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重生:皇后很嚣〕〔重生商海〕〔贵女当家〕〔剑逆天穹〕〔工业之王〕〔振南明〕〔网游之花丛飞盗〕〔浪迹在诸天〕〔盛世茶都〕〔都市逍遥仙帝〕〔仙都〕〔米奈希尔之力〕〔重生西游之证道诸〕〔长生十万年〕〔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毒后逆天:至尊大〕〔学霸女神超给力〕〔我的男友是帝少〕〔帝妃临天〕〔大道朝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二十二章 发现线索
    ,!

    周瑜并没有特别着急的找寻,甚至他虽然一直都无法确定之后出现的那些极为擅长近战的武者们到底是从市区内还是市区外出现,周瑜却始终都坚定自己的立场,只是在流波市的市区内部寻找敌人的动向。这一次并非是什么所谓的直觉,而是周瑜很清楚至少相比于整个流波市星体而言,流波市的市区还是很小很小的,至少他有能力将流波市的内部情况全部调查清楚,甚至可以说是翻一个底朝天,可是如果要将整个星体都调查一遍的话,哪怕是周瑜对现在流波市局势的掌控,也绝对是做不到的。

    并且周瑜可以很确定一点,只要是那些神秘敌人的源头真的出现在流波市市区内,那么现在又开始逐渐散开的流波市驻军武者,甚至包括原本在这里的真正的佣兵们,他们就肯定也可以将他们发现的异样的情况上报到驻军营地那边去的。

    其实在流波市里生活的人都大概明白一个道理,力量只有统一起来才能更有威力,更何况周大在统治流波市的时间里也却是给了这里的人们很可靠的感觉。

    果然,就在周瑜又遇到了一批神秘武者,并且取胜之后再一次无功而返,没有在他们的口中逼问出任何一点有用的消息的时候,周大的声音忽然很急切的在传讯器里响了起来:“周瑜,在松明广场,敌人都是从松明广场里冲出来的。”

    听到周大的这个提示,周瑜想都不想直接朝着松明广场赶去。松明广场在流波市里并不算是一个多重要的地点,算不上交通要道,更谈不上是什么兵家必争之地,不过就是边缘地带的一个具备环岛功能的广场而已。也正是因为松明广场的不重要,才导致了人们直到现在才发现问题出现在松明广场。

    之前周瑜的速度并不快,但在确定问题出现的地点后他则马上将速度提升到极限,流波市里很多的武者现在都在严阵以待,他本身并非是流波市驻军武者,也不属于任何家族势力,只是偶尔的时候为了生存才会跟随佣兵团的战队或者是兵团出去征战,用来赚取一些生存和修炼所需的资源,现在流波市忽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故,他们这些没有人召唤的武者,又不想贸然加入到任何一方势力当中,能做的也就只是尽可能多的凑一些武者在一起,然后相互之间,寄希望于危险不要出现在他们身上。

    黄文远一直都有一个梦想,就是自己可以组建一个佣兵团,并且将自己的佣兵团一点一点的发展壮大,最终发展成为流波市最大的佣兵团,今儿成为整个元鼎国当中最强大的佣兵团。黄文远的实力也很强,他早已经修炼到了五阶铠甲武将的境界,这样的实力放眼元鼎国也绝对算得上是强者的境界,更别提其实底蕴并不算太深厚的流波市。可以说,黄文远的实力绝对是足够的,他的自信心也是很充足的,但遗憾的是他始终没有做出来一个可以威震整个元鼎国的佣兵团。甚至别说是威震元鼎国,就连在流波市境内他都没有混出名堂来。实际上,属于黄文远的佣兵团也只是直到三个月才建立起来的。

    到现在为止,黄文远建立的名叫流波佣兵团里一共有三个佣兵,其中还包括黄文远自己,说白了就是现在他的佣兵团就是一个团长带着两个副团长。不得不说,黄文远倒是很有觉悟的一个人,知道自己不能贪恋权力,所以在招揽到两个佣兵做手下之后,就很快把副团长的职务给了他们……

    “团长,南边好像有点不对头呀。”黄文远的身边蹲着一个身材矮小却又无比结实的武者,这个人看起来大概得有五十岁左右,一脑袋头发已经谢了一半,整个头顶瓦亮瓦亮,头顶的四周的头发却又梳理的很整齐,这种“地中海”似的发型让这个人可以说是已经变得传神。

    “肯定不对头。”黄文远点了点头,随手掐了嘴里的烟,扭头又看向另外一边的一个人说道:“老凯,你说那边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肯定出事了呗,估计不是驻军武者又跟元鼎国武者杀起来,就肯定是跟那些杀人狂魔干起来了呗。”被称作老凯的家伙懒洋洋的说道,在流波佣兵团的三个人中郎凯是性情最沉稳之人,当然如果换一种更为真实的说法来解释的话就是这个人比较木讷,但却因为太过木讷,结果看起来总是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其实有的时候他之所以对一些事不是很关心完全是因为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胡老三也摸出了一根烟大大的吸了一口,之后也没见烟从哪里冒出来,他露出一口焦黄的大黄牙说道:“我说团长呀,你就不能放松点吗,天塌下来还有个头高的顶着呢,咱们在这着什么急,咱们这破地方平日里连条好狗都难看到,有钱的、有权的、爱玩的、想找机会的全在繁华区混着呢,咱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谁会愿意来?最大一次阵仗也就是驻军运输一批武器从松明广场那边经过一次吧,再之后还有谁来?”

    黄文远又点了点头,但是他的眉头却始终紧锁着,看得出来他现在确实很紧张,只不过胡老三的话多少还是让他能放松一些,松明广场已经是流波市的边缘地带,尽管真真切切的还是留在市区之中,但毕竟太过偏僻,其实就算是黄文远现在也并不认为流波市现在混乱的源头肯定就出现在他们这边。不过黄文远天生异常的谨慎,他的佣兵团之所以迟迟没有建立,就是因为他担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以至于他之前每一次想要开始动手做事的时候,还没等有人跳出来给他提出点反对意见,他就已经自己把自己吓的彻底没了做下去的胆量。

    黄文远的实力超强,在战斗当中积累的战斗经验也无比丰富,这也是为什么胡老三和郎凯明知道这位佣兵团团长做事优柔寡断,但却还是愿意跟着他做下去的原因。毕竟在他们看来,只要他们把具体的事物处理好,佣兵团肯定是可以发展起来的,当然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黄文远有一个很好的优点,就是很喜欢攒钱,这些年他积攒了很多的资源,正是因为掌握的资源很多很多,多到让极度缺乏安全感的黄文远都已经认为自己可以应付一定程度的灾难后,他才真正开始建立佣兵团。

    胡老三和郎凯并非是想要坑黄文远,他们本身也确实是想要给自己找一条更好的出路,所以才跟黄文远一拍即合,开始了合作。现在他们三个人躲在黄文远经营的机械店铺里,三个人的状态各不相同。郎凯还是因为没有准确的意识到现在流波市的危险情况到底有多严重,所以看起来始终显得木讷。黄文远却是习惯性的苦着一张脸,本就对什么事都充满焦虑的他现在怎么样都无法让自己安静下来。

    相比之下,现在就是胡老三最悠闲,他优哉游哉的喷着烟,看着窗外偶尔会匆忙经过的武者就好像是在看戏一样。胡老三几年其实才只有三十多岁而已,他的年纪是三个人当中最小的,但看起来却好像是个五十岁的小老头,显得比黄文远都要老一些。不过这个家伙的心态倒是一直不错,机械店铺里的气氛之所以还能够保持比较轻松的状态,也真的是多亏了胡老三偶尔的插科打诨和玩笑。

    “团长,听说没,好像周大帅回来了。”把烟头扔到地上,胡老三碾着烟头对黄文远说道。

    黄文远想了想,问道:“哪个周大帅?”

    “还能是哪个周大帅,周瑜周大帅呗,咱们流波市除了周瑜大帅还有谁能用这个称号?”胡老三笑呵呵的说道:“刚才出去打探消息的时候遇到一些流波市武者,他们并没有强行征召我,甚至连邀请我都没有邀请,不过在跟我们的交流中我却听出了这一层意思。现在流波市里的元鼎国武者基本上都已经被消灭了,周大帅手段还是很了不起的。只是之后忽然出现的那些神秘武者的来历却很难查找,现在流波市的混乱就是因为他们而起,驻军武者们正在努力的找混乱源头呢。”

    “周瑜?”黄文远眉头好像是因为这两个字忽然舒展开来,他甚至笑了起来,说道:“如果真的是周帅回来的话,那现在的这点问题估计就不算是什么问题了。”

    “也说不定,周帅又不是神仙,他又怎么可能把什么事情都处理的井井有条。”胡老三摇着头说道,稍稍停顿后又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周帅还是周帅,你说说,咱们之前有谁知道那田山竟然是元鼎国里的一个统帅,结果换了个身份潜入到流波市来做了一个佣兵团团长。我之前在外面打听到,他这两年可没少往这弄人,甚至流波市的佣兵团当中有七成其实都是他安排的人伪装之后组建起来的,结果这么多的佣兵团忽然揭开了身份开始攻击流波市,但却连半天的时间都没坚持住,好好的一场内部策反行动竟然变成了好像是一场闹剧,要不是接着又出了一场意外,现在田山他们那件事肯定早已经彻底在流波市里传开了,这可是个不小的笑话呀。”

    胡老三说的很轻松,他的语气其实很有趣,听起来确实是对周瑜有着无尽的推崇,但却又不是盲目的佩服,这一点其实是难能可贵的。郎凯依旧好像没听胡老三在说什么一样,始终沉着脸顺着缝隙看向外面,至于黄文远却是很认真的听着,然后不时的点头,很显然他现在最希望听到的就是这些事情,他的佣兵团才刚刚开始,他的机械店铺也刚刚走上正规,他不希望流波市出现太大的灾难,现在听闻周瑜已经归来并且开始出手力挽狂澜,他当然变得踏实了很多。

    但就在胡老三刚刚说完没多久,屋子里却忽然响起了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按照你这么说,那个叫周瑜的人真的很厉害了?”

    “那是当然……”胡老三又叼起一根烟,笑呵呵的说道,丝毫没意识到声音的不同。  郎凯很巧的在这个时候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周帅真的在就没什么问题了。”

    唯有黄文远最开始就意识到危险出现,他马上转过身去看向机械店铺的一个角落,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现在正站在店铺的角落,他的身子好像正紧贴着两面墙壁,看起来像是受气似的,但他脸上的笑容却让人看到之后感觉后背真真发寒。胡老三只瞄了这个人一眼就马上低声对黄文远说道:“团长,这家伙怎么这么奇怪?”

    “因为他很强,所以你根本看不透他的实力。”黄文远很认真的说道。

    胡老三眼里精光一闪,马上追问道:“这么说团长你能看出来?”

    “我也不能。”黄文远还是异常认真的说道。

    胡老三:“……”

    一时无语,胡老三稍许之后才终于说道:“团长呀,说废话的时候稍稍换种语气,要不然我很迷茫呀。”

    黄文远没有理会胡老三的碎嘴子,也没理会到现在才刚刚露出惊恐眼神的郎凯,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对面现在仍旧站在角落里的那个人,眼神里充满不解,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我们这,是要什么做什么事,还是有任务要交给我们?”

    胡老三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黄文远有的时候性格真的也跟郎凯有点相似,到现在竟然还能想到对方是不是来找他们交代任务的,真不知道他们是大心脏还是喜欢烟色幽默,亦或是完全就没想过这种忽然出现的人到底有多可怕。

    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并没有回答黄文远的问题,只是笑眯眯的从墙根里走了出来,一点一点的朝着黄文远三个人走来。胡老三彻底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对黄文远说道:“团长,情况不妙,赶紧先走吧。”

    黄文远固执的摇头,说道:“不行,这是我的店铺,我走了的话,他如果在这里偷东西怎么办。”

    胡老三如遭雷击,最后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个死财迷,这都到什么节骨眼上了还心疼这里这点破东西!赶紧走吧,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

    “没事,咱们好好聊聊,我对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叫周瑜的家伙很感兴趣。”神秘武者笑呵呵的说着话,一面说话的时候他还一面伸手凭空的指指点点的,只是让人惊叹的是很快之后黄文远他们就在那个武者的旁边看到了一个画像,这个画像看起来很古怪,好像就是纯粹的由电流组成,看起来好像很粗糙,但组成的画面却给人一种很真实的感觉,而黄文远和胡老三他们都看得出来,这个画面上的人就是周瑜,只不过他们现在其实也不算是太能确定,毕竟他们来流波市的时候周瑜已经离开这里,他们只是在一些流传出来的周瑜当初在流波市战斗时的影像当中看到过他的样子。

    “这个家伙就是刚才你们说的那个叫周瑜的家伙吗?他的实力很强?”神秘武者继续问道。

    胡老三把心一横,直接点头说道:“对,周瑜周大帅实力很强,如果你要跟他为敌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死了这条心,否则的话你肯定会变得生不如死!”

    “没事,这就不需要你帮我操心了,我就算真的生不如死,也不会后悔的。”神秘武者冷笑着说道:“但在我出问题之前,肯定要让你们先感受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了。”说着话,这个神秘武者已经如同鬼魅一样往黄文远他们身前冲去。

    黄文远和胡老三他们现在陷入到了一种很古怪的状态当中,他们明知道这个忽然出现的武者是很强悍的,甚至就连黄文远都难以升起跟对方对方对抗的念头,他现在就只是想离开这里。逃离对方对他的封锁。但当对方开始动手后,他跟胡老三不断的挣扎,却发现根本挣脱不了对方的控制,现在的他们看起来就好像是忽然掉进了水池了一样,但却不管往哪个方向游都根本找不到水池的出口。

    黄文远和胡老三都变得有些绝望,难以忍受的被控制的感觉让他们的身体在这一瞬间也变得无比虚弱,甚至当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黄文远的心里已经出现绝望的心情。但就在此时,忽然一声冷笑又在屋子里响了起来,准确的说是黄文远他们现在都是耳朵里真真切切的传来了声音,但却不知道声音的来源是什么。黄文远和胡老三都在最紧张的情况下让自己保持了最后的冷静和稳定,努力的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他们除了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瞬间被一只透明的大手狠狠的握住了一下之外,他们再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而他们不过刚刚愣神了一会,他们身上的那种压抑的感觉就彻底的消失。

    当黄文远忽然摔在地上的时候,他才看到他们我屋子里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个人,并且这个人现在做的事也让他始料未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