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狂后〕〔重生八零甜蜜军婚〕〔Hello,小甜心〕〔大唐好相公〕〔年年安康〕〔婚婚欲睡:总裁宠〕〔回到八零当女兵〕〔位面之狩猎万界〕〔重生八零:弃妇带〕〔念那时依默,予拾〕〔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神秘军长,高调爱〕〔官程〕〔霸尊狂帝〕〔我的一纸婚约〕〔闪婚独宠:神秘总〕〔超级仙王混都市〕〔怒指苍穹〕〔重生魔神在都市〕〔最后一个契约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二十四章 智慧
    “沈从……他一直在经营他的据点。”沈家武者想了想说道。

    “经营?”沈连明冷笑着,说道:“怕是把据点都卖给流波盟的人了吧。”

    这次沈家武者没有说什么,关于这件事其实在沈家的进攻基地里大家都已经有了各自看法。说到底,真正跟沈连明一条心的沈家武者虽然不少,但也还不至于包含所有沈家武者,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沈家武者对沈连明的一些做法颇有微词的。

    当初在沈从将那个据点开发出来的时候,沈从也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成功,其实严格来讲沈从已经算是失败了,可是因为流波盟武者的介入,沈从最终还是将据点的局面稳住,并且难能可贵的是虽然这个据点是流波盟武者帮忙夺回来的,但据点的掌控权却还是落到了沈从的手里。

    最开始的时候沈家武者也都感觉很奇怪,这明显是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但随着沈从的同伴回到沈家基地有意无意的透露出元瑶本身就是流波盟出身,并且是流波盟领袖周大的外甥女的消息后,人们对这件事也就都释怀了。诚然,也存在一些人酸溜溜的认为沈从靠女人,但真正已经在力量之路上走了很远的人却都明白一点,有的时候人的运气确实是一个可以影响成功的很重要的因素,去酸一个人因为这个因素或者因为那个运气而得到了大量的资源可以调配,这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事情,面对这种事还是要坦然才行。

    很显然,沈家进攻基地里的沈家武者们虽然也有人一提到沈从就会说话发酸,但沈从现在的成功却也是不可否认的,他是仅凭身边的几个人就控制了一根据点,而对于远征军来讲,所有人的功劳都是跟他所做的事情成正比的,并且是跟身边的人数成正比的。开发一个据点的功劳严格来讲是并不比建立进攻基地要小的,毕竟开发据点的时候就是少量的武者出去征战。而沈从现在身边的人加在一起不到十个人,而建立据点的功劳就是在他们几个人之中分,可想而知沈从在这一次的远征结束之后可以得到多少的奖励。

    可以说,这次来新星体上的远征,至少第一阶段沈从已经是最大赢家,如果仔细盘算的话,在他个人头上的功劳甚至已经超过了沈连明。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沈连明对沈从的态度也就变得微妙起来。当然,这也就一种比较含蓄的说法,说白了就是他已经开始处处针对沈从。

    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现在沈从既然已经将据点的局势稳定住,那么身为远征军的统帅,沈连明就应该继续往沈从的据点里加派兵力,至少需要让据点里的武者数量维持在上百人才行,一个据点建立是很不容易的,可是沈连明却根本没有这么做,别说是派遣武者,就连运送资源都没有做过一次,若不是这段时间有流波盟武者的帮助,沈从他们这些人早就死在新星体上了。

    沈连明的理由很充分,他说是担心沈从已经跟流波盟武者有了勾结,他们已经无法确保据点完全属于沈家,所以他拒绝给沈从任何援助,而他越是不援助,沈从就越是需要依靠流波盟的帮助,流波盟越帮助沈从,沈从身上的“嫌疑”就越重,结果就这样一点一点陷入了无法解决的死循环里。

    事情发展到现在,人们对这件事已经完全看不懂,沈从最终到底是会成为最大功臣荣归沈家,还是会被沈连明想办法搞掉,真的是一个看起来扑朔迷离的事情了。只是沈家武者里固然有人替沈从感觉不忿,却不会有人真的站出来替他说什么,毕竟沈从在沈家原本也没有多高的地位,事实上若不是因为沈连明在这件事做的太过分,过分到让一些在外做事的沈家武者都感觉寒心的程度的话,也不会有人因为沈从的事情而多想什么。

    结果就在沈家武者都习惯了沈从游历在沈家远征军体系之外的时候,沈连明却忽然问起了沈从的动向,这个来汇报消息的沈家武者当然不知道能说什么,反正他是不愿意介入到这件事当中去的。

    沈连明也早就习惯了毫不掩饰对沈从的厌恶,稍稍沉默之后他说道:“听说孔家人最近又有动作了?”

    这次那个沈家武者马上回复道:“是的,他们似乎想重新开始布局了,毕竟他们第二批远征军应该也快来了。”

    “他们已经发展了几个据点了?”沈连明问道。

    “三个,围绕他们新建立起来的进攻基地一共建起了三个据点,不过三个据点距离他们新进攻基地都很近,并不是标准距离。”沈家武者说道。

    沈连明又冷笑起来,淡淡说道:“是时候给孔家人来点狠的了。”

    “你是什么意思呢?”沈连明没有得到回复,他倒是直接反问了一句。

    那个沈家武者被吓了一跳,马上解释道:“这种事我怎么敢有什么意见,一切还是听大帅的。”

    沈连明很喜欢别人叫他大帅,不过这次他却没有露出满意的表情,微微皱眉说道:“我知道,你们都认为孔源是个狠角色,不能轻易招惹是吗。”

    沈家武者知道再沉默下去肯定出事,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大帅,不得不承认针对这次的这个新星体,孔家之前的准备是比我们更充分的,虽然他们已经被流波盟的那些怪物给打惨了,但毕竟在被攻击进攻基地的时候,孔家人很识趣的没有顽抗,现在孔源身边还有不少精兵,其中也不乏一些实力强横的武灵帮手,他们暂时只是摸不清流波盟那边到底是什么意图,但如果真要开战的话……”

    “真要开战的话,我们就肯定输吗?”沈连明直接说道,随后冷哼一声道:“孔家人不过是一批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而已,等他们再加派人手过来也是一样,没什么好怕的。”

    “去传我的命令,在基地里抽调二百人,去沈从的那个据点,把这段时间应该派发过去的资源也给运过去,然后告诉沈从准备一下对孔家据点的进攻工作。”沈连明看起来很随意的说道。

    那个沈家武者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就马上退了下去,走出沈连明的房间后这个沈家武者才不禁苦笑起来,低声嘀咕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

    孔家进攻基地。

    这个新的进攻基地比孔家最初在新星体上建立起来的进攻基地的规模已经小了很多,这确实是极为无奈的一个选择,他们的绝大多数资源都已经投入到了之前的进攻基地里,并且任谁都没有想过他们会在远征开荒初期就被人抢走了进攻基地,并且是真正的抢走,他们第一个进攻基地里的资源都被人挪走,变成了流波盟现在的进攻基地,这对孔家人来讲绝对是奇耻大辱。

    这也确实是孔源一生征战中所经历的最惨痛的一次失败,时至今日尽管距离当日一战已经过去数月之久,但每当他想起当日一战的经历却还是会不禁感慨万千。严格来讲,那一战并不能算是孔家武者的惨败,而就是他自己的惨败。当流波盟武者忽然冲向他们的进攻基地的时候,孔源最初时刻还是按照常规手段进行部署,但随后战斗的发展就跟他预料中的完全不同。

    流波盟武者中的基础战力部分并没有直接参与到进攻当中,最终冲进孔家进攻基地的只有三个人而已,并且那三个人当中还有一个人的气息比较弱——当然是相比另外两个人相比而言——可就是这三个人竟然硬生生穿过了孔家武者建立的所有防线,直接在进攻基地里逼出了孔源,随后就是孔源跟流波盟强者的大战。

    那一战,孔源败的体无完肤。

    对于孔源来讲那一战与其说是一场惨败,不如说就是一场噩梦来的更直接,在那一战里孔源第一次见到了流波盟的领袖周大,也跟流波盟现在的第一强者周一交手了一段时间,直到那个连铠甲都没有穿的男人加入战斗,一切就彻底变化了。

    孔源的失败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在战斗当中他先是被一个强大到好像是牢笼一样的领域死死控制住,然后就是全身上下几乎被瞬间割开了上百个伤口。其实那些伤口给孔源造成的痛苦并不多,真正让孔源恐惧的是上百个伤口瞬间出现,这意味着对方如果当时真想杀他的话,他就算有一百条命估计也被杀光了。

    之后的一切发展似乎都变得顺理成章,那个没穿铠甲的男人并没有痛下杀手,只是下令让所有孔家武者离开他们的进攻基地,在那种情况下孔源能做的也就是带着人赶紧离开。死亡的威胁,那就是最纯粹的死亡的威胁,孔源其实并不怕死,如果当日的一战是经历了一场艰苦卓越的战斗之后打到最后的阶段,哪怕是孔家武者全部战死,孔源也绝对不会独自逃跑,该有的强者尊严孔源也具备。只是在交手的瞬间就落败之后,孔源的斗志也就瞬间被消耗一空。

    根本没有继续战斗下去必要,孔源很清楚如果真要在进攻基地里拼命的话,最终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惨死。所以孔源退了,带着并没有遭受多大伤害的孔家武者退了出来,重现在这建立起了进攻基地。

    孔源心里很清楚,现在进攻基地里的孔家武者之中不乏一些热血族人,他们对自己的一些做法是颇有微词的,毕竟因为在他们的层面上根本无法感受到自己可以感受到的东西,周瑜的强大甚至就算是一些强势的武灵武者都根本无法真正体会到,那是一种力量层次上的全面碾压,已经不同于力量碾压。如果对方只是力量更大,战斗手段更高明从而获胜的话,都不会造成这样的震撼,在孔源看来,周瑜所掌握的力量根本就是他还没有触碰到的境界,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惨败。

    可是这种事他没办法说清楚,更多的族人看到的都是他在一场大战当中输给了一个连铠甲都没穿的家伙,他们也都承认那个人敢不穿铠甲就战斗肯定是有很强的实力,但却绝对不该出现这样的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孔源知道了孔士和孔秉战死的消息后胆怯了,所以才会做出主动逃跑的决定。

    孔源很苦,心里真的很苦,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等到第二批远征军赶来之后,他会尽可能的劝阻带队的圣者之境强者去找周瑜的麻烦,尽可能的断了他们这方面的想法,然后不管劝阻成功与否,他都会马上离开这个新星体。就是那一战,那短暂到回忆起来可能仅用几秒就能回忆完的战斗,已经足够让孔源清醒的认识到这里到底有多危险。

    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更好的照顾进攻基地里的孔家武者的情绪,现在他连三个据点都不会建立,他们不是没有实力建立据点,就算是现在再多建立几个据点也一样可以守住,问题在于孔源很担心流波盟的那些怪物会再冲过来,如果这样的话他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守住对方的进攻,到了孔源这个境界也完全没有必要寄希望于周瑜过来大开杀戒一番,让自己的这些族人清楚的认识到周瑜的恐怖,反正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在他撤离之前至少要将这里的局面稳定住。他也想到了回去之后会有一定的处罚,可是以他的在空间的地位,就算被处罚也不过就是一种威望上的损失而已,并不会让他有多难受。

    至少比死了要强得多。

    但就在孔源一门心思的想着固守阵地,拖延时间到第二批远征军到来的时候,他房间里的一盏红灯却忽然闪了起来,并且伴随着红灯闪耀还有十分刺耳的警报声。孔源猛地站起来,吃惊的说道:“怕什么来什么吗?”

    只是孔源马上冲出房间,来到进攻基地的防守位置上向外看的时候,看到的却不是流波盟武者,而是一批没有脑袋的人形怪物。

    “土著……”孔源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后说道:“准备防守。”

    ---

    沈从看着忽然来到自己据点里的沈家武者,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有无奈,有愤怒,但就是没有喜悦。原本他已经对沈家的支援根本不报任何希望,甚至他本身是有些抗拒沈连明对这边据点做任何支援的,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支援来了,就是沈连明要开始使坏了。

    果然,沈从很快得到了去进攻孔家据点的命令。

    沈从面无表情的问道:“沈帅还说什么了吗?”

    “说是限期一个月内攻下一个孔家的据点。”沈慕青说道,只是在他说完这个要求之后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会执行的,是吧。”

    看着沈慕青笑呵呵的样子,沈从微微一愣,稍稍沉默之后还是点头说道:“对,我为什么要做这种无聊的事。”

    “那就是你的事了,反正我的任务是接手这个据点的防守……”说到这,沈慕青似笑非笑的看着沈从,摊开手又继续说道:“你也肯定不会把这里的控制权交给我,对吧。”

    沈从有些诧异的看着沈慕青,他跟沈慕青之间是没什么交情的,在沈家像他们这样只有点头之交的族人是很多的,毕竟家族太大太大,甚至许多族人一生都没有一点交集也是正常的。沈慕青在沈家的地位其实跟沈从很相似,但有一点反而算得上是他比沈从多的优势,就是沈慕青并非是沈家直系血脉出身,他是靠着自身的努力从支系血脉里熬出来的族人,但也正因如此,像这样一点一点熬出来的人有的时候做事反而更加聪明。

    沈慕青看着一脸诧异的沈从,很自然的耸了耸肩,解释道:“虽然还没有见到那位不穿铠甲就能击杀圣者之境强者的前辈,但我知道这些事肯定是真实存在的。关于你的经历,我也确实很眼红,但问题是眼红解决不了任何事,该是你的已经属于你,谁也夺不走,而摆明了沈帅现在就是要处处针对你,甚至不惜让我们这些人做探路石,但这样做也就是不把我们的生死放在眼里,我又为什么要给他卖命。”

    这一下沈从变得更加意外,愣愣的看着沈慕青老半天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严格来讲,这应该算是沈从跟沈慕青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流,不过很显然沈慕青让沈从大吃一惊,这个同辈的兄弟的“智慧”明显是不低的,可以说很聪明,聪明的体现就在于他知道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

    “可是如果你不跟我作对的话就完不成任务,到时候你要怎么跟沈帅交代呢?”沈从开口问道。

    “有什么好交代的,我就说我来了跟你要控制权,你不给,就完事了呗。本身我的实力就不如你,更别提你这还有其他强者,我争不过你难道还要把命捐在这么。”沈慕青一副很豁达的样子说道,不过随后他却收敛笑意,说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件事,来时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些怪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