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俏媳:将军〕〔与你寄余生[娱乐圈〕〔一夜惊喜:禁爱总〕〔药农娘子〕〔神级黑店〕〔逃跑娇妻:首席买〕〔[综]今天玲子不打〕〔官道巅峰〕〔女总裁的极品狂兵〕〔生死聚焦〕〔万界红包群〕〔龙凤双宝:老婆,〕〔重生之资本巨鳄〕〔绝世盛宠:废材三〕〔冰氏龙魔传〕〔逆天九小姐:帝尊〕〔超级护花天王〕〔三国之蜀汉中兴〕〔一夜危情:一夜危〕〔最强狂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七百零六章 中邪?
    ,更新快,,免费读!

    湖心镇,这是距离王嘉家乡最近的一个城镇,这种小镇之所以能称之为城还是因为镇子的周围确实有城墙建立,但最多也就只是矮墙,别说挡不住周瑜这样的人,就连一些精锐士兵都是挡不住的,但至少聊胜于无,像这样的小城镇一般来讲也不会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一旦爆发战争,城镇里的人只能选择屈服于任何一直来征服他们的势力。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残酷,也是任何世界都通行的法则。

    强者为尊,一切的规则和制度都是建立在绝对力量的基础上。在规则世界,当武者最初出现的时候之所以遭受了残酷的打压,不是因为穿上铠甲的人类是什么妖魔鬼怪,只是因为铠甲武者的出现打破了原本的力量格局,自然也就会打破权力格局,当权者当然不会允许超越自身力量控制之外的武装力量出现,所以最初武者和俗世力量也爆发过很长时间的冲突,到了最后还是因为武者毕竟是从普通人当中脱颖而出,所以才渐渐发展出了规则世界里的武者统治世界的制度。

    带着王嘉来到湖心镇后周瑜就感觉这里的气氛显得有些不同,城镇里到处充斥着紧张的气氛,好像是在全城动员,要做什么事情似的,只不过因为最终的事情还没有爆发,反而让这里显得更加压抑。

    暴雨之前,必是长久的沉闷。

    “走吧,在这没什么意思,还是继续前进吧。”周瑜看出这里的情况不对后,拍了拍胯下的驴子对王嘉说道。

    周瑜的身材算不上多高大,但毕竟不是矮小的身材,他骑在一匹灰色的驴子身上双脚几乎要落到地上,样子真的是好笑到了极点,不过周瑜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和王嘉都不会骑马,周瑜倒是可以凭着控力术去控制一匹马,但这样的消耗完全没有必要,周瑜索性选择了小驴上路,反正他现在真的是闲来无事,就只是在大辽国境内游荡而已。

    这还多亏了周瑜之前养成的好习惯,之前做佣兵的时候每一次进行星际远征,周瑜每到一处都会习惯性的去弄到一些当地的货币,并且是那种随时都可以用掉的硬通货,毕竟保不齐什么时候就需要用到。而之前他遇到的是宋三木那种大家族子弟,想要弄到钱当然再简单不过。

    离开自己的家乡后,王嘉就表现的十分顺从,她并不怕生,周瑜安排她做什么事情她都会很听话的遵从,他们虽然才认识一天多一点的时间,但却好像已经默契十足。但王嘉却跟狄水心不一样,周瑜跟狄水心相遇后,很自然的就跟狄水心亲近起来,可是王嘉跟周瑜虽然默契十足,却跟周瑜很生疏,她的遵从其实也是建立在生疏的基础上,只是她并不想表现出来而已。

    不过就在周瑜正要带着王嘉离开湖心镇的时候,却听到城门那边一阵警讯声传来,当然一开始周瑜并没有意识到沉闷的钟声就是警讯声,但当他看到各家各户都已经紧闭房门,甚至有人已经开始顺着街道往另外一个城门那边逃去的时候他才知道真的是有大事发生了。

    看着城镇里人们紧张的样子,王嘉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惊慌,但她却很快遮掩下去。不过她惊慌的样子却不是那么好遮掩,周瑜自然一眼看到。看到这的时候周瑜才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其实一路上带着王嘉,周瑜也并不是一点私心都没有。最主要的当然就是希望可以用她引出那个可能是神使并且极有可能是更强大的一个存在,而另外一点则是周瑜希望看看王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说是人性的试验可能有些过,但至少是这样的一种试探。

    之前周瑜是真的很好奇,王嘉应该并没有接受过什么特别高级的教育,更不可能像元鼎国里的年轻人那样利用高科技手段获取世界各地的消息,她就只是自小生长在一个贫瘠的小山村里,甚至从未离开过村子,但是她却有着那么怪异的想法,可以说是怪异,更可以说是高明的,毕竟疯子和天才往往就只是一念之间的差别而已。当大众的世界里出现了怪异的人和思想之后,人们对他或者它的定义往往也就是疯子或者是天才。

    所以周瑜想要看看王嘉到底是天才还是疯子,或者说她是不是真的已经在如此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活出了超脱现实的思想。

    但现在看来,周瑜的这个实验已经可以终止了,王嘉有一些奇怪的思想是不假,但也仅仅是在思想上怪诞而已,并不是她这个人已经超然到跟这个世界不接轨的程度。她也会知道恐惧,也会认为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也会怕疼怕冷,不会认为活着是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她之所以这样冷漠,只是因为她太会隐藏了而已。

    仅此而已。

    周瑜扯了扯始终抓在手里的属于王嘉那匹驴子的缰绳,笑着说道:“放心吧,跟在我身边会很安全。”  “好。”王嘉乖巧的点了点头,现在她已经将自己的所有心思和情绪都隐藏了起来,再次变成了无懈可击的那个人,至少是看起来无懈可击。

    城外有人攻城,当然正如周瑜之前所想的那样,以湖心镇的城防和城镇里那少的可怜的民壮是根本不可能抵挡住任何大规模的伪装冲击的。但好巧不巧的是,这次来攻城的并不是不成器的小毛贼。湖心镇里的人现在分成两类,没有地方可以逃窜的人只能老老实实的躲在家里,希望不要发生屠城之类的事情,另外一类则是早已经准备好一起家当,他们之前应该是在暗暗祈祷不要有人攻城,但在见到事情已经不可避免后,他们就开始逃窜。周瑜观察到,逃走的人家都是颇有家财的人家,这些人想要逃走也情有可原,毕竟就算湖心镇被攻陷,不会发生屠城的事,也未见得不会发生抢夺家财的事。

    在湖心镇整体都乱起来,就连原本应该守在城门的民壮都直接溃散的时候,周瑜却好像根本没发生什么事一样,带着王嘉慢慢的骑着两匹小驴往城门走去。

    王嘉脸上的担忧之色越来越重,而周瑜现在就好像是变态了一样,就是因为他发现了这一点,才更要带着王嘉继续往前走。到了最后,王嘉终于忍不住也拽了拽始终被周瑜牵在手里的缰绳,小声说道:“大叔,咱们还是从那个城门走吧。”

    “怎么了?”周瑜似笑非笑的看着周瑜,就好像是一个奸计得逞的怪叔叔一样说道:“你是害怕吗,还是担心我打不过那些坏蛋?”

    “才不是,我没有害怕,就是担心大叔的安全。”王嘉眼神闪烁的说道。

    “要是害怕就说出来。”周瑜很严肃的说道:“有什么情绪都要表现出来,你的年纪还小,不适合喜怒不形于色。”

    “是吗?”王嘉奇怪的说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是嚎啕大哭吗,还是跪在地上求求你带我从另外一个城门走?”

    周瑜被彻底打败,看来自己的这个本就简陋的养成计划在最初的时候就要彻底破产了。看来人的本性真的是很难改变的,至少现在周瑜是没有太好的办法让王嘉变成一个正常人的。不过当周瑜意识到这一点后,他也不禁感叹自己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自己似乎每遇到一个人都喜欢将他们改造成跟自己一样的人,或者是自己希望的那样的人,这样的想法想来也是很变态的想法吧。

    收起了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周瑜最后无奈的笑着说道:“走吧,没什么事,总之你不用担心就是了,外面就算是千军万马,他们也不可能靠近我们的。”

    湖心镇外的攻城军队已经兵临城下,经过短暂宣告后直接开始攻城,当然与其说是攻城不如说就是直接大摇大摆的进城,现在根本没有人敢出来阻挡他们,而对于他们之前宣告中所说的只要不反抗就不伤害他们分毫的说法,想来湖心镇的居民肯定是十分期待的。

    一队人马首当其冲的冲了进来,而就在这队人马刚刚进城的时候,却又有另外一批人马也跟着进来,明明应该是一个军队的人,现在他们双方却好像是在斗气一样,这让周瑜不禁感觉有些好奇。周瑜终于停下了胯下的小驴子,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两队几乎同时冲进来然后又互相斗气的人马,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做点什么。

    两队人马在要碰到周瑜之前却忽然分开,一队人马直接穿过周瑜,直接冲了过去,全程都没有关注周瑜,似乎他们的目标就是要追击那些从另外一个城门逃走的富人,而另外一队人马则在稍后时刻来到周瑜面前,为首的将官在距离周瑜不远处停下,拿着马鞭指着周瑜说道:“下马!”可是话刚说完,他意识到周瑜骑的并不是马,随后就要改口说“下驴”,但最后还是生生憋了回去,在这个时候似乎这么说的话更不妥当。

    周瑜没有动,顺势扯了一下缰绳示意王嘉也不要动,王嘉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哪怕在周围已经有士兵包围上来的时候她也面不改色。不得不承认,王嘉的自制力真的很强大,这也是周瑜带着她在身边的原因。

    “你们是哪座城的人?”周瑜开口问道。

    对面的将官一看就不是主将,应该只是这支军队的先锋官,甚至可能连先锋官都算不上,不过越是这种掌握了一定小权力的人,眼光越是毒辣,他在最初呵斥周瑜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周瑜有什么不同,但到了现在看到周瑜始终稳如泰山,似乎丝毫都不为身边的情况变化而担心之后,他知道他这次可能遇到了什么重要人物,尤其是当周瑜开口的时候他更坚定了这样的想法,他不顾身边士兵的异样眼光,开口回道:“我们是沉木城的远征军。”

    “哦,原来如此。”周瑜点了点头,他这次之所以这么稳,并且没有马上出手,就是因为他看到这支军队的时候就隐隐的想到了沉木城。当然,这可不是周瑜在故弄玄虚,而是他之前在沉木城里的时候,就曾听宋三木说过关于沉木城之后的安排,宋家在上一战当中成功抓住赵良玉,对于周瑜送给他们的这份大礼,送家人自然感激不尽,但在见到周瑜丝毫不打算要他们的好处之后,宋家的家主宋严也没有过分拘泥,而是大刀阔斧的开始在沉木城里借势起事,打压异己,拉拢同盟,在周瑜离开沉木城的时候其实城里就已经变得血雨腥风。

    周瑜猜对了这些人的身份和来历,但对面的那个将官却不知道周瑜的身份,不过还没等他继续追问什么,周瑜却已经开口说道:“你们的队伍里有宋三木吗?”

    “宋将军?”将官一听周瑜说起宋三木,并且还是当着众人的面直呼对方大名,他更加坚定的认定了周瑜的身份特殊,反正至少在他看来现在小心一些总好过得罪了贵人,再不济就是现在丢点脸,等到戳穿他的诡计后再好好收拾这臭小子也无妨,这就是他的处世之道。

    “对,宋三木出征了吗,我跟他有点交情,麻烦你叫他过来接我一下吧。”周瑜说的很客气,并没有颐指气使,随后又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麻烦的话,让我现在先走也行,你们继续做你们的事。”

    这个将官怎么可能直接放周瑜走,他现在处处陪着小心只是不想无意得罪了贵人,但问题在于他虽然已经有很大的倾向认为周瑜是贵人,可凡事总有意外,若是不能亲手把他带到宋三木面前,他可是不会死心的,若是可以趁机结交一下宋家的那位少年将军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只是一想到宋三木现在的状况,这个将官却还是忍不住有些丧气,这次就算是有什么好机会,也很难抓住这个机会了。

    “宋将军是在我们阵中。”将官说道:“不过宋将军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昏迷状态,想见他的话得看运气了。”

    “是么,出了什么状况,生病了还是受伤了?”周瑜不解的问道:“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不过说完这句话他马上就想到不对,他走的时候宋三木的状况可不能说好,他虽然把宋三木藏了起来,但宋三木当时可是中了吕格的幻术,周瑜虽然轻易的挣脱出来,宋三木当时也并非是被吕格重点照顾,但以他的体质,哪怕只是被吕格不小心卷进幻境,也还是受到不小的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说他会有什么意外的话,周瑜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宋将军没有受伤,他在出征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可是就在我们出城的第一天,据说一天夜里他忽然在大帐中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整个人就变得神经兮……”将官忽然缩了缩脖子,他竟然一不小心说出了平日里跟私交不错的将领谈话时说的内容给说了出来,他左右瞪了一下身边的士兵,然后继续说道:“反正宋将军现在的状况很糟糕,他只是每天在少有的清醒的时间发号施令,但本人却坚持不回城,我们也就只能这样行军了。”

    “带我去看看。”周瑜听到宋三木的状况这么糟糕,并且明显不是因为那一次中了幻术受伤,而好像是在某一次被偷袭才变成这样,这让周瑜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周瑜在大辽国没有朋友,但对宋三木还算赏识,自然不能见到这种事还不帮忙。

    将官见周瑜如此急切的要见宋三木,心里暗道一声有门,看来这次没得罪贵人真是再明知不过的想法,他这下甚至都不再带人在城里抢资源,吩咐了自己一个手下带队继续战斗,他马上带着周瑜和王嘉赶去见宋三木。

    只是在临走前,将官还是忍不住说道:“大人,您看是不是您和尊夫人换一下坐骑?”

    听到尊夫人三个字,饶是王嘉也瞬间忍不住脸颊绯红,周瑜却根本没往心里去,倒是忍不住一笑,他笑是因为真的难为这个将官了,能把自己骑着的小驴说成坐骑还不笑场,足见此人的道行还是很高的……

    “走吧,你前面带路,我走着跟你去。”周瑜也没有为难他,下了……驴之后开口说道。

    将官稍稍迟疑,但最后很识趣的并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很爽快的转身骑马奔驰而去,他也是想看看周瑜到底有什么手段跟上自己,只是当他刚刚策马扬鞭,稍一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差点直接吓的掉下马去,他看到周瑜竟然是很随意的一跳一跳的跟在自己身边,乍一看真的很诡异,仔细一看……更他娘的诡异。

    “大……大人,您这是?”将官有些傻眼的问道。

    “带路就是了,说了你也不懂。”周瑜实在没兴趣给他解释领域的事情,摆了摆手说道。

    当然,也是因为周瑜现在心思有些乱,他已经猜到宋三木身上发生的情况肯定不正常,只是需要探查之后才能知道到底哪里不寻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