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中看不中用?
    ,更新快,,免费读!

    “那边是什么情况?”韩云玲指着不远处的战地问道。

    “不……不是很清楚……”詹廷眯着眼仔细看了好久,最终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沉木城大佬们在得知有一批实力强大的蛮兽忽然来袭之后,他们就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风,异想天开的要带着贵族的力量先来探查一番。结果在他们本以为准备充分,可以在这里打探不少消息的时候,他们却忽然遇到过了之前根本没有想到的意外情况——被围攻。

    最初看到蛮兽的时候,沉木城里出来的这些贵族的力量倒是不认为有什么不妥,事实上他们之前出来的时候就是打算狩猎,这个地方原本本身就是一块天然猎场,之前建立在这里的据点其实就是负责防御蛮兽冲击,而之前这附近的蛮兽的数量虽然不少,但却没有形成规模,因为蛮兽终究只是兽族而已,这而这些畜生的灵智是不高的,他们这些蛮兽之间甚至还在为了地盘和母兽而不断的纷争,同族之间争斗,异族之间争斗,总之蛮兽之间争斗始终不停,而人类反而可以趁着他们不断内斗的时候,没事就过来狩猎一下。

    在此之前,在这些人看来,在这个天然猎场狩猎本身就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况且就算是不久前这里发生了意外的情况,他们也肯定有能力应对,毕竟这次出来狩猎,他们都想着可以获胜,因为他们在出来狩猎之前在城中的不同的盘口都已经下了注,甚至很多人都是给自己下了重注,在他们看来自己自然是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的。而为了贵族之间的荣誉和最真实的利益驱使,他们当然也不可能应付这件事。

    正是因为如此,最初的时候他们都不认为战斗有什么难缠,也不认为这一战有什么危险可言,哪怕他们是被偷袭的。可是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当战况开始渐渐的清晰又不清晰之后,他们才知道他们现在的处境可没有之前想象中的那么好。

    韩云玲虽然是个女人,但在沉木城里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沉木城里一共有四大家族,其中最强的就是韩家,当然另外三家的宋家、曹家和赵家的实力跟韩家之间虽然有一些差距,却还不至于被韩家灭掉,而四大家族之间因为实力相近,其实也都很难真正的发动家族之间的混战。也就是因为大规模的战事不可能爆发,他们又需要跟其他的州郡势力和蛮兽战斗,所以其实家族之间的争斗往往都是由不断的缠斗来替代。

    韩云玲最擅长的就是在这种勾心斗角的战斗当中为韩家夺去优势,事实上韩云玲之所以可以在沉木城的年轻俊杰当中声名显赫,除了她一手霸道的刀法极为高明之外,就是因为他在各类的争斗当中不断取得优势,甚至帮韩家已经谋取了不少的利益,这样的风云人物,自然在沉木城当中极为吃香,甚至其实就连其他的州郡的家族势力都对韩云玲有过一些了解。

    现在这一战的难缠程度也已经远远的冲出了韩云玲的想象,她现在也一样无可奈何,只能固守在自己的阵地里。因为这次的事件也有自家长辈们的主意,事实上其实这个看起来狗屁不通的计划也就是四大家族的大佬们牵头制定出来的,就算是她现在有极大的脾气,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发作出来,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她总不能打自己的脸面。

    还好韩云玲算是有硬实力的人,她除了个人战力出众之外,在沉木城里之所以可以接连赢得些争斗,就是靠着她整体的实力。而所谓的整体实力,其实也就是在做事的时候,她们可以将事情的很多方面的情况都考虑的更全面。这一次韩云玲也因为更好的准备而使得她的处境可以更好,在她的准备当中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准备的箭羽和投掷武器更多,他们这些人所率领的手下数量都一样,但是在打击蛮兽的时候,远程武器的准备更加充分,自然就可以在战场上拥有更多的优势。正是因为如此,韩云玲现在才能更加好整以暇的去观察周围的情况。

    宋三木始终是韩云玲最关注的一个同龄人,在沉木城当中,宋家的实力自然是不如韩家的,但是宋三木的为名气甚至可以说是名望却几乎可以跟韩云玲相提并论。可是相比于韩云玲,宋三木的做事风格却更加沉稳,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印象,结果导致的情况就是,其实在沉木城之中,很多家族里的一些话事人在暗地里评价沉木城年轻一代的时候,都会对宋三木的评价更好一些,认为送三木具备大将之风,将来的成就肯定会比韩云玲更高。

    韩云玲虽然是个女人,但她却从不认为女人就不如男人,甚至她就是因为大家都好像心照不宣的认为女人就是不行,她才要更加憋着一股劲的要将这些事情的印象彻底的扭转过来。在她看来,原本这些事已经不成问题,她在沉木城当中已经算得上年青一代的翘楚,并且虽然她并没有跟宋三木正面交锋过,但是基本上他们的实力是相差不多的。可也就是因为相差不多,她才更加不能解说一些人给宋三木更加评价的这个事情。

    现在看到宋三木吃瘪,韩云玲是真的很开心的。她在战场上的经验也很丰富,事实上在沉木城当中的年轻一代的家族精英中,很少有谁是没有上过战场的,甚至都很少有疏于征战的,沉木城的敏感位置已经注定了在这里的家族力量只能更频繁的出去征战,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入股不主动出击的话,不管是蛮兽也好,还是其他的州郡里的武装力量也罢,都肯定会主动进攻到这边来的。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是沉木城的当中绝大多数家族都认可的说法,所以他们也就习惯了征战,年轻一代的精英们也就习惯了在战场上更快的成长。

    “继续看着,那个不怕死的家伙不可能改变什么,等到蛮兽冲破了宋三木的阵地,咱们就马上过去支援。”韩云玲又瞟了一眼不远处宋三木的阵地后,开口说道。

    “救?”詹廷不解的看着韩云玲,他是韩云玲的副官,自然只能听从韩云玲的命令,可是现在面对这个命令他却怎么都不理解,想了一下后他开口问道:“其实如果拖下去的话,宋三木那些人肯定是撑不住的,他们的武器准备明显不足,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这次来这到底是干什么来的。如果他们被攻破营地的话……”

    “被攻破的话,就肯定死定了死吧?”韩云玲忽然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詹廷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妥,他忙不迭的点头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他现在撑不住的话肯定是死路一条的,现在大家都很难应对眼前的这个局势,再者说就算能应对也还是小心为妙,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呀。”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不该去救援宋三木了?”韩云玲依旧笑呵呵的问道。

    到了现在詹廷总算是意识到问题不对,好像韩云玲现在可不是在心平气和的跟自己交流,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韩云玲,干笑着说道:“将军大人,那咱们接下来到底怎么做呢?”

    韩云玲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这个副将的反应慢,她并没有动怒,反而很悠闲的说道:“你说,在沉木城的那些老家伙眼里,是我更优秀呢,还是宋三木更优秀呢?”

    “当然是将军大人您最优秀了,比个人实力,比统帅能力,比这些年的战绩,他哪一点比得上你?”詹廷虽然反应慢,但在这种事上可一点都吧傻,一顿马屁拍出去,再不济也不可能犯错。

    果然,韩云玲并没有骂詹廷,只是慢悠悠的瞄着不远处的战场笑着说道:“下次想拍马屁就去多学学别人的本事,没本事把马屁拍的漂亮就老老实实做事。”说完之后,她又开口说道:“个人实力?我们两个虽然没决斗过,但你真的认为我可以十拿九稳的战胜他?不可能的,他的实力不弱,这点我得承认。至于统帅能力和这些年的战绩,宋三木也一样不落下风。其实就是因为这个,我们两个难分伯仲,才会有老家伙说他比我强。不过这件,这次差不多就能有分晓了。”

    “是是是,这次……”詹廷下意识的又想点头奉承,但转念一想,他觉得事情肯定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有一想到韩云玲刚才说的话,他干脆做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开口问道:“将军大人,这次怎么就能马上分出胜负了呢?”

    韩云玲满意的点点头,不懂就问自然是个好习惯。韩云玲笑着解释道:“之前我们一直是胜负难分,而这次他已经陷入困境,这是因为他准备不足所致。我是可以看着他受困,甚至干脆直接等着他被杀,这样也就好了。但是这样就行了吗?这只能说明他失败了,但是他却不是败给了我。”

    说到这,韩云玲狠狠的一跺脚,眼中透出兴奋的眼神,说道:“他必须得输给我才行!我可不想让一个不如我的人,始终跟我并驾齐驱,就算他死在这,人们最多也就是认为他运气不好,而将来我再怎么超越他,反而都是要带带着一个跟他差不多的评价,死人就是这一点麻烦,所以我不能让他死,他必须活着,并且被我救下来。他在这一战里要失败了,最终还是被我救下来,你认为等到这件事传回去之后,还有人敢说我们是差不多的吗?”

    听着韩云玲的话,詹廷现在真的是已经有些傻眼了,他现在是真的傻眼,在此之前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韩云玲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在如今的这个局面下,其实可以说是人人自危的一个境地,没有人真的可以做到敢保证自己可以活下去。虽然看起来现在韩云玲因为准备的更充足,她和她的手下们现在还可以保证一定的稳定,但是天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看着现在蛮兽冲击来的数量和剧烈程度,至少詹廷不认为这一战能太容易就结束。

    其实詹廷之所以认为宋三木现在肯定会死,就是因为他认定了这一战肯定还是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而宋三木现在就已经捉襟见肘了,那么只要是继续打下去的话,他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围攻致死。事实上,当他看到宋三木竟然只是派下去一个人就打算阻挡蛮兽进攻之后,他就知道宋三木肯定不行了。

    可是谁成想,韩云玲现在竟然为了那个虚名,要去救宋三木。其实在詹廷看来,如果真的要救宋三木也不是不行,如果他们可以合兵一处的话,虽然会导致他们两片营地的防守的区域减小,但至少他们都还可以保全自身的实力,等到战况真的恶劣到极点的时候,至少相互之间扶持一下,大家的存活可能还会大一些。但是韩云玲却又不打算现在就派兵去救援宋三木,她就是要等到宋三木支持不下去的时候,才会派人去救援,这样才算是救宋三木一命。为了博得更好的名声,和将来在沉木城当中有更高的评价,韩云玲竟然要做出这样一反常态的事情来,足以见得韩云玲对这些事情也真的是太看重了。

    可是詹廷却不认为这是多聪明的做法,一旦他们到时候去救援的话,他们本身的处境也会变得十分的危险,可是这样的事情是他们都不愿意见到的,詹廷可不想赶超宋三木,在他看来宋三木本身也并非是自己的敌人,他跟宋三木其实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像这样跟他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人,他当然根本没心思跟他比个高下,更何况是要冒着那么大风险的情况下去做这件事。

    想到这,詹廷是真的很想劝阻这件事,但最后却还是忍住了自己要说的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心事重重的走开了。

    至于远处的蛮兽,现在已经冲击到了一半,那些蛮兽距离宋三木的那个营地已经只有不到五百米的程度,这个时候那些野牛蛮兽反而发出了好像虎豹一样的惊人的吼叫。周瑜静静的站在山坡下面,他的身后并没有任何的援军,他就真的是要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来解决眼前出现的敌情,不得不承认,这个事情虽然是看起来很壮观,但实际上在很多人心中都认为周瑜真的是傻到家了。

    花良一脸呆滞的表情看着周瑜,尽管他对周瑜已经报以最高的评价,但是这又能意味着什么呢,周瑜毕竟只是一个人而已,人力有穷时,更何况蛮兽本身就是不适合周瑜这样穿着一身皮甲的人去对付的。

    最好的对付蛮兽的方法是派遣重甲骑士,就算是没有重甲骑士也该有重甲战士才对,但是不管怎么说,重甲肯定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被派遣回去搬救兵,但现在之所以在各个营地里士气低落,就是因为他们都知道需要搬来能解决局面的救兵,肯定不是重甲骑士就是重甲战士,但是沉木城里的重甲骑士数量本就稀少,重甲战士的最大问题就是行军速度慢,所以骑士他们都心知肚明,现在想要等来真正有用的援军肯定是很漫长的过程。

    到了最后,花良终于忍不住,想要靠近宋三木去给周瑜求情,但他却直接被挡在面前。宋三木现在也并不希望周瑜出去犯傻,只是他现在却是鬼使神差的就认为周瑜可以帮他解决一些问题。尽管在他看来,以一人之力想要守住他们的营地并不可能,但是到了现在他却很固执的认定这件事还是有实现的可能的,他也就只能硬撑着继续看下去。

    那些蛮兽终于还是冲到了山坡下面,在这个时候其实不光是宋三木眼睛始终一眨不眨的盯着山坡下的情况再看,其实就连不远处营地里的韩云玲也一样在全神贯注的观察着这边的情况。虽然韩云玲本身已经认定了宋三木肯定会输,并且她也并不认为挡在山坡下的周瑜有可能取胜,但是虽然她就是这么想的,却还是保持着极为旺盛的精力,他现在就是要看清楚那边的情况到底是什么,哪怕是明知道他们会输,也一定要亲眼看到他们的失败发生才行。

    并且在韩云玲看来,一个敢在这个时候单枪匹马走下去的人,绝对不可能是简单的角色,甚至就在蛮兽要冲到周瑜面前之前,韩云玲还下意识的说道:“我感觉这个家伙不简单,他也许真的可以扭转局势吧。”

    可是韩云玲话音刚落,所有在关注周瑜的人都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幕——重新拿起缚灵架真的好像有着万夫不当之勇的周瑜,竟然是直接被大量的蛮兽撞到,然后整个人消失在蛮兽群里……

    詹廷头都不敢回,生怕自己现在有什么动作,会让韩云玲认为他是在朝下韩云玲之前的那番话。

    韩云玲也不禁面色讪讪,呵呵一笑说道:“原来只是中看不中用啊,这么看来,宋三木这次真的死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