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零二章 那个人
    “元鼎国人?”周瑜又大大的吃了一惊,在这件事上他感觉对方应该并不像是在撒谎。毕竟这件事周瑜之前还从未对任何人说过,更何况关于元鼎国的事情周瑜当然是知道很多的,一旦说起来,他倒是也能辨认出几分对方话里的真实性。

    “元鼎国变成什么样了?”周瑜问道。

    “你离开的时候元鼎国是什么样?”周一反而还是有些警惕的反问了一句。

    “我在元鼎国的时候,元鼎国基本上已经处在分裂状态,北方的星省仗着星域特殊的优势几乎已经是自立为王状态,而西北行省的宋思文也将秦国打点的很好,虽然有骷髅会那样的存在,但至少宋思文的手段还是可以控制局面的。天兰星体联盟的人也已经重新在元鼎国内站稳了脚跟,不过他们似乎也不太愿意承认自己隶属于元鼎国。”周瑜努力的回忆着说道,这个情况让他也感觉很意外,这段记忆确实已经很久没有被想起过,但之前的时候周瑜始终认为他对这段记忆绝对会一直印象深刻的,但现在忽然说起来他才猛地意识到原来关于这些事他也都已经很难说得特别仔细。

    不过在周瑜看来不算太仔细的一些讲述,却已经让对面的周一和周盛安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化,看到他的表情变化,周瑜忍不住笑了起来,问道:“怎么?难道说我们还是这么碰巧的处在了同一个时代?”话是这么说,周瑜却不认为有这个可能,他们能是大概处在一个时期就已经相当不容易,如果他们的生活轨迹原本都有可能交叉的话,这样的巧合就显得太可怕了些。

    可就在周瑜自己还在否认这个事情的可能性的时候,周一却忽然开口问道:“你那个时期就没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势力存在吗?”

    周瑜眉头皱了皱,眼神也变得有些异样,他下意识说道:“不会真这么巧吧?”自言自语后,他才又说道:“要说特殊,是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就是流波市,流波市的位置很重要,对元鼎国和秦国来讲都是战略重地,不过流波市本身是独立的。”

    “为了这份独立,流波市人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苦战。”周一顺势说了下去。

    “这是当然的,毕竟那里不仅是战略要地,同时也是一个资源重地,我在的时候,整个流波市已经可以说是成为了元鼎国境内最大的空港城市,在森老板的掌控下,整个流波市简直就是一座金山。”周瑜慢慢说道,说话的时候他的嘴角有些抑制不住的微微上扬。尽管对于现在的周瑜来讲,那种程度的繁荣已经显得毫无意义,但就是为了这一份“毫无意义”的繁荣,周瑜却和年轻时候的伙伴们奋战了很多年,大家就是通过九死一生的经历才换来的流波市的安稳。

    “你们当时也在流波市吗,是去过流波市发展,还是本身是流波市武者?”周瑜继续问道,到了现在周瑜差不多已经可以确认他们确实是处在同一个时代,并且还真的是巧合到可怕的程度,他们是在同一个时代的同一个时期。

    周瑜问完之后,周一和周盛安这次却都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各自取出了一个工具,那是一个很普通的金属盘,虽然周瑜之前没有见到过这个东西,但从样式和他们使用的方法上来看,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存储器,这种东西是周瑜他们那个时代的武者们都很喜欢用的,不得不说在周瑜之后经历过的许多世界当中,真的是很少有像元鼎国武者那样总是带着十足的科技感的状况的。

    周一和周盛安似乎并没有找太久就找到了他们想要找的资料,只不过找到之后他们却都有些发呆,他们都盯着他们各自的屏幕死死的看着,甚至偶尔会再去看对方的屏幕,等到确认了好久好久之后,他们又忽然抬头看向周瑜,被人这样凝视,周瑜也感觉十分别扭,不自在的同时周瑜甚至又升起了几分危机感,不管对方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保持着这样的状态盯着自己,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要跟他们打一场的。

    “怎么……”周瑜刚想开口问道,结果周一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前辈知道南华市吗?”

    “南华市?”周瑜微微上扬的嘴角稍稍有些僵硬,他现在也已经隐隐想到了一些在他看来原本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当他再度意识到对方都姓周之后,这样的感觉反而更加强烈。

    周瑜没有再用这种一来一回的方法交谈,直接反问道:“难道你们是周家人?南华市的周家人?周世昌?”

    “我们是周家人。”周一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当周瑜看到周一点头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感觉极为不真实,甚至周瑜错以为自己又进入了错乱时空或者混沌世界,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出现这么不真实的事情。

    “不过我们虽然出自南华市周家,但却已经跟南华市周家没有多少关系,我们就是流波市武者。”周一一脸肃穆的说道,周瑜看得出来在周一的心中流波市才是最重要的,甚至超过了家族的重要性。

    “前辈是一直都叫周瑜吗?”周一继续问道。

    周瑜点点头,他终于又笑了起来,说道:“好了,也不用这样一句一句确认了,我刚才之所以没说流波市,只是因为流波市对我来讲太特殊了。如果你们恰巧跟我在一个时代,肯定是知道的,我就是流波市的那个周瑜,不过很遗憾,我当年并没有见过你们,你们应该多多少少还是比我小一些吧。”

    如果是现在有外人在此听到周瑜的话肯定会感觉很别扭,毕竟周瑜现在看起来不过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甚至可能显得还要年轻一些,而不管是周一还是周盛安都比周瑜看起来要年长很多,周一自不必说,只要稍微有点正常思维的人看到周一都会想到他是一个高龄老人,就算是周盛安也都是年过四旬的样子,可是周瑜却口口声声的说着他们两个比周瑜小。不过这件事在周瑜这边来看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包括周一和周盛安听到周瑜的话之后也都是很自然的点头。

    这是一种对于现实的无奈的妥协,他们的人生自从开始失控穿梭之后就已经变得完全不同,时间在他们的面前更多的都只是一种概念,而并非是真正的像其他人那样按照准确的刻度在进行着。

    不过现在他们感慨的却并非是时间的奇妙,而是缘分的奇妙,甚至可以说是可怕的命运巧合,他们都是经历了时空穿梭的人,可是在另外一个时空中却能相遇,并且还互相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这样的事情若不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面前的话,他们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现在更加震惊的还是周一和周盛安,相对于他们来讲,周瑜本身就是一个传奇,虽然他们本身的实力也都很强,若是按照他们当初听到的周瑜的那些传说来看的话,周瑜不过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武灵而已,放在现在他们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要知道周一本身都已经是圣者之境的强者。可是周瑜的存在,对他们来讲更多的还是意义上的神圣感,只要是流波市的武者就都对周瑜无比推崇,毕竟流波市之后的繁荣,就是在周瑜的手上一点一点的建立起来的。

    而周一和周盛安现在更加震惊的原因还不仅仅是这个,就在周瑜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周一和周盛安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有些急促,这件事的出现让他们甚至很难保持镇定的情绪,很快周一就当着周瑜的面下达了一个命令,不多时周瑜就感觉到在山洞外面现在正有很多武者在汇合。虽然知道这些人肯定不可能是来伤害自己的,但看到这样的情况周瑜却还是有些愣神,他一脸不解的看向了周一。

    “前辈肯定会奇怪,其实这不过就是一个很简单的装置。”周一似乎知道了周瑜在想什么,他取出了一个看起来很薄很薄的好像雨衣一样的东西递给周瑜,解释道:“这是在流波市后期造出来的东西,是很好的作战服。”

    “就算是作战服也不该一点气息都没有吧。”周瑜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毕竟这种事对他来讲真的还是太不可思议了,周瑜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从碰到周一他们开始自己就始终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周瑜确实没有准确的发现有什么敌人在附近,但他却始终感觉好像是有敌人埋伏,现在看来周瑜的感觉是没有错的,现在山洞外面至少聚集了十几个武者,并且这些武者全部都是武灵境界的实力。

    周瑜研究了一会作战服,凭着他强大的机械造诣很快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这一下周瑜的眼中不禁放出精光,抬头问道:“难道说这个作战服的用法是将穿上作战服的人的生命机能完全降低?”

    “对,不亏是周瑜前辈,当年流波市的第一机械师果然名不虚传。”周一很恭敬的说道,随后补充道:“这个作战服不是降低生命机能,就是完全消除生命机能,说白了是一种对身体伤害很大的装备,因为消耗极大,所以只有在很特殊的任务执行的时候才会配备,并且必须是武灵才能穿,武灵之下的武者身体素质还不够,一旦使用这种作战服太多次的话,他们甚至可能会在某一次沉睡后彻底醒不过来了。”

    周瑜跟着点了点头,这个倒是跟他观察的情况差不多,并且周瑜不用问也知道让手下的武者们都配备这种作战服本身也是很危险的,既然是生命机能被彻底消除,那就意味着穿着作战服沉睡的武者在沉睡时基本就是死亡状态,甚至都不算是假死状态,如果是没有人用特殊的方法去叫醒他们的话,他们就可能会永远的沉睡下去,直到死亡。不过这样的作战服的真正作用还是显得有些鸡肋,毕竟就是因为需要有人去刻意叫醒他们,所以其实在使用这些作战服的时候,在附近肯定也还是需要留下至少一个人留守才行,但对周瑜来讲,哪怕是一只蚂蚁在留守,只要他稍稍显得异常,都肯定逃不过他的探查。

    当然,至少这个作战服还是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特别精巧的东西,至少在周瑜看来真绝对是很好的设计。

    外面的武者并不知道山洞里发生了什么,他们都老老实实的等在外面,感受着他们的状态,周瑜笑着说道:“不愧是流波市武者,精锐程度还是跟其他武者不一样的。”

    这句话很自然的引起了周一以及周盛安的共鸣,流波市武者在元鼎国境内一向都以精锐和骁勇善战出名。

    周一在将这些流波市武者都叫来之后,却还没有停止召唤,很快他又说道:“前辈稍等,很快还会有一个人来。”

    “谁?”周瑜问道,随后直接摆摆手说道:“我不问,给自己也留点惊喜。”

    周一见周瑜如此轻松,也跟着点了点头,随后他也直接给周瑜介绍了一下他们的情况。周一和周盛安确实是在周瑜之后的时期的人,准确的讲,周一是在周瑜离开规则世界后三十年才出生,而周盛安比周一还要小四十岁,也就是说其实这两个人在年纪上基本上分别跟周瑜差了几十岁和上百岁……虽然不得不承认高阶武者的寿命都很长,但这样的时间跨度多少还是显得有些夸张。

    而在周瑜离开之后,元鼎国境内发生了很多的变化,首先是破碎星域当中的一些情况确实已经在稳定星域当中也出现,频繁出现的时空风暴导致了很多星际航行都变得异常凶险,而更重要的是在一些忽然出现的烟洞之中经常会出现强大的敌人,在混乱的大环境下,很多的枭雄都倒了下去,但又有很多的后起之秀在乱世之中崛起。

    元鼎国最终没有承受住剧烈的动荡冲击,再加上元鼎国朝廷本身也已经腐朽到了极点,最终整个元鼎国变得四分五裂,基本上都跟北方星省和西北行省那样,一些强大的军阀最终都各自割据一些地盘,然后在自己的地盘当中做了土皇帝。

    在乱世之中,宋思文最终也倒了下去,当然这件事也正如周瑜曾经“看到”过的那样,宋思文当年的崛起是因为集合了元鼎国大批的武装力量,这些以家族为单位的武装力量在跟着宋思文立国之后,自然就都想着各自的利益,而并非是所谓信仰或者是其他的什么鬼东西。秦国内部的矛盾越来越激化,最终甚至是死于内部分裂,宋思文是被骷髅会的人强行击杀,而陈生在找骷髅会的人决战的时候,也死在了战场上,可以说最终的秦国内斗中,宋思文和陈生甚至是一败涂地,这样的结果也是周瑜怎么都没有想到的。虽然他知道宋思文会失败,却没想到重来一次之后,宋思文败的更加彻底。

    而在那混乱的时代当中,流波市成为了最坚挺的存在。而这不仅仅是因为流波市当中有一批真正务实也真正团结的人存在,也是因为流波市真的可以说是好似天眷一样,流波市之中接连出现强大的武者,而这些武者也都是周家武者,换言之就是在乱世到来的时候,流波市当中的周家武者的后代全都天赋爆棚,将流波市当中的武者的战力整体提升了很多。还有一点则是在流波市的星体内部出现了一些烟洞,这些烟洞非但没有成为灾难,反而成为了流波市武者加速成长的利器,诸多的流波市武者全都借助这些烟洞冲入到了另外的战场上历练,而在那些时间流速不同的世界当中,周家武者以及其他的流波市武者全都以更快的速度提升着实力。

    也就是说流波市基本上就属于是在刀尖上跳舞一样,毕竟不但有内忧也同样有外患,只不过在最危险的时刻,刚好流波市处在了一个相对平衡的点上,结果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挺了过来,最终走向了强盛。

    “那你们是怎么过来的?是又出现了新的烟洞了吗?”周瑜开口问道。

    “不是有新的烟洞,是出现新的灾难了。”周一有些惆怅的说道,当时是在流波市内的一些烟洞出现了变异,很多的流波市武者都因为没有提前意识到这一点,从而进入烟洞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更恐怖的是那些烟洞竟然开始改变流波市的重力系数,流波市开始加速自转,而当时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烟洞忽然扩大,我们一部分武者就被卷入烟洞之中,再之后,我们就来到这了。”周一淡淡说道,这必然是一个凶险无比的过程,只不过是现在说起来却已经云淡风轻,因为肯定已经过去很久很久。

    周瑜还没有说点什么的时候,周一又开口说道:“好了,那个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