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迷途〕〔一指轻点你心上〕〔一世狂兵〕〔剑破苍穹〕〔重生之超级透视学〕〔拥吻热可可〕〔鬼之诗〕〔重生七零小甜医:〕〔宠妻婚然天成〕〔异想成神〕〔冰火女总裁的全能〕〔名门第一宠妻〕〔鸩赋〕〔浮生缭乱〕〔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刀剑乱舞]恋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六百九十四章 美滋滋
    ,更新快,,免费读!

    还好,宋三木并没有机会看到周瑜在矮山下的那一场战斗的场景,否则的话宋三木就真的会不知道怎么面对周瑜。不过看着慢慢走回来的周瑜,宋三木还是有些恍惚。这一战就这么结束了,他们都不知道战斗为什么会忽然平息。在此之前,所有的人都在拼死抵抗,在混战之中没有人能想到之后的命运是什么,倒下的人很多,而活着的人也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宋三木早已经心如死灰,就连另外营地里的韩云玲也已经再没有心思去救宋三木,然后达成她想要在沉木城当中想要达到的程度。

    可是忽然之间,所有的蛮兽都退了下去,她们之前好像潮水般涌来,之后又如同潮水一样退去,劫后余生的人们根本反应不过来这其中的巨大变化,所有很多的人都只是一面庆幸但却一面傻乎乎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走进营地里的周瑜,宋三木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怎么跟周瑜教谈。虽然并没有看到周瑜出去战斗的具体场景,但是他还是可以想到那些蛮兽的忽然撤走,肯定跟周瑜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的,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周瑜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是将所有的蛮兽都杀光了,还是找到了什么可以吓退这些蛮兽的方法?

    “对了,我带回来了几个人。”周瑜开口说道。

    宋三木如释重负,他还在犹豫着到底要怎么跟周瑜交流,还好周瑜很贴心的提前开口,让他有了可以交流的机会。

    “带谁回来了?”宋三木下意识的问道,随后又主动说道:“是熟人吗,需要提前安排什么吗?回沉木城的话最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我……”

    宋三木原本还在很热情的说着,他现在已经很明确的知道了自己的定位,在周瑜的面前他不但不需要装什么高手,甚至就连平等相处都很难做到,宋三木现在最多也就是让自己做到不要太奉承,当然这也很符合他的性格,他是尊敬周瑜的强大,却并不是想要在周瑜面前谄媚。可是当他刚刚说到要尽地主之谊,顺便重新跟周瑜认真的结交一番的时候,他看到从远处走过来的那些人的样貌后,整个人都有些愣神。

    看着那几个人的样子好半天,直到他们都走到宋三木面前的时候,他才终于缓过神来。只是缓过神来之后他反而变得更加吃惊,宋三木用难以置信的语气看着周瑜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很想伸手指着赵良玉问问这是谁,当然并不是说宋三木不认识赵良玉,恰恰就是因为他认出了赵良玉的身份,他现在才会变得更加吃惊。宋三木不是他营地里的那些普通出身的士兵,那些人现在看到赵良玉和他手下的将领,也只是感觉他们穿着的盔甲十分珍贵,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但却无法直接辨认出赵良玉的真实身份来。

    但宋三木是知道赵良玉的身份的,他的出身让他有机会可以接触到这个层面的存在,他也曾经近距离的看到过赵良玉,所以他敢肯定自己是肯定没有看错的。但也正因如此,他现在才会感觉无比吃惊,甚至这比之前看到周瑜轻松击杀那些蛮兽还要让他吃惊,毕竟在此之前周瑜的表现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宋三木是因为想不明白其中细节,所以反而下意识的忽略了。但现在看到赵良玉这样身份的人忽然出现在他们的阵营里,这其中所代表的意义可实在是太惊人了。

    “这位,是您朋友?”宋三木慌神好半天后又开口追问道。

    “不是我朋友,就是刚才去打架,打赢了之后发现你们这次遭遇的埋伏就是这个人一手策划的,我就索性给带回来了,现在交给你处置吧,我对这种事没兴趣。”周瑜有些懒洋洋的说道,他现在是真的有些累了,为了战胜祖宁周瑜的消耗并不小,尤其是那一记空间撕裂让周瑜的消耗陡增,现在他很想休息,也就懒得多说话。

    可是在宋三木看来,周瑜现在流露出来的淡漠反而更是实力的体现,他在理清了思路之后无比兴奋的对周瑜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应该是个身份很特殊的人,不过我没问,反正你肯定知道怎么用这个人的。”周瑜依旧平静的说道,最后补充了一句:“我有点累了,最好找一辆马车给我,回去的路上我要在车上休息。”

    “没问题,没问题,我这就去安排。”宋三木连连点头,刚想招手让手下去做这件事,但当手下来了之后他却只是让手下先好好的看押好赵良玉等人,然后亲自去把马车准备好,等着周瑜上了马车之后他才放心的回去找赵良玉。尽管宋三木心里始终在告诫自己不要表现的谄媚,一旦被对方轻视的话,跟这种人反而会更难相处,但一想到周瑜要跟着他们回沉木城,宋三木怎么都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到了现在他可没什么心思再去想着跟韩云玲争夺什么名气高低,有周瑜这样的强者跟他们宋家产生牵连,再加上周瑜带回来的赵良玉,宋三木在这一战之后就算是再想低调也肯定不可能低调下去了。至于他能够从家族当中得到的好处,现在也仅仅就是特别多或者是特别特别特别多的区别而已了。

    在周瑜临上车之前,宋三木还是忍不住说道:“周前辈,您带回来的那个人名叫赵良玉,他是幽州之主,是我们大辽国里最强的郡守,这个人我肯定会好好利用的。”

    周瑜听完,淡淡一笑,说道:“那就恭喜你了,我只是随手做了点小事而已。”说完,周瑜进入马车开始休整,击杀祖宁对周瑜来讲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他知道接下来凭着额头上血镰可以招来的那些血神的使者或者其他力量,这才是他接下来最需要抓住的线索。想要度过下一节的时间,在周瑜看来希望最大的应该就是搞清楚血神或者至少是血神手下的力量的底细。

    坐定之后掏出怀表看了看,周瑜遗憾的发现怀表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这跟他之前所想的倒也相差不多,毕竟在他看来这一战也应该没有什么契机可以让时间流逝,收起怀表,周瑜马上开始休整,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的下一战或者是下下一战。

    宋三木美滋滋的往回走,他现在剩下的手下已经不多,但却还是将所有的手下都调配到周瑜所在的马车周围,至少表面功夫一定要做好,宋三木已经下定决心要跟周瑜打好关系,哪怕显得不平等也无所谓,对待这样的强者他也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真正的跟对方平等相处。

    宋三木刚刚赶回营地中央,就看到韩云玲带着一批士兵赶了过来。韩云玲现在的表情很复杂,看起来好像带着几分火气,却又好像带着几分疑惑。她看到宋三木后马上瞪大眼睛狠狠的等着宋三木,看起来好像就是宋三木惹恼了她一样。

    过去跟韩云玲见面的时候宋三木还会心存几分对抗想法的跟她对峙一番,但到了现在宋三木却一点跟他争斗的心思都没有,甚至他忽然感觉他跟韩云玲之间这点程度的战斗真的是太小儿科了,不知不觉间他也开始尝试着用周瑜的眼界去看待身边的事情,虽然宋三木还没有达到那个高度甚至可能一生都达不到,但至少他心态已经开始出现转变。其实在这个时候宋三木就跟之前的赵良玉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赵良玉之所以那么小心翼翼的侍奉着祖宁,就是因为他看到了神明使者的手段后对他们的力量已经着迷,甚至可以说是着了魔,所以才会费尽心思的讨好祖宁,就是希望可以有朝一日见到神明,也成为神明使者并且拥有同样强大的手段。

    现在宋三木虽然还没有达到周瑜的高度,甚至就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但却还是美滋滋,最重要的就是他手上已经掌握了一个最最重要的人质,这个人质他也一样还没有想好如何利用,但只要一想到赵良玉这样的人物竟然会落到他的手中,他就兴奋的不能自已。

    韩云玲紧锁着眉头看着是宋三木,忍耐了一会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疯了,在这傻笑什么?”

    “呵,没什么,就是想笑而已,有问题吗?”宋三木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随后又问道:“你有事?”

    “你阵营里那个穿漂亮铠甲的人是谁?”韩云玲一点都不扭捏,直接开口问道:“那个人是你们宋家的人吗,还是你从别处请来的高手?应该就是请过来的高手吧,你们宋家可没有这种厉害的人物。说说看,你是从哪弄到的那种帮手,也教教我吧,我也去请几个这样的帮手,到时候对整个沉木城也都有帮助不是吗。”

    看着韩云玲假借大大咧咧的样子来掩饰自己最真实想法的样子,宋三木感觉很有意思,不过一想到韩云玲所说,宋三木还是忍不住冷笑道:“还请几个这样的帮手?你能再找到一个这样的人,我都服你。”

    “哼,有什么了不起。”韩云玲知道宋三木不可能把请这种程度的强者的方法教给自己,她之前也没指望在宋三木这得到答案,冷哼之后她马上环顾四周,却还是没见到周瑜,只能开口问道:“那位前辈呢,他帮了我们这么多,我见一见他道个谢总可以吧?”

    “前辈有些乏了,不想见外人,回吧。”宋三木冷冰比的下了逐客令,最后在韩云玲恶狠狠的眼神注视下硬生生把她送走。一想着韩云玲临走的时候那复杂的眼神,宋三木嘿嘿的笑了起来。

    “怎么用呢,这家伙要怎么用呢?是要赎金,还是直接杀掉?”宋三木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走过花良身边的时候他若有所思的站定,然后对花良说道:“以后你就做我的侍卫,好好跟着我,三个月以后提你做侍卫长,想学枪法的话可以找我,我有时间就教你。”

    花良被宋三木忽然表现出来的热心吓到了,他结结巴巴的应了几声,还没等道谢却发现宋三木已经远远走开,他还发现宋三木走路的时候好像在刻意踮脚,看着宋三木现在的表现,花良一阵苦笑之后喃喃说道:“宋将军是受刺激了吗,可惜了可惜,好不容易跟了个将军,还他娘的傻掉了。”

    沉木城的这些人这次的“狩猎”就这样结束了,在出发之前没有人想到这次的事情会变成这样,若不是因为最后时刻蛮兽忽然开始后撤,他们这些人现在肯定都已经成为蛮兽的腹中餐。狩猎,狩猎,之前是抱着狩猎的想法出来,结果最后却险些被蛮兽给反狩猎了,他们自己差一点成了猎物。返回的路上,所有的沉木城人都沉浸在很郁闷的气氛当中,并且还夹杂着浓郁的悲伤的情绪,这一战战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对于那些之前想出了这次狩猎的这个馊主意的家族大佬们现在更是都心痛不已,这次事情的决定是他们一起做的,就算想找背黑锅的人都找不出来,但因为大家也实在是没心思再相互指责,自然不会有人做这种无聊的事。

    但仔细想,这次出城他们所带的人都是精锐,结果这些精锐却都大量战死在这一战当中,可以说是这一次的事件让沉木城里的每一个家族都损失惨重,在他们看来短时间内沉木城是很难再有力量向外征战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好休养生息,再图谋之后的发展。

    不过在这支充满悲怆气氛的队伍里,有一些人的表情却显得格外诡异,宋慈作为宋家中坚力量这一代族人里最强的武将,一直以来他都是宋家里最稳重的一个人,虽然他在战场上作风火爆,但平日里却出了名的养气功夫极为高明,真正的喜怒不形于色之人,但现在他脸上的兴奋却几乎已经要压抑不住,行进间他还总是下意识的去拍宋三木的肩膀,言语间满是赞赏,只是他的大手真的太凶狠了些,宋三木一面笑呵呵的点着头,一面总是找机会偷偷的揉肩膀。

    “依我看,回城之后直接找个机会杀掉他就是了。”宋慈拂着自己的大胡子,一脸木然的说道,他虽然名字里有一个慈字,他的作风里可是一点仁慈都没有,说着杀赵良玉等人的时候他平静的就好像在讨论今天的晚饭吃几头猪那么随意。

    “杀掉不是很好吧。”宋三木揉着肩膀小心翼翼说道。

    宋慈眼睛一立,不满的看着宋三木说道:“怎么,不杀了他,难道还要把他带回去供起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着能不能用他换好东西啊,依我看,就算是我们想拿赵良玉换一两座城都没问题的吧,咱们可以要恒流城,恒流城就在恒河岸边,跟沉木城相距不过二百多里地,咱们宋家要是能独自掌控恒流城,肯定比在沉木城里天天跟那些人争斗强得多啊。”宋三木很认真的强调着:“一座城啊,一整座城,咱们宋家崛起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啊五叔!”

    看着宋三木异常兴奋的样子,宋慈嘿嘿一笑,但却又忽然神出鬼没的一巴掌拍在宋三木肩上,这下把宋三木拍的骨缝生疼,他忍不住“嗷”的叫了起来,随后一脸愤怒的看着宋慈说道:“五叔,过分了!”

    “就是让你好好清醒清醒。”宋慈似笑非笑的说道:“小子,你给我记住,只要是宋家人就没有不希望咱家能更快壮大起来的,但事情总要一点一点做,饭也得一口一口吃。谁不知道地盘是好东西,可是想独自执掌一座城有多难你想过没有?咱们宋家是能在沉木城里排得上号,但想独自执掌一座城池还差的太远。慢慢来吧,想一口吃个胖子的人,最后都被撑死了。”

    宋三木十分不甘心的听着自己五叔的话,在他看来宋家的实力是很强的,而就算是有所欠缺,但等他们真的拥有一座城池后也肯定可以将出现的问题迎刃而解,在他看来只是家族的这些长辈们太胆小了,不过让他有些无法接受的就是为什么连五叔这个杀星都变得这么胆小。

    不过最后宋家的这些长辈所做的决定还是回去之后就将赵良玉斩杀,借这个机会提升他们宋家在沉木城里的声望,借机壮大家族的力量。这就是送家老人们最终的想法,而宋三木心中的不甘根本无处发泄,他最后只能暗暗想道:“也许只有周前辈才能帮我了。”

    他是不死心的,他就是想要用赵良玉换一座城,甚至他现在大胆的设想,如果家里人不同意,他就自己做这件事,在他看来如果有周瑜撑腰的话,想要交换一座城池也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到时候让周瑜做新城的城主,他从中辅助,时间长了之后,那城主之位自然还是落在自己头上,因为周瑜根本不会稀罕一个城主的位置。

    宋三木兴冲冲的笑着,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独自执掌一城的风光。

    但在此时,一只冷冰冰的手却忽然放在他正发烫的肩膀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