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贴身特助〕〔至尊兵王归来〕〔你们二次元真会玩〕〔重生婚宠:甜妻,〕〔我的无限复活小皇〕〔全世界都在帮我甩〕〔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军少小甜妻〕〔仙帝归来混都市〕〔幕后〕〔我是老婆的召唤兽〕〔汉化大师〕〔至尊农女太嚣张〕〔被丧尸包养的日子〕〔女战神的黑包群〕〔僵尸神警〕〔我家娘子猛于虎〕〔官印〕〔大叔,轻轻吻〕〔王者荣耀:捡了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二十章 给你个机会吧
    孔秉的眼里现在也充满了绝望,他也没有看清楚刚才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隐隐的有一种感觉,似乎在这个扭曲的空间之中有着极为剧烈的空间之力的波动,但还没等他彻底确认这个特殊波动的时候,孔士的胸前已经出现了那个血洞,这一刻孔秉是有些不太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的,他们两个不但是孔家大佬,本身也是关心极为亲近的兄弟,并肩作战了不知道多少年,也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强敌死在了他们的手上,却怎么都没想到今天死亡会降临在他们的头上。

    孔士忽然又大大的喷了一口鲜血,他的眼睛变得赤红,看着就要施展出来杀招开始反抗,孔秉知道这是孔士要拼命了,这是自己的这个兄弟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击,孔秉的眼里又马上变得满满的都是悲伤,这一击之后孔士断然不可能再有活命的机会,甚至可能当场暴毙。

    忽然,孔秉终于看到了异样的变化,似乎有一道光线闪过,孔秉马上防备起来,他的全身都笼罩起一层石甲,这一刻他终于恢复了几分实力,周瑜的扭曲空间领域最让他胆寒的地方不仅仅在于强大的空间撕扯威力,更是因为在这个领域之后,他对土之规则力量的掌控竟然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这已经不仅仅是领域压制那么简单了,而是纯粹的实力的全面压制。

    光线闪现后,孔秉只感觉自己脖颈出一阵寒意袭来,哪怕是有着最坚固的石甲防御护身,孔秉还是感觉危机重重。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又看到原本已经打算拼命的孔士的脑袋很诡异的从他的脖子上分开,乍一看好像是脑袋飞了出去,但很快孔秉发现并非如此,孔士的脑袋并没有动,是他的身体忽然被击飞了出去。

    一只手出现在孔士的脑袋上,稳稳的扣住孔士的头盖骨,抓住了这个前一刻还无比强横的圣者之境的强者的脑袋,随后周瑜的身形慢慢出现在孔秉的视线里。周瑜还是一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身上依旧是那件看起来都已经洗的有些发白的衣服,没有铠甲,就是没有铠甲,普普通通的样子站在那里。当然,他手掌抓着的孔士的头颅就注定了他的“普通”形象是完全不存在的,反而因为如此剧烈的反差,真的很容易击溃对手的心理。

    孔秉之前是已经有了绝望的迹象,现在看着慢慢靠近的周瑜他的双腿竟然在隐隐颤抖。

    “你们这一届打手明显不行啊。”周瑜提着孔士的脑袋走向孔秉,走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睛正盯着孔秉全身上下不断打量着,这样的眼光让孔秉感觉就好像是一只被按在案板上的肥猪,随时等着屠夫给自己狠狠一刀似的。

    孔秉身上的石甲开始不断的叠加,一层又一层的石甲就好像是树皮一样往孔秉的身上贴,不多时孔秉就已经变得没有了人的模样,若不是一直看着这边的情况变化,人们乍一眼看到这的时候只会认为这是一个土包,或者说是一面石墙。孔秉这样的反应自然是大跌身份的,但没有人觉得孔秉这样做很可笑,反而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就连观战的周大和周一他们的眼里也都闪过了无比震惊的眼神。

    至于周围的孔家武者现在都是手脚冰凉的看着眼前的一战,他们并没有被周瑜的扭曲空间领域笼罩,因为他们之前已经分散出去打算包围流波盟武者,但现在他们除了庆幸没有被周瑜针对之外,什么都不敢做,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已经不能说是造成巨大冲击那么简单,这简直已经颠覆了他们全部的认知。孔士和孔秉在孔家的地位怎么样暂且不提,就说他们的圣者之境的强大实力就根本是不该被轻视的存在,而在这一战当中,周瑜压根都不是轻视他们,而根本就是直接碾压过去即可。

    现在孔秉已经把自己彻底打造成了一个缩头乌龟,但哪怕是看到孔秉被他自己强大的石甲保护起来,包括所有孔家武者在内的人都不认为孔秉能够活到最后。孔士的脑袋还被周瑜稳稳的抓在手里,一个强大的圣者之境的强者就这样陨落了。

    “什么时候圣者之境的强者变这么弱了?”有人喃喃说道。没人理会他的这个疯言疯语,哪里是圣者之境太弱,而是周瑜实在太强了。

    “砰”的一声,孔士的脑袋直接炸开,可是孔士脑袋炸开之后却没有任何东西迸溅到周瑜身上,所有的脏东西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喷了出去,周瑜的手上连一滴血都没有沾上。周瑜看了一眼已经变成“土山”的孔秉,嘴角带着淡淡笑意,忽然又消失在战场上。

    “是隐身么?”看到周瑜忽然又消失不见,周一皱眉说道,他下意识的在问周大,却忘了周大现在虽然伤势恢复,但真正实力其实还不如他。

    周大微微摇头,说道:“应该不会是隐身,隐身这种手段应该是不存在的。”周大说的也不算有错,虽然武者们修炼是可以让自己的实力不断增强,身体增强的同时也可以加强对规则之力的掌控,甚至实力提升到后期,就算是所谓的移山填海也不是不可能实现,但问题还是一切都要遵循规则,质量和能量都是要遵循守恒定律的,一个大活人不可能真的凭空消失,所有的隐身都只是建立在一些辅助条件帮助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实现的,严格来讲那不过就是一种隐匿的方法。

    在这一点上周大的认识是相当清楚的,但他的认知终究还是停留在稳定世界的规则力量的层面上,如果是混沌世界中的规则的话,是否还真的是按照这样的方式进行就真的两说了。而周瑜现在并非是已经领悟了混沌世界中的规则,周瑜的隐身自然就是如同周大所说的用一些辅助手段实现的,在他的扭曲空间领域里,他可以强行扭转空间之力,让自己整个人都藏身在扭曲空间里,他并不是消失了,只是人们看不到他了而已。

    但严格来讲,周瑜并不是不会隐身,周瑜会真正的隐身,虽然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瞬间,至少他是可以做到的,只不过面对这种程度的敌人,周瑜还犯不上用出那种手段。

    周瑜消失不久后,忽然最靠近周瑜跟孔士和孔秉开战战场的一批孔家武者莫名其妙的倒了下去,他们的身体就好像被无数利刃切中了一样,瞬间化作破碎的肉块,一块接一块的破碎开来,最后好好的一批强大武者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倒在血泊之中,自始至终那些被身体被切开的武者连一声哀嚎都没有发出来。也许这样也好,至少他们不用看着自己惨死的模样。

    “还是打算继续缩着?”周瑜的声音在战场上响了起来,他的身形也渐渐的出现在人们面前,而让人感觉意外的是周瑜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那片血泊出现的地方,在他的脚下就是那些忽然变成肉块的孔家武者的尸体,当然现在是不是还能称之为尸体真的是两说的事了。

    看着周瑜闲庭信步杀人的样子,周盛安的眼里慢慢的都是羡慕,不光是周盛安如此,周一也一样带着无比向往的眼神看着周瑜。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其实是听说过很多很多关于周瑜的故事的,但因为在过去的时候周瑜相对于他们来讲更多的只是一种精神寄托,甚至就是因为他们的领袖周大始终对周瑜念念不忘,他们才会把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看成是很重要的人物,但实际上因为周瑜在流波市的那个时代还是稳定星域的时代,当时周瑜的实力也没有多强,所以就算是再见到周瑜的时候,哪怕已经意识到周瑜应该实力很强,但周一和周盛安却还是没有特别的高估周瑜的实力。

    现在终于看到周瑜跟孔士和孔秉战斗的样子,他们才明白哪怕是之前他们拼命去高估周瑜的实力,也是根本无法准确的给出一个判断的,甚至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们都根本无法准确的评估出周瑜的实力。

    “这就是流波市当年的领袖?”周一又开口说道。

    周大其实现在也跟周一他们一样震惊不已,但一听到流波市三个字的时候,周大的脸上马上焕发异样神采,他用力的点点头,说道:“对,这就是周瑜。”这一刻周大就好像年轻了几百岁一样,就像是一个热血的愣头青小子,正看着自己的偶像在战斗一样。不是周大在做戏,而是对他来讲周瑜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虽然他们是同一代人,但自从周瑜开始崛起那一刻起,其实就已经注定了双方不可能在一条线上发展。

    曾几何时周大也曾暗自痛苦过,他因为周瑜的快速提升而开心,但却因为自己的实力提升缓慢而懊恼不已,而在周瑜的率领下做事他也不感觉有什么不妥。至于之后发生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大以为自己跟周瑜之间的差距可能正在拉近,现在看来,他才知道自己真的还是太“年轻”了。

    “这个家伙跟我们走的路终究是不同的呀。”周大感慨的说道。

    这是一句让人无法反驳也肯定不会质疑的话,如果到现在人们还都认为周瑜是寻常武者的话那就真的大错特错,他的不寻常不仅仅在于实力强横,而是在于他所掌握的力量绝对是与众不同的,虽然周大他们只是在一旁观战,却也真切的看到了战斗的进展,周瑜似乎真的就只是施展了两个不同的领域,就将孔士和孔秉压制的死死的,孔士死的莫名其妙,而孔秉则是自杀一样的在原地当起了缩头乌龟,在这个空当里周瑜还有时间去杀了几个孔家的武者,这份实力用恐怖来解释似乎不太合适,这已经是让人难以理解了。

    要知道,就算是周瑜“随随便便”杀的几个孔家武者也都不是易于之辈,全部都是武灵境界强者,反正周一知道就算是自己出手,也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的解决战斗,甚至如果对方提前准备好的话,周一打起来还会有些困难。

    一切都变了,在周瑜的身上似乎什么事情都无法用常理揣度。

    而就在周一和周大他们不断的分析着周瑜的战斗细节,甚至都忘了派人去追杀开始四散逃窜的孔家武者的时候,同样在一旁观望许久,也同样看得目瞪口呆的沈从却忽然开口:“大人似乎还是没有穿铠甲啊。”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忽然不说话了,周大扭头看了看沈从,最后干脆一句话不再说。是啊,现在他们在这还胡乱讨论个屁了,周瑜身上别说是铠甲,就连一块金属片都没有,面对这样的家伙在这里战斗,还有什么好讨论的呢。

    一时间,刚才还兴高采烈的众人都好像变哑巴了一样静静的看着周瑜让战斗继续。而始作俑者的沈从的脸上带着一丝刚刚的笑容,他最后悄悄的用精神力向元瑶问道:“我是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

    “那为什么大家都这样。”沈从还是有些不理解。

    “不是生你的气,别担心。”元瑶继续解释道:“其实就只是被刺激的太狠了而已。”

    元瑶算是对沈从说了一句大实话,周瑜在这一战里的表现真的是狠狠的刺激到了这些人,他们并非是妒忌周瑜,反而就是因为不管是周大也好还是周一也罢,他们在力量的道路上都走的比沈从要远很多,就连周盛安也是如此,虽然周盛安跟沈从同为武灵,但周盛安的实力却比沈从要强大太多太多,正是因为他们掌握的更多,才会因为周瑜的强大而震惊不已,因为周瑜的强大根本就是无法解释的,沈从看不懂周瑜,他可以用境界差距太大来解释,那么周一看不懂周瑜呢,周大看不懂周瑜呢,当然,其实这也还是可以用同样的理由解释的。

    那就是,哪怕是周一和周大,跟周瑜也同样不在一个境界上,这才是他们两个沉默的真正原因。周大刚才发出感慨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而忽然清醒之后意识到周瑜连铠甲都没穿之后,这个感受就变得更加清晰了。

    “圣者之境更上一层的境界么。”周大心中暗暗想到,这句话他就没有再说出口了,毕竟这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了。周大是经历过当年人类武者在达到武灵境界后长时间内都“停留”武灵境界的时代的,当时的武灵强者不管实力提升到什么程度都还只是武灵,但那是因为当时的人类武者还没有明确的分辨出领域之上的规则之力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状态。而到了现在,周大感觉人类武者又一次进入到了这样的瓶颈期。自从武者们开始接触规则之力后,他们就都认为规则之力就是最强的力量,当然事实上可能也正是如此,但现在周瑜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却已经在动摇这个想法的基础了。

    孔家武者已经开始疯狂逃窜,至于孔秉的生死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固然还有忠诚的孔家武者想要救人,但一看到周瑜稳如泰山的站在那里的样子后,这些人就彻底放弃了,这个家伙根本不是扮猪吃虎,他就是神明。

    “是神明么?”听到孔家武者逃走的时候慌张之间说的话,周大他们又都陷入了沉思,这并非不可能,当年的青峰都已经成为了风神,周瑜成为神明一样的存在当然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凡事都是如此,如果是发生在一个跟自己距离极远的人身上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人们可能都会惊叹,但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身边人身上,他们下意识的还是会去怀疑。哪怕是周瑜,一想到他可能会成为神明,周大还是会习惯性的先否认这一点。

    周瑜并不知道周围的人对自己的看法已经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但实际上在这一战的过程当中周瑜自己也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别人惊讶他的实力强大这一点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这里的人当中真正看到过周瑜战斗的人也就是沈从,而沈从的境界还太低,他之前就算跟周瑜一起战斗过也不会清楚周瑜实际上到底有多强。

    可是周瑜现在真正震惊的是他自己在开战前都没想到这一战会这么轻松,他是知道自己肯定会赢,却没想到可以打成这样,现在周瑜对自己所掌握的力量竟然也生出了一丝恐惧。

    周瑜慢慢走向孔秉,这个时候他的每一步都好像是敲在孔秉心脏上的巨石重击一样。孔秉不傻,他知道别说现在只是十层石甲,就算是二十层、三十层石甲都一样不可能挡得住对方的攻势。周大他们只是观战者,只有孔秉亲身经历了这一战才深刻的明白周瑜到底有多恐怖。

    终于,孔秉感觉到一只手掌落在了自己的石甲上,他的呼吸都已经彻底停止,甚至他已经感觉死亡镰刀落在了自己的头顶。

    可就在此时,孔秉却忽然听到周瑜的声音:“要不,我给你个机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