全的做法,一旦让猛龙佣兵团的人进入驻军营地,到时候虽然朦胧佣兵团的人可能会落入圈套,可一旦有其他的佣兵势力赶来援助的话,到时候腹背受敌的反而是驻军武者。

    更让他们紧张的还是陈生,毕竟陈生和田山全部都是武灵,又都是二阶铠甲武灵,这个层面的战斗他们之前都没有什么机会遇到过,尤其是现在看着陈生和田山之间的激烈战况,也让陶然他们变得更加忐忑起来,如果陈生在这一战当中落败的话,他们可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收拾残局了,他们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对秦国交代,到时候宋思文会不会将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这都是个未知数。

    周瑜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很镇定,在看到陈生和田山的战斗已经开始进入白热化程度后,周瑜终于动了。不过周瑜却不是去帮助陈生战斗,而是走向了另外一个战场,很明显他现在对陈生还是充满信心,至少看他的样子他是对陈生取胜没有太多怀疑的。陶然和森学逸都不是太强的武者,他们现在就感觉陈生和田山的战斗已经危险到极点,但是他们之间到底会是谁最后胜出,以及到底是谁最后胜出,都是他们根本看不明白的。

    现在周瑜的一举一动也仍旧在田山的关注之下,他在出现之后就对周瑜充满了戒心,尽管他还不知道的周瑜到底是什么实力,但是田山的直觉却让他对周瑜警惕不已,哪怕是现在战斗处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当周瑜动起来之后,田山还是马上有所应对,他并没有继续跟成圣硬碰硬,而是直接开始选择了守势,看样子他好像打算等待他的人赶来救援似的。

    只是田山却不知道,周大现在已经针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变化布下了巨大的圈套,既然这次周瑜已经下定决心要在流波市大开杀戒,他也不打算再用小打小闹的手段来应付这一战。甚至就在周大带领驻军武者在外围防线上布防的时候,他已经派遣驻军武者将重甲战士集结起来,现在只等猛龙佣兵团的武者主动入瓮,接下来便是一场大屠杀。

    周瑜看着已经变得更加小心的田山,忽然很诡异的笑了笑,田山看着周瑜笑呵呵的样子就感觉后背阵阵发毛,周瑜明明到现在都没有穿上铠甲,但他所呈现出来的气势却让田山感觉很不舒服,也感觉压力巨大。

    忽然,一把风刃凭空出现,而不管是田山还是陈生其实都在关注着周瑜,当风刃出现之后,陈生也变得更加谨慎,这明显是周瑜要出手的表现,但天知道周瑜出手自后田山要如何应对,其实他们都很清楚,在之前的战斗当中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他们已经拼尽全力,但实际上他们各自全都保存着实力,毕竟大战才刚刚开始,而遇到了势均力敌的敌人,他们自然不可能一开始就全力以赴,这样的战斗方式也就只有周瑜这样的疯子才会选择。

    陈生并没指望周瑜可以给自己提供多少帮助,但是他反而因为周瑜要出手而变得更加谨慎,周瑜如果要帮忙的话自然也是出于好心,陈生不可能驳了周瑜的好意,更何况多一个人帮忙自然多一分对抗的本钱,但如果因为周瑜的提前介入导致田山打算开始拼命的话,陈生自然也需要做好相应的准备。

    不过风刃出现之后就只是静静的飘浮在周瑜的身边,但虽然看起来好像人畜无害,现在人们看到这个情况出现还是感觉十分惊讶,他们毕竟并没有见到过周瑜近期的战斗方式,自然不会明白为什么一把光刃会忽然出现,并且凭空就立在周瑜的身边。

    而当风刃出现之后,周瑜现在却仍旧看着远处的战场,现在这个时候猛龙佣兵团的人还是没有能够攻入驻军营地,不知道是周大因为感觉之前的计划太危险,索性打算将猛龙佣兵团的人彻底拒之门外,还是猛龙佣兵团的武者的战斗力真的太弱了,哪怕是周大放水的情况下都没有办法攻克驻军营地的防线。

    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这里的所有人的神经都已经紧绷起来,各个都紧张到极点,不知道下一刻到底会发生什么。在森学逸的身边,现在正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若论身高,她已经比狄水心还要高几分,若论姿色,她跟狄水心也是各有千秋,狄水心天生妩媚,年纪很小的时候都已经颇具风情,甚至可以说带着几分妖女的气质。而这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却带着一股邻家妹妹的气质,让人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想怜惜一番。

    两年的时间,森已经跟着她的父亲森学逸接触了大量的流波市的事物,以及开始插手森家的大小适宜,可以说森学逸也正是打算将森培养成森家的接班人,尽管这个想法遭到了家族内的一定阻力,但是却没有人可以取代森在森学逸心中的地位,这件事自然也就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其实严格说来,看似带着邻家妹妹气质的森却天生强势,她对家族事物是发自真心的喜欢,也确实可以做的很好。相反,看起来坚强无比的狄水心却反而有着几分随遇而安的特点,她并不像森这样争强好胜。当然,相比于森,狄水心哪怕是不争,她也比森多一样东西,那就是周瑜的心。

    两年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对一个成年人来讲,两年时间不过就是他们人到中年之后很普通的两年光阴而已,可是对森这样的年轻人来讲,每一个月都好像时时刻刻都充满了意义,更何况两年的时间。在这两年时间里森真的经历了很多,她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做到坦然,但是当周瑜重新出现后,她却还是忍不住心神激荡。

    “森叔叔,周帅在干什么?”在森学逸和森的身边现在还站着一个年轻人,他在观望了一段时间后也完全看不懂眼前的局势,忍不住开口问道。

    罗恒是森学逸手下的一员得力干将,在森学逸手下的武者当中罗恒是最被他看重的一个,罗恒今年不过才二十五岁,个人战力却已经达到了五阶铠甲武将的程度,跟流波市统帅周大都已经相差无几,而更重要的是罗恒在指挥战斗方面也有着极高的天赋,以及在森学逸的诸多生意里,罗恒也常常可以给森学逸出谋划策。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森学逸对罗恒一直都很倚重,甚至在周瑜离开之后,森学逸也不是没想过让罗恒做自家的女婿。

    森学逸不是老古董,尤其是他对森的疼爱也是十分理性的,早些年他意识到自己的女儿无可救药的喜欢上周瑜之后他也曾颇为头疼,尽管他也十分看好周瑜,甚至也一度想过要让周瑜成为自己的女婿,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跟周瑜都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如果跟周瑜在一起,森甚至反而可能会得不到快乐,现在的狄水心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他自然是周瑜的女人,但是谁都知道他们是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的。

    森学逸也是一个大家族的掌舵者,自然知道男人建功立业就肯定要出去做事才行,可是周瑜做的事情实在是太疯狂了,相比于满足女儿爱慕少年英雄的梦想,不如让森慢慢的冷静下来,然后做出一个跟切合实际的决定。正在森学逸抱着这样的想法的时候,罗恒走进了他们的生活,也走进了森学逸的视线当中。准确来讲,罗恒真正开始在森学逸手下做事还是近半年的事情,但是一个年轻人,在毫无背-景的情况下,从一个无名小卒成长到森学逸手下干将,再加上他的年纪也确实不大,不得不说罗恒是有骄傲的本钱的。

    罗恒很聪明,他的骄傲向来不会写在脸上,他也知道自己的老板森学逸并不喜欢风头太盛的人,所以一直以来罗恒都掩饰的很好。但是森学逸并不是傻子,作为一个大商人,森学逸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察言观色,罗恒本身是个极为骄傲的人,这一点森学逸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并且他也知道罗恒一直都在掩饰,只是在森学逸看来这并不算什么大毛病,要知道以罗恒的实力和现在的成就,他没有在获得现在这番成绩之后就彻底迷失自己,就已经算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周瑜那样少年老成,甚至老成的有时候就像个怪物一样。

    “森叔叔,周帅在干什么?”罗恒见森学逸始终没回答自己,不禁又追问了一句。

    森学逸缓过神来,笑了笑说道:“他应该是在选择出手的时机。”其实森学逸现在也不敢肯定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武灵境界的战斗他是完全看不懂的,更重要的是他也不知道周瑜现在到底是什么实力。不过实际来讲,森学逸本身也是并不认为周瑜可以有能力参与到这样的战斗当中来的,要知道这可是武灵境界的战斗。

    “哦,原来是在选出手的时机。”罗恒依旧表现的很礼貌的回了一句,但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森却不免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其实森和森学逸一样,都能够真切的感觉到罗恒身上的那份骄傲,并且森跟森学逸也都保持着同样的想法,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就该有几分傲气,事实上就算是周瑜也带着年轻人的狂傲,只是每个人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已,而罗恒所展现出来的骄傲终究还是太多了。之前的时候森学逸对此并不在,森又对罗恒没有多少感觉,自然也不会理会罗恒的做派,但现在见罗恒竟然好像是对周瑜的实力多多少少表现出了几分质疑甚至是不屑,这让森自然有些压不住火气。

    “大小姐,咱们周帅曾经真的凭借一己之力把流波市从天照国人手里抢了回来?”罗恒依旧文质彬彬的笑着,好像若无其事的看着周瑜对森说道。

    森眉头紧皱,但却还是保持着最大限度的耐心问道:“怎么,怎么忽然问起这件事?”

    “没怎么,就是感觉挺好奇的,看样子周帅好像比我还小一些,他是怎么做到的呢?”罗恒看起来很真的说道,看样子就好像是他真的打算把周瑜的实力好好分析一下,顺便再好好学习一下似的。但无奈罗恒虽然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但他身上有着一个十分明显的年轻人的毛病,就是喜欢妒忌。罗恒在森家做事之后就已经注意到了森,对于这位大小姐他倒不至于达到那种无法自拔的程度,但是至少他是对森有好感的,再加上如果得到森的话,她背后的力量和资源也是无法估量的,这更让罗恒坚定了一些想法。

    只是当他了解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了解到森对流波市前一任最高统帅,也就是那个将流波市从天照国人手里抢回来的周瑜是念念不忘的,之前因为周瑜离开,罗恒并没有在这方面想太多,却没想到今天周瑜竟然又回到这里,而当他看到森看向周瑜的时候所流露出来的眼神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并不是很关注的问题其实是个大问题。

    如果周瑜打算就此留在流波市的话,罗恒心中的如意算盘可就要落空了。正是因为这些想法存在心里,罗恒现在虽然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急躁甚至是露出半点不屑的神情,但他现在的所作所为还是让森感受到了他的真实想法,毕竟事关周瑜的时候,森也是十分敏感的。

    “继续看下去吧,这一战咱们都没办法插手,什么事都交给周瑜做就好了。”森实在是懒得跟罗恒争辩什么,事实上若论心态的话,森的心态比罗恒可能都要老成一些,而针对这个情况森学逸也曾暗暗的担忧过。森会变成这样其实就是因为周瑜,当周瑜或多或少的流露出他对森无意,并且不想耽误森之后,森并没有变得自怨自艾,反而开始暗暗的模仿起周瑜的一些做事风格来,结果到了现在森有的时候也冷静的让人感觉很可怕。

    比如说现在,森学逸是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是对周瑜的情谊不改的,而现在见到有人这样阴阳怪气的质疑自己心上人的实力,甚至质疑他过去的功绩,若是换成跟森同龄的小姑娘听到这样的话,她们肯定会瞬间就变得沸腾起来,结果现在森却表现的云淡风轻,以至于罗恒就算是还想继续说点什么都根本没有机会再开口。他只是善妒,并不是真的愚蠢,他也知道如果现在表现的太明显的话,反而就会适得其反,到时候就真的玩大了。

    “不如,我去帮帮周瑜吧。”罗恒忽然开口说道,只是悄然之间他对周瑜的称呼也从周帅变成了直呼其名,就跟森一样。

    森只是淡淡的看了罗恒一眼,竟然点了点头说道:“好啊,你想帮忙当然好了,最好问问咱们森家还有谁想出战,你都带出去帮忙吧。周瑜不是小气的人,如果这一战咱们森家人能立下大功的话,肯定可以得到更多好处的。”

    罗恒被森挤兑的彻底无话可说,再加上他刚刚是自己提出要出去帮忙,现在就算是想要退缩也已经没有机会。不过看着周瑜现在在远处装模作样的做派,罗恒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多了几分底气,在他看来周瑜既然可以在这一战当中能帮点忙,他自然也可以帮点忙,要知道五阶铠甲武将可不是什么弱者的实力,这已经算得上是准超级强者,在罗恒看来自己三十岁之前进阶武灵境界的绝对是没有问题的。而一旦真的可以达到这样的高度,估计就算是名扬整个元鼎国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但就在罗恒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要出去出战的时候,驻军营地的外围防线终于“崩溃”,一时间大量的佣兵武者从外面涌入到驻军营地当中。看到这样的情况,始终处于守势的田山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陈生,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这里又不是你们秦国,你在这里拼死拼活又有谁能记得你的好。我们的人已经杀进来了,很快整个流波市都会被我的人控制在手里,很快这里就要变天了,你若是识相的话现在赶紧走,我还没精力拦你,若是你还要执迷不悟的话,之后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生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如果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你的敌人的话,你会很危险的。”

    “什么意思?”田山原本还很张狂,但见陈生忽然这么说,他又马上变得紧张起来。当然他紧张是因为他以为陈生所说的敌人是他自己,而并非是周瑜,说到底田山现在最忌讳的人就是陈生,并不是那个年纪轻轻的统帅,甚至流波市现在的那几个主事的年轻人也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至于森学逸,在田山看来更是一个没有多少本事的商人而已,只会做买卖,根本就成不了大事。毕竟如果森学逸真的足够精明的话,也不可能让他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一点一点的用佣兵的身份在流波市里塞进来这么多的兵力。

    “你们在这里到底有多少人?”陈生忽然问道。

    田山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道:“当我傻吗?真想知道就拿出你的实力来看吧。”说着话,田山直接开始对那些冲进来的武者发号施令,但其实这些武者一冲进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一批一批的分散开来,根本不给营地当中的驻军武者们围攻的机会。

    看得出来这些武者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单单这五千武者就根本不是寻常的兵团可以对付的。到了现在周瑜已经可以彻底确定,这次元鼎国可是真的下了血本想要把流波市抢回去了,想来若不是今天田山的身份意外暴露,可能他们还会继续潜伏下去,等到条件更加成熟的时候再给致命一击。

    若是猛龙佣兵团里真的只是普通的佣兵的话,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达到这么熟练的配合程度的,看到这周瑜的心情倒是也很复杂,现在看来元鼎国朝廷到也不算是一无是处,其实也还是有很精锐的兵团甚至是军团的,只是因为上层建筑里那些做事的大佬们问题太多,才导致了现在的元鼎国的孱弱。

    但不得不说,这次针对流波市的这个行动,他们倒是真的做的很不错。

    真的很阴险,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妙招。

    不过就在这些武者冲进这里的时候,周大也早已经做好应对。驻军营地很大,这也是为了方便寻常的时候让这里的武者们日常训练。而这些元鼎国武者固然精锐,但对营地里的情况却不是很了解,周大给这些元鼎国武者留下的第一个大理就是定时-炸弹。

    当周大确定要跟这些元鼎国武者决死一战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营地也是没有可能保全了,既然如此不如他们自己毁掉,这样反而可以对敌人造成更大的杀伤。在战场之上,周大一向奉行的就是追求最大程度的杀伤。

    田山原本还打算继续发号施令,但却没等他再做指示,整个驻军营地都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赵廷跟着周瑜一路赶到的流波市,但是他之前却是跟着周瑜在破碎星域里经历过阿兰星体上那最惨烈的一次灾难,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但现在忽然之间出现的大地的震颤却还是让赵廷变得莫名的惊慌起来。

    但是现在惊慌的不仅仅是赵廷一人,在驻军营地里的所有人全部色变,就连周瑜的脸上都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他真是没想到周大可以做到如此的干净利落。定时-炸弹忽然爆炸开来,这并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更何况之前为了吸引这些猛龙佣兵团的人进入到之前预设好的包围前里,一部分驻军武者更是几乎就站在爆炸的边缘。随着爆炸忽然出现,一些驻军武者甚至因为躲闪不及也都葬身爆炸圈里。

    周大现在整个人都不见踪影,但是可以想到他现在的心里也很矛盾,但是为了追求更大程度上的胜利,他必须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战斗。当爆炸发生的时候,甚至统帅楼都已经出现了倾斜,整个统帅楼都是机械大厦,像这样程度的爆炸原本并不会直接伤害到机械大厦的稳固,但是大地却不可能承受得住这样的震荡。可以想到,统帅楼虽然现在看起来还很牢固,但可以肯定在这一战过后,统帅楼就不可能再继续使用了,唯一的处置方法就是将统帅楼毁掉重新修建,否则的话将来一旦出问题的时候承担的风险和损失将会更大。

    当然现在并没有人去考虑统帅楼的损失问题,也没有人认为周大用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手段有什么错,毕竟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最多也就是资源上的损失,而敌人却是实打实的在兵力上的锐减。

    爆炸的出现仅仅是大战的开始,当猛龙佣兵团的武者或炸死在战场上,或惊慌失措的到处狂奔的时候,大量的驻军武者开始在外围打扫战场,但是在战场的核心地带却出现了一批很特殊的战士,重甲战士在流波市的武装力量当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毕竟当初在流波市的独立战争当中,正是这些重甲战士的出现才让天照国武者的猎杀者装甲车毫无用武之地,虽然之后重甲战士很少在战场上出现,但是每当需要打硬仗的时候,这些重甲战士还是都可以发挥出来无比强大的威力。若是非得要挑出来重甲战士的缺陷的,也就是派重甲战士出来战斗是一个很奢侈的事情,毕竟动用火烈鸟重炮的时候所需要消耗的资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但是凡事必然有得必有失,重甲战士扛着火烈鸟重炮固然就相当于是行踪的灵能内核燃烧炉,但他们在战场上所爆发出来的强大战力还是无比惊人的。尤其是现在随着一场大爆炸之后,猛龙佣兵团的佣兵们根本无法再保持最初的精锐,尤其是当他们刚刚冲杀进来的时候也并没有保持多好的状态。而重甲战士出现之后却直接开始进行无差别射杀,火烈鸟重炮这种用来对付装甲车的重武器现在拿它用来轰炸武者,多多少少有些大材小用,或者更准确的说其实是不算太正确,毕竟武者的移动速度是远远超过装甲车的,用重武器轰杀可能并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但现在这些武者已经被定时-炸弹打蒙了,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自然可以收获到非常不错的结果。

    这一战的出现虽然是之前所有人都已经预料到的,甚至他们干脆就是在等待着敌人进攻进来,但是当他们现在看到这样的战况出现的时候还是都感觉有些担心,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是担心朦胧佣兵团的人死的太多,还是担心其他的什么事情。不过现在有一部分武者还是保持着很冷静的状态,看起来他们就跟周瑜十分相似。而这些武者就是水心学堂的武者,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从当初的南华市跟着他一起征战到现在的武者,他们已经经历过太多太多的惨烈大战,现在这一幕虽然看起来很危险,但对他们来讲却已经算不上有多震撼。

    “这些人……”罗恒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战斗,他并不是害怕,只是多少有些难以接受,他是在流波市独立战争之后才来的流波市,虽然其间也跟随周大他们跟天照国军队大战过,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战斗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正是因为如此,现在罗恒甚至隐隐的想要往后退,但见到森竟然无比平静的看着眼前战场上的变化后,他又马上站直了身子不让自己后退。

    这并不是罗恒胆小,他现在不过是表现出最正常的反应,事实上越是实力强大的武者越是知道力量的可怕,五阶铠甲武将固然在武者当中已经很强,但却还是没有强到可以跟火烈鸟重炮或者是定时-炸弹正面对抗的程度,并且如果可以选择,又有谁会喜欢做这样的选择呢。

    周瑜还是一副很平静的样子站在战场的最前端,哪怕是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他还是看起来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到了现在周瑜反而好像根本没看到眼前的巨变一样,他就是盯着田山,他的眼神让田山变得格外别扭。

    田山现在的表情扭曲到了极点,他好恨,他根本没想到今天的一战会变成这样,之前他来这里不过就是照理想要过来骚扰一下狄水心,甚至其实他只是认为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就是以此为乐,所以根本就没有强迫过狄水心做什么,但却没想到最终却变成了现在这样。

    可是就算是遇到陈生的时候,田山也并不认为这算是什么大事,他一面跟陈生战斗一面呼叫援军也就是为了让周大和陶然他们都感觉到压力,然后他自然就可以离开了。要知道现在流波市当中的佣兵的数量可是远远超过驻军武者的,在这样的力量对比下,若不是到了非得要分出个你死我活的境地,想来是绝对不会要进行死战的。可是事情的发展全部都超出了田山的预料,现在不但他的手下在这里死伤惨重,他更是已经被逼的好像没有了退路。之前跟陈生战斗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陈生是在保存实力,而现在他的手下又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就算是田山想要突围现在也必须得小心翼翼才行,更何况如果突围不出去的话,他现在必将十分危险。

    田山死死的盯着陈生说道:“让我走,我不会对你出手。”

    “不可能。”陈生很直接的摇头,说道:“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别想着走了。”

    “流波市又不是真的投靠了你们秦国,你犯得上这样为他们拼命吗?”田山愤怒的喊道:“别以为他们赢定了,这些不过是我在这里的一部分兵力而已,还会有更多的武者过来救我,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是吗,那怒既然对你在这里的力量这么自信,现在又担心什么呢,留在这看戏吧,正好我也想看看你到底在流波市发展了多少力量。”陈生似笑非笑的看着田山说道。

    田山气急,他现在的脸色都已经变得铁青,若不是带着面罩他的表情甚至可能都会吓到别人。不过陈生看着田山好像要吃人的眼神,他却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很随意的耸了耸肩膀,说道:“继续看吧,反正你是走不掉的。”

    “哼,好,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手段。”田山冷哼一声说道,到了现在他也不再忍耐,开始全力以赴的要进攻陈生。

    陈生并不敢托大,田山的实力本就跟他不相上下,现在田山又被逼得已经气急败坏,天知道他现在会施展出什么手段来。但在这个时候就在田山愤怒的要重新进攻陈生的时候,忽然一把风刃却朝着田山的后心飞去。风刃的速度并不算太快,虽然已经化作一道流光,但是在田山他们这样的武者眼里看来却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田山冷哼一声回手一砍,轻松将风刃砍碎。

    这不过是一把一层风刃,在周瑜的手上也不过就是再简单不过的进攻手段,并且田山一刀砍碎风刃也并非是将风刃破坏,只是将风刃击溃,风刃是用时空结晶打造,虽然做不至于可以得到无坚不摧的地步,但至少想要破坏风刃还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行。

    田山现在已经在气头上,他被陈生纠缠不休就已经够气愤,现在竟然一个小辈都敢来纠缠他,这让田山变得更加愤怒,他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周瑜说道:“小子,既然你着急想死,我就送你一程。”说着话,田山忽然朝着周瑜冲了过去。早有准备的陈生马上越过田山将他拦住,随后陈生还不忘喊道:“快走,别在这。”

    “周瑜,赶紧回来,那边太危险。”陶然见陈生又一次把田山拦住,他也忍不住马上紧张的喊道,刚才看到田山忽然朝着周瑜冲过去的时候,陶然就感觉自己的心都好像要跳到嗓子眼里,若不是陈生关键时刻又出手,真不知道周到底要怎么应对田山。

    罗恒面无表情的看着周瑜的一举一动,但他心中却暗爽不已,这就是堂堂的流波市之前的最高统帅?在罗恒看来周瑜就算是当初做到过十分出彩的成绩,但更多的应该也就是运气好而已。现在看到陶然他们紧张周瑜的样子就好像是紧张自家的小辈,这种还需要“被呵护”的状态更是让罗恒感觉周瑜名不副实,他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就这么看重周瑜。

    周瑜并没有回答陈生和陶然的话,他只是看起来好像很无奈的笑了笑。他是在自嘲,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只是他想让战斗拖的时间久一些,这才没有马上动手,结果到了现在好像周瑜是在故意托大一样,当然身边的人还是都认为自己在逞强,这让周瑜忽然反而变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看着陈生跟田山之间的战斗开始越来月凶险,他不打算让这一战再继续下去,且不提陈生对整个秦国的重要性,就只是单单的想着陈将军早些年对自己的看重和帮助,周瑜也不能看着他冒这么大风险。

    想到这,周瑜终于将自己的铠甲穿在身上,当他穿上铠甲的瞬间,周瑜的战斗力也就瞬间真真切切的展现了出来。虽然周瑜之前一直没有动手,但其实在这里的武者全都时刻关注着他,在他穿上铠甲的瞬间,就已经有很多的武者打开机械眼去看周瑜的基础战斗力。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他们清楚周瑜现在的实力后,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哪怕是最稳重的森学逸,现在也露出了一副傻乎乎的表情,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周瑜带着淡淡的笑意冲了过去,随后开口说道:“陈将军,你也打累了,这次这里就交给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