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狂后〕〔重生八零甜蜜军婚〕〔Hello,小甜心〕〔大唐好相公〕〔年年安康〕〔婚婚欲睡:总裁宠〕〔回到八零当女兵〕〔位面之狩猎万界〕〔重生八零:弃妇带〕〔念那时依默,予拾〕〔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神秘军长,高调爱〕〔官程〕〔霸尊狂帝〕〔我的一纸婚约〕〔闪婚独宠:神秘总〕〔超级仙王混都市〕〔怒指苍穹〕〔重生魔神在都市〕〔最后一个契约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九十二章 血祭
    ,更新快,,免费读!

    周围的腥臭味开始越来越严重,不过对于无毒的气味周瑜向来没有多少畏惧,至少不中毒,这是周瑜现在最大的欣慰。不过现在周围的爆炸却还在持续,大量的爆炸阻碍了周瑜继续往前冲锋,周瑜只能站在原地观望,不过他的眼睛却始终盯在山顶上的祖宁身上。

    除了周围的爆炸,现在最让周瑜感觉愤怒的就是那些普通士兵的惨象。其实周瑜始终是个很矛盾的人,对于陌生人他向来没有什么感情,尤其是在战场上碰到的话,就算是女人他也一样下得去手。可是周瑜的心中始终有一块逆鳞,就是对普通人不该动手。

    可以说这其实是武者们的一个臭毛病,所有的武者都认为自身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哪怕是低阶武者都已经远远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所以在武者们看来,他们之间的争斗也好还是战争也罢,都不应该将普通人牵扯进来。

    正是因为如此,周瑜在元鼎国内看到天照国人建立的秘密基地,看到天照国武者拿普通人做活体实验的时候才会出离的愤怒。这跟国仇家恨固然有关系,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他出于武者的角度考虑,看到普通人因为武者之间的战争而受难,他会无法接受。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在周瑜看来,其实不管是宋三木还是其他的士兵,在他眼里都是普通人,这些人之间平日里喜欢怎么争斗都是他们的事,但如果战斗的层面上升到他所处的这个高度之后,还要对普通人动手,这绝对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了。

    尽管周围的这些士兵之前甚至可能还都是带着要杀他的目的而来,但看到这些人因为那些蛮兽的爆炸而不断惨死的时候,周瑜的清晰开始渐渐变得不稳定,到最后周瑜却反而需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战场上他从不允许自己带着愤怒或者其他的负面情绪战斗。

    此时此刻,愤怒的不仅仅是周瑜一人,在矮山上站着的赵良玉和他手下的那些幽州大佬看着山下发生的一切,一个个都已经怒火丛生,赵良玉睚眦欲裂,他愤怒的整个人都在发抖,他身后的那些统帅和将领也都差不多是同样的表现,这些人都在看着赵良玉,现在也只有赵良玉才能在这件事上表态。

    终于,赵良玉忍无可忍,上前问道:“大师,你这是干什么?”

    “没干什么,没看到遇到个强敌么,我需要借助一点力量才行。”祖宁冷冰冰的说道。

    “这是借助力量?你这是屠杀?”赵良玉愤怒的大喊道。

    结果赵良玉刚一喊完,却见始终盯着山下的祖宁猛地转过身来,也许因为祖宁转身太猛,一直以来都扣在他头上的那个巨大的斗篷竟然掀了起来,随后露出一张无比狰狞的脸。

    赵良玉直接被吓傻了,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张脸,甚至忘了继续质问下去。太可怕了,这张脸真的是太可怕了,祖宁的皮肤枯燥到就好像是树皮一样,并且整体呈现出死灰之色,单单是他的脸色就让人感觉他好像是一个死人一样,原本祖宁的身上就总是引气沉沉的,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现在看到这样一张面色死灰的脸,赵良玉惊恐之下不住的往后接连退了几步。

    除了面色呈死灰色,皮肤好像树皮之外,祖宁脸上最吓人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睛,他的两只眼睛就好像两个拳头那么大,与其说是眼睛,不如说就是两个窟窿出现在他的脸上,并且他的眼睛里没有眼珠,就是真真切切的两个肉窟窿摆在那里,赵良玉跟祖宁“对视”的瞬间,看到祖宁脸上的那两个窟窿里好像还有血肉在蠕动,甚至当他扭过头去惊魂未定之时,他的脑子里有些画面一闪而过,他回忆起来感觉在祖宁的那两个肉窟窿里好像是有几条肉-虫子在蠕动。

    至于祖宁脸上的其他位置,赵良玉根本看都没看清,或者是他当时也已经注意到,但实在不想再回忆那样的一张脸。他身后的那些统帅有几个人眼尖也看到了祖宁的面目,一个个都吓得不轻。这些人都是久经沙场之人,其实就算让他们在死尸堆里过夜他们都不会紧张,但看到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他们却根本平静不下来。

    祖宁似乎很满意自己的震慑,也不觉得自己的面目有什么不妥,看到赵良玉和他手下的那些人都老老实实的退下去站在那里,他满意的点点头,转过身后笑着说道:“反正这些人就算是上了战场也一样是被那个家伙杀掉,不如直接把他们的生命之火奉献出来,在战场上还能有点用处。”说完这些,祖宁又慢慢转过身来,这次赵良玉马上提前把头扭了过去,他实在不想再看到祖宁的脸。

    祖宁这次转身也并没有再让自己的脸从阶段的斗篷里露出来,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放心吧,这些人的奉献是会有回报的,他们很快就会去到吾神的身边,不久的将来他们会在更幸福的世界里生活。那里是真正的仙境,不再有苦难和征战,所有的一切应有尽有。”

    一直以来祖宁说话的时候都是冷冰冰的,这次他似乎是在拼尽全力的用很温柔的语气说话,可惜他的声音实在太生涩,就好像是锯木头一样,听的赵良玉等人头皮发麻。不过仔细想着祖宁的刚才说的话,他们更是后怕不已,尤其是想着他话里的意思,赵良玉甚至忽然感觉后脖颈好像都在阵阵的冒凉风。

    矮山上的气氛开始变得沉寂,不光是赵良玉感觉恐惧,他身后的那些手下现在也都已经吓得噤若寒蝉,到了现在,这些人甚至感觉祖宁的样子都已经不是那么恐惧,而是他现在给人们透露出来的消息让他们完全看不懂。

    “真正的仙境?一切应有尽有?去神的身边?”这些话祖宁在说的时候尽管声音难听,但人们听得出来他已经用了自己最好的态度,但也恰恰就是因为他态度的转变,反而让他们心慌不已。

    到了现在这些人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真的进了贼窝了,尤其是赵良玉,在最初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可以成为神明使者,以为成为神明使者之后肯定会变得更加强大,但是当他看清楚祖宁的样貌之后,他才意识到好像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甚至可以说已经变得有些神秘和恐慌,最重要的是看着山下那些惨死的士兵,更让他对祖宁所侍奉的神明产生了一定的怀疑。

    这是赵良玉这辈子第一次对神明有了自己主观的想法,在之前的时候赵良玉是并不信神的,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俗世的强韧来讲,都很喜欢强调我命由己不由天,开始祖宁出现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手段却让他对神明的存在产生了肯定的想法,但也始终就是一些很朦胧的想法,他并没有真正认真的去思考过关于神明的一切。

    可是到了现在,他才忽然开始思考起祖宁所侍奉的神明到底是什么,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赵良玉都不直到祖宁侍奉的到底是什么神,他更不清楚这个神明所掌握的具体的能力是什么,这些情况他之前认为都不重要,因为他很沉得住气,他认为只要是跟祖宁的关系处理好,将来有朝一日真的可以见到神明的时候,一切的问题似乎也就可以解开谜底,但是很显然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超了他的想象,这一战的所有的发生的事情都在冲击着他的认知,赵良玉开始后怕,他甚至有些后悔跟祖宁的合作,只可惜好像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想要反悔也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

    祖宁最终并没有再给赵良玉他们多解释什么,不知道是懒得解释还是他认为自己已经解释的很清楚,而矮山下现在发生的情况却在朝着更加惨烈的方向发展。

    那些被蛮兽爆炸所害死的士兵其实并不算太多,更多的士兵都瑟瑟发抖的躲在没有爆炸发生的地方,但是地面上流淌的那些奇怪的血液却忽然开始燃烧。当大火出现的时候,周瑜也意识到情况变得彻底脱离了他的控制。周围的大火很奇怪,并没有给他灼热的感觉,甚至当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周瑜还感觉周围竟然笼罩着一片浓郁的寒意。

    可是周围那些没有逃得出去的士兵却都被大火沾染,大火迅速在各个士兵的阵营之间蔓延,不多时整个战场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火场,赵良玉放眼望去,已经根本看不到战场里的周瑜,现在这个时候他的眼里只有茫茫的火海。但看着看着,他却忽然打了个寒颤,他意外的发现周围的温度好像在不断降低,他那珍贵的内甲竟然都无法让他的身体保暖。

    “这是怎么回事?”赵良玉不禁自言自语道。

    就在此时,一直好像在看风景似的祖宁又开始动手,之前消散的那个血色棋盘又一次浮现在他面前,当血色棋盘再一次出现后,赵良玉发现在棋盘上好像又多了一些东西,仔细看去发现那些在棋盘上不断蠕动的东西好像就是很小很小的蛮兽。

    还没等赵良玉看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祖宁已经一挥手将血色棋盘推了下去,血色棋盘直接坠入火海之中,而当血色棋盘掉进火海的瞬间,之前看起来还是漫天大火的战场,竟然瞬间平息了火焰。

    战场一下子又变得平静了起来,大火消失的无影无踪,战场上的士兵也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战场上只剩下一个人,就是那个穿着银色铠甲的强大存在。赵良玉眼皮直跳,在他的印象里,并没有体清晰的关于大火燃烧起来的时候周围温度的变化,或者说他刚才已经被吓傻了,脑子还是有些不够清楚,在他看来一场大火连所有的士兵的身体都已经烧得一干二净,可是那个穿着铠甲的人却还直挺挺的站在战场中央,似乎不曾受到一点伤害,这样的情况让赵良玉变得更加不解。

    “这就是神明使者之间的战斗吗?”赵良玉在心里暗暗的想道,之后他又马上摇了摇头,继续想道:“不对,这就是神明力量之间的战斗吧。”

    战场之上,周瑜现在一动不动的站着,他一来是在判断接下来的局势,准备对矮山上的祖宁发起进攻,二来却又是因为他现在身体很僵,需要一段时间的来缓和。刚才的大火确实充满了诡异,周瑜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灼热的感觉,当他被大火蔓延之后反而感觉好像置身冰川当中一样,极寒的气息浸透了他的风甲,他好久都没有被这中种程度的寒冷笼罩过了。

    但是周瑜现在却还在思考另外一个事情,那就是刚刚被大火蔓延的时候,他从大火之中却似乎嗅到了一种很奇怪的气息,所谓的嗅并非是真正的靠鼻子闻到,更准确的说其实就是感觉,周瑜在大火之中竟然感觉好像是跟时空神站在一起似的,不仅仅是时空神,在跟时空之主站在一起近距离交流的时候,他也有过这样的感受,这场大火竟然让周瑜有了一种好像是神明的手段,而并非是寻常世界里应该出现的手段。

    “好荒诞啊。”周瑜忽然开口,自言自语的说道。他也知道这样的感觉很荒诞,但是转念一想又马上惊厥。

    在囚犯之战结束之后,他是见到过时空神的,也从时空神口中知道了混沌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混沌世界其实就是未来的世界,只是在规则还没有建立之前,这里是不可能跟规则世界接轨的。但是在混沌世界当中,却不是之后时空神一个神明,事实上时空神一直在混沌世界当中的征战,除了要跟混沌规则战斗,建立一套完整并且稳定的规则之外,另外一个就是要跟其他的神明战斗。

    想到这周瑜再看向矮山上的那个黑衣人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好像一些之前看不懂的事情变得豁然开朗。他在之前的时候始终感觉这个黑衣人的手段很奇怪,所掌握的力量也充满了诡异,他明确的感知到对方并不是在使用精神力战斗,但是之前他始终认为自己是遇到了跟囚犯之战里的其他囚犯一样的敌人,因为他们所修炼的方式是不同的,所以才会出现战斗手段不尽相同的情况。

    可是如果这件事跟神明联系到一起呢?

    周瑜想到刚才的大火,他也明白就算是让他再修炼十年,也不可能瞬间放出这种规模的火焰,但如果是借助了其他强大存在的力量,比如神明的力量,领悟更强的规则力量,放火似乎反而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就好像是周瑜,对于其他人来讲想要破开空间壁垒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周瑜却因为掌握了空间规则,尤其是掌握了扭曲空间领域,所以他可以撕裂空间,甚至将来还要发展到空间切割的程度。

    “这个对手,不简单呀。”周瑜又笑了起来,对手的强大现在反而可以让他激起更强的斗志。

    只是就在此时,周瑜身边又发生了异样。

    在周瑜的身边忽然弥漫开来诸多的血气,是地面上的那些好像在跳动的血珠开始蒸发,这些血气不断的升腾起来,在周瑜的身边组成一个又一个的幻象。这些幻象清晰之后呈现出的就是那些蛮兽的形象,周瑜虽然认不出这些蛮兽的具体形态,但他却很清楚一点,那就是矮山上的那个家伙已经用了十分特殊的方法将这些蛮兽用另外一种方式“复活”了。

    “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矮山上的祖宁忽然大吼起来,他喊出来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尖厉到让赵良玉等人感觉耳朵好像都已经被刺穿了,很快他们甚至就根本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周瑜抬头看去,看着矮山上好像格外兴奋的赵良玉,微微笑道:“不过是一些小玩意,也想拦住我?”

    周瑜也被祖宁彻底激起斗志,这个时候周围的蛮兽已经再一次朝着周瑜冲来,这次蛮兽的速度变得更快,冲击的力度也变得更强,周瑜的辉耀刀法运转到极致也很难阻挡这些蛮兽的冲击。

    终于,从开战到现在始终没有受伤的周瑜,在一次防守失误之后被一只蛮兽冲到面前,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还好,周瑜的风甲不再是之前那件脆弱的铠甲,虽然失误,但却没有受伤。

    狠狠一把甩掉那个蛮兽,周瑜一脚踩下去,蛮兽瞬间粉碎。又抬头看了看矮山,周瑜不禁失笑:“看来不能再玩下去了呀。”

    说着话,周瑜身边的风刃瞬间开始加速运转,周围的蛮兽在短时间内很难再靠近周瑜。看到这,祖宁在山上继续大喊道:“没用的,没用的!灵魂兽是不可能被杀光的,他们继承了吾神的沈辉,是永生不灭的!”

    “灵魂兽?”混战中周瑜听到这三个字不禁一笑,灵魂兽这个称呼倒是超出他的预料,不过很显然此灵兽绝对非彼灵魂兽。

    笑过之后,周瑜的右手终于动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