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女主:高冷男〕〔看剑气的往里走〕〔帝国老公狠狠爱〕〔萌妻乖乖:总裁老〕〔网红大天师:鬼怪〕〔农女重生之丞相夫〕〔红缎军的征途〕〔女神的贴身医王〕〔巅峰玩家〕〔第一婚宠:总裁,〕〔豢养人类〕〔99亿闪婚:豪门总〕〔夜色勾魂〕〔终极狼魂〕〔最强女王:早安,〕〔菜刀通天〕〔天刑纪〕〔重生九零之军妻撩〕〔通天神捕〕〔道界天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四十三章 闯祸了?
    ,!

    “周……周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狄水心疑惑的看着周瑜,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周瑜笑了笑,轻声说道:“我是什么意思,你还听不懂么。”

    狄水心当然知道周瑜是什么意思,但正是因为她明白,现在才会更加不解。按照狄水心之前的感觉,周瑜对她是很有好感的,倒不是狄水心自我感觉良好,只是在接触了周瑜之后,她也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一直跟随周瑜,这是她能够改变命运唯一的方法。结果在这个时候,这件好事却眼睁睁的要结束了,这自然让狄水心心有不甘。

    “周大哥,我什么都可以做的!”狄水心不甘心的上前说道。

    这下连宋兰都看不下去,她直接拦下狄水心,就好像不认识自己的还在一样,沉声道:“水心,你说什么呢!”后一句话她没有说出来,毕竟女孩子要自爱的这种话一旦从父母嘴里说出来,杀伤力就真的太强了。

    不过虽然宋兰的话没说完,但狄水心却已经明白自己母亲的意思,她死死的咬着嘴唇,最后还是将希望的目光投向了周瑜。

    看着狄水心的眼神,周瑜无奈的暗暗一声叹息,真的映照了那句话,狼行千里吃肉,狄水心这样的性格如果往极端了说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若是一个人可以真正的站在她的位置上去思考,就会明白她现在这样“没脸没皮”的争取,反而是一个很值得敬佩的事情。

    但周瑜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算了吧,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再怎么像狄水心,终究也不是狄水心。”

    当周瑜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甚至没有等到狄水心的回答,下一刻他就忽然感觉周围的光线直接暗了下去。周瑜一惊,但当他的视线恢复之后,他却马上意识到他竟然好像空间转移一样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只不过在这个房间却不是星云楼的房间,而是在大夜城里属于他的那一个小石屋。

    看着周围忽然变化的一切,周瑜并没有惊慌,反而有了一种释然的感觉,他下意识的拿出了怀表,发现怀表竟然又开始走动,很快就走完了一圈,并且变成了橙色。周瑜自然不可能忘记进入这里之前听到的一切,当怀表的颜色变化的时候,就代表着时间已经过去,红色是过去了一节,如今变成了橙色,很显然就意味着他已经度过了第二节的时间。

    “还有五节呀。”周瑜又感慨了一声,虽然现在已经度过了两节的时间,也算是有了一点经验,但想到之前经历的一切,他还是感觉很凶险。虽然他并不知道之前出现的那一场“幻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时空神给自己安排的考验,还是堡垒战场里就是这样,至少他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可以回来的。

    正如他最后时刻所说,“狄水心二号”再怎么像狄水心,也不过就是个二号而已,而罗格大师就算是再怎么十恶不赦,也终究不是自己真正的老师。这一点其实就是在周瑜将罗格大师击杀,看到了他记忆里的残存影响之后感悟到的一切。这是一个错乱的时空,并且极有可能因为规则正在慢慢建立,而规则的建立必然跟混沌世界的一切力量在对抗,所以出现一些奇怪的情况也就不难理解了,而周瑜现在所遇到的情况自然就是因为这些混乱的力量之间的碰撞而发生的一切。

    “如此看来,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呀。”周瑜喃喃说道,随后慢慢往外走去,又轻轻的推开了石门。

    推门而出的时间,周瑜就感觉到惊人的灼热感扑面而来,周瑜马上穿上铠甲,但却还是感觉十分的难熬,他强忍着抬起头,却险些被强光刺伤了眼睛,在最后关头他看到现在的天上竟然出现了七轮明月。

    是的,周瑜看到的就是月亮一样的存在,但明明应该散着寒光的月亮,现在却散发着惊人的热量,整个世界都好像是在一片火海当中似的,周瑜环顾一周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虽然很快之后周瑜就已经判断出来,只要自己穿着铠甲还是可以在这个灼热的世界里正常移动,但他最后还是很明智的又退回了房间。

    走出去的时候看到大夜城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没有了人影,可以想到其他的人应该都在自己的石屋当中躲避这份灼热,只是在这个时候周瑜却并不清楚这份灼热到底从何而来。

    不多时,周瑜听到敲门声。这个敲门声让周瑜忽然有了一种很恍惚的感觉,他真的很担心自己再开门之后又看到狄水心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倒不是到现在还理不清,其实恰恰就是因为理清了思维,他才更不希望跟那些“陌生的熟人”打交道。

    还好,屋门打开之后一个忽然跳进来的人并不是狄水心,而是周瑜在大夜城里现在算得上唯一的熟人金胜兰,那个有着一身爆炸肌肉却顶着一个偏女性化名字的老人。

    外面的世界看样子真的是热到了一个高度,周瑜看到金胜兰跳进来的时候他的那一把山羊胡都好像已经要燃烧了一样,现在都已经蜷缩起来,丝毫没有之前的风度。金胜兰进屋之后狠狠的抱怨了一下这鬼天气,然后又优哉游哉的拉过石凳坐下,笑呵呵的说道:“小子,你刚才是不怕死么,在辉耀日也敢在外面站那么久。”

    “辉耀日,辉耀日是什么?”周瑜马上问道。

    “辉耀日就是辉耀日啊,当炎月升空的时候,就是进入辉耀日啦,每隔一段时间总是会出现辉耀日的。像这样一下子出现七个炎月的时候并不会太多,平常最多也就四五个。”金胜兰很随意的解释道:“不过要说最讨厌的就是升空两轮炎月了,两轮炎月又不会让气候变得太差,那个时候还得继续出去干活,你也知道,就算石晶矿在地下,那炎月升空之后温度开始上升,地下的石晶矿里也不好熬啊。”

    说起在顶着两轮炎月干活的痛苦的时候,金胜兰不时的发出啧啧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感慨,看他的表情甚至好像就是在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一样,但他的话里话外却明明是在抱怨。

    周瑜并没有接什么话,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他也不清楚在金胜兰面前表现出自己对堡垒世界完全不了解到底是好是坏,所以索性什么都不说。并且周瑜也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金胜兰他们这样的性格,虽然周瑜只是接触了一个金胜兰,但想来整个大夜城当中的人应该都差不多,他们好像对生活本身就没有任何的期盼,所以自然在喜怒哀乐的情绪方面的表达就会显得格外的不真实。

    就比如说金胜兰,他其实是对好坏都没有一个准确的分别的,所以当他在抱怨顶着两轮炎月干活的难熬的时候,也好像是以“我有一朋友”在开头一样,说的事情就好像是跟他完全么关系似的。

    “那现在怎么办,七轮炎月出现的时候咱们就是老老实实的在石屋里等着吗?”周瑜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听到这,金胜兰也总算是收起了自己轻松的表情,很认真的说道:“这个真的说不好,因为谁也不知道辉耀日到底什么时候会过去,如果时间短的话,也许大家也能熬一熬,可一旦时间太长的话,大家都没有石晶补充,早晚都会饿死的。”

    随着金胜兰这么说,周瑜也明白了在大夜城当中,或者说是在堡垒世界里的人类不但使用石晶提升实力,同时石晶也是他们的生存根本,只不过周瑜实在是想不明白石晶到底怎么吃,而他在想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但是肚子里却一点饥饿的感觉都没有。

    “你们会饿吗?”周瑜忽然好像脑子抽筋了一样,问出了一个很傻很傻的问题。

    金胜兰一愣,嘿嘿的笑着说道:“废话,谁能不饿,如果人能不饿的话,那还活着干什么。”

    “活着就是为了填饱肚子?”周瑜好像抓住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马上追问道。

    金胜兰又是一愣,但很快又笑着摆摆手,说道:“臭小子,才跟你聊过几次就被你说的好像脑子出问题了一样。什么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活着就好好活着呗,想那么多做什么。有石晶就用,没有石晶就去挖,挖到石晶打造更多的石屋,找到更多的同族,这不就行了么。”

    听着金胜兰的这番话,周瑜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看来还是白问,金胜兰终究还是对生存的意义,或者可以说是对生命的意义没有太多的思考。

    “小子,千万记住啊,辉耀日不要再平白无辜往外跑了,这种天气是不可能让咱们出去干活的,华烨那边平日里也储备了很多石晶,至少三年五载的时间都是没问题的,好好睡觉吧,睡醒之后可能就要干活了。”说着话,金胜兰走到了石屋的门前,先是小心翼翼的打开门,然后身手矫健的直接冲了出去,当周瑜看出去的时候发现金胜兰已经好似鬼魅一样冲进了自己的石屋,石屋的门被他狠狠的摔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这样活着有意义吗?”周瑜站在石屋里喃喃说道。

    事实上,他现在是真的不太清楚堡垒世界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或者说他现在在这里到底需要经历什么样的考验。如果只是为了考验他的韧性的话,不如直接把他扔进囚犯之战的那个特殊的牢房里,那里的孤独更有杀伤力。

    但转念一想,周瑜又否认了自己刚刚萌生出来的这个想法。在那个牢房当中的时候固然周瑜也被长久的孤独感折磨的痛不欲生,但至少当时他的敌人就是孤独,他想要做的就是突破那个牢房的特殊空间,可是在这里,在这个看起来没有任何生存压力,甚至就好像是世外桃源一样存在的大夜城里,周瑜现在却真切的感觉到了更浓郁的恐慌。如果真的让他在这个情况下生存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更快的发疯。

    到了最后周瑜还是一咬牙,直接推开石屋的屋门,然后就好像是要享受日光浴一样站在七轮炎月的照耀之下。

    周瑜的脑子现在好像真的是有着很严重的问题,墨灵之前看到周瑜可以清晰的分辨出“真假狄水心”,并且成功的又度过了一节时间,还以为周瑜又成长了许多,但现在看到他好像抽风似的站在炎月的照耀之下,墨灵也只能继续在周瑜的精神世界里骂娘。

    不过周瑜却并不仅仅要站在这里,站定很久之后,周瑜已经彻底适应了七轮炎月的照耀,然后他就开始一遍一遍的练习辉耀刀法。其实周瑜也知道,所谓的辉耀日跟自己的辉耀刀法肯定是没有任何练习的,但他现在却就是因为名字的相似,开始鬼使神差的练习。结果就是这无心的一次举动,让周瑜发现在这个时候操练辉耀刀法竟然有如神助一样,之前他操控十层风刃组成的十一组刀阵攻击的时候感觉生涩的地方,现在竟然是自然而然的就变得圆润顺畅了很多,这个发现让周瑜开心不已,他也不管周围的其他人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只是自顾自的开始操练起自己的辉耀刀法。

    结果就在周瑜不断是操控风刃演练刀阵的变化的时候,他却意外的发现他周围的空间竟然开始变得破裂,一道一道的空间裂缝凭空出现,看起来就好像是周瑜在用风刃将空间直接切割了一样。看到这,周瑜再怎么大心脏也还是忍不住停了下来。毕竟空间裂缝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虽然周瑜可以撕裂空间,但他自己都很清楚,他撕裂出来的空间裂缝一旦让自己不小心陷入其中的话,他也一样是会陷入万丈深渊的。

    不过让周瑜现在感觉奇怪的是,自己在施展辉耀刀法的时候并没有可以的去撕裂空间,事实上撕裂空间这种手段在周瑜的手上现在是真正的最强杀招,周瑜自然不可能在平日里的演练当中施展撕裂空间。但看着周围出现的空间裂缝,感受着里面的惊人的空间之力波动,周瑜再不愿相信,也必须得接受眼前的这个现实。

    很快周瑜也总结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些空间裂缝并非是被切割出来,而同样就是被撕裂的,或者说是被割裂的。毕竟切割空间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在进入堡垒世界之前时空神还刻意给周瑜展现过切割空间的手段,撕裂空间是只对空间进行破坏,更准确的说就是破坏空间壁垒。

    而切割空间则是破坏空间的同时,也去打乱时间的规则,并且切割的真谛在于一面破坏规则,一面建立新的规则,所以切割出来的空间才可以形成一道稳定的通道,成为瞬间转移甚至是瞬间传送的手段。现在周瑜周围出现的空间裂缝,里面迸发出来的空间之力仍旧狂暴,一看就是空间壁垒被强行破坏之后出现的结果。

    “这里的空间壁垒如此脆弱?”想清楚这些后,周瑜忍不住嘀咕起来。

    就在周瑜暗暗心惊的时候,他却还是壮着胆子开始更多的试验,空间壁垒的薄弱站在安全角度来考虑自然是很危险的,毕竟刚刚周瑜还只是演练辉耀刀法而已,如果他进入战斗时的狂暴状态的话,很难想象周围的空间会破碎到什么程度,甚至周瑜都怀疑可能会直接引发空间坍塌。

    不过越是这样周瑜越是开心,他在意识到空间壁垒薄弱后干脆开始了大胆的尝试——他要在这里继续修炼自己的撕裂空间的手段!很多事其实就是完事开头难,若是在规则稳定的世界里施展撕裂空间,且不提空间壁垒的强韧程度,就单单是规则世界里的复杂规则组成,就会让很多手段的施展变得遥不可及。但在这种规则混乱,并且甚至连空间都混乱的世界里,想要专攻某一种能力的提升,看来并不是什么奢望。

    并且周瑜很快就将想法付诸实践,而实践之后自然就得到了很好的回应。周瑜收起了风刃,开始全心全意的去感受已经出现的空间裂缝里的空间之力的波动,他也想摸清楚破碎空间里的空间之力的波动,若是发现其中规律,其实就相当于是掌握了其中规则,当明白了规则的真谛之后,再施展撕裂空间,简直就是好像推演一个公式一样简单,要做的无非就是演算的过程而已。

    这是周瑜第一次感觉到接触并且掌握规则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周瑜现在与其说是在修炼,不如说是在玩一个很大胆的游戏,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游戏真的很危险,周瑜已经不断的转换空间,但随着他不断的撕裂空间,在他周围的空间裂缝也已经越来越多。

    “缓一缓,等着再看看……”周瑜心中暗暗说道,他也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

    可是就在他刚刚这样想的时候,他却感受到这些空间裂缝里猛地迸发出来的惊人的空间之力波动,准确的说简直就是一场空间之力的风暴正在酝酿。意识到这一点,周瑜额头上瞬间冒出一层冷汗,暗暗说道:“闯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