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俏媳:将军〕〔与你寄余生[娱乐圈〕〔一夜惊喜:禁爱总〕〔药农娘子〕〔神级黑店〕〔逃跑娇妻:首席买〕〔[综]今天玲子不打〕〔官道巅峰〕〔女总裁的极品狂兵〕〔生死聚焦〕〔万界红包群〕〔龙凤双宝:老婆,〕〔重生之资本巨鳄〕〔绝世盛宠:废材三〕〔冰氏龙魔传〕〔逆天九小姐:帝尊〕〔超级护花天王〕〔三国之蜀汉中兴〕〔一夜危情:一夜危〕〔最强狂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一十七章 霸气
    ,!

    陈生先是下意识瞟了周瑜一眼,但当他意识到机械眼里传递出来的基础战斗力的数值的时候,他却直接愣在当场,而在对面的田山现在已经早一步看傻眼。

    “你这……”陈生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指着周瑜,好一会后才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呵,没怎么回事,去破碎星域里多经历了点事,不小心突破了。”周瑜笑呵呵的说道,一如他之前那样从容。

    虽然在此之前周瑜就一直表现的十分从容,但在很多人看来他也就是心理素质过硬而已,大规模的战争他已经经历很多,至于陈生和田山的战斗跟他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周瑜可以镇定自若的观战。但是到了现在当人们看到周瑜的实力后,他们才真正明白周瑜并不是在故作深沉,而是本身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可以解决眼前所有局面的情况。

    陈生并不是喜欢一惊一乍的人,但现在看到周瑜的实力后他还是忍不住皱眉说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陈生现在显得很疑惑,这件事也由不得他不疑惑,虽然周瑜离开了两年,但可以想到他是要去破碎星域,在路途上的时间就有一年的时间,满打满算他也就是在破碎星域里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就算是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在修炼,甚至不断的经历生死的搏斗,也断然不可能将实力提升到现在这个程度。

    离开之前虽然周瑜的实力就已经达到五阶铠甲武将的程度,但是五阶铠甲武将和三阶武灵之间的差距可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跨过去的,更重要的是时间实在太短。可是现在陈生无论怎么样去推断这件事,他都想不明白这个事情到底是什么原理。

    “没事,先交给我吧,我把眼前这点事处理掉,然后咱们再慢慢谈。”周瑜笑着对陈生说道,随后慢慢的朝着田山走了过去。

    现在陈生和陶然他们都很震惊,毕竟他们对周瑜是有很深的了解的,现在忽然看到他的实力暴增到这种程度当然吃惊不已,但也仅仅就是吃惊而已。但田山现在却是不但吃惊到极点,更是紧张到极点。事实上现在哪怕是陈生展示出三阶铠甲武灵的实力他都不会紧张,毕竟陈生成名多年,并且人们也都知道他战力强大,甚至陈生哪怕是现在实力提升到四阶武灵的程度都可以让人理解,可是眼前的周瑜却怎么都不应该达到这个高度。

    “他才多大?”田山在心中暗暗说道,但震惊过后田山还是马上调整好心态。就算周瑜的战斗力真的已经是三阶武灵又如何,武灵所穿的铠甲是五阶铠甲,就算是周瑜再怎么有天赋,总也不可能让自己的五阶铠甲有太强的战斗力振幅,三阶武灵又怎么样,不过是精神力更充沛一些而已,若论爆发力,周瑜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想到这田山心里的紧张情绪瞬间荡然无存,甚至还不禁自嘲了自己一番,自己竟然被一个年轻武者给吓到了。

    “别紧张,我不会杀你的,我还得带你做点事呢。”周瑜还是一步一步的朝着田山走去,一面走一面笑呵呵的说道。

    田山眉头紧皱,脸上却不禁露出几分冷笑:“哈哈,嘴巴倒是很厉害,这流波市当初也是你凭着一张嘴打下来的吗?”

    看着周瑜跟田山斗嘴的样子,陶然还是有些沉浸在自己的震惊当中无法自拔,用力甩了甩脑袋后陶然说道:“周瑜会不会是实力才提升到武灵境界,还不太适应武灵境界的战斗?”

    “很有可能,他过去的时候战斗可是不会跟敌人多说废话的。”陈生也脸色凝重的说道,他们现在只能让自己更好的接受周瑜的实力暴增的这个事实,不过他们心中却还是疑虑颇多,现在看到周瑜跟田山斗嘴,他们自然马上想到周瑜可能底气不足。

    罗恒其实也被周瑜忽然展现出来的实力吓了一跳,陈生刚才的疑惑就是他心中的最大疑问,在他看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据说周瑜比他的年纪还要小一点,怎么可能达到武灵境界,再者说就算真的进阶武灵,也断然不可能达到三阶武灵的程度,这件事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不会是掌握了什么秘密手段,可以让自己看起来很强大吧?”罗恒看着周瑜的背影,下意识的开口说道。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周围的其他人基本都听到了他的话,陶然阴沉着脸看向罗恒,虽然他们心里也对周瑜的实力抱着一定迟疑的态度,但迟疑并非怀疑,他们只不过是好奇周瑜到底是怎么修炼到这个高度的。但罗恒那句话的语气里却透出了太多酸酸的味道,这让陶然他们自然都很不爽。

    森学逸责怪的看了罗恒一眼,并没有说话。至于森和狄水心现在的表现反而比周围的其他人都要好很多,狄水心看到周瑜展现出真实的实力后干脆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只是她的眼神里透出了无尽的光芒,看得出来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自然也欣喜到了极点。

    森的表现跟狄水心完全不同,她在看到周瑜的真正实力后兴奋的就好像一个捡到了珍宝的孩子一样,尽管没有手舞足蹈,但兴奋之情已经遮掩不住,看起来就好像是好像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她兴奋似的。

    森学逸看着自己女儿的反应,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时间固然是一剂良药,但显然在自己的女儿身上这一剂良药并没有任何用处,毕竟想要治好病还是得对症下药,更何况森其实早已经病入膏肓。

    只是他又看了看不远处狄水心的反应,森学逸却感觉更加头疼,他倒不是认为像狄水心这样将情绪内敛更适合周瑜,但显然狄水心跟周瑜之间的这种状态已经好像老夫老妻一样,两个共患难走到今天,虽然时间并不长,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是不可能被任何人淡化的,但凡周瑜跟狄水心之间的感情稍微不牢靠一些,森学逸都可能想办法将这一对拆散,他真的可以为了自己的女儿无所不用其极。但如果让他拆散周瑜和狄水心的话,且不提他们之间的交情,单从良心层面讲他都根本下不去手。

    想到这,森学逸又看向始终站在森身旁的罗恒,罗恒很快意识到森学逸的关注,他迎着森学逸的目光对视了回去,还很爽朗的笑了笑。森学逸微微点头,只是转过头去看向周瑜和田山的战场上时他的眼神里却充满厌恶。他不是不知道罗恒善妒的性格,只是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年轻人们都会有的毛病,说不好听是善妒,说的好听些其实就是不服输而已。当然,森学逸之所以明知道罗恒一些小毛病,但却还是不遗余力的培养他,就是因为森学逸原本打算把罗恒培养成自己的女婿。

    必须得承认,其实森学逸并没有多大的野心,哪怕在流波市里已经手握大权,他心里的最真实想法也不过就是做一个大商人,甚至成为元鼎国第一商人,这就是他的梦想。在他看来,自己并不需要掌握太强的武装力量,因为他也不擅长这一点,而他需要做的就是跟周大和周瑜他们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即可。可以说,森学逸才是最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深知自己根本就不擅长行军作战,更不可能驾驭强大的兵团,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过夺权。

    而没有不符合实力的野心,森学逸当然也就更不可能有让自己的女儿成为自己筹码的想法,在森学逸看来自己的女儿不过是因为英雄崇拜情节才会对周瑜念念不忘,所以他干脆在女儿身边放了另外一个很杰出的年轻人,甚至森学逸一度认为罗恒是比周瑜还要强大的,可是到了现在当周瑜出现后森学逸却已经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罗恒跟周瑜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太大,并且不仅仅是在实力上,更是在心性上。

    看着罗恒现在看向周瑜时酸溜溜的眼神,以及脸上遮掩不住的质疑神色后,森学逸果断的摇了摇头。可怜罗恒并不知道,他自以为的未来的岳父已经把他给彻底否定了。他现在还在想着如何找出周瑜的破绽来,就在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希望周瑜可以获胜的时候,他却等着周瑜出丑,不得不说罗恒的心性真的很有问题。

    就在周瑜跟田山废话的时候,森学逸倒是饶有兴致的关心起自己女儿的人生大事来,第一点是因为森学逸对战斗本身就不感兴趣,尽管他也有着不错的修炼天赋,但无奈实在是对此道提不起兴趣,不愿看也看不懂,自然不会太过关注,而第二点还是因为周瑜和田山现在的对话很枯燥,不过就是一些狠话的对峙,这种话根本不可能激起他们任何一方的火气,森学逸实在是想不明白周瑜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子,如果你就是打算跟我斗嘴的话那就省省吧,老子没时间跟你拖延时间。”田山跟周瑜斗嘴斗的心烦气躁,他确实没有因为周瑜的挤兑和威胁而动怒,但他却心急如焚,因为猛龙佣兵团的人显然已经在这里支撑不下去,现在不管他有多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至少第一战他已经输了,他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再翻盘,这里的战斗在接下来的时间就只是单方面屠杀而已。

    不过田山并没有放弃,他在流波市布置了很多后手,这一次为了将流波市抢到手里,他也是真的下了血本,事实上在流波市的三万多佣兵里,几乎八成都是元鼎国武者,很多的佣兵团干脆就是在元鼎国境内的正编制兵团直接进入了流波市,然后在这里成立了一个佣兵团做事。猛龙佣兵团固然是他手下最精锐的兵团,但剩下的武者的战斗力也并不弱,更何况这两年的时间里他也已经拉拢了一部分流波市内的大家族成为他的帮手,既然现在已经要撕破脸皮,他当然也就打算拼尽全力出手。  田山甚至在今天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一旦爆发大战时候可能出现的情况,他真的想到了猛龙佣兵团可能会一开始就遭遇强大的阻击,毕竟他一直都是在潜伏,但敌人也不可能真的一点察觉都没有,而一旦被动开战的话,自然就是被围攻。尽管现在失败的惨烈程度确实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料,但至少田山的心中是想到过面对这样的局面的手段的,只不过这一战的变数还是大大超出了他最初的预料,原本在他看来他还具备铠甲武灵的实力,在流波市这种底蕴极差的星体当中,他完全是可以横着走的,结果没想到对方的阵营里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两个铠甲武灵,其中有一个的实力还在自己之上。

    但是现在田山还是保护着最旺盛的求胜之心,毕竟这才是做大事的人最该具备的素质,在周瑜跟他说起废话之后他心中也忍不住暗笑起来,在他看来周瑜还是经验少了点,现在还敢跟自己在战场上交谈,不但可以让他恢复一下之前跟陈生战斗的时候消耗的体力和精神力,更可以趁着这段时间继续对外发号施令,既然已经打算拼个鱼死网破,他自然要动用在流波市里的所有力量。尤其是在看到两个武灵境界的敌人出现后,他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

    结果就在跟周瑜的交谈过程中,他已经将所有的命令都传达了出去,反正流波市驻军武者的力量就只有这些,就算周瑜和陈生的实力强大又如何,等到他在大战场上取胜后,两个武灵强者也不可能再把流波市抢回去,况且等到今日的风波过后,田山只需要一段时间的喘息,就可以从元鼎国方面请更多的高手多来助阵,只要大局掌控,之后的一切麻烦的接触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周瑜跟他废话不断的这个举动实在是太复合田山的需要了,他将自己的全部命令发布出去后,现在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有底气起来,似乎战斗就要结束,流波市即将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周瑜的时代将彻底成为过去,而接下来就是他田山在流波市里称王称霸的时代。

    看着田山眼神的变化,周瑜也跟着笑了起来:“怎么样?都忙完了吧?”

    “什么?”田山一愣,随后马上意识到的重点,强装镇定的问道:“忙什么?”

    “没什么,反正我也不需要你说什么。”周瑜摆摆手,只是摆手的时候却拿出一个传讯器说了起来。

    当周瑜跟田山对峙之后,所有非参战人员的注意力就都放在他们的身上,周瑜和田山的一举一动自然都在人们的关注之下,现在众人看到周瑜不再跟田山废话,又拿出传讯器自然变得更加疑惑。

    “故弄玄虚,要打就打,要不打就让人家陈将军再上去打,现在这样拖延算个什么事呢。陈将军好不容易把他逼的手忙脚乱,结果现在却给了人家恢复实力的时间。”罗恒还是忍不住在一旁说道,并且他说话的语气很诚恳,让人感觉他现在就是在担心这一场战斗似的。

    只是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理会罗恒,相对于周瑜跟田山说的废话,显然罗恒的才更让这里的人感觉索然无味,甚至如果真的较真的话他的话真的很让人火大。

    不过就在罗恒刚刚说完的时候,周瑜对传讯器里说的话却也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周大,这边的局面暂时能控制就好,所有活着的敌人就地处决,不需要留俘虏。”周瑜最先说道,只是当他这番话说出来之后人们无不色变,别说田山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狰狞,就连森学逸他们都不禁露出几分忧虑。

    “杀俘虏吗?”森学逸下意识说道。

    陶然没有说话,他反而看了看陈生,虽然陈生跟流波市并没有太多联系,但陶然却还是想看看陈生的意思。现在陈生的表情也是一副木然,但其实这样的表现就已经说明了陈生此刻的心情,杀降本身就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甚至以前还有传闻说杀降不详,就算抛开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谈,就淡淡从人性角度考虑,屠杀俘虏也不是人们可以理解和接受。但现在这里的主事人是周瑜,陈生尽管不太赞同他的做法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传讯器那边听到周瑜的第一句话的时候也沉默了好长时间,以至于田山都忍不住在对面说道:“你敢,你竟然要屠杀战俘?”

    周瑜没理会田山,而传讯器的那头,周大却好像被田山的话激发了几分胆气似的,他嗯了一声之后说道:“然后呢?”

    “把这里的人都杀光,然后马上带着所有人去岳阳街、长汀街,聚恒广场……”周瑜接连说了很多地名出来,而当他连续说完那些地名后,他又马上将一些很重要的作战信息说了出去。这些信息其实都很笼统,听得出来其实周瑜对他所说的情况也并不是全部都了解。但是当周瑜快速说完这些消息后,眼尖的人看到田山现在的眼神的时候,他们却都明白周瑜现在说的所有安排应该都是针对田山而来的。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作战部署?”田山忽然着急的说道,不过说完后他却马上沉默。

    但就在田山忽然又沉默下去的时候,刚刚还在跟田山废话不断的周瑜却忽然暴起,整个人如同一阵风一样冲向田山。

    太快了,周瑜的速度真的太快了,陶然他们这些人明明是将目光已经锁定在周瑜身上,但当周瑜动身之后他们却是睁着眼看到周瑜消失在他们视线的聚焦处,而就在他们的大脑还处在一阵呆滞的状态下的时候,周瑜却已经冲到了田山的身前,两个人此刻的距离甚至连一米都不到!

    田山吓了一跳,他在听到周瑜竟然直接说出了他的作战部署后他就知道自己刚刚在向外传讯的时候已经被监听了,不管周瑜是怎么做到的,田山意识到这一点后的反应就是要马上将这个消息传出去,虽然自己刚才的命令下达的也很简单,但毕竟主要的意图已经表述出来。他是知道周大的能力的,这个仅凭流波市本地的武装力量就可以将天照国星际舰队和入侵大军击退的年轻统帅确实具备着很强的能力,他只需要知道周瑜告诉他的这些消息,就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战斗当中占据巨大优势,就算不可能做到像这里的围歼战打的这么轻松,也绝对不可能太辛苦,甚至可能就是这些消息的泄露就已经让田山在流波市里辛辛苦苦经营出来的兵力优势瞬间变得荡然无存。

    田山自然心急如焚,他要马上给那些手下们传递出去消息,他现在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的人再被未见的情况出现,只是他没想到刚刚还废话连篇的周瑜竟忽然出手,当他意识到周瑜已经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田山的脑子甚至还一片空白。田山马上往后急急退去,但就在他刚开始动的时候周瑜却好像鬼魅一样如影随形的跟了上去。田山一发狠,猛地收住后退的趋势,以他还没有完全站稳的身子悍然往前劈出去一刀。

    在远处观战的人看来,周瑜现在是拼尽全力往前冲,结果就在要追上田山的时候,田山却忽然变招,手中一刀狠狠的劈了下来,随着这一刀出现很多人都忍不住惊呼,之前他是看到过田山跟陈生的战斗的,以田山的实力这一刀甚至可以要了周瑜的命。

    但就在人们紧张的以为周瑜要遭遇不测的时候,他们却看到明明原本应该被田山一刀砍成两半的周瑜竟然硬生生的躲开了这一刀,甚至他不是狼狈的躲闪,而是整个人就好像是瞬移一样,人们没见他有什么动作,但身子却诡异的往旁边挪了一步。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一些人的脑子现在其实还是一片空白,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根本就想不到在他们发呆的时候周瑜已经跟田山完成了一次交手。

    周瑜显然并不是只想着躲闪开来田山的进攻就可以,当他强行瞬移一样的躲开了田山的一刀的时候,此刻的田山在他面前反而已经门户大开。这一刻一把风刃忽然出现,只是风刃却好像是落叶一样看起来毫无威胁的落了下去,这样的情况让所有在远处观战的人都感觉完全不解,甚至哪怕是陶然这种连武将境界都没有到达的武者都看得出当周瑜躲开田山的搏命反击的瞬间他是有一个巨大的机会可以抓住的,结果他却施展出这么慢吞吞的一招。

    “原来就是纸老虎,除了速度快一点之外,攻击手段就是这么绵软无力啊。”罗恒忽然在心中暗暗说道,他这次学了乖,他已经意识到这里的人全都是周瑜的死忠或者是死党,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周瑜的坏话实在是太不明智了,而现在看到周瑜进攻绵软无力,罗恒就好像看到了最值得高兴的事情似的。

    “不该这样,好不容易才有的破绽呀。”陈生也忍不住说道,也许陶然他们并没有太真切的感受,但陈生却很清楚周瑜刚才的那一次躲闪是无比惊艳的,那根本不是简单的身法可以做到的程度,很显然周瑜是掌握了另外的一些神秘的力量。陈生已经进阶武灵多年,自然知道武灵境界的武者们的修炼方向。当武者达到武灵之后自然就会从之前的单纯的囤积和淬炼精神力的层面,晋升到需要更深层次的感悟和利用甚至是全面掌控自然之力。武灵修炼秘术就是为了更好的控制自然之力,这也正是武灵们真正强大的地方。

    在陈生看来,周瑜也许是掌握了风之力,或者甚至是混合的自然之力,比如风和雷之类的混合,虽然这很难做到,但毕竟周瑜现在所展示出来的实力也确实很匪夷所思,由不得陈生不往这方面想。可是在陈生看来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一个破绽,周瑜自然应该好好利用才是,结果现在却施展出了这种毫无威胁甚至看起来就好像是开玩笑一样的一招。

    结果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周瑜要浪费一个大好的机会的时候,他们却看到田山在大战当中猛地扭动身躯,将自己刚刚暴露出来的破绽掩饰起来,眼看着田山已经毫无破绽可利用,那一道风刃也仍旧好像是落叶一样慢慢的往下落,可是田山却好像忽然发疯了一样,他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躲闪,他的速度很快,让人看着眼花缭乱,但是现在他的状态却真的很诡异,看起来就好像是中邪了似的。

    而就在田山躲闪了好多次之后,那个落叶一样风刃终于碰到了他,可是这一把下落趋势极为缓慢的好像落叶一样的风刃,最终却竟然生生的将田山的手臂斩断。原本还在诡异的扭动身躯的田山也终于不再扭了,而是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声,全身好似触电一样定格在原地,他的左手狠狠的扣在右肩上,努力的想要止血,无奈伤口实在太大,切口也极为光滑,血流就好像在从泉眼里往外冒似的,饶是田山生命力强大,现在也大感吃不消。更何况身体的缺损对高阶武者来讲,在心理上的打击是远远超过身体上的打击的,身体的残缺意味着这一战就算是取胜也不可能再恢复巅峰战力,更何况都已经遭受如此重创,又怎么可能取胜。

    所有人都没看懂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若不是知道田山绝对不可能跟周瑜配合,这些人真的会怀疑田山是不是就是过来跟周瑜演戏的。不过这样的事情是肯定不可能的,一个武灵强者怎么可能愿意让自己的手臂被人斩断。

    “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先进行了精神力攻击?”陈生想的比较多,想着田山在被斩断手臂的前一刻所表现出来的古怪的情况,他猜到了精神力攻击,甚至可能是精神力侵染,毕竟陈生之前是见到过周瑜在精神力方面的强大实力的,他连变异灵怪的精神力感染都不怕,也许现在真的已经在这上面掌握了强大的手段。

    可是这次就算是陈生也想错了,周瑜根本不是施展了精神力攻击,而是空间扭曲。这一刀落叶斩是周瑜在回来的路上不断炼化时空结晶的时候感悟出来的进攻手段,这还是属于辉耀刀法里的一击,并且是威力高于辉耀斩本身的一刀,并且其实这更相当于是周瑜自创出来的刀法,这一刀混合了扭曲时空的威力,而刚刚在所有人都以为田山已经精神错乱的时候,他其实比谁都清醒,只是他的情绪真的很紧张,因为在他的世界里,根本不是看到了一把光刃,而是看到了许多吧光刃,并且那些光刃看起来还是破碎的,更恐怖的就是他哪怕是在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光刃碎片上都可以感受到莫大的危机,甚至他就感觉那些碎片碰到他一下就会让他粉身碎骨一样。正是因为如此,田山才会在刚才的那段时间里不断扭动自己的身体,他希望避免风险。

    只可惜,在那一刻他已经被扭曲空间领域彻底笼罩,但他却根本不知道,况且其实落叶斩也是周瑜最看重的一记刀法,这其中甚至还隐隐的带着几分时间规则的味道,虽然这只是周瑜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但周瑜确实在朝着掌握时空之力的方向在发展。

    斩断了田山的一条手臂之后周瑜还没有善罢甘休,而是直接祭出最强刀阵,现在面临是是二阶武灵强者,周瑜可不想出任何意外,他斩断田山的右手也是因为田山的传讯器就在右手的铠甲上,周瑜之前就是探查到了这一点才开始尝试窃听。事实上之前陈生在跟田山对峙的时候,周瑜就已经捕捉到了田山传讯的事情。这真的是周瑜现在所掌握的一个极为特异的能力,当双子核心进入周瑜的精神世界后,周瑜现在的精神力变得更加强大,结果对磁场的感应也变得更加敏锐,传讯器的磁场波动其实很隐秘,这也符合传讯器的特点,但是周瑜还是捕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开始暗中做准备。

    周瑜只是可以捕捉到磁场波动,至于之后的窃听还是调动了驻军营地里的磁场设备。怪只怪田山在机械方面的了解不够多,他以为自己用传讯器是安全的,却不知道传讯器能传输信息靠的还是充足的基础设施才行,但流波市的所有基础设施都是周瑜他们建立的,周瑜想要窃听他的传讯内容自然易如反掌。

    田山怎么都不会想到,周瑜之后跟他不断废话的时候,就是为了引诱他继续向外发号施令,毕竟他最精锐的兵团都已经在这里被打残甚至要被彻底歼灭,他自然需要想办法补救,甚至是全面开战,结果证明周瑜的猜想是完全正确的,他成功的窃听到了田山的传讯内容,然后就可以让周大好好利用这些东西大做文章,他也相信周大肯定可以打出来一场又一场漂亮的胜仗。

    当周瑜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要做的就是阻止田山把之后的消息再传去。而周瑜之所以用说的方式而不是像田山之前那样悄悄传讯,完全是因为说的速度更快,还有周瑜就是喜欢用说,因为他很自信可以控制住田山,让他一句话都传不出去。

    之前让你传是因为允许,现在不允许了,那就一条信息都不可能传出去。

    强大的刀阵瞬间将田山包围,田山之前本就跟陈生大战很长时间,现在又经历了断臂之痛,面对强大的刀阵攻势他根本没有任何能力抵挡,这一次周瑜终于实现了在破碎星域时没有实现的想法,硬生生用刀阵将一个武灵强者的铠甲击溃,而田山本人却没有死。

    当刀阵散去的时候人们看到田山身上的铠甲已经变得狼狈不堪,陈生只看了一眼就知道田山的铠甲已经废了,而铠甲被毁也就意味着田山这个人彻底废了。

    田山现在的样子也确实如此,事实上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发生的,想起来整个过程十分复杂,但其实也就一分钟的时间,甚至连一分钟都不到。他现在整个人都变得呆呆的,面罩已经被打碎,他整个人呆滞的表情也真真切切的呈现在人们的面前。

    陈生看着因为惨败而变得表情呆滞的田山,心中也不免掀起一阵风暴,田山是什么实力他是比别人都清楚的,之前自己跟田山打的势均力敌并非是自己故意收手,而是田山的战力真的很强大。结果就是这样一个难缠的敌人,现在竟然在周瑜的手上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撑得住,这实在是让人感觉太疯狂了,若不是亲眼所见,陈生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的,甚至可能会认为把消息传给自己的人是在做梦。

    但现在很多人就是感觉好像做梦一样,毕竟一个武灵强者的失败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当然让人很难理解。

    罗恒的眉头几乎要锁成一股,他之前明明已经学乖,但现在还是被眼前的一幕冲击的本性暴露,他喃喃说道:“是外强中干么,铠甲武灵会那么弱?”

    “再说废话就给我滚蛋!”一向好脾气的陶然在这一刻忽然暴起,他指着罗恒说道:“你,要么闭嘴,要么滚蛋!”

    森学逸这次甚至连看都没看罗恒一眼,对于这个已经被他彻底否定的年轻人,他的处置方式自然就是渐渐的将他边缘化,至于现在他在怎么犯错,已经跟森学逸无关。不过森学逸现在也还是忍不住暗暗感慨,罗恒这样的人其实才是最蠢的人,这件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周瑜实力过于强大,他却还是不服气的胡乱质疑。可是这种质疑又怎么可以说出口,如果田山真的是外强中干,那岂不是说之前跟他打的难解难分的陈生将军也一样是外强中干?这事不管到底怎么解释,都肯定会得罪人,可是罗恒竟然还是说出了口,也难怪陶然这种老好人现在都忍不住骂了出来。

    就在周瑜取胜的时候,他的传讯器里又传出来周大的声音:“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没什么事,跟人打了一会架而已。”周瑜淡淡的说道。

    听着周瑜的话,周围的人心里更加不是滋味,这真可谓是人比人气死人,周瑜用极为简单粗暴的手段就击杀了一个武灵强者,可是讽刺的是众人却连他到底用的什么手段都不知道。最后周瑜施展出的刀阵简直宛如神迹,哪怕是陈生都分析不出来那是灵术还是秘术。并且刀阵出现的极快消失的也极快,几乎就是一个照面彻底废了田山的战斗力,现在周瑜到底是什么实力真的已经让人看不懂。

    传讯器里周大稍显为难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我会带着人马上冲击,但营地里这些战俘怎么办?杀降还是不好吧?”说到底,周大也终究是对周瑜的这个决定感觉不妥。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周瑜会改变主意并且也确实希望他改变主意的时候,周瑜却忽然一阵冷笑,说道:“杀降确实不好,但你杀的人不投降不就不是杀降了吗?”

    “什么?”周大一愣,问道。

    “不接受投降,全部击杀!”周瑜有些愤怒的说道:“都到这节骨眼上了还废什么话,他们想投降就投降?他们一点一点设计咱们流波市的时候想什么呢?合着能打赢就打,打不赢就投降,然后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哪有这好事!不接受投降就没有降兵,所有活着的人都是敌人,全部击杀,最快速度出击!”

    周瑜顿了顿,之后很认真的说道:“你现在因为这些人多拖延一分钟,你就晚一分钟出去提前布置,到时候我们的人要多死多少,你比我清楚吧。”

    听到周瑜的这番话,周大不再犹豫,只是回了一句“嗯”,周瑜的传讯器里就再没有了声音。

    做完这一切,周瑜再看向田山,他又重新笑了起来,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你活着比死了有用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