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门霸宠之特战痞〕〔明威天下〕〔末世钻石VIP〕〔重生之侯门邪妃〕〔美漫的超凡之旅〕〔陆少蜜宠:前妻在〕〔都市透视神眼〕〔都市极品猛男〕〔不灭修罗〕〔爱情冒险家〕〔老子是一条龙〕〔万仙圣尊〕〔终极小村医〕〔绝世盛宠:废材三〕〔招魂先生〕〔戏闹初唐〕〔超维入侵〕〔影帝大大,甜到家〕〔美漫丧钟〕〔娱乐之唯一传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三十七章 地底世界
    崇明领里并没有人类居住,事实上在这里所谓的居民也少的可怜,偌大的崇明领单从面积上来看的话,已经相当于周瑜那个时代的一个城市的规模,可是在这里居民却只有少的可怜的几百个而已,最多也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村庄。

    不过如果人类文明涉及到这个区域的话就会发现,在这个不大的“居民区”当中竟然混杂着大量的不同种族,几乎可以说在这里的居民中没有同一个种族的存在,也就是说几百个居民差不多就是几百个种族,诡异的是这几百个种族生物生活在一起却没有任何的不适应的感觉,也许在他们看来生活就是这样,不同种族之间也一样可以生存,甚至可以生育。

    但事实上种族隔离的情况不仅仅存在于人类和其他物种之间,自然界里的任何物种几乎都存在着种族隔离,不同物种之间几乎不可能生育出后代来,可是在崇明领的这个小村子里的居民们似乎并不会遇到这个问题。他们“安然”的生活着,生老病死,按照“命运”的安排过完自己的一生。

    妖刀曾经也是这个村庄里的居民之一,他甚至在这个村庄里还有过一个妻子,只是当他彻底成为无头骑士后,他的妻子到底去了哪里就不清楚了,而他跟妻子所生育的后代也一样不知所踪。妖刀躲在村庄外面很远的地方小心的观望着村庄里的一切,如果抛开他所知道的一切不谈,这个村庄的生活真的是很和谐的,在这里没有力量的争斗,甚至没有权力的争斗,大家都在按部就班的生活着,一切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但妖刀不可能真的抛开一切不谈,他最初从这个村庄里走出来,走到现在挣脱出灵神的控制,直到他挣脱的那一刻起,他才清醒的认识到,原来在他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始终是被控制着的。也就是说,现在村庄里的这几百个居民,看起来好像是在按照各自的想法在生活,甚至也有喜怒哀乐,但实际上他们的一切行为都在灵神的掌控之下,这些都是傀儡,再进一步讲的话就是最“优秀”的傀儡。

    正如昆云族被斩首之后不断的进行灵魂折磨一样,其他种族的生物也同样在被灵神圈养并且折磨着,只不过不同种族会因为他们的“种族天赋”不同而遭受的待遇不同,但不管待遇差异是什么,最终的结局都肯定是死亡。

    灵神一定是可以离开这个星体的,并且离开的方式应该也很简单,关于这一点是妖刀清醒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想明白的事情。因为崇明领的面积虽然不小,但相对于灵神所做的这些事情来讲却实在是不够看的。这个村庄里有几百个不同种族的生物,这就意味着在他们的背后,是有着几百个种族被灵神控制的。

    就如同昆云族一样,他们活在灵神的掌控之下,经受着各种各样的折磨,最终变成灵神所需要的一个“元件”,嗯,是元件,这是妖刀新学习到的一个名词,他如果想要拥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的铠甲,就需要用许许多多的不同元件组合到一起才行。

    妖刀忽然想起了那个帮自己打造铠甲,平日里总是喜欢摆弄机械元件的奇怪人类,他的名字叫周瑜,名字没有多出彩,整个人看起来也缺乏霸气,但是一旦跟这个家伙在战场上相遇,在妖刀看来最好的做法就是祈祷地方不要发疯。有一件事妖刀始终想不明白,在那个人类的进攻基地里的每一个人类武者都穿着铠甲,甚至那些极为弱小的家伙也都穿着铠甲,但周瑜却始终“光着身子”,这本身就让他显得跟周围的其他人格格不入,但问题是没有铠甲的周瑜为什么可以拥有这么强的实力?

    这是妖刀久久不能理解的一个问题。

    回忆的时间结束了,妖刀慢慢起身离开了所在的位置,这个村庄对他来讲已经毫无意义,他要做的只是“解救”昆云族的族人,当然至于解救的方法到底是带着所有的族人逃出来还是把他们全部杀死这就要视情况而定了,在他看来哪怕是可以将所有的昆云族族人都杀光都是最好的做法,至少不需要让族人再经受这样的折磨,族人也不用在绝望中做灵神的繁殖工具,这种绝望的活法是最无法忍受的。

    当然,妖刀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成功,甚至在他看来自己被重新控制的可能性是极高的,灵神虽然接连退败两次,但正如周瑜所言,灵神只是败在无法将自己的全部实力施展出来而已,并不代表灵神本身的实力不足,妖刀现在这样做无异于自寻死路,只是他坚定的选择了这条路。

    还好,妖刀是记得族人们被关押的地方的,整个崇明领里发生的事情之所以没有被传扬开来,一是因为灵神的实力确实强大,除了静默神之外这个星体上没有其他土著敢跟灵神对抗,崇明领几乎是禁地,当然也就不存在什么秘密泄露的问题。二来也是因为灵神做事很小心,他关押昆云族的地方是在地底世界里,那里真的是一个地底世界,仔细想来地底世界的面积甚至是要超过崇明领地面上的面积的,如此看来其他的种族应该也都关押在那个地底世界的大牢当中。

    崇明领的气候是不错的,但妖刀很讨厌这种温暖的气候,身上总是十分黏-腻,好像有上百只小虫子在身上爬一样,让妖刀很不舒服。当他进入地底世界后,这种感觉才算稍稍缓和了几分,可是当他稍稍适应周围的环境看到地底世界的情况后却不禁傻眼了。

    尸体,到处都是尸体,浓郁的尸气甚至让妖刀都不禁后退了几步。灵魂领域,这是很纯粹的灵魂领域的力量,妖刀退后几步之后就发现严重的尸气已经荡然无存,正是因为在灵魂领域内部给隔绝着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妖刀稍稍镇定片刻,重新又走了进去。事实上现在这个灵魂领域已经溃散,只是残留的力量保持了这里的尸气没有扩散出去,不过妖刀知道灵神这样做绝对不是因为怕尸气扩散,现在这里的尸气被隔绝的情况不过就是个巧合而已。

    再度看到这遍地的尸体,妖刀心中竟然也慢慢升起了几分悲悯。这个种族他是知道的,蛊蝗族,一种爬行类生物,看着像是巨大的甲虫,但后背却生长着两对翅膀,翅膀相比身体显得很小,也因此失去了飞行的能力,全身的虫甲很脆弱,就只能靠腹部毒囊里的毒气击退敌人。当然,如果成长到后期的蛊蝗,他的毒囊中的毒素就已经十分惊人,反正就算是妖刀也不愿被蛊蝗王族的毒气喷到。在这个地底世界里有三只蛊蝗王,但遗憾的是虽然他们是蛊蝗一族的王者,可惜沦落到这个地底世界当中就注定了他的命运也只是成为个被圈养的牲畜而已。

    都是傀儡。

    妖刀看着遍地的蛊蝗尸体,他发现这些蛊蝗腹部的毒囊都完好无损,也多亏了是这样,否则的话如此之多的蛊蝗如果在临死之前都击破了毒囊的话,这个地底世界估计是没有办法再进来了,至少短时间内是肯定不行的,大量的毒素堆积到一起一样可以引发质变。不过这些蛊蝗后背上的翅膀却都消失不见,两对翅膀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很显然是被强行取走,妖刀也判断这些蛊蝗就是因为翅膀被强行取走才会横死。

    说来可笑,蛊蝗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进化的比较失败的种族,也不知道这个种族在他们所在的星域或者是时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总之他们的进化很奇怪,实际上确实已经是毫无用处的两对肉翅明明已经对他们的生存提供不了半点帮助,但却反而汇聚了他们身体之中最重要的生命精华,如果说他们腹部那里长着的一个毒囊,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他们的后背上长了两对“宝囊”,想要得到蛊蝗的生命精华就只需要摘掉这两对翅膀就可以了。

    妖刀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他在成为无头骑士后曾经镇压过这里的“叛乱”,说是叛乱就是因为在这里的蛊蝗王族中的一个竟然也已经挣脱了灵神的掌控,然后就想率领着自己的族人一起反抗灵神。当时来镇压这边的翻盘的时候妖刀是在被控制状态下,这些事情都只是他挣脱之后从记忆里“找”出来的东西。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那个蛊蝗王所做的一切,妖刀确实很佩服他,但也感觉那个蛊蝗王真的是太欠考虑了,他们本身都是被灵神死死控制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灵神到底有多强大,如果挣脱了不想着自己逃跑,为什么还要想着跟灵神对抗呢。

    “呵,真有意思。”忽然,妖刀自嘲的笑了起来,古怪的笑声从他的身体里传出来,在地底世界里慢慢传开使这个遍地实地的幽暗世界此刻显得更加阴森。妖刀是忽然想到了自己竟然还有心思去评价当初那个蛊蝗王的愚蠢行为,蛊蝗王是犯傻了,但现在妖刀又何尝不是如此。仔细想想,责任这个东西真的是一个命运枷锁一样的东西,当你的能力不断增强之后,责任这把枷锁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落在了自己的肩上。

    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妖刀找准方向继续往地底世界的深处走去。也不知道是该感觉可悲还是该沾沾自喜,相比于蛊蝗族这样的种族,昆云族对灵神来讲是十分重要的,甚至单从价值来讲蛊蝗最多也就只能算是粮食而已,是昆云族在变成无头者或者无头骑士的过程中提供必要能量需求的粮食,仅此而已,所以这些只能被当做“粮食”的种族只能在地底世界的最外围,而作为最重要的“元件”的昆云族却被关押在地底世界的最深处,这也是妖刀这次行动的最大难度所在。

    现在妖刀的心里正在想着很多事情,最重要的一件就是他一路走来看到的那些意想不到的情况,除了蛊蝗族之外还有两个种族都遭遇了灭族,当然就只是指他们在这个地底世界当中的遭遇,那些种族虽然平日里都只是扮演着“粮食”的角色,但毕竟也是十分重要的存在,否则的话昆云族缺少不要的能量供应也不可能成长为无头者或者无头骑士,在过去的时间里妖刀还从未看到过这样的情况,尽管这些都只是他在自己回忆的时候想起来的事情,但妖刀知道自己的记忆绝对不会出错。

    三个种族被灭,还是在地底世界,妖刀不认为是有一个其他的什么强大存在也来了这里,事实上妖刀一开始真的想到过可能是周瑜那个怪物来了这边,但转念一想他还是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周瑜是很强,却也不可能在不惊动灵神的情况下将这里的三个种族灭掉,况且周瑜也不可能自己找到这边来,毕竟之前妖刀并没有告诉过周瑜太多关于这里的事情。

    诚然,地底世界的罪恶源于灵神,但一想到自己也曾经是这里的打手,还是高级打手,妖刀也有些不愿与旁人提及这里的事情。

    但是三个种族的灭族却让妖刀意识到灵神似乎状态不是很好,因为随着妖刀不断深入,他发现地底世界的其他种族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而想来并不是因为他们运气好逃过了厄运,而是因为其他的一些种族就已经不是扮演“粮食”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就没必要被灭族。妖刀并不认为自己的推测出现错误,毕竟之前灵神确实败给了周瑜,而在回想起之前战斗的场景后妖刀还真的认为灵神可能这次受创。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妖刀很惊讶于自己可以来到如此深入的地带,这个地方距离地底世界最深处关押昆云族已经不是很远,这对妖刀来讲已经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成就,而之所以会这样也许就是因为灵神的伤势太过严重才会如此。

    距离关押昆云族的地方越近,妖刀的心中越是感觉忐忑,一开始妖刀还以为是自己是心理因素,但之后很快意识到这并非是简单的心理变化,而是真的有一种力量在作祟。

    他知道,灵神的影响终究还是显现出来,当然这也算是在妖刀的预料之中,毕竟他能够深入到这种程度已经十分不易,要知道在行动之前妖刀甚至以为他在刚刚进入地底世界的时候就应该爆发战斗,然后是一路血战杀到这里,在灵神感觉忍无可忍的时候直接出面弄死自己,或者干脆是在自己刚刚杀入这里的时候就强行控制自己,再之后可能他连一点惩罚都不会有,或者说最直接的惩罚就是让他继续去战斗,作为傀儡他最大的作用当然也就是战斗了。

    但一切的发展似乎都跟他一开始的想法有很大出入,还好这一切的出入至少是妖刀所喜欢的,只不过当意外情况出现时,他知道该来的战斗还是要来的。

    一个无头者慢慢朝着妖刀走来,无头者的这个称呼也是妖刀在流波盟进攻基地里学到的,他知道这是人类对他们的称呼,甚至妖刀还很喜欢这种说法,乃至于无头骑士的称呼妖刀也都是很喜欢的,这一点并不夸张,因为对于妖刀来讲,不管是无头骑士也好还是妖刀也好,都是他的名字,对于一个做傀儡多年甚至可以说就是为了做傀儡而生的生物,有名字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在之前的路上妖刀已经见到了很多的无头者,这些都是他的同族,作为无头者的一员,妖刀看着这些同族却没有任何的亲近感,因为当他们成为无头者,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不再是昆云族,或者说不再是之前的任何种族,他们的灵魂是残缺不全的,是被灵神强行拼凑到一起的怪物,人类武者称呼他们为怪物反而是一个很贴切的说法,因为就连妖刀自己都感觉无头者本身就是一个怪物的群体。

    当这个无头者忽然靠近的时候,妖刀忽然感觉不对,但当他刚要出手的瞬间,那个迎面走来的无头者已经抢先出手,并且就在对方出手的时候,一声长啸响起,一匹造型古怪的坐骑也忽然从地下钻了出来,这是一条全身都好像包裹着铁甲的地龙,直接将那个无头者支撑起来。

    “无头骑士……”妖刀忽然闪过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只是他虽然明白对方的身份,却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另一个无头骑士出现。

    尽管在妖刀看来这本身不算是多光彩的事情,但有一点是无法否认的,灵神这些年来一直在努力的就是想要多“造”出几个无头骑士来,但却只有妖刀一个而已。

    看来意想不到的事情真的是挺多的,不过意外归意外,当他看到无头骑士亮刀的时候,妖刀却忽然跟某人似的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小辈,让你看看无头者真正的力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