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完美总裁老婆〕〔婚迷心窍,不良总〕〔蜜枕甜妻:老公,〕〔最强山贼系统〕〔无敌护花兵王〕〔通天神途〕〔盖世帝尊〕〔我和圣女有个约定〕〔少女请跟我合体〕〔我的绝美老板娘〕〔绝品透视狂仙〕〔医武透视至尊〕〔[综漫]女主她美貌〕〔小温柔〕〔玉凰〕〔女总裁的逍遥兵王〕〔超能相师〕〔寻真路〕〔妻为大都督〕〔[综英美]联络官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二十一章 答案
    ,!

    众人自然都想阻止周瑜,但想到周瑜现在的状态,最后没有一个人开口阻拦,就连狄水心习惯性的叮嘱都没有说,他们都知道现在流波市的情况跟之前的几次都不相同,现在既不是天灾,也不是有天照国入侵,而是出现了一场让他们所有人都看不懂的危机,现在没有人能够弄清楚这场危机到底因何而起,忽然出现的神秘武者又都想干什么,甚至图他们最终的去处是哪,这都是这些人无比疑惑并且都想得到答案的,只可惜现在他们除了等待也就只能是等待。

    显然,相比之下,他们肯定更希望是周瑜出去给他们打探消息,至少这样可以让他们更有希望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答案。

    只是就在周瑜离开后,周大还是有些转不过来弯,虽然到了现在周大也明白周瑜的想法,周瑜并不是变得胆小,更不是因为去了一次破碎星域就不把流波市的人当成是人看待,最重要的肯定还是周瑜本身也是在为流波市里更多的人的安全考虑,所以才会做出现在的这个决定。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决定在周大看来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残酷。

    如果暂时抛开正确与否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因素不提,就只是单纯的说这个手段的凶险程度,至少现在在周大看来,周瑜现在提出来的这个方法就是要把流波市人往死亡深渊里推。可以想到,在这一战当中能够活下来的人,肯定都是运气极好的人了。

    当然,对于这些忽然出现的神秘武者的一些习惯分析,还是周大他们现在都很注重的。他们现在已经派人出去探查情况,不过在消息没有回来之前,周大他们就还是希望周瑜之前的分析是正确的,那就是这些神秘武者就来自破碎星域,而他们虽然是对流波市上的武者充满敌意,甚至充满了征服的欲望,但是他们却不会对这里的平民胡乱出手,至于屠杀的事情是更不可能发生的。只要是暂时来讲至少可以保证这一点,那周大他们也就多多少少的可以承受现在流波市内部的混乱情况。不过这也仅仅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真的太糟糕的话,就算是周瑜想要力排众议的提出一些不合理的做法,想来周大他们也是不会同意的。

    当周瑜离开驻军营地的时候,他的表情多少有些奇怪,当然他现在带着面罩,其他人根本看不到他的脸色变化。其实周瑜知道,不管是周大也好还是陶然和森学逸他们那些人也罢,他们都肯定是不太赞同自己的这个计划的,毕竟他们都已经习惯了用元鼎国的方式处理问题。尽管现在所有的人都已经彻底的脱离了元鼎国,但是不得不承认因为他们自小生存的环境的原因,他们对元鼎国的很多规矩都是已经深刻到好像是刻在骨头里一样。

    甚至其实在他们看来,可能这都不算是元鼎国的规矩,而应该是全人类的规矩。任何的一个国家,或者是势力,一旦是他们的地盘受到外敌入侵的时候,被入侵的一方自然是肯定需要有更多的应对才行。首先一点当然是要在主战场上跟敌人正面抗衡,其次就肯定是需要想办法对自己的地盘当中的平民做最正确的安置。之所以几乎在所有的地星体上都有避难所这种场所存在,就是因为人们无法预料到底什么时候会有大战爆发,或者是大战爆发的时候到底会激烈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在修建城市的时候自然就只能未雨绸缪的先将这避难所修建好,一旦出现危机自然就可以用避难所应对。

    周瑜自然也想到了避难所,但是想要让所有的市民都进入避难所,首先需要的就是一个很好的交通,但是很显然现在的流波市内部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在交通的条件都无法允许的情况下,再想谈让这些人进入到更安全的避难所里,这自然就只能是痴人说梦一样的事情。

    可是周瑜之所以提出要让流波市的武者都来驻军营地,看起来好像就是打算放任普通市民的生死不顾,就是因为周瑜他想要用一种更冒险的方法处理这个问题。虽然周瑜本身也很清楚,现在这个情况下他一旦做出来的这个决定就意味着会影响到数百万人的性命和命运,但是周瑜最终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其实在个决定的出现就是周瑜之前感慨的一句话,他真的不认为是流波市这里有什么所谓的“风水不好”的说法,而是这个世界都已经出现了问题,时空错乱的问题显然已经越来越明显,并且就在现在,周瑜也已经亲身经历了时空错乱之后带来的坏处,甚至其实破碎星域本身就是这个世界变坏的一个最真实的表现。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认识,周瑜才会提出了这次的这个解决方法。

    周瑜是可以想到,现在不管是这些神秘武者来自哪里,也不管他们对平到底保持着怎样的一种态度,都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流波市的普通市民是不可能不死人的,甚至肯定会死很多。但是死人这种事在战场之上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周瑜真正关心的还是死了多少人之后,这里的灾难才能平息,以及未来的流波市到底会变成什么样。而这些问题在周瑜的心中其实是有他自己的答案的,那就是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的话,流波市将来甚至可能就会成为破碎星域上的一个地星体的那种存在。

    这不是周瑜危言耸听,当然他也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任何人,甚至没有跟墨灵商量,这只是他自己的最真实的想法也是最缥缈的一种感觉。当周瑜的脑海里出现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他就固执的认为最后肯定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既然是这样,那就意味着流波市不仅仅是变天那么简单,而是会变成了另外一种十分特殊的存在。

    周瑜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在破碎星域上经历过的两个星体当中发生的事情,在破碎星域的星体当中,人类的生存模式就是部落的形式,也许还会有其他的模式,但是在一些并不算太知名的星体之上,部落形式的生存方式自然还是十分正常的。周瑜在阿兰星体上生活的时间很短,甚至连一天的时间都不到,但他在冰原星体上却生活了很长时间,在周瑜看来冰原星体自然是比阿兰星体要强大很多的,但是他们之间却是没有任何的本质上的差距,真正的差距也不过就是规模而已。所以在这个时候周瑜才会认为,流波市的人将来如果想要适应这样的变化,那就必须从现在就开始适应。

    其实不管是阿兰星体也好还是冰原星体也罢,他们的生存方式就是部落的形式,但是说到底部落的形式的生存方式最终的本质就是各自为战。每一个部落之间其实都很难有太多的联系,因为每一个部落之间的武者都会战斗,他们甚至会在跟异族的战斗当中爆发更多的冲突,这样的情况都是有可能出现的。但是冰原星体上的武者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因为各自为战而变得很孱弱,甚至变得好像是都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性格缺陷,但周瑜却很冷静的可以分析出这个问题的重点所在——那就是在哪个星体上的人是没有缺陷的呢?

    人性的丑陋周瑜是很清楚的,虽然他还不敢说自己已经见识过了太多太多的人的丑陋的一面,但是至少周瑜还是可以很自信的说着自己对这方面是很了解的。他不否认冰原星体上的武者其实也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的,甚至当周瑜意识到那些人就是在元鼎国当中被很多人当成传说一样口口相传的破碎星域武者后,他都产生了一种“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心情。但是这些人性的缺点是肯定永远都会出现的,周瑜最关心的就是破碎星域武者的整体状态。周瑜只是在冰原星体上生活的时间更长,所以对冰原星体了解更多一些,至少在周瑜看来,冰原星体上的武者们的整体战力是比元鼎国的普通武者要强的。

    虽然是当时在被围困在星文山上的时候,那些冰原星体上的土著武者们都没有能力对抗包围在星文山下的那些灵魂兽,反而是人们印象里的可能会更弱一些的北澜市武者在大战的战场上发挥的更加有效率,甚至到了之后的时间段,云舒他们那些北澜市武者都会将自己的战利品以高价卖给星文山上的冰原星体的土著武者。可是事情如果只是看表面的话自然就没有任何意义,当时云舒等人之所以可以表现的好像比星文山上的土著部落武者更加强大,首先一点就是周瑜给他们的武器和供应的资源是充足的,要知道云舒他们在战斗的时候所使用的战斗工具和施展的战斗手段是真的很特殊的。

    而云舒等人也就是靠着那些特殊的手段才获得最终的胜利,不得不承认若是没有周瑜提供的武器以及在大战当中周瑜的感慨的话,云舒他们是根本不可能获得在冰原星体上被围困时的那样的表现的。可是如果周瑜掌握着更加适合破碎星域武者们的手段,并且将这些手段传授给破碎星域武者的话,他们的表现肯定是会比云舒等人还要强大的,甚至可能是强大很多的。

    一切都源于在冰原星体上的部落武者们更加善战,也很好战,冰原星体当中的武者甚至为了生存,在刚刚成为武者不久就要进入战场,周瑜身子亲自经历过这个过程,而这样的事情在元鼎国是不可能出现的,甚至这都没有谁去命令禁止年纪太小的武者参战,而是整体的情况里就没有人这样做,年轻的武者要么是在家族的培养下变得更加强大,要么就是只能靠着更加丰富的战斗经验让自己变得更强。很显然,就算是在破碎星域也一样是有贫富差距的,这个差距也一样不小,正是因为如此,只能选择用凶险异常的参战的方法来提升实力的决定,尽管做出它的人都会感觉很危险,但最终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危险的选择正是他们必须要选的。

    正是因为几乎在生活中别无选择,他们就是要用最频繁的战斗来让自己成长,所破碎星域的武者自然是更加强大。而一切的一切,也就是源于在破碎星域当中的星体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统一的制度,身孩子没有一个统一的势力,正是因为部落和部落之间也有斗争,而整个星体跟外界的异族也有着争斗,这样的双重的生存压力之下,破碎星域的武者们就算是想不变得强大也是不可能的,否则的话就只能是死在战场上。

    同时在周瑜看来,也正是因为破碎星域上的那种部落的生存的方式的出现,才让破碎星域里的局势变得十分微妙,既能保证竞争不缺少,更能保证各个部落之间的利益也都能够达到平衡,这其实就是一个尤为重要的因素,归根结底就是一个生存的问题。就是因为在破碎星域里的人,哪怕只是无法修炼的普通人都知道在危险来临的时候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诚然,在破碎星域里的普通人也未见得可以靠个人的力量解决太多的问题,但是至少是他们懂得如何跟其他人配合和协作。

    但是很显然在流波市乃至在整个元鼎国,甚至包括天照国和其他的国家里的普通人,都是不具备这样的特质的。因为这里的人都已经摆脱了破碎星域里的人类所面临的一个阶段,就是一个最基础的生存阶段。在破碎星域里的人族就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解决,自然是不可能有任何的安逸的想法。但是在元鼎国境内的普通人,他们也会活的落魄,也许会活得充满艰辛,但至少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讲,只要是他们还想活着,自然是可以活下去,他们的所有的生存压力也仅仅是来自于经济竞争而已,说到底都是利益之争。

    可是破碎星域的人却是真真切切的处在一个连最基本的生命安全都无法确保的世界当中,所以他们更知道在危险来临的时候该怎么做。而现在周瑜要强行将流波市也改造成这样,非但不是要害他们,反而就是要让他们处在一个更可能好好活下去的状态之中。

    至于这些人能够接受多少,以及这次到底会出现什么意外,这就只能是靠周瑜和能够战斗的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去想办法探查清楚了。

    周瑜离开驻军营地之后并没有速度太快的在市区里走动,并且除非是看到实在看不过去的情况发生,否则的话他并不会见到什么人都施以援手。周瑜至少要先确定在流波市里的元鼎国武者还有多少,虽然不可能靠自己一走一过就看清楚,但至少凭着多年战斗的经验,他可以分析个大概出来。而现在分析元鼎国武者并不完全是担心他们会在这个时候继续作乱,毕竟这种事也并不是周瑜担心了之后就能平息的,他现在更关注的就是那些神秘武者对元鼎国武者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如果从星体规模来看,流波市这个星体是很大的,幅员辽阔的程度不比冰原星体要差,但流波市这个星体跟破碎星域的星体却有很大的不同,流波市星体上属于城市的部分并不算太大,剩下的区域都只是荒原,可是在破碎星域之中的所有星体几乎都是被全部开发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冰原星体和流波市是差不多级别的星体,但冰原星体上的武者数量和人口数量却远远超过流波市,就是因为星体的开发程度不同。

    现在周瑜最想弄清楚的其实就是这些神秘武者到底是从市区内的某处裂开的空间裂缝或者是烟洞出现,还是从市区之外没有被开发的荒原出现,这两个情况的本质虽然差不多,但应对起来的方式却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敌人自流波市内部出现,那么处理起来就将麻烦到极点,毕竟敌人的踪迹虽然很好探明,但战斗终究是在市区当中爆发,再加上这些忽然出现的武者都极为擅长近战,在市区当中的战斗对他们来讲简直就是小儿科一样的游戏。

    周瑜现在十分希望敌人是在市区之外出现,然后是悄悄的潜入到的市区内部,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应对方式就会简单一些,只需要在城市当中建立起来相应的防线即可。

    但其实不得不承认,不管是在市区内部还是在市区外部,至少现在周瑜是可以确定他们的敌人是很难缠的。在寻找这些武者出现的源头的路上,周瑜已经接连杀了三批武者,其中有一批是元鼎国武者的残余势力,剩下两批全部都是那些神秘武者,只是遗憾的是尽管周瑜已经小心到极点,但还是没有办法撬开那些人的嘴巴。

    直到周瑜遇到了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他才意识到答案似乎应该从这个家伙的身上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