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女主:高冷男〕〔看剑气的往里走〕〔帝国老公狠狠爱〕〔萌妻乖乖:总裁老〕〔网红大天师:鬼怪〕〔农女重生之丞相夫〕〔红缎军的征途〕〔女神的贴身医王〕〔巅峰玩家〕〔第一婚宠:总裁,〕〔豢养人类〕〔99亿闪婚:豪门总〕〔夜色勾魂〕〔终极狼魂〕〔最强女王:早安,〕〔菜刀通天〕〔天刑纪〕〔重生九零之军妻撩〕〔通天神捕〕〔道界天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七百七十九章 震惊不已
    如果周瑜对元吉市里的情况有所了解的话,就会知道秦洛在元吉市的身份其实就相当于罗格大师在元鼎国里的身份。当然,秦洛大师的大师之名却并非来自于机械造诣,而是在于他的战术安排。秦洛是一个战术大师,本身是帅才,并且还善于传授,元吉市这些年来的一些对外征战之中都少不了秦洛的身影,所以他在这里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是超然的。

    往日里秦洛也确实摆出了符合他身份的做派,虽然他并没有对外人颐指气使,也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但大师就是大师,并且除了在战术方面的能力之外,秦洛本身也是个强横的武者,早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进阶武灵境界,这样的强横存在自然是众人敬重的对象。

    可是今天秦洛出现的方式却让所有人看到之后都大吃一惊,就连刚刚主持完自家拍卖的云廷现在忽然看到秦洛以这样的方式出现,他也忍不住一阵愣神,心中不禁犯起了嘀咕。

    有一些人甚至怀疑秦洛是不是被人追杀了,但是想到这样的情况之后他们却反而猛烈摇头,在元吉市之中若是有人敢追杀秦洛大师,那就真的是嫌自己的命长了。只是除了这些匪夷所思的原因之外,众人实在是无法理解秦洛忽然用这样的慌慌张张的态度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

    云廷看准时机往前迈了一步,刚好站在秦洛要路过地方但还不至于挡住秦洛的去路,他才刚刚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点什么却见秦洛已经好像一阵风似的直接冲了过去,只留下云廷颇为尴尬的站在原地,嘴角微微抽搐。他是硬生生的把刚才要说的话给憋了回去,随后也只能再硬着头皮跟上秦大师的脚步。

    “臭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云廷不敢对秦洛大师有任何不敬,跟着秦洛走过去之后趁着秦洛走到云海山身前,站在另外一个年轻人的前面之后,云廷马上把自己儿子拉过来没好气的问道。

    “等着再说,等着再说。”云海山显然没兴趣现在还跟父亲折腾来折腾去,他甚至连敷衍都懒得敷衍,说话的时候眼睛还死死的盯着那边看去。

    云廷强忍住怒气没有发作,他也不是傻子,秦洛大师今天忽然急匆匆赶来,想来秦洛大师正是云海山刚才匆忙离开之后给请来的,事情发展的这一步,云廷自然也看得出有意外发生,但显然从云海山嘴里暂时还问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他也只能顺着云海山的目光看了过去,打算一探究竟,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这个时候秦洛大师的一举一动几乎已经牵动了还留在拍卖场里所有人的眼神,其实秦洛也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他只是跑的稍微快了一些,神色也显得紧张了一些,相比于他往日里大师的身份,这样的举动看起来自然是不妥的,但也仅仅是稍显不够稳重而已,原本其实是不至于让人如此重视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正是变成了那样,可能就连秦洛和云海山也都没想到会如此,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却是没有心思关注这些无聊的事情。

    可是现在要说最紧张的,反而应该算是孔琉。孔琉在保安局里做事,虽然跟秦家的交流不算太多,但是毕竟秦家是元吉市当中的翘楚,对于这个家族里的大人物,孔琉就算是了解不深,也至少能知道个大概的,至于秦洛更是不仅仅只有“大概”而已。之前看到云海山忽然走过来,孔琉还以为云海山是注意到了这边的冲突打算过来教训周瑜,但随着云海山无比和气的开口说话,随后又见秦洛大师匆匆忙忙赶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孔琉的嘴巴已经张得老大老大,最后才慢腾腾的挪到了周瑜身边,拽了拽周瑜的衣袖说道:“喂,这是怎么回事?”

    “呵,不知道。”周瑜微微苦笑的说道,看到这样的情况其实他已经猜到了这件事的原因,只是现在一时间并不知道如何应对而已。

    孔安同样紧张的站在周瑜身边,他还不至于在见到秦洛大师之后就变得卑躬屈膝,但毕竟面对这样的大人物,对方本身也是一个老牌强者,在这个时候在看不懂对方来意的情况,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不知道是该强势一些的维护周瑜,还是该稍稍远离周瑜,作壁上观。

    真是个为难的选择。

    就在孔安纠结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已经走过来站在周瑜面前有一会的秦洛终于开口,说道:“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我叫周瑜,喜欢的话就直接叫我名字就好,我不是什么前辈,你也不用这么文绉绉的跟我说话。”周瑜看着秦洛小心翼翼的样子,很爽快也比较和气的说道。

    但周瑜现在的态度却还是让众人震惊不已,尤其是秦洛这次是亲自开口称呼周瑜为前辈,甚至说话的时候他还微微躬身,好像身不得要摆出一副礼拜的架势,看到这样的情况,众人傻眼之余也都开始纷纷猜测起周瑜的身份来。只是看着周瑜那张看起来还算比较年轻的脸,虽然他的眼神里透出了他的沧桑,但在众人看来周瑜最多也就四十岁多一些,这样的年纪在秦洛面前可是万万做不了前辈的。

    可是秦洛现在的态度却丝毫没有作假,这样的情况让人们一时间都摸不到头脑,随后甚至有人猜测这是不是秦家人故意安排的一场戏,也许这个年轻人是秦家年轻子弟当中比较神秘的一个,也有可能大器晚成,现在终于有了比较强横的实力,但是却没有充足的名气,所以不如干脆就用秦洛亲自出马,给这个年轻人造势。

    但是想到这个情况的那些人很快却又摇摇头,虽然这个猜测确实有点可能,但毕竟还这不至于真的如此,如果这个年轻人真的是秦家人的话,之后当他身份暴露的时候,秦洛的这场戏可就演的太无聊甚至显得有些低端了。

    尤其是当他们听到周瑜说话的语气之后,这些人彻底否定了之前的那个猜测。也许周瑜自认为自己的态度算是比较不错的,但在众人听来,周瑜现在几乎就已经表现出了自己不耐烦的一面。想着堂堂秦洛大师遭到这样的遭遇,就算这个年轻人真的有什么真材实料,人们也都不认为秦洛还能继续忍下去。

    结果让人始料未及又好像是情理之中的情况出现了,秦洛,包括跟在秦洛身边的云海山听到周瑜的话之后,脸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不耐烦,甚至有些兴奋,就好像是听到周瑜这个名字就已经让他们心满意足了一样。

    远处看着这一幕的孔伯源现在已经吃惊到了极点,他比周围其他看热闹的人更加吃惊,是因为他当然是知道周瑜的,自己的这个女婿虽然不算太优秀,但毕竟在孔伯源看来也还是可以勉强符合他的要求的,尤其是听说最近已经进阶了武灵境界,这样的实力自然让孔伯源给他又加了一些分数,但不管怎么说,在孔伯源看来,周瑜都是不应该得到秦洛大师这样的礼遇的。这甚至都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老牌强者爱才的范畴,现在秦洛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一个小辈忽然看到了一个仰慕许久的老前辈时才会露出的态度。

    “这怎么可能……”孔伯源喃喃说道,他不断在摇头,但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否决什么还是只是个无聊的举动而已。

    秦洛并没有在乎周围其他人的目光,从他进到拍卖场开始,整个人的动作虽然看起来慌慌张张,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始终肃穆,他现在就只是关心周瑜一个人,甚至其实这一刻秦洛心中也忐忑不安,他不知道接下来还要怎么做。

    果然,就在秦洛还在迟疑的时候,周瑜直接开口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嗯……这个,其实我是想请前辈去我们秦家坐坐。”秦洛手足无措了好一会之后,终于开口说道。

    “还是不了,我没兴趣到处乱跑。”周瑜直接摆了摆手,随后问道:“你就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吧。”

    “其实也没什么。”秦洛现在根本极不像他自己,在周瑜的面前他就好像是一个刚刚从学堂里出来的小学员一样。看着秦洛现在这么紧张的样子,周围的其他人也都感觉很别扭。至于碍于秦家的威势以及秦洛多年来的威严,这些人还没有胡乱说些什么。

    孔伯源终于越过人群走了过来,秦洛虽然是秦家的大佬,但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层面上的人物,孔伯源走过来之后笑呵呵的说道:“秦老这是在干什么,您这样跟我们家的一个小辈开玩笑,可是容易把人吓坏掉的。”

    秦洛扭头看了看孔伯源,反应过来孔伯源说的话之后,他当即一愣,问道:“这是你们孔家人?”

    “是我们孔家人,周瑜是我的女婿。”孔伯源指了指周瑜,随后看向周瑜说道:“周瑜,你是做了什么得罪秦家的事了吗?”

    “不敢,不敢。”秦洛连忙摆手,说道:“周前辈可没有得罪我们秦家,我今天只是过来想邀请周前辈去我们秦家坐一坐,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想跟前辈说说话而已。”

    直到现在秦洛还口口声声称呼周瑜为前辈,丝毫不感觉这样说,在众人面前会掉面子。他表现的极为坦然,当然这也是因为秦洛在寒潭上面的山洞里是亲眼看到了周瑜出手的全过程的,对于这样的实力恐怖的强者,在秦洛的心中甚至已经将他定义为非人的境界。这不是什么贬义的说法,这已经是秦洛可以给出的最高的评价了。

    孔伯源的眉头皱得越来越深,他一脸狐疑的说道:“秦老,这件事想必您是弄错了吧,周瑜虽然实力还算不错,但你这一声前辈可是捧杀了他,虽然他确实刚刚进阶武灵境界,但您老现在要是这么玩的话,等到明天过后一些武灵强者慕名前来挑战,周瑜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挑战?挑战周前辈?”秦洛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然后他不断的摇头说道:“我没有弄错,我绝对没有弄错,周前辈绝对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位前辈。”

    说着话,秦洛直接招招手把云廷叫了过来,说道:“把这次拍卖的收益都给我。”

    云廷闻言连忙按照秦洛说的去做,而秦洛接过来之后马上又亲手将东西交给周瑜,说道:“实在抱歉,我们之前不知道前辈还会在元吉市停留,当时看您直接走了,我们实在心疼那些材料,然后我就自作主张的把东西收了起来,也没经过您的同意就拿出来拍卖了。这是所有的拍卖所得,还请前辈手下,如果前辈不满意的话,我们马上将今天拍卖出去的材料高价收回来,一定做到把东西物归原主。”

    秦洛的表述越来越直白,周围的人虽然只是听得比比较片面,但却已经听明白了秦洛话里的意思,很显然秦洛的意思就是他们秦家这次拿出来拍卖的虚空龙身上的所有材料,原本都应该归周瑜所有,原因就是那条虚空龙就是周瑜所杀。当人们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再看向周瑜的时候眼神就都变了。

    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人怀疑秦洛这次过来所做之事的真实性。如果秦洛就只是为了虚张声势的来作假的话,现在下的本钱可是太大了,这几乎可以说是配上了他的颜面在做这件事。所以在众人看来,秦洛根本不可能是故意出来给自己丢脸,给秦家人丢脸,而是他真的遇到了一个前辈强者,现在就只是过来拜望,并且想要邀请前辈强者去秦家一叙的。

    但话是这么说,人们也大概都想明白了其中的情况,可是当他们看向周瑜的时候,却怎么都无法想象出来周瑜会是秦洛口中所说的所谓的前辈。这些人现在倒是都比较偏向于相信孔伯源的话,想来秦洛这次可能真的是弄错了。

    孔伯源见周瑜还是没有开口,他直接催促道:“快跟秦老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句话还是带着了命令的口吻,在这个时候孔伯源自然是不相信秦洛所说的事情的。

    周瑜不为所动,他看了看秦洛递过来的东西,稍适沉默之后,把东西又推了回去,说道:“活是你们干的,东西就你们自己留着吧,我当时没有带走这些东西也是因为这些东西对我来讲没有什么用处。”

    拍卖场里忽然之间变得安静了起来,甚至安静到现在就算是有些人稍显粗重的喘息声都能被听得真真切切。之前不管秦洛怎么说,给人的感觉都只是秦洛一个人在自说自话,但现在当周瑜开口回复了秦洛的话之后,就直接证明了一点,那就是秦洛要找的人就是周瑜,而虚空龙也正是周瑜所杀。

    云廷愣神老半天,最后悄悄推了一下云海山,问道:“秦老说的都是真的?”

    云海山苦笑着点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否则的话老师怎么会无聊到来这做这种事。这位前辈是一个人将虚空龙击杀,并且连铠甲都没穿,整场战斗最多也就一分钟的时间。”

    还是死一般的寂静,这一刻甚至有人狠狠咽口水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云廷眼睛瞪得老大,好像试图靠眼神就看穿周瑜这个人,最后还是低声问道:“一分钟?你确定他一个人,一分钟就杀了一条虚空龙?那条虚空龙不会是刚巧重伤吧?”

    云海山脸上的苦笑之色更浓,说道:“爸,就算是一条已经受伤到连爬都不会的虚空龙出现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一分钟之内杀了那条虚空龙吗?”

    云海山的这句话真是太有力度了,周围的人听到云海山所说的话之后全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刻他们竟然也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但也正是云海山拿出来的这个赤裸裸的对比,让众人更加真切的看出了周瑜到底有多强大。诚如云海山所言,就算是一条伤到动都动不了的虚空龙,想要彻底弄死他,估计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真的是你?”孔伯源也瞪大了眼睛,再没有什么大人物的架子。

    周瑜感觉这件事真的很无聊,早知道让这些人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当时杀掉虚空龙之后就应该去警告秦洛他们这些人一番才对。不过事已至此,周瑜感觉麻烦归麻烦,但毕竟这不算是什么能影响到他生活的事情,他只是平静的点点头,说道:“我是杀了一条虚空龙,但是也感觉有人在暗中窥探,只是杀完虚空龙之后感觉没什么必要,所以没去找他们的麻烦。”

    秦洛暗自庆幸不已,多亏了周瑜会这么想,如果在当时的情况下周瑜直接找到他们的话,可就很难想象他们到底会是什么下场了。

    人们一时间都很难接受这个事实,这个时候他们就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样,他们的身边现在就站着一个自己就能去屠龙的狠角色,但他们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却都看不出周瑜的特殊之处来。

    就在此时,拍卖场外面忽然传来一阵人声,秦洛微微扭了扭头,随后笑着说道:“是老太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