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婚勿扰:总裁夫〕〔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超级神武学〕〔追魂夺命刀〕〔限制级穿越〕〔一套阵法闯南宋〕〔美利坚纵享人生〕〔秘战〕〔神火凌天〕〔从原始人世界归来〕〔我开了一家黑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八百五十五章 利息
    周瑜扭头看向时空风暴传来的方向,还好他现在还能保持不错的状态可以感知这一切,只是看到时空之主出现时,周瑜先是一愣,随后竟然感觉鼻子一酸。他下意识的想揉一揉鼻子,但意识到双臂都已经消失不见后,眼睛里的异样神采又马上变得暗淡下去。

    “来了?”沉默稍许,周瑜忽然开口说道。他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在忽然看到时空之主出现时,他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而没有去想对方会不会是时空神,或者是银河盟里的那位领袖大人。

    “嗯,我来了。”时空之主开口说道,他没有去看周瑜,现在的时空之主竟然表现出无比愤怒的状态。

    看到时空神变得如此,周瑜咧嘴笑了起来,对面的那几个木家的祖先灵魂现在的状态也被周瑜尽收眼底,莫名的,周瑜看着躲在最后面的木桑,竟鬼使神差的说道:“老东西,没想到吧,老子背后也有给我撑腰的!”说完之后,周瑜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木桑的脸色极为难看,现在却不敢说一句话,他能真切的感受到身边的祖先灵魂现在好像都无比的畏惧,甚至他隐隐的感觉到祖先灵魂的身体都在颤抖,这在他看来真的是不可思议到极点的事情,再看向对面那个身材瘦弱的老头,木桑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疑惑,而脑子里却全部都是恐慌。这样的一个神秘却又强大的存在,让他生不起半点想要跟对方争斗的念头,可问题是家族的祖先灵魂现在的反应,更让木桑感觉绝望。

    至于周瑜忽然发出的嘲讽,他也还是感觉可笑而已。就算有撑腰的又如何,人都已经废了,半死不活的拖下去是更大的煎熬。

    “你是谁?”终于,沉寂的大厅之中,一个祖先灵魂开口问道。

    “时空之主。”很意外,时空之主竟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周瑜也很好奇的看着他。

    “神明?”祖先灵魂再度开口。

    “重要吗?”时空之主冷冷说道。

    “很重要。”充满意外的对话还在继续,祖先灵魂倒是很认真的看着时空之主,说道:“伟大的神明大人,我们愿意永远侍奉您,我们的家族有大量虔诚的信徒,可以成为您座下做忠实的使者,我们也掌控着大量的人口,可以让您拥有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

    “听起来似乎很不错。”时空之主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们绝对可以做到最好!”祖先灵魂感觉到时空之主淡漠的态度,马上紧张的强调道。

    “有多好?”时空之主还是平淡如初的说道。

    这样的态度让那六个祖先灵魂都变得更加紧张,对他们来讲时空之主不仅仅是神秘那么简单,他们从时空之主身上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而这份压力却又不完全来自于对方强大的力量,准确的说应该是来自于对方身上力量属性的压制,说属性可能已经显得不够准确,他们其实是从时空之主的身上感受到了神明的力量。祖先灵魂的身份极为特殊,他们相当于是神明和信徒之间的最重要桥梁,他们的强大源于神明,但同时他们对神明的力量也更加敬畏。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在时空之主刚刚出现,还没有展现出任何特殊之处时就感觉到根本不可能跟对方为敌的原因,时空之主在这方面对他们的压制真的是太恐怖了。如今看到时空之主好像压根就没有要跟他们交易的打算,让这些祖先灵魂更是慌了神,他们不敢主动去联系他们侍奉的神明,这也是因为他们身份太过特殊,导致他们反而不敢主动与神明联系,一旦这样做反而就是主动暴露身份。

    一时间,祖先灵魂和时空之主的关系变得更加僵持,而这样的僵持又不能怪他们,祖先灵魂自然是很希望跟是时空之主好好谈谈,只可惜时空之主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压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而遗憾的是他们往日里自以为强大的力量在对方的眼里似乎根本不值一提,这是让他们无比沮丧的一点。

    “你们有多少信徒?”就在祖先灵魂沉默的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时候,时空之主忽然开口。

    这一下对面的祖先灵魂全部变得无比兴奋起来,这是他们最希望听到的话,而在这个时候周瑜反而更加诧异的看向时空之主,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周瑜只感觉自己的状态已经渐渐的开始变得糟糕,这也符合常理,周瑜的手脚尽断,他一直没有呻吟不是因为不痛,而是因为他强忍着不喊而已,当一阵强烈的虚弱感袭来之时,周瑜也终于忍不住下意识的痛呼了一声。

    时空之主还是没有去看周瑜,仿佛已经忘记了周瑜的存在一样,只是在周瑜痛呼出来的时候,时空之主又追问了起来:“你们有多少信徒?”

    祖先灵魂如梦初醒,连忙开口说道:“很多很多,我们控制着很大的地盘,那里都是可以成为信徒的人,神明大人,您可以通过我们获得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我保证。”

    “好,信徒先不说,把你们家族当中可以成为神使的人都叫来吧。”时空之主开口说道。

    “还不快去!”祖先灵魂如同得到了大赦一般连忙点头,随后马上回头恶狠狠的看向木桑下达了命令。木桑现在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只要让他离开就行,虽然他没有祖先灵魂那种被神明力量压制的感觉,但在这里的状况却还是让他总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木桑的家族其实由两个不同的部分组成,除了摆在明面上的家族成员之外,真正的绝对核心成员都在另外城区的另外一个区域生活,甚至他们对外表明的身份都不是木桑家族的人,但是这些人才是木家真正的中流砥柱,正是因为他们不断的努力,才让木桑的家族可以不断的得到神明的恩赐,这样的族人当然是最最重要的核心成员,尽管木桑现在说什么都不想再回去祖先大厅当中,但他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无比晋级,出去大厅之后他将命令传出,就让所有族人以最快速度集合过来。

    周瑜现在的状态越发的糟糕起来,甚至开始抑制不住的吐血,而大厅之中现在却很安静,时空之主在说完那番话之后便再没有开口,似乎在表明他们这次的交易如果想要延续的话,就必须要让他先“验货”才行,而显然他想要验的货自然就是那些木家真正核心的族人。祖先灵魂现在一个个都开始忍不住的颤抖起来,跟时空之主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他们感觉到的压抑的状态就越严重,这是一种来自灵魂的颤抖,是力量层面上的绝对压制,哪怕他们已经感觉到了对方多少表达出来的善意,也仍旧无法改善自身的这种状态。

    不过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至少他们并非是绝望的,反而如果是除去抑制不住的因为力量压制带来的压抑感觉的话,他们现在反而隐隐的带着几分兴奋。他们自然是可以跟神明沟通,但往日里都只是接受神恩或者是神明指示而已,他们从未主动联系过神明,至少是在完成献祭之后他们是没有联系过神明的,而生前就算跟神明接触,他们也从未有过这样的长时间的接触。尤其是到了现在,木家的祖先灵魂所想的还是希望可以借助一些手段,让他们家族之中出现一个可以完成献祭的族人,成为这位神明大人的特殊神使。不得不说,这些跟神明可以沟通的强大存在终究不是神明,在这个时候他们还是利欲熏心,他们竟然认为自己可以当着一个神明的面,做献祭的这种手脚。

    或者说,他们可能已经对自己家族的这个手段绝对的自信,甚至已经自信的开始有些盲目了。

    周瑜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他很想忍住不让自己显得狼狈,可是死亡的气息似乎已经彻底的弥漫开来,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从嘴里往外喷,周瑜无比狼狈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后,有些没好气的说道:“该死,你到底想干什么。”周瑜的话没有说完,其实他这个时候脑子里的思绪已经有些混乱,他的真实想法是他现在只希望可以体面的死去,而不是这样好像个可怜虫一样在敌人面前摆出这样的状态。

    听到周瑜的话,木桑家族的祖先灵魂猛地惊觉过来,他们六个相互对视一眼,忽然又从互相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些许的自嘲以及后怕。他们刚才光想着可以再将一个神明绑在他们家族的战车上,却忘了现在忽然出现的这个强大神明可是为了地上躺着的这个已经被他们彻底废掉的家伙而来的。看着现在周瑜狼狈不堪的样子,六个祖先灵魂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好,他们固然是拥有一部分神明力量的特殊能力,但却绝对不具备让一个人的断肢重新生长出来的手段,这样的手段就算是时空之主都不曾掌握,更何况是他们。只不过一想到他们想要跟时空之主交易,甚至希望讨好时空之主,那么现在周瑜的存在就让这件事显得格外的诡异,当周瑜吐血的时候,他们忽然惊觉才想起来因为周瑜的存在,他们之间的关系注定尴尬并且危险,结果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却还是希望可以完成交易,今天的事情就注定要不断纠结下去了。

    木桑确实没有让家族的祖先灵魂等待太久,他很快就带领着一批木家族人来到了祖先大厅,事实上往日里木家的这些族人都是在外做事的,他们不同于那些明面上木家使者那样,在外击杀神使,他们本身就是神明神使,所做的事情也都是为了神明服务,可是最近因为局势的动荡甚至可以说是天地的异变,让这些木家族人都纷纷赶了回来,毕竟谁都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这次回来也就是为了避难而来,顺便也看看家族的高层最终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安排来。

    有很多的木家族人虽然是很清楚自己本身是神明神使的身份,但是他们真正能踏足祖先大厅的次数却很少很少,这次被族长木桑十分严厉的下令叫过来,这些木家的族人全都一头雾水,只是当他们走进大厅当中,看到了往日里的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像竟然已经开始动起来,并且动作十分像人类之后,这些木家的神使们都感觉十分畏惧,一个个都驻足不前,甚至有点不敢继续往大厅里走去。

    地上的周瑜直接被这些人忽略掉了,不是没有人看到他,只是这些人都不认为一个在地上躺着,四肢都已经被斩断,还不断往外吐血的可怜虫会是多重要的人物,更何况他们现在眼里就只有六个祖先灵魂,就连对面站着的时空之主也同样没有让他们特别关注,这个时候就看出来他们在神明力量的获取上真的是差的太多太多,但反而也就是因为这份无知,让他们免去遭受时空之主对他们的压制。

    “这些就是全部了?”时空之主没有等祖先灵魂开口,他便直接问道。

    木桑点了点头,祖先灵魂也跟着解释道:“是全部族人了。”

    “好。”时空之主也点了点头,只是就在他说完话的瞬间,他的右手忽然张开,随之一道烟芒从他手掌掌心绽放开来,这一刻庞大的并且让人无比惊恐的时空风暴的气息猛然出现,甚至很多刚刚来到这里不久的木家族人瞬间就被倾泻而出的时空风暴击中,直接葬身此地。

    木家的祖先灵魂完全傻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们自然是之前就想到了可能这件事想做成还需要颇费一番手段,毕竟本身因为周瑜的存在就已经让这次的事件蒙上了一层阴影,但一想到时空之主是主动开口要看他们家族的神使,他们当然也就自以为的判断这件事并非是一点成功的可能都没有,只不过是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祖先灵魂们则被时空之主直接打蒙了,同时也就彻底的明白对方根本就没有合作的意向。

    “带人走!”祖先灵魂大声喊道,想要让木桑带着族人赶紧离开,现在不是追究当初谁下令让这些族人来的问题,这些祖先灵魂知道他们可能不是时空之主的对手,但如果让所有最精锐的族人死在这的话,木家也就彻底的完了。只是他们本身也很清楚,如果他们几个在这里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木家一样不可能保全,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这次出现的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机会,而是纯粹的灭顶之灾。

    只可惜木桑刚要带着这些族人离开,甚至大厅的门还是敞开着的,他们随时都可以逃走,但在此时意外却出现,一个巨大的烟洞直接横亘在大厅门前,挡住了所有人想要逃走的路。原本这盘空间其实就已经脆弱不堪,周瑜在之前一战当中就已经将这里的空间壁垒损坏,而现在时空之主直接出手,更是让这个本就摇摇欲坠的空间彻底坍塌。所有被困在这里的木家族人意识到无路可退时,一个个也都好像傻了一样,但其实他们不是傻了,而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逃,周围全部都是坍塌的空间,狂暴的时空风暴让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死亡的威胁,可是祖先灵魂现在都没有任何应对之策,他们求助的看向木桑,发现木桑同样脸色苍白,甚至直接瘫坐在地上。

    “为什么?”祖先灵魂愤怒的大吼道,喊话的时候他已经朝着时空之主冲了过去。时空风暴固然可怕,但对祖先灵魂们来讲却并非是致命的,甚至在时空风暴之中他们反而可以施展出更强大的手段来,因为时空风暴之中的规则压制反而变弱,这也是为什么周瑜之前会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他们弄成现在这样。

    只是就在这个祖先灵魂冲向时空之主的瞬间,就见时空之主只是很随意的挥了挥手,他挥手之后那个祖先灵魂仍旧在往前冲,好像时空之主刚才的那个工作不过就是个无意义的抬手动作而已,但下一刻,那个祖先灵魂的下本身竟然就不翼而飞,那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并非是被懒腰斩断那么简单,他的下本身是直接消失在人们面前,这一幕的出现让大厅之中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甚至已经显得有些诡异。

    那个祖先灵魂终于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异样,他瞪大眼睛看着消失的下半身,随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周瑜一直观看着战场上的情况,他的视线已经开始半模糊,但不知为何他刚才却反而很清晰的看明白了时空之主的出手,原因很简单,因为时空之主用的是风刃,当然当这一招在时空之主手上出现时,这就是真正的时空之刃了。周瑜再一次看到了透明的,无形甚至几乎没有气息的刀刃,当初时空之主就是用这样的东西吸引了自己,只是周瑜直到现在都没有叠加出完全透明的风刃来。

    而就在周瑜下意识的研究起自己的风刃和真正的时空之刃之间的区别时,时空之主冷哼了一声,终于回答了那个祖先灵魂的问题:“不为什么,只是要你们付点利息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寡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大完美主播〕〔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