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王妃:逆天相〕〔除灵档案〕〔法医探警〕〔九转玲珑〕〔扶一把大秦〕〔最初的寻道者〕〔食鬼猎人〕〔电影世界开拓者〕〔宫夜宵和程漓月〕〔大明之雄霸海外〕〔天帝剑尊〕〔脑核风暴〕〔我真的开外挂〕〔惹火萌妻:总裁老〕〔盛唐血刃〕〔人间诡话〕〔黑科技研发中心〕〔绝品全能兵王〕〔活人祭祀〕〔神术武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一十八章 强行控制
    ,!

    周瑜再一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强大,当田山的另一条手臂也被他轻松斩断之后,没有人怀疑周瑜可以解决流波市里存在的所有问题。罗恒现在已经不敢再说什么,如果说陶然刚才的愤怒只会让他有些担心的话,那么森学逸对陶然训斥自己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一副冷漠状态,才是真正的让罗恒感觉到了无边的恐慌。虽然在流波市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争取来的,但罗恒不傻,这一切同样也是森学逸因为赏识自己所以才交给自己的。

    一旦森学逸真的对自己有了什么不满,甚至是打算放弃自己的话,那对罗恒来讲简直就是世界末日一样的灾难,可是现在看森学逸的反应,好像事情真的就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罗恒可怜巴巴的朝森学逸走去,结果却忽然被森拉住,森淡淡的说道:“非要做到大家都难堪吗,自己走不是更好吗?”

    罗恒瞬间就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一样,他呆呆的看着森,脑子变得空白一片,老半天后才喃喃的说道:“大小姐,你在说什么?”

    “你一向自诩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森又解释了一句,之后不再理会罗恒,把头扭了过去。

    罗恒傻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在前一刻他还以为自己不过就是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而已,没想到一转眼自己竟变得如此不待见,最让他无法接受的就是森氏父女对他的态度。他是不服的,在他看来周瑜不过就是装神弄鬼了一番,怎么就能让这些人都如此信服他。尤其是森,刚才森说话的语气,在过去两年从未出现过,甚至罗恒从森的语气里感觉到了深深的厌恶。

    罗恒真的好恨,他恨周瑜的忽然出现,也恨田山的废物,田山如此煞费苦心的在这里小心经营两年,结果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输掉了,甚至就在田山忽然被揭穿身份的时候,罗恒还以为自己也可以抓住机会在流波市里出人头地了,之前周瑜可以做到的事,他现在也一样可以做到。只可惜一切都结束了,田山现在已经成了失去双臂的废人,而他也根本没有任何的表现机会,反而就因为之前说的几句不算太好听的话就遭受这样的待遇,这一点他是说什么都不服的。

    “那周瑜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能做的我一样能做,就是你们没给我机会而已。”罗恒忽然愤怒的喊了起来,这一下就连之前不想看他的森学逸也不由得又转过头来看着罗恒,只是森学逸看罗恒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白痴一样。

    周瑜正带着田山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忽然听到罗恒的这句话也不禁一愣,他盯着罗恒看了一会,然后才问道:“这家伙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吗?”

    “被你给刺激到了。”陶然笑呵呵的说道,他往前走了几步说道:“别理他,他就是个疯子。”话是这么说,陶然在说话的时候往前走的那几步正好挡在了周瑜和罗恒之间,看起来好像是他对罗恒充满不屑,实际上是陶然想让周瑜不要再起冲突,毕竟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在兵权方面毫无所求的森学逸就培养了这么一个干将,虽然罗恒在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森学逸表现出了不满,但毕竟罗恒是森学逸的人,陶然下意识的上前劝解也只是担心周瑜大战之后怒气未消,顺势再把罗恒给杀了,到时候森学逸难免会脸上无光。

    罗恒压根就没领会到陶然的意图,但他终究还是可以意识到周瑜的实力确实很强,哪怕他有一万个理由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也不得不正视对方比自己强的这个事实。他恶狠狠的盯着周瑜看了一眼,最后却忽然朝着森学逸走去,直接说道:“给我一亿灵晶,咱们就算两不相欠。”

    森学逸已经被气的哭笑不得起来,他看着罗恒问道:“我凭什么给你一亿?”

    “呵,流波市的大管家还不会算这笔账吗,这些年我任劳任怨的给你做事,私下里一分好处都没有偷偷拿过,该给你的资源一分不少的给了你,不该给你的我也还是都交了上去,既然咱们道不同,不如就直接分家算了,把属于我的都给我,大爷我不陪你们玩了。”

    周瑜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捏着下巴笑眯眯的说道:“一亿灵晶,嗯,如果真是个得力助手,两年给人家一亿灵晶的报酬也不算多。森老板,人家都开口了,咱可不能让人骂奸商啊。”

    森学逸稍显疑惑的看向周瑜,一时间没能想明白周瑜这句话里的含义是什么,结果狄水心在这个时候却忽然走了上来,周瑜不在的时候,平日里狄水心虽然看起来很随和,但骨子里总是透着几分清冷,不过这次她走上来的时候却是一脸冰霜。狄水心走到罗恒身前,忽然一把抓住罗恒的脖子,就在众人都看得愣神的时候,狄水心又拿出传讯器说道:“小哥,你那边情况怎么办?”

    “嗯?怎么是你问?周瑜出事了吗?”传讯器里很快传来周大疑惑的声音。

    小哥是狄水心对周大的特殊称呼,整个流波市只有狄水心这么称呼周大,这是因为狄水心知道周瑜对周大感情很深,狄水心最能感受到这一点,所以平日里跟周大也最亲近。不过此时狄水心却不是往日里跟周大说话的语气,她直接说道:“大叔没事,他打赢了。你那边有没有哪个地方还没布置好战线的,我这边有个人想过去帮忙。”

    “有肯定是有,咱们人手毕竟有限,我只能先打击重点目标呀。”周大很快的说道:“你说到底是什么事吧,我这边正有一批人要过来呢。”

    “给我个还没布防的坐标,我派人马上过去。”狄水心对着传讯器说道,而那边的周大根本不再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直接报了一个坐标,并且又说了一下在那个方向上可能出现的敌人的数量。

    大概五百武者,是一个规模并不大的武者联队,这种已经变得如此细致的战报就不是周瑜刚才对周大所说的情况了,而是红军在开战之后率领侦察兵打探出来的消息。这些年来红军已经彻底融入到了周大他们的队伍当中,他对天兰星体联盟自然仍旧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但就是因为这一点,他才对当年统帅齐季最终选择投靠秦国这件事感觉亏欠周瑜,所以在帮周大他们做事的时候红军向来不遗余力,他的战场侦查经验也确实在许多战斗当中帮周大他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辅助作用,甚至有决定胜负的关键作用。

    狄水心对周大报回来的战报的准确性毫不怀疑,她不管周大是怎么在激烈的战斗当中得到这些战报,她只管相信这是真的就好。接到战报后,狄水心忽然把罗恒往前一扔,罗恒踉跄了一步就马上站住,面色不善的说道:“别以为你是周瑜的女人我就能什么都忍你!”

    狄水心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开口说道:“我不需要你忍,我的实力确实不如你,这一点我承认。不过你刚刚不是说你并不比我大叔差吗,那最好,现在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在全安楼附近有一个大概五百武者的联队驻扎,你去把那五百武者的据点给端了吧,只要你能得手,森老板欠你的一亿我替他给你,并且我再给你一亿灵晶。”

    “好啊,给我点武者,我现在就去。”罗恒本来也憋了一肚子气,现在被狄水心用激将法一激也马上变得激动起来,他也正好需要这样一个机会证明自己,不过区区五百武者,他根本没把那些人放在眼里。

    结果狄水心依旧不屑的笑着,说道:“武者我没有,都被周大给带走了,你不是很厉害吗,你现在就在这里找吧,谁愿意帮你谁就跟你走,能带走多少人就看你的本事了。”

    “都是屁话,流波市驻军武者都在你们手里,我能带走谁?”罗恒愤怒的喊道。

    “你觉得不可能?那你认为该怎么样呢,现在给你两三个兵团,再给你配个重甲战士小队,顺便再来几辆装甲车?”狄水心继续一脸嘲讽的说道:“你以为战争是好玩的吗,还得什么事都顺着你的心思来?真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从罗家出来美其名曰要自己奋斗,结果呢?最开始的几次任务哪一次不是罗家的武者暗中给你支援你才做成的?真以为这些年你的成就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没有那些后援力量帮你,你就个屁!”

    罗恒忽然如遭雷击,他愣愣的看着狄水心,好半天后才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让你知道也没什么,毕竟在一起共事一段时间,分道扬镳也该让你分个明明白白。”狄水心自信的说道:“知道红军吗?”

    “知道,那个杀手?”罗恒并没有继续反驳,他倒是难得的平静下来问道。

    “呵,所以第一件就是先劝你改掉眼高于顶的毛病。”狄水心说道:“做事要多留心,不是什么事都能指望你的手下告诉你答案,红军是擅长暗杀,但他最大的作用却是探查,你的那点底细,在你来流波市一个月的时候就被查得清清楚楚,你不觉得你一开始成功执行那些特别困难的任务的时候,我们一点都不好奇也不追问很奇怪吗,来自秋原市的罗少爷?”

    罗恒的思绪变得更加混乱,当狄水心说出秋原市的时候他就知道狄水心并不是在说谎,只是在此之前他真的没有意识到,那个平日里总是一副憨厚模样的红军竟然暗中跟踪了自己那么久,连自己的所有底细都已经查了出来。

    狄水心没有闭嘴,而是继续说道:“第二件就是要教你成熟点,这个世上很多事都不可能真正等到你万事俱备之后才开始,很多的危机和灾难都是忽然出现的,如果你真的很强,就必须得以手中现有的资源,解决摆在面前的所有问题。”说到这,狄水心停顿了一下,很自豪的说道:“你知道我们刚来流波市的时候有多少人吗,满打满算一百人,其中还有半数是一群小孩子,我们第一天来流波市的时候甚至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当天照国入侵者攻入流波市的时候,我们甚至还没有完整的武装,可是大叔还是硬生生的带着我们走了过来,我们在战场上杀掉了毫无作为的驻军统帅,灭掉了流波市最大的佣兵团,甚至大叔还在武将境界的时候就击杀了一个武灵强者。”

    “我们为什么可以掌控流波市?为什么就连元鼎国派亲王过来接手流波市武装的时候我们也敢强势反击?因为流波市数百万市民都是大叔救下来的,没有他最后时刻毁掉了天照国在这的地下基地,流波市将成为第二个安洛市,因为变异灵怪成为一个人间炼狱!这些都是我们做的,而我们的本钱就只是最开始的一百多人,相比你从家族带出来大量资源甚至还有兵团暗中辅助,你认为我们谁面临的局面更困难?”说到这的时候狄水心的脸上又露出淡淡笑意,但此时她的状态却是无比自豪的。

    现在所有能站在最内侧的人,全部都是当初跟周瑜他们历经九死一生闯过来的武者,听着狄水心的话,这些人也都把身子挺得更直,是的,这些都是他们亲手做出来的成就,而仔细一想,周瑜当初所面临的局面要远比罗恒的困难太多太多。现在只是让他去攻打一个五百武者驻守的据点,他就认为狄水心在为难他,甚至他本身确实还有其他的力量在暗中保护他。

    到了现在,罗恒被狄水心说的哑口无言,再没有能力反驳她什么。并且罗恒现在也确实倍感意外,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或者更准确的说就是从他认识狄水心那天起,他就没见过狄水心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甚至仔细想想罗恒在过去跟狄水心说过的话加在一起也没有今天多。

    事实上,现在别说罗恒被狄水心说的哑口无言,现在站在周围的所有人都一脸导致,真的是所有人,就算是那些平日里跟狄水心没有太多接触的武者现在都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狄水心,在流波市当中狄水心始终是个很特殊的存在,只要了解狄水心的人自然就都知道她跟周瑜之间的关系,所以在流波市根本没有人敢去招惹狄水心,当然狄水心平日里也总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跟其他人根本没有任何冲突,并且狄水心掌握着一手比较高明的医术,时常出现在驻军营地当中帮助受伤的驻军武者,渐渐的人们都比较尊敬这位统帅妇人。虽然周瑜已经不再是流波市统帅,但人们背地里还是喜欢用统帅夫人来称呼狄水心。

    结果平日里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云淡风轻的狄水心,今天却忽然好像变了个人,她把罗恒说的哑口无言后直接转身走开,一如他平日里对所有的人那样,依旧的平静,也同样的丝毫不拖泥带水。

    周瑜笑呵呵的看着狄水心走过来,开口问道:“怎么了,今天怎么忽然话这么多?”

    “哼,就是看不惯他自以为是的样,这种货色放在水心学堂连个最基本的教员都没资格做,心性有问题。”刚刚对罗恒还横眉冷对的狄水心现在忽然又变得娇滴滴起来,很快她又低着头说道:“当然,我也是有其他想法的。”

    “还有什么想法?”周瑜奇怪的问道,他今天是真的对狄水心充满了好奇,只是就在周瑜刚要继续追问的时候,他却忽然意识到狄水心的眼神好像正朝着一个人看去,周瑜顺势跟着扫了一眼,结果看到狄水心现在正看着不远处的森,而此时此刻森也正直勾勾的看着他们这边。

    “说实话,我刚才说那么多也就是替森感觉不值。这件事森叔叔虽然确实是为森考虑,他也没有要求过森去接受罗恒,毕竟森还小,森叔叔做的也很不错。但他给森选的这个人却是真的难堪大用,以前我只是觉得他要高于顶而已,但他却连最基本的敬畏之心都没有,这样的人只有狂傲的脾气,却没有狂傲的资本,与其让他继续在这里自以为是下去,不如现在就让他混蛋。”狄水心慢声细语的说道,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霸气,又恢复了在周瑜身边小女人的姿态。

    周瑜饶有兴致的盯着狄水心看,他并没有丝毫尴尬,狄水心是很坦然的谈论森,周瑜也同样可以很坦然的面对这件事。在感情这件事上,周瑜自认为并没有太高的天赋,但至少他很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当他刚刚遇到狄水心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会选择跟她在一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这一切都水到渠成之后,周瑜也就彻底确定自己到底要什么。跟狄水心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但他们之间却早已经好像老夫老妻一样。

    狄水心见周瑜并没有刻意的去解释什么,甚至没有装模作样的说一些关于森的事情,狄水心抿嘴笑了笑,她自然是知道森对周瑜的感情,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当然希望自己一个人可以独享周瑜。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个愿望并不是什么奢望。

    周瑜揉了揉狄水心的脑袋,没有说什么,两个人似乎早已经达成了深厚的默契。在这个时候流波市的局势仍旧混乱,狄水心之前固然是在对罗恒在用激将法,但其实她本身也很清楚,这一战是不可能靠这种激将法来解决问题的,更何况她更清楚罗恒是根本不可能因为自己的激将法就出战的,眼下来看,能处理流波市眼前这个局势的人也就只有周瑜了。当然,已经率兵出征的周大也必定会在战场上发挥出巨大的作用来。

    不过在这个时候还有一个同样可以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人,这个人就是田山。田山现在已经被周瑜砍掉双臂,现在的他明显已经不可能再恢复最强战力,甚至整个人都已经变得萎靡不振,以至于狄水心之前教训罗恒的时候他就好像是一个跟流波市的情况毫无关系的旁观者一样在一旁表情木讷的看着。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到了现在田山就是一个已经生无可恋之人。

    “现在可以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肯下令让流波市里的佣兵都休战的话,我可以允许你带着所有潜伏到流波市的元鼎国武者离开。”周瑜看着田山直截了当的说道。

    田山在周瑜说完之后隔了好一会才缓缓抬起头,他看了看周瑜,却忽然冷笑起来:“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帮你?要怎么杀我都行,我就是要看看你们到有什么办法应对这次的事。哈哈,我倒要看看大名鼎鼎的周瑜周大帅能有什么好办法处理这件事!”

    看着田山现在张狂大笑的样子,所有人都恨得牙根直痒痒。不得不说,流波市的和平是真的来之不易的,他们都为了流波市的和平付出过很多很多,甚至他们的好友和一路走来的战友已经有不少都战死在战场上,为了流波市,他们可以奉献出一切,因为流波市就是他们的全部。所以在这个时候看到有人想要破坏流波市这来之不易的和平,自然是不可能有什么好心情。尤其是田山现在已经被周瑜砍掉了双臂,在这些人看来现在就算是他们想要继续处置田山也已经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人反而都陷入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境地当中,那就是他们明明抓住了让流波市重新陷入混乱的罪魁祸首,但这却并非是很好的解决方法,因为这其中涉及的东西太多太多,现在如果将田山杀掉的话,会有什么坏处人们还想不太出来,但至少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件好事。

    现在很多人都义愤填膺的看着田山,他们都已经被田山彻底地激怒,但问题是面对这个人他们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当然,如果真想骂肯定是可以骂几句的,但是这又有什么作用呢,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流波市必将再一次陷入到混战当中,毕竟那是数万武者的敌人,一旦战争全面爆发,绝对不是单靠驻军武者的力量就可以取胜的。而流波市却又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星体,虽然在这里的很多大家族都已经富的流油,但是他们却都好像是在刻意的向是森学逸学习一样,那些家族根本就不去培养武装力量,而就是直接招揽佣兵帮助他们的家族做事在。

    这些家族这样做自然也都有很充足的理由,一来是因为他们是在流波市百废待兴的时候开始发展的,当时的情况下就算是他们想要培养自己家族的武装力量也根本没有那个可能,当时整个流波市所有可以战斗的武者全部都是驻军武者,也是因为在接连的大战和灾难之后,流波市的武装力量是真的很孱弱的。结果在最初的时候就没有要培养武装力量的想法,之后的发展当中这样的想法就更加的不明显,因为在森学逸的带领下,流波市的大家族基本都是财阀家族,他们所追求的跟森学逸都一样,就是想要追逐更多到了利益。正是因为如此,在当时的情况下养成的习惯就一直带到了现在。

    也就是说,在流波市当中的财阀家族手中所掌握的所谓的武装力量,也就是这些年来一点一点的潜伏到流波市里的元鼎国武者,也许在这些家族雇佣的佣兵当中也有真的佣兵,但正是因为他们是真正的佣兵,本身就不会接受长久的为一个势力或者是家族做事的局面,佣兵们也更不会在巨大的危机出现的时候还要迎难而上,这不太符合佣兵们的风格,当然如果是利益足够多的话自然也是有机会的,但是现在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们谁都无法确定自己的家族之前雇佣的佣兵到底是不是元鼎国武者,如果现在闹出什么乌龙的话,自然是不好的事情。

    随着周大带领驻军武者开始在流波市境内扫荡那些伪装成佣兵的元鼎国武者的战斗开始,在流波市当中的许多家族里的人也都变得噤若寒蝉起来。其实就算是财阀家族也不可能一点武者都没有,但是这些家族往日里单靠自己家族的武装力量虽然是可以解决不少问题,但现在面对这样的剧变,他们当然不可能再轻松面对。结果就是一些财力雄厚的家族,他们因为之前就已经修建出了无比坚固的机械大厦,仅凭机械大厦的防御他们就坚持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他们也就选择了龟缩在自家的机械大厦里防守。

    但是一些实力不上不下的家族,他们是不具备坚固的机械大厦的,但是又担心在大战爆发的时候自己的家族遭受冲击,所以很快这些家族的人就都开始朝着驻军武者的驻地这边赶来。这些年来这些财阀家族之所以不培养自己的武装力量,也就是因为流波市里随处都是佣兵,而周大所率领的驻军武者的战斗力又极强,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是不用太担心战斗力的事情,结果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出来,最终的暴乱竟然是源头就出在佣兵身上。

    陶然他们从开战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去,就是为了应付这些事情,他们早就料到会如此,所以尽管现在驻军武者的驻地已经因为最初的大战而残破不堪,但他们还是尽全力的让那些逃难过来的财阀家族的成员都躲进了统帅楼里,虽然统帅楼现在也已经不是很牢靠,但至少在没有剧烈冲击之前,统帅楼还不至于倒塌,只是统帅楼也终究有一个限度,陶然他们知道如果家族逃难的情况愈演愈烈的话,到时候就算是他们再怎么做充足的准备也会无济于事,因为他们的兵力就只有这些,大多数的武者又已经被周大率领出去歼灭那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元鼎国武者,现在他们手头上确实没有太充足的兵力来应对眼前这个变得更不好的情况。

    周瑜现在倒是没有多紧张,甚至现在他的状态仍旧是很淡定的,他拿着一条手臂,这条手臂正是之前从田山的身上砍下来的,重要的是在这手臂上有田山的传讯器。

    田山看到周瑜的举动不禁冷笑道:“你以为拿到我的传讯器就可以控制我的人?你太小瞧元鼎国军队的强大了,就算是我出了意外,也会马上有人接替我去指挥战斗,就凭你们这点人是不可能守得住我数万大军的进攻的,你输定了,就算是我死,你也不可能战胜我的军队!”

    田山现在已经癫狂,他其实已经意识到落到周瑜的手上肯定不可能再活下去,现在周瑜留他一条命自然是有一些特殊的用意,但显然田山不打算配合周瑜的,自己的双臂已经被斩断,就算是这次活着回去也只是个废人而已,田山经历了最初的崩溃和慌乱之后,现在反而变得冷静下来,他甚至很享受现在这样的状态,他想着流波市里他这些年来一点一点搬过来的元鼎国武者正在从四面八发进攻过来,而流波市的这些财阀家族的成员就好像丧家之犬一样躲到这里来,他就感觉十分的兴奋。

    “你输定了,输定了!哈哈,元鼎国必胜,小小的流波市又怎么可能跟我偌大的帝国对抗!”田山更加兴奋的说道,他一面说一面仔细的观察周瑜,只是很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能够看到周瑜的脸上露出什么不好的表情,甚至从始至终他的眼神里都没有流露出半点惊慌,就好像是现在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田山恨透了这样的感觉,他希望周瑜变得恐慌,甚至希望周瑜现在跪下来求自己结束这一战,他是在跟周瑜的对抗当中败下阵来,但是这样的事情却并非是世界末日,在田山看来他的人最终肯定是可以取胜的,在庞大的军队面前,个人的力量又能发挥到哪去呢。

    当然,田山的这个想法是没错的,就算是铠甲武灵又如何,周瑜是可以在战场上纵横披靡,甚至可以单枪匹马的冲进一个兵团当中大杀四方,但是正面战场是极度危险的,铠甲武灵若是只想着保命,低阶武者自然是拿他们没办法,但如果周瑜指望用自己的个人实力解决这一战,那是肯定不可能实现的。

    周瑜看着脸上渐渐露出得意神色的田山,他却再笑了起来说道:“是啊,你若是死了,现在这里的元鼎国武者肯定不可能马上就变成一盘散沙,你们在这里经营两年之久,肯定也已经有了充足的应对之法,对吧。”

    田山冷哼一声,脸上依旧充满得意的表情,但现在却反而一言不发。

    周瑜还是不急,看着田山一脸的得意,周瑜忽然语气阴森的说道:“所以啊,我必须要让你活着,只有你活下来才能被我利用啊。”

    “笑话……”田山更加自信的笑了起来,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可不认为周瑜能够再做出什么翻盘的举动来。只是就在田山自信满满的等着周瑜一点一点的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的时候,他却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剧痛,甚至因为这份剧痛太尖锐,田山脸上的得意神色瞬间变得扭曲,他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狰狞起来。

    “你干了什么?”田山恶狠狠的盯着周瑜问道。

    “不干什么呀,让你做点事而已。”周瑜冷冷的说道,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从周瑜的身体里冲了出来。在这个时候天然他们已经分撒出去开始安置逃难过来的财阀家族的成员,周瑜的身边并没有多少人,但是陈生是一直留在周瑜身边的,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从周瑜身体里冲出一个人影的景象,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但是当他自回想之后却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产生了幻觉,而是刚才真的出现了那不可思议的一幕。

    忽然冲出去的就是付尘,这一战周瑜终于还是借助了付尘的力量,但是这也是他跟付尘之间的一次合作。因为周瑜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进时空监狱了,虽然这个事情还没有人知道,甚至就连墨灵和付尘都不知道,毕竟时空之主出面的时候,他是将时间甚至都已经给停止了,当时他跟周瑜所说的一切的情况,也都是旁人不可能知道的。

    不过周瑜已经在那之后就开始跟付尘商议让付尘离开的事情,毕竟周瑜不可能在忽然进入时空监狱的时候再将付尘抛出去,甚至因为付尘在周瑜的精神世界里已经停留了一段时间,若是周瑜进入时空监狱的情况十分突然,到时候就算是他们想彻底分离也已经没有机会。

    这一次周瑜借助付尘的力量准备控制田山,而他也就顺势让田山尝试着控制田山,事实上付尘并没有控制别人思维的能力,他是七幻兽,确实有着七幻兽的特殊能力,但是他毕竟不是灵怪,更不是变异灵怪,若是想要控制住一个人,尤其还是一个铠甲武灵的话,付尘做起来还是很困难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付尘其实也并没有太充足的把握。但是在此之前周瑜已经坚持很久,付尘虽然不知道周瑜为什么态度如此坚决,但付尘本身也是希望可以完全独立的,所以也就接纳了周瑜的这个建议。

    之前付尘就是在调整自己的状态,当周瑜忽然释放出精神力攻击的时候,付尘也就顺势冲进田山的身体,准确的说就是冲进田山的精神世界。其实付尘现在想要独立,所使用的手段也是十分血腥的,因为灵兽跟灵怪其实是有很大的相同之处的,付尘作为七幻兽当中也已经修炼到极高境界的存在,自然也掌握一个灵兽和灵怪当中都有的能力——吞噬。

    付尘现在就是需要直接去其他武者的精神世界里吞噬精神力,这样就可以让自己的状态更加迅速的恢复起来,而付尘现在冲进田山的精神世界,不但是自己发威,还有墨灵在一旁的辅助,其实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不可能达到像变异灵怪那样直接用精神力感染将一个武者变疯,或者甚至是像智脑那样直接控制一个人的思维,这样的情况都不会实现,但是他们却可以用最原始也是最直接的手段。

    强行控制。

    付尘进入田山的精神世界后就是要做到将田山的思维强行控制住,这个过程不需要太久,只要可以让田山下达几道假命令就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田山拼尽全力想要将挣脱,但面对付尘和墨灵的双重施压,他却根本无法挣脱分毫。田山现在的状态已经显得十分诡异,他就好像是要变身似的,全身的皮肤都在开裂,额头上青筋暴涨,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嘶哑的让人听了会十分难受的声音。但是在这个时候,周瑜却一言不发的死死盯着田山,他可不是在看好戏,而是在全神贯注的施展精神力攻击,在这个时候其实田山准确来讲是在遭受三重打击。

    在这样的不断的夹击的情况下,田山终于支撑不住,真的被付尘将他的思维控制住。若是元鼎国武者能够看到田山现在的样子的话,他们是说什么都不可能再听从这位统帅的命令,但是元鼎国武者现在还在跟驻军武者战斗,他们并没有机会来到这。而这些元鼎国武者现在非但没机会看到田山,甚至还跟田山已经渐行渐远,周瑜在付尘的帮助下,控制着田山接连下达了很多条的命令,这些命令里有真有假,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将领都未见得可以马上分辨出其中到底有什么不对。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周瑜和付尘都松了一口气,随着付尘开始做自己的事,田山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无神,周瑜知道流波市这次的危机,应该就要解除了。

    但遗憾的是,周瑜还是太年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超级强化大师〕〔末世之初始〕〔暗影礼赞〕〔太墟剑帝〕〔爱情一人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