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上剑典〕〔狐狸别笑了〕〔最强升级〕〔刑凶〕〔六零小仙女〕〔大周王侯〕〔绝顶神医〕〔美女跟我走〕〔维密天使[综英美/〕〔外戚之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先婚后爱:老公轻〕〔重生空间:天价神〕〔学霸也开挂〕〔正版修仙〕〔重生之武道逍遥〕〔都市修仙天尊〕〔佣兵二十年〕〔无限求生〕〔剑逆天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八十八章 大歼杀
    ,更新快,,免费读!

    詹廷没有说话,他原本就对那个忽然之间站在山坡下的家伙没有什么感觉,在最初的时候他就认定了那个家伙不过就是下去送死的,现在看来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任何意外。韩云玲也很快就改变了态度,冷冷的看着原本周瑜站着的地方,淡淡说道:“准备一下吧,等到宋三木那边撑不住的时候就带人过去救援。”刚刚说完,韩云玲又自己摇头说道:“不用,你时刻观察着就行,等到适合的时候我亲自带队过去。”

    詹廷点点头,没有反驳也没有表示赞同,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他都认为救援宋三木这件事并不是不能做,只是非得要等到他们那边无法支撑之后再去救援,这样做根本就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只是无奈韩云玲才是他们这个队伍的主将,他除了听命之外,也实在给不出任何建设性意见,或者说就算是他想给也根本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宋三木现在脸色铁青,他早就该想到不能指望周瑜一个人的力量。当他看到眼前的情况发生之后也不断在心里暗暗的骂自己无知,一个人的力量能有多大,现在这个时候就算周瑜再怎么能打,又怎么可能拦得住大批蛮兽的冲击,更何况很显然这一次蛮兽冲击的程度更加的猛烈。

    只是转念一想,宋三木现在也实在是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来,若是他之前准备的远程打击的武器更多一些,现在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宋三木烦躁的扭头看了看身边,发现远处的花良现在似乎还在挣扎,他没好气的走过去说道:“你去救他吧,你不是担心他吗,去救啊。”

    花良愤怒的看着宋三木,但很快就藏好了自己的情绪,事实上其实要说跟周瑜有多深的交情,这一点花良倒是没有多少的感受,毕竟他跟周瑜认识的时间也并不算太长,只是在他看来周瑜就这样死了可是真的太可惜了。周瑜是他认识的人当中实力最强的,甚至就连击败宋三木也都表现的很容易,这样的高手就算不去做一个大将军,也该做一个潇洒的独行侠的,结果却在这个战场上莫名其妙的被这些蛮兽冲击致死,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并且他也感觉莫名其妙。

    不过看着宋三木现在气势汹汹的样子,花良也不知道是脑子哪里出了问题,他竟然点了点头,然后提起自己的兵器直愣愣的也朝着山坡下面冲去。之前宋三木只是嫌花良聒噪,这才让人控制住他,而他刚刚让人松开花良,结果花良虎头虎脑的往外冲,也没人阻拦他,其实也是人们都忘了要拦着花良,现在山下就是来势汹汹的蛮兽,而周瑜那样的高手都刚刚直接葬身其中,现在就是谁冲下去谁死,结果花良却闹了这么一出。

    宋三木有些愣神,不过看着花良一去不回的往下冲的样子,宋三木只是冷冷一笑,说道:“喜欢送死就让他去吧,传令下去,大家列阵。”

    宋三木说的很平静,但现在他的营地里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心平气和,甚至就算是强装镇定都很难做到。就是因为这样的情况的存在,现在就算是宋三木亲自下令也很难让这里的士气提升。

    人们都傻乎乎的看着花良往山坡下冲,似乎现在看看花良最后到底是怎么死的,都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最大的慰藉,或者也有可能让他们多多少少增加些勇气。当然,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事到如今谁都知道只有全力以赴的跟蛮兽战斗才有可能获得胜利,而获胜则意味着他们可以活下去,一旦失败,就只有灭亡。

    “将军,咱们还是赶紧求援吧。”宋三木身边,他的副将急切的说道。

    “跟谁求救?现在大家都自身难保,沉木城的重甲士兵想要赶过来也不知道要得到猴年马月,现在还能有谁来救我们?”宋三木一脸苦涩的说道。

    “韩家的队伍,韩家的队伍现在看起来好像状态还不错,他们还没让蛮兽靠近太多呢。”副将不死心的说道。

    结果宋三木只是摇头,他甚至没有抱有任何幻想的去看向韩云玲的队伍,他也懒得去解释什么。因为他是知道的,以他对韩云玲的了解,这一次韩云玲是肯定不可能在他出现危险之前来救援。但是讽刺的是,他肯定也不会死,只要他不是自己一心求死,最后也肯定可以等到韩云玲的救援,因为只要自己在这里失败,但是最终却是韩云玲救的自己,那么他跟韩云玲之间的比较,也就要彻底的告一段落了,从今以后不可能再有人来讨论他们两个之间到底孰强孰弱,因为自己的命都是韩云玲救的,就算将来有人再想拿他们相互作比较,宋三木自己也已经无法坦然面对了。

    其实宋三木从未有过跟韩云玲比较的想法,倒不是他有多豁达,反而是因为宋三木根本不认为韩云玲跟自己有可比性,但今天却遇到了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他之前准备不足,竟然就只是想着要带着周瑜过来找场子,他之前还在美滋滋的算计着,想要让周瑜将韩云玲新招的那个侍卫挫败,然后好好的炫耀一番,结果事情跟他之前所想的完全不同,到了现在这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而宋三木也要因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代价。要么是他猜错了,就算韩云玲也不会来救自己,然后他和他的手下都付出生命的代价。

    要么就是他算对了,被韩云玲派人救走,但是从今以后他在沉木城当中也就彻底失去了跟韩云玲争斗的资本。

    这两个结果,都是宋三木不愿面对的。

    花良已经要冲到那些蛮兽的面前,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人不忍心再往下看去。反正在他们看来花良肯定要死,他们还是做好应对蛮兽继续冲上来的准备才是最重要的。

    花良现在只感觉自己热血已经充满了自己的整个颅腔,他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也已经知道自己即将死亡,但不知为何,现在他越是恐惧,反而越是敢继续往前冲锋,就仿佛是他对面的那些蛮兽反而就只是很温顺的小兽一样。

    “啊!”花良忽然开始疯狂的喊叫起来,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疯狂,而人的一生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花良忽然间感觉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行。

    “死就死吧,老子死了也要跟你们拼一场!”花良发出最后的呐喊,而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三个蛮兽分别从三个方向冲向花良,其实这一刻花良是知道的,以自己的身体是不可能承担得起这样的冲击的。

    但是就在花良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忽然之间一阵风袭来,紧接着花良就感觉自己全身都一阵轻松,准确的讲就是他现在好像飞起来一样,瞬间变得头重脚轻。花良先是一愣,飞起来的时候他脑子里还下意识的想道:“这就是死了之后的感觉吗?”

    可是当花良重重的摔在地上,屁股一阵剧痛让他惊醒之后,他才猛地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死,甚至连受伤都没有,唯一的变化也就是刚刚忽然从原地飞起,然后又重重的摔在地上导致屁股生疼,除此之外花良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在他原本的观察来看,那三个蛮兽就算不是一起冲锋,哪怕只是单独冲锋都肯定会让他血溅当场,结果他不但没死,并且还十分诡异的脱离危险,并且现在连一点危险都没有发生。而造成这一切结果的,就是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个人。其实准确来讲,花良根本分辨不清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人。这是一个全身冒着银光的家伙,体型好像是人类,但到底具体是什么情况花良并不能分辨得出来。

    而现在这个全身冒着银光的家伙,他的身边不断的有银光闪烁,花良其实也是跟比较爱幻想的人,现在看着那些不断闪烁着的银光,他感觉就好像是月光被打碎了洒落了下来一样,只不过这些银光看起来显然比月光还要灵动很多,并且也血腥了很多。花良其实已经认了出来,那个穿着银色的好像盔甲一样的东西的人肯定就是周瑜,而现在周瑜所施展出来的击杀那些蛮兽的手段是真的让花良看得目瞪口呆,也感觉到十分不可思议。在过去的时候他也曾看到过一些高手战斗,尤其是就在不久前他才看到周瑜跟宋三木战斗,当时在花良看来,那种程度的战斗就已经是最高水平的战斗了,但是现在看来他之前的想法是真的错了,并且是错的十分离谱。

    在如今的这个情况下,周瑜所施展出来的这个手段他都根本是看不懂的,那些看起来很美的银色光刃所爆发出来的威力虽然他没有办法亲身体验,但是光是看着那些蛮兽最后的被斩杀的样子,他就可以想到那些银色光刃的威力到底有多强。花良一直都是一个武痴一样的存在,虽然不至于偏执到痴迷的状态,但终究是格外的关注,可是现在当他去看周瑜的战斗方式,试图分析清楚周瑜到底是什么样的战斗手段后,他却只能徒劳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判断出来这些银色光刃到底是什么。

    不过现在花良虽然无法探查清楚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但却至少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周瑜现在所爆发出来的强大战力是真的有可能改变战场局势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仔细想想,刚才自己可以在将死之时堪堪从鬼门关前逃出来,靠的肯定就是周瑜的救援才会这样。并且现在最让花良吃惊的地方就在于那些蛮兽竟然根本无法穿过周瑜设下的防线,也就是说周瑜现在仅仅是一个人竟然就挡住了所有蛮兽的冲锋,这样的事情在此之前他是根本没有办法预想到的,甚至可以说现在虽然是这件事就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的面前,但花良却还是感觉这一切极为不真实,甚至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可是周围的血腥气息是不会作假的,屁股上隐隐传来的疼痛的感觉也让他真切的意识到现在绝对不是在做梦,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但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发现,花良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更加迷茫的状态。

    事实上,现在不光是花良已经变得一脸呆滞,包括宋三木和他手下的那些人看着山坡下发生的一切的情况也都已经变得傻眼。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的人的感受其实都跟花良是差不多的,他们都不太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可是真真切切发生的情况却让人根本无法忽视这些事情。宋三木看了好半天,发现竟然真的是一个蛮兽都没有穿透过来。现在周瑜俨然就是一面墙,并且还是一面可以移动的墙,现在在朝着山坡上冲锋的那些蛮兽不管怎么样努力,都根本做不到穿透过来。而在此之前已经做好了拼命准备的众人,现在也都已经是变得不上不下的。这些人之前都已经打算以死相拼,结果最终却变成了现在这样好像是一个个都可以看戏一样,只要是稳稳当当的观望下去,就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时间阵地里的气氛也变得十分的古怪起来。这些人都从之前要拼死一战的心态当中转换到了看戏的状态,虽然这种心态上的转变并不是他们主观上想要做的,但是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人的被动转变反而都让他们感觉更加古怪。事实上,现在这样的局势到底是会以什么样的状态发展下去,是没有人说得清楚的,而这些正在“看戏”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可以继续看戏下去,还是要现在就做出什么应对来。

    周瑜现在的战斗自然是变得游刃有余起来,在这个世界里,周瑜原本就没有什么遇到什么强大的敌人,就算是他不能穿上铠甲的时候,他的惊人的身体素质就注定了他在这里是可以横冲直撞的,更何况现在周瑜已经穿上铠甲,那么到了现在周瑜在这里几乎就可以说是无敌一样的存在,甚至可以说他就是这里的神。

    其实周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可以穿得上铠甲,当他面对蛮兽的冲锋的时候周瑜还打算用缚灵架好好的跟这些蛮兽大战一场,结果就在蛮兽要冲上来之前,他却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可以引导出精神世界,他也不知道这样的变化到底因为什么出现,但是至少当这样的情况出现之后,周瑜当然也不可能再客气,他干脆直接召唤出铠甲,并且打算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战斗。而就在他穿上铠甲的时候,蛮兽将他直接吞没,但是当周瑜穿上铠甲后,这些蛮兽的进攻是断然不可能伤害到自己的,周瑜索性也就开始尝试着找找状态。而当周瑜重新站起来的瞬间,他也确实吓了一跳,因为他发现花良竟然就在蛮兽冲锋的必经之路上阻挡,并且还在大喊大叫的喊杀,当时周瑜就一扬手,控力术施展将花良扔了出去。

    而随后,大战就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周瑜整个人都好像是神明一样在战场上肆虐,这些蛮兽从最初的浩浩荡荡,现在已经变得稀稀疏疏,而出现这样的变化,在山坡上观战的人的态度也从最初的震惊万分,变成了现在感觉顺理成章,因为周瑜在战场上的表现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们这些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人也都认为周瑜肯定是要取胜的,仿佛不取胜的话就好像是违背了神明的意愿似的。

    周瑜的取胜很轻松,这些蛮兽最后都变成了周瑜手上屠杀的对象,他们现在已经从之前冲过来的时候来势汹汹的凶悍存在,变成了现在的一地血肉,战场上瞒着惊人的血腥气息,花良整个人都傻乎乎的站在山坡上稍高的一些,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眼前所发生的事实。

    “完了?”看到周瑜慢慢的转过身又走了过来,花良忍不住开口问道。现在周瑜已经摘下面罩,花良倒是可以看得出来周瑜的面貌,只是他刚刚问完,又马上意识到周瑜身上的铠甲,伸手指了指周瑜的一身铠甲问道:“你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的铠甲。”周瑜笑着解释道。

    “铠甲?”花良的脑子还是有些乱,沉默稍许之后他忽然问道:“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我身上的铠甲变成你这样的铠甲?”

    “变是变不到的。”周瑜很直接的说道,他说完之后花良的脸上马上露出了无比失落的表情,而周瑜又接着说道:“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倒是也可以尝试着穿上这种铠甲战斗。”

    “我要怎么做?”花良继续追问道,他现在也已经看了出来周瑜穿上这身铠甲之后的实力变得极为强大,在他看来这件铠甲必然有着十分特殊的能力。

    周瑜没有马上回答,他先是往远处的天边看了看,最后淡淡说道:“先回去,回去我再慢慢跟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