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为妻,将军滚〕〔甜妻驾到:千亿总〕〔重生豪门:权少宠〕〔复制狂医〕〔战少体力好:宠妻〕〔我的美女校长老婆〕〔末世钻石VIP〕〔神魔空间设计师〕〔诱宠鲜妻:老婆,〕〔永夜君王〕〔皇后在位手册〕〔无疆〕〔名门豪宠:小妻PK〕〔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一十九章 横生变故
    ,!

    田山忽然被控制,这样的情况让周围的所有人都感觉极为惊讶,甚至很多人都忍不住的背后冒凉气。哪怕是此前周瑜跟田山战斗的时候轻而易举的就将田山给击败,都没有让他们感觉这么震惊。可是眼前所发生的一幕却是所有人都无比忌讳的一点,事实上如果是让人选择的话,固然这是一个很艰难的抉择,但肯定绝大多数人在面对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会做出相同的选择,那就是如果让人在死亡和被控制之间做选择,人们肯定宁愿选择死亡,因为至少死亡还能比成为行尸走肉要好一些。

    当然,也仅仅是好一些而已,反正都不是什么好的结果。

    但在人们还都活着的时候,自然是最不希望成为别人的傀儡,可是现在发生他们面前的却是田山被周瑜控制。田山是货真价实的武灵境界强者,这样的强者都沦为了傀儡,怎能让人不畏惧,其实说的更准确点是恐惧。人们对未知的东西向来是恐惧的,很显然控制一个强者比杀掉一个强者肯定是艰难很多很多的。

    陈生再看向周瑜的时候眼神里也充满了恐惧,陈生已经忘了有多久自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态了,尤其让他感觉到恐惧的甚至还是一个他一直都自诩为很了解的年轻人。尤其是陈生还清清楚楚的记得田山被控制之前,周瑜的身体出现的怪异的变化。那个鬼影一样的东西陈生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甚至他其实是真真切切的看到那个家伙的面貌,他清楚的记得那张脸并不属于周瑜,但那个跟周瑜的长相没有半点相同的家伙却就是从他的身体里钻出来,陈生百思不得其解,甚至他现在的恐惧心理比周围的其他武者还要多一些。了解的越多,恐惧的反而越多。

    周瑜现在没心思去关注周围的人到底怎么看待自己,他正在全神贯注的跟付尘配合控制田山,他需要一面控制田山,一面再不断的给周大传达战场上的所有情况。现在就相当于是周瑜在做一个完美的“内奸”,不断的给周大汇报最有利于他作战的情况。而“田山”现在则成了一个死亡深渊的入口在,在他下达的命令当中,全部都是让那些元鼎国武者朝着周瑜和周大已经提前设计好的圈套里去,甚至有几次的安排就是干脆让他们进入最完美的包围圈,然后周大带着流波市驻军武者甚至连近战的机会都不给元鼎国武者留,直接派遣重甲战士用火烈鸟重炮将他们全部轰杀。

    现在的田山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人吸干了脑髓一样,他的眼睛里只剩下眼白,脸颊整体都塌陷了下去,脸色发情,并且不断的发出低沉的嘶吼声。这样状态的田山看起来就好像是个厉鬼,不过周瑜站在田山的面前却好像是一个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的孩子,他甚至时不时的围着田山绕圈,跟周大商量着怎么更好的去对付元鼎国武者的时候,他更多的时间甚至还在对着田山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人敢靠近周瑜,哪怕是最开始跟随着周瑜在流波市里征战的武者现在也都已经感觉恐慌,尽管他们并没有退缩,但却也同样不敢靠近。

    不得不承认,周瑜现在的样子确实看起来很诡异,他之所以会如此还是因为他在跟付尘交流。这相当于是付尘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第一次独自行动,在之前的时候他只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帮周瑜击杀难缠的敌人,但这一次的行动却完全不同,这是付尘要彻底离开周瑜的身体所迈出的第一步。事实上付尘想要彻底离开并不容易,他虽然跟周瑜并没有精神连接,但他当初毕竟被辰松压制的太惨,一直以来他留在周瑜的身体里就只是为了养伤,因为其实直到现在为止付尘的身体还是很虚弱。

    其实付尘之前根本没有想过要离开周瑜的精神世界,他们之间的相处关系早就变得十分融洽,付尘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始终跟悲惨的命运为伍,现在遇到了偶尔神经质的周瑜以及时而高冷时而碎嘴子的墨灵,说真的是,他是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的,不愿意离开周瑜的精神世界一来是因为在这里确实可以得到更好的修养,二来也是因为这样的生活状态很好。

    只可惜周瑜却在回来后直接下了“逐客令”,事实上付尘直到现在都感觉十分迷惑,但他还是照办了。至于周瑜,他又何尝不喜欢这样的状态,付尘虽然不能像墨灵那样偶尔拿出一些让人感觉无比惊艳的东西,但关于破碎星域的事情,付尘是知道很多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周瑜当然也很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只是一想到自己极有可能去的地方,他也只能做出这种选择,而现在对付尘无比担心也只是周瑜略感遗憾的一个表现而已。

    渐渐的,周瑜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之前除了陶然离开之外,多少还有一些武者留在附近,但见到周瑜越来越诡异后,又趁着现在逃到驻军营地的财阀家族的族人越来越多,所有的武者都已经离开去安排逃难过来的人,甚至就连狄水心都已经离开。

    至于陈生,现在虽然还站在原地,他却好像已经开始发呆。

    “怎么样,状态如何?”周瑜很紧张的问道,他现在甚至已经不怎么关心流波市里的局势变化,毕竟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并且从周大传回来的消息来看,流波市里基本上已经没有太大规模的战争,甚至其实周瑜和周大都已经感觉出来,那些元鼎国武者也都意识到他们的统帅传达出来的命令似乎并不是很准确。他们之间固然是都需要听从田山的命令,但每一个兵团的主将之间也都肯定是有联系的,结果在大战当中这些主将们发现其他兵团的情况越来越糟糕,甚至逐渐的他们相互之间都已经彻底失去联系,这些战斗经验也很丰富的主将们自然也能想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可惜当这些元鼎国武者们意识到有问题的时候,他们的兵力优势却早已经荡然无存,并且因为这些元鼎国武者虽然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一点一点的潜伏了进来,并且在这里已经站稳脚跟,但毕竟他们伪装的身份是佣兵,佣兵这个身份自然是个很好的掩护,流波市这两年的发展当中也确实不能缺少佣兵的帮忙,但佣兵的这个身份也带来了一个坏处,就是他们不可能积攒太多的重型武器,尤其是装甲车之类的武器更是不可能拥有的。

    这不算是什么规矩,甚至不算是所谓的不成文规矩,而是佣兵团的发展就是如此。佣兵团,终究还是靠被人雇佣才能生存,虽然听起来好像是个很团结的组织,但说到底就是一个联盟一样的性质。不可能有人会经常性的将一个佣兵团都雇佣走,都是将几个佣兵或者最多几个战队被雇佣走,而一个佣兵团在平日里自然都是属于分散状态的,因为佣兵团里的佣兵需要接任务才能够生存,佣兵团团长也只有不断的从佣兵的身上抽取一部分佣金才能够发家。

    就算田山这两年的时间里始终在刻意保存实力,就是为了应付突发情况,所以他悄然之间在这里建立起来的佣兵团,更多的时候都是只有极少数的武者出去接任务,甚至常常是处在不接任务的状态,所以他们才能够在田山的身份忽然被点破的时候,还保持兵力充足,甚至一度让人感觉流波市就要被这些伪装成佣兵的元鼎国武者攻占了。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伪装成佣兵却也仍旧无法积攒重型武器,因为这对任何一个佣兵团来讲都是没有用处的。

    哪怕是“上一世”周瑜跟着关山月征战的时候,他们的佣兵团里也根本没有重型武器,因为佣兵团本身是不可能发动大型战争的,他们也许会参与到大型战争中去,但所用的重武器也肯定都是雇佣他们的势力提供,或者他们只需要跟重型武器配合即可。毕竟想要使用重型武器,除了打造或者购买的价格十分的昂贵,还有一个很大的负担就是养护。任何的武器都需要养护,就连铠甲也需要如此,而重型武器的养护费用也是极为惊人的,一个不需要打大型战争的佣兵团如果拥有大量的重型武器的话,所需要承担的成本就可能让他们吃不消,所以在伪装的时候,田山根本不敢将重型武器偷运到流波市来,如果这样做,就真的是自己主动让自己的伪装暴露了。

    结果现在这些元鼎国武者在一个完全错误的指挥下,又没有重型武器帮忙,再加上敌人几乎就是掐着他们的破绽打,到了现在流波市里的元鼎国武者已经彻底成为被屠杀的对象,原本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是一场血战,结果现在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付尘才是周瑜关心的焦点,现在田山也已经彻底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并且其实当付尘从田山的身体里挣脱出来的时候,早就好像被吸成了一具干尸的田山更是瞬间化作了一滩肉泥一样的东西,直接在地上变成了很恶心的一堆东西。

    陈生眼睛始终一眨不眨,就好像是两只电子眼一样,他始终死死的盯着田山的身体看,终于在周瑜有说有笑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烟影又从田山的身体里钻了出来。这个烟影的速度真的很快,甚至比最初冲出来的时候的速度还要快了几分,多亏陈生一直都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看,否则的话哪怕是稍稍走神都肯定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他看到那个烟影确实是真真切切的钻进了周瑜的身体,并且田山的身体已经变成了堆在地上的一坨肉泥之后,陈正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陈生并没有上前询问什么,他知道这种事对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是绝对的隐私,周瑜肯在这个时候施展出这个手段来,可能就是因为他在流波市里确实有着很重的安全感,而另外一点估计也是因为周瑜压根也没打算对周围的人隐瞒什么,但陈生也很清楚这种忌讳还是没必要犯的,毕竟严格来讲,若是有人询问自己的修炼方式和手段,自己也肯定是不可能和盘托出的。

    看到周瑜朝自己看过来,陈生只是很坦然的一笑,下意识的朝周瑜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赞赏。周瑜看着陈生的反应,也跟着笑了笑。他这次敢让付尘动手,还是因为他知道就算是有人问起他也有说法能够解释得清,不过看到陈生如此善解人意,他自然更开心。

    付尘的状态很好,付尘想要离开周瑜的精神世界,就必须要让自己身体恢复。七幻兽作为灵兽当中比较特殊的一支,他们保持灵体状态的时间其实是更长的,所以付尘更需要将自己受损的灵体部分修补,而对于七幻兽来讲,人类的精神力就是他们灵体的最好补品。这一次选中田山,就是因为田山可以成为付尘的大补品。若是寻常的低阶武者的话,周瑜和付尘都是看不上的,低阶武者的精神世界有的甚至都是不完善的,更别提让付尘在里面找到补品。

    这一次付尘算是吃了顿饱饭,他心满意足的在周瑜的精神世界里笑着说道:“像这样的再来几次,估计我就能恢复到独立的程度了。”

    “那就得找机会了,这里可不是破碎星域,武灵强者不好找。”周瑜跟着回了一句,关于元鼎国内部的情况他还是了解的,在元鼎国的武者的数量本身不如破碎星域多,还有就是元鼎国武者们其实并没有太强烈的修炼到更强境界的想法,至少是绝大多数的武者是没有这样的想法的,究其根本,还是动力不足。

    周瑜去了一次破碎星域之后就已经意识到了这其中最明显的差距,相比于破碎星域里的武者,元鼎国武者的生存环境简直就是人间仙境,他们在这里不需要担心有太多的危机出现,没有灵魂兽冲击,所谓的魔兽也仅仅是武者们历练的对象,在正面战场上魔兽们根本无法对武者的防线造成任何的冲击,反而会时常被武者大军碾压。正是因为缺乏最原始的生存危机的压迫,所以武者们的求强之心也就变得薄弱了很多。

    可是破碎星域里的武者却都时时刻刻的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不但要跟同类对抗,更要跟所有的异族对抗,甚至还要跟老天抗衡,比如冰原星体那样的星体,在那种冰天雪地当中,就算是星体上的人类已经在世世代代的生活当中适应了寒冷的环境,但人类终究是人类,适应能力再强,本身的基因构成还是不会出现剧变的,在寒冷面前,人类就是很难对抗的,所以为了更好的活下去,冰原星体上的普通人也都在不断的渴望让自己变得更强,只有变强才能够活得更好。

    而成为武者之后,更要马上跟灵魂兽对抗,以求将来在危机真正来临的时候不至于一点的反抗能力都没有。

    付尘比周瑜更了解他说的这个情况,付尘之前是在破碎星域里发展的,准确的说是被辰松带着,在破碎星域里到处行走,他们在破碎星域里确实遇到过很多强者,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破碎星域,也是因为他是跟着发辰松,而辰松本身就是实力出众的武灵强者,他的朋友和对手自然也都差不多是这样的实力。

    “看来真得好好想想办法了,多几个武灵才能让我更好恢复呀。”付尘颇有几分为难的说道,但现在听他的语气更像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周瑜刚想跟付尘开几句玩笑却忽然听到传讯器里忽然传来周大焦虑的呻吟:“周瑜,你是请了其他援军吗?”

    正在跟付尘说笑的周瑜听到周大的话猛地一愣,他疑惑的抓着传讯器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哦,对了,我没有再请援军。”

    “好像要出事了。”周大在传讯器那头声音低沉的说道,稍许之后他才终于重新开口解释道:“忽然出现了一批战斗力很强的武者,他们的战斗方式很特殊,都喜欢用高能战刃,哪怕是面对枪林弹雨的冲击,他们也都是手持高能战刃冲锋,但他们却反而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将敌人击杀,我刚看到一个元鼎国兵团被这样的武者战队给灭了。”

    听到这,周瑜的眼神忽然变得阴冷,但额头上却好像隐隐的要流汗似的,他马上追问道:“他们有多少人?现在去哪了?你们没有跟他们接触吗?”

    “我不知道他们去哪了,刚才我看到那些武者忽然出现后就对付元鼎国武者,并且战斗力无比强大后,我就马上带着人撤走了,这些人敌我关系难分,我实在不敢冒险啊。”

    周瑜下意识点了点头,想到周大看不到自己点头后马上说道:“对,你这样很对,不要跟那些人硬碰硬。”

    “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跟元鼎国武者打吗?”周大疑惑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