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红妆不做妃〕〔叶哥的传奇人生〕〔逍遥侯〕〔权谋仕途〕〔穿成女扮男装的男〕〔极品兵王〕〔田园医女之傲娇萌〕〔主神猎手〕〔启禀王爷:王妃,〕〔如影谁行〕〔[娱乐圈]女巫家的〕〔网游之花丛飞盗〕〔无限之穿越异类生〕〔钱探吴乾〕〔修仙小神农〕〔怒指苍穹〕〔冥海禁地〕〔绝世升级系统〕〔超级存储系统〕〔甜蜜暴击:我的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零三章 大笑
    周瑜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态,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更加正式一些。跟周一的交谈让周瑜很开心,事实上周瑜到现在也没有彻底放下自己心中的疑虑以及戒备,活了这么多年,走过了这么多的地方,见过了太多太多的心怀鬼胎之人,周瑜的心早就练成了钢铁的模样。周瑜没有刻意去追求事情的真相,一来是因为时机还没有到,二来其实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一点念想。

    哪怕周一他们是真的煞费苦心的给自己设了一个局,至少到现在周瑜也都认了,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跟人谈论起过去的事情,这样的经历对周瑜来讲甚至就好像是做梦一样。如果可以,周瑜当然希望梦境可以延长下去,等到必须打破的那一刻,再举起屠刀也不迟。

    “看看他们给你准备了什么样的大菜吧。”墨灵忽然悠悠的说道,周瑜所经历的一切当然也都在墨灵的眼中,他跟周瑜的状态差不多,哪怕是事情看起来已经严丝合缝到了这样的程度,他也还是认为这件事有古怪,他的戒备之心不比周瑜要少,甚至比周瑜还要更多,毕竟他多少还是担心周瑜会感情用事,关键时刻做出一些什么错误的决定来。

    在周一的指引下,周瑜看向了洞口处,这个时候一个人正慢慢的被人推了进来,被推进来的人看起来已经十分虚弱,甚至好像是要随时咽气一样,周瑜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样的一个生命危在旦夕的家伙看起来更加不可能给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但从周一的态度来看,这个姗姗来迟的人应该本身也是个身份十分重要的人,但周瑜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重要之处。

    当这个人被推到周瑜身前的时候,周瑜的眉头皱得更深,这次他更加真切的看到了眼前这个人的真实情况,不过饶是周瑜见惯了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也还是感觉有些头疼。

    这个人的身上只有一个伤口,那是一道巨大很长的伤疤,看起来就好像是他被人一刀砍在了身上一样,从左边的肩膀开始,一直延伸到了右边的腰部,按理说这样的一道伤疤并不可能对一个人造成太严重的伤害,如果是高阶武者的话,除非这一刀直接伤及了内脏,否则的话也就只是很简单的皮外伤而已。

    但现在这个伤口最古怪的地方在于它并非是刀伤,周瑜久经战场,见惯了各种伤口,现在对不同属性的力量也有着很深的了解,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伤疤是时空之力造成的,换言之,这是被时空风暴撕裂之后才会出现的伤口。看起来好像只是被砍一刀之后的伤口,但实际上在他受伤的时候,当时的情况必然无比的凶险,甚至可以说他能活下来本身都是一个奇迹。

    周瑜经常出入时空裂缝,当然知道时空裂缝当中的时空风暴到底有多恐怖。就算是周瑜自己也不敢说可以在时空风暴的席卷之下活下来,看着眼前这个人身上的那一道好像有生命的烟色伤口,看着伤口不断的蠕动,周瑜就感觉更加头疼。

    之所以周瑜可以一眼就看到他身上的伤疤,并不是因为这个人有喜欢亮出伤口的怪癖,而是因为这个被时空风暴击中之后留下的伤口,本身就相当于是时空风暴的狂暴之力在他身上的残留,周瑜现在就是因为这个严重的伤势而头疼。但头疼也不代表全是坏事,至少周瑜现在头疼还是因为他在思索着如何治愈这个伤势,而不是一筹莫展。

    但当周瑜简单分析了一下这个伤势的情况之后,周瑜再去看向眼前这个看起来已经被身上的伤势折磨的快要没了人形的老人的时候,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很简单,周瑜感觉眼前这个人很眼熟。这跟他一眼看到元瑶时的状态不同,元瑶几乎跟森一模一样,而眼前的这个人却是给周瑜另外一种感觉,这是一种心神上的共鸣。

    “你叫什么?”周瑜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好半天后,终于还是想到了最简单的方法,直接开口问道。

    而这个需要被人推着才能出来见人的老人在看到周瑜之后也同样愣神很久,甚至直到周瑜跟他说话之后他才渐渐缓过神来,周瑜接连问了两遍之后他的眼神才重新聚焦,只是这个老人的眼神里也透出了许多不一样的神采,他很激动,周瑜看得出来他现在很激动,只是让周瑜感觉有些无奈的是这个异常激动的老人现在竟然因为情绪的剧烈波动而有些说不出话来。

    周瑜下意识叹息一声,随后朝着老人伸出手去,结果就是周瑜的这个动作竟然引得周围的人全都露出一脸惊容,那个年轻武者下意识的就要对周瑜动手,结果就在此时那个老人却终于开口说道:“住手!”

    老人的声音很轻,却可以听得出来他现在很愤怒,而那个正要动手的年轻武者看向周瑜的时候眼神变得更加凶狠,周一也马上赶了上来,他先是疑惑的看了看老人,随后看向周瑜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看看他的伤。”周瑜解释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刚才他是让你住手。”之后这句话,周瑜是对老人身后的那个年轻武者说的。

    那个年轻武者变得更加愤怒,但诡异的是当周瑜说完后,显得很疲惫的老人竟然很配合的点了点头,这样一来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好。周一想了想之后,无比严肃的问道:“你真的可以治好这个伤吗?”

    “开什么玩笑,这明显是被时空风暴击中之后留下的伤口,并且肯定是在被击中的时候他还刻意的选择了硬撑,相比是关键时刻逞了英雄才让自己的伤势变得好像中毒了一样。这个伤估计已经拖延了几十年了,他现在还能活着就已经算是个不小的奇迹了,还想着能痊愈吗?”周瑜马上没好气的说道,他现在也显得有些激动,竟一下子也说出了很多。

    之前的交谈当中周瑜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反应,周一也忍不住愣了愣,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还能再说点什么,到了最后看到周瑜又准备动手的时候,他才缓缓说道:“前辈,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希望前辈可以帮帮忙,我父亲确实已经伤得太久了,我们都不敢奢望他能痊愈,只要……只要能在人生最后阶段以健康的姿态走完就可以了。”

    很显然这是很艰难的一个请求,艰难的地方不在于这是很残酷的一番话,尤其是现在还当着当事人的面这样说,真的很容易让人丧气。周瑜意外的看了周一一眼,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已经疲惫不堪的老人竟然是周一的父亲,不过从时间跨度上来推算的话,这个老人应该就是跟周瑜同一个时期的人了,想到这周瑜对这个老人的身份更加好奇,他第一眼看到这个老人的时候就感觉很眼熟,现在更加渴望能够弄清楚老人的身份。

    动手之前,周瑜还是开口说道:“放心吧,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悲观,他的伤势我虽然没办法做到彻底治愈,至少在空间之力方面的损害我还是可以帮他抑制一下的,只要持续一段时间,至少他的伤口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还带着几分时空风暴一样的吞噬力量。他的灵魂也遭受了一定的创伤,我也可以想办法帮他补全一下。”

    “真的?”周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在之前的时候他就算是做白日梦的时候都不敢想事情。其实之前周瑜所描述的情况已经跟真实情况差不多,他的父亲之所以会伤的如此之重,不是因为他父亲的实力不够,反而是因为在最危险的时刻是他父亲强行出手,才救下了他们这些人,但他也因此落得了现在这样的模样。事实上,周一之前根本就没对疗伤这件事抱有任何希望,结果现在事情却已经完全朝着让他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周瑜没有再继续吊这些人的胃口,他走到了老人的身前之后,就直接伸出右手,悬空在老人胸前的伤口上方不到十厘米的地方。众人都全神贯注的看着周瑜,但却都看到周瑜就好像只是将自己的手掌悬在了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出手的迹象,这让他们又都变得有些焦虑起来。

    周一刚想提醒一番,却忽然发现周瑜似乎并不是只在摆架子,而是好像已经动手,在这个时候虽然他的眼睛并没有看到任何的特殊的情况出现,但是他却感觉到了若隐若现的时空之力的波动出现,这是很隐秘的力量波动,若不是周一的实力已经达到圣者之境,他现在根本就无法真切的感受到这份时空之力的波动,单从这一点,他就已经真正的认识到了周瑜实力的强大之处,他这是对规则之力的全面掌控,可以想到他在规则之力上的掌控已经达到了无比惊人的程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的人虽然没有像周一这样慢慢感受到了时空之力的波动,但是他们却都看到了变化,在那一道好像是一个有生命的伤口上面,现在开始慢慢的出现了细微的变化,过去的时候伤口整体都是烟漆漆的,就好像是有一条巨大的烟虫在里面蠕动一样,而现在虽然伤口还是在蠕动的状态,但是在现在的蠕动过程中,伤口上那些已经被他们尝试过无数次都根本无法去除的烟色腐肉竟然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周瑜的右手始终在伤口上空十厘米左右的地方悬着,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动作,但是伤口的变化却很明显的进行着,并且是在朝着让所有人都感觉无比欣喜的方向发展着,到了现在,周一和周盛安他们已经对周瑜彻底卸下了戒心,甚至周一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更加完整的猜想,他想他大概已经猜到了周瑜的身份,尤其是想到自己的父亲在听到周瑜二字的时候就一定要赶来之后,这个行为也更坚定了周一心中的想法。

    整个治疗的过程持续了很久很久,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在这个过程当中周瑜没有停下片刻,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台机械一样站在那里,他的右手无比稳定的来回移动着,而那一道骇人的伤口也在过去的二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彻底的发生了变化。整个过程周一和周盛安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至于其他武更是直接被驱散了出去,现在这里就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直到周瑜终于收回右手,周一和周盛安几乎是同一时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们再看向周瑜的时候,眼神中除了和善与感激之外,更多的还有震惊和敬畏。虽然不知道周瑜在整个治疗过程当中都做了什么,但只要看到伤势的变化,他们就可以想到周瑜到底做了一件多伟大的事情。

    周一父亲身前的伤口现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那个横亘在他胸前几十年的好似蠕虫一样的伤口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道烟色的细线,尽管伤口没有能够完全愈合,可是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就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伤口之中还剩下的那一道细线就是涉及到时间规则方面的伤害,伤口中的这部分力量,周瑜在开始之前就已经明确的说到自己是没有办法彻底去除的。

    而现在最让周一他们感觉欣喜的就是周一父亲身体的状况的变化,就在一天之前,他还只能被人推着才能来到这边,并且整个人虚弱到连说一句话都显得格外吃力,好像随时都要咽气一样。可是就在一天之后的现在,周一的父亲看起来尽管还很虚弱,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却已经大为改善,而现在他之所以还显得虚弱却已经不是因为伤势过重,而是因为身体虚弱太久太久,他一时间还很难让自己的身体补充完整足够的能量。

    这样的变化已经称得上是奇迹一样的转变,以至于周一激动的直接冲到周瑜身前,用力的抓住周瑜的手,可惜却只是不断发力,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周瑜的话,这对他来讲已经是梦想成真的一天,所以反而变得更加郑重,知道自己不能轻易的去许诺什么。

    “前辈,我要怎么做才能报答您?”周一还是开口问道,这一刻他几乎是打算赌上自己的全部来报答周瑜。

    周瑜勉强推开了周一,脸上带着几分苦笑,说道:“我先缓一缓,咱们五分钟以后再说。”

    五分钟的时间并不算很长,甚至可以说很短,他们已经是真真切切的见识到了周瑜的手段,而现在看到周瑜竟然禁用五分钟的时间来恢复,周一和周盛安已经不知道到底该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周瑜了。

    周盛安也想到了周瑜这个名字的特殊含义,他带着试探性的眼光看着周一,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周一也看了看他,神色复杂,其实周瑜之前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周一和周盛安他们都习惯性的否认了这一点,哪怕是周一之前的恭敬也完全是装出来的,可是到了现在,这一份怀疑也终于可以彻底放下。

    就在两个人终于相信了周瑜的真实身份后,周一的父亲也慢慢的站了起来。周一马上冲过去想要搀扶,却被直接拒绝。

    “我自己来。”老人慢慢的说道,他的声音仍旧虚弱,长久的伤痛终究还是让他的身体变得奇差无比。

    原本还打算用五分钟时间来休整的周瑜忽然睁开眼睛,他也马上看了过去,然后也慢慢站起身来走了过去。两个人甚至显得有些滑稽的一点一点相互靠近,最后重新站在一起后,周瑜竟然直接一拳狠狠砸在了对方身上,这一拳可吓坏了周一,但周瑜接下来却狠狠的来了一个熊抱。

    “臭小子!”

    “哈哈,要说也该说是臭老子了。”周瑜没心没肺的笑着说道。

    松开之后,周瑜完全就好像一个二傻子一样大笑,他笑的没完没了,没完没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他穷苦了一生,终于中了一张大彩票,结果要因此疯掉了一样。

    能让周瑜如此开心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周瑜在离开规则世界多年之后,终于重新回到了规则世界,没想到这么快就又遇到了自己很想找的那些人当中的一个。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皱纹,身体也已经虚弱的好像要垮掉一样的老人,周瑜的心情终究还是有些惆怅,眼前的这个男人再也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霸气,但却还是让周瑜无比亲切。

    周大,这个不管是在“上一世”还是重生之后,都在周瑜的年轻时代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好兄弟,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在这个地方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了。周瑜曾经不太相信命运一说,尤其是在知道了时间轴的存在后,他更是认为人的一生就是在按照一个看不到的剧本在进行着。可是到了现在,周瑜却不得不承认命运力量的神奇真的是让人无比惊叹的。

    两个人都好像傻子一样大笑了好久之后,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些年你都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