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修真强少〕〔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末日铸魂师〕〔王牌神医〕〔权少蜜宠小娇妻〕〔极品朋友圈〕〔逍遥小神棍〕〔修真狂医在都市〕〔都市逍遥邪医〕〔重生商海〕〔春野小神医〕〔魂武至尊〕〔都市桃色医仙〕〔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毒女狂妃,这个王〕〔官路圣手〕〔提拔〕〔逍遥小神农〕〔修真之药武扬威〕〔妖帝撩人:逆天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四十六章 出头鸟
    “说说吧,是怎么个情况。”周瑜很平静的坐下,开口问道。

    周大面无表情的说道:“没什么,就是那些豪门又开始动手脚了。”

    看着周大现在的反应,周瑜知道周大本身的状态肯定不像是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这样平静,他跟周大虽然分开了很久很久,甚至久远的程度是要超过周瑜很多时候下意识的一些想法的,但是做大做事的风格却还是跟当年年轻的时候一样。他越是冷静,就越是意味着这些事情肯定是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流波星是流波盟武者们最重要的地盘,在这一点上周大也是淋漓尽致的展现出了他很小就很霸道的一面,其实有很多的时候周瑜都认为在性格张扬这方面甚至都是不如周大的。按照之前周大的说法,他就是要让流波星成为流波盟武者心中的圣地,也是为了让流波星成为地球佣兵们心中的圣地,而为了不让佣兵们前往他们心中圣地出现阻碍,所以流波星几乎完全对外开放,这样的做法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做法,但是周大却还是严格的按照了自己所说的情况去做。

    如果周大暗中经营另外一个基地,让流波盟武者的真正核心力量全部放在那个隐藏的基地当中,这样一来也就不会让流波盟处在一个现在看起来几乎可以说是“风雨飘摇”的境地。周大说了要让流波星成为圣地,那流波星就是圣地,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周大没有暗中隐藏任何的流波盟的核心力量,甚至不光他自己留在这里,就连流波盟未来的最大希望周盛安也常驻流波星,这才是最凶悍的决定。

    周大是固执的,也是性格张扬的,而流波星当然也没有让他失望的成为了流波盟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力量。但是这个重要的力量,也是时常都在那些豪门大佬们的算计当中的。

    出现这样的事情并不算多意外的情况,首先一点就是流波盟的崛起速度太快,在这一点上几乎可以说就已经同时触碰到了那十三豪门的大佬的神经,每一个豪门都是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不可能消灭另外十二个豪门,甚至哪怕是单独开战都未见得可以取胜,所以豪门之间的争斗就是旷日持久的,明争暗斗从来都不断,但是他们各自的实力却好像是在一起提升着。

    如果说豪门家族的大佬们认为自己是地球的“贵族”阶层的话,那么除了豪门之外的所有势力,就都只是一群平民而已,平民又怎么可以跟贵族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呢。所以不管是从身份上还是从力量威胁上——当然重要的还是力量威胁上——豪门大佬都是不希望看到流波盟这样的强大组织忽然之间崛起,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完全就是不可行的。

    而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流波盟在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就好像是水流一样,几乎是无处不在的,因为佣兵的存在本身就是末时代地球的一个重要力量,佣兵几乎在任何一个星体都是存在的,不管是繁荣发展的星体,还是正在开荒的新星体,还是已经打开局面需要大量投入兵力的星体,都会看到佣兵的身影,而这些佣兵的存在不仅仅代表着他们自己,更多的时候他们都是在以其他的“身份”征战,也就是说他们今天是可以为了这个家族做事,明天也可以马上为另外一个家族做事。

    如果将佣兵不是看成一个个人,而是纯粹的看成一个整体的话,那么这个整体就是一个反复无常,毫无忠诚可言的存在。一个家族雇佣了佣兵让他们做事,在他们雇佣佣兵做事的时候就可以让这些佣兵们死心塌地的给自己征战,但是一旦这些佣兵的雇佣关系结束,他们去到了另外一个战场上继续征战,到时候他们相遇的时候甚至反而可能马上就成为敌人。也就是说,佣兵真的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程度。

    爱的时候就是雇佣他们征战的时候,尤其是因为一些佣兵的强大表现,让战场上的局面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的情况下,这些佣兵们的存在也就成为了雇主们最满意的一点。但是只要佣兵不是被他们雇佣的,那就都是可恨的,哪怕是他们没有帮助自己的敌人也是可恨的,因为只要是解除了雇佣关系,那就是一群毫无忠诚可言,眼睛里只有利益的高级打手而已,甚至连打手都不如,打手至少还知道忠诚于自己的主人,而佣兵们则几乎好像是连信仰都不存在一样。

    所以其实当流波盟迅猛崛起之后,很多人看流波盟的眼光都是很古怪的。事实上就算是在十三豪门当中,真正的需要扶植流波盟发展的家族也是不存在的,他们在跟流波盟高层接触的时候,没一次的交流都跟雇佣有关,如果他们是雇主,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最融洽的,但如果不是,就极有可能会成为敌人。

    正是因为这一点,渐渐的豪门家族的大佬们就都认为流波盟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在他们看来像流波盟这样的不稳定因素是不适合出现在地球当中的,这些不稳定因素会极大的影响到他们很多时候的布局,这才是这些大佬们不愿意看到的。虽然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是知道在发展的过程当中不可能不存在变数,甚至任何的计划在制定之初的样子和完成之后的样子都是肯定有很大不同,甚至是完全不同的,但“不同”与“不同”之间也有着很大的区别,流波盟的存在就会让很多的事情在施行的时候变得根本无法预测。

    流波盟甚至不能说是双刃剑,而应该说是多刃剑,每一个豪门在要做一些重大决定之前都需要考虑流波盟的存在。如果是想要彻底的消除隐患,就肯定需要花大价钱让流波盟在这段时间里帮助自己做事,但是这个所谓的大价钱之大,就算是豪门家族也是很难承受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需要至少将流波盟当中最顶尖的一批战力据为己有,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在征战的过程当中不存在太大的变数。

    可这样的做法固然是可行的,但实际上计划的可行性却没有那么高,就是因为豪门家族发展到现在这样的规模,想要再进一步几乎不太可能,他们的地位已经是地球之中最高,豪门之上的豪门也仍旧是豪门,他们不可能吞并另外一个豪门,如果非要这样做的话反而会让他们的家族陷入到万劫不复之地。所以一些所谓的重大决定,其实也就是他们需要在一些重要战场上去抢夺重要的地盘和资源,这些一点一点的胜利的积累才是让豪门变得越来越壮大的因素。豪门之间的对抗早已经不再是那些小势力之间的碰撞一样,动辄就倾尽全力的来一次大决战,到了豪门的境地之后决战这种事基本上就是可以尘封的。

    但是豪门抢夺重要地盘和资源就是为了发展和积累,可是如果在最初的时候就投入巨大的资源去雇佣流波盟的顶尖战力,这样一来的话甚至都会导致他们最终就算是大获全胜都是做了赔本买卖,甚至可能好长一段时间在消化胜利的果实的时候都根本没有任何的实际上的收益,他们就相当于是给流波盟继续打工,得到的利益就是等于在补充之前支付给流波盟的酬劳。正是因为这样的尴尬的情况已经出现,并且出现的次数已经不少,这就导致了豪门家族对流波盟的意见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毕竟不管是在重大战场上雇佣到流波盟的豪门,还是因为流波盟的介入最终从战场上败走的豪门,他们都是对流波盟很厌恶的,一个是认为流波盟的武者们贪得无厌,另外一个是因为流波盟的武者们坏了他们的好事。

    正是因为如此,现在流波盟不说是成为了地球当中的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但至少豪门家族是很介意流波盟的存在的,这样的一个毫无原则,毫无忠诚可言的组织影响了他们很多时候做大事的判断和进程,当然要灭掉才行。只不过是因为佣兵的数量真的太多太多,而佣兵们虽然没有忠诚,却还是多多少少带着信仰的,如果是流波盟是在毫无缘由的情况下被灭了,或者说是被围攻了,那么流波盟的佣兵们也是有很大一部分回来支援的。

    更何况其实想要灭掉流波盟的最大一个难题就在于很难彻底消除,因为流波盟现在基本上已经发展成为了好像豪门一样让人头疼的存在,他们的规模真的太大太大,地球的豪门可以灭掉流波星,只要他们咬紧牙关来征战还是可以做到这一点,但问题是就算他们做到了这一点又能如何,流波盟就好像是一条百足之虫一样,任何一个佣兵的据点都可能成为流波盟重新发展的大本营,而就算是地球豪门想要灭掉所有的流波盟的佣兵据点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的。

    面对这样的一个“百足之虫”,豪门家族的大佬们开始头疼,他们也就开始了暗中的筹划,并且开始有针对性的做事。

    当周瑜他们从那个新星体上返回来之后,正赶上了流波星上正在举办星辰战榜的比赛。实际上,当周瑜听到星辰战榜这四个字的时候多少是有些意外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个名字太俗气了。

    “这是你起的名字?”周瑜听周大给自己分析了太多太多的关于流波盟在地球存在的利弊——当然更多的还是弊病——之后,他忍不住开口问道:“这名字可太俗气了。”

    周大笑了笑:“这个名字要真是我起的还好了,这是十三豪门的大佬们在千年前商量出来的一个名字,也不知道他们当时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就弄出这么个名字来。不过星辰战榜虽然名字俗气,存在的意义还是相当深远的。因为在这个战榜榜单里的强者,基本上都是人杰。”

    “当然,也并非是指所有榜单里的人都是超级强者,星辰战榜分为三份,天榜地榜和人榜,分别是指不同年龄的强者的帮当。其中人榜就是最低的榜单,地球当中的一切年轻俊杰都在想办法进入到人榜之中,因为就是年纪二十岁以下的武者都可以有机会上榜,所以更迭的也比较快,因为地球现在真的是人才辈出的时代。”

    “至于地榜,则是一个范围很广的榜单,只要是没有达到圣者之境的武者都有机会上榜,并且地榜的长度之长也是很有意思的,地榜上一共有一万个位置,也就是说基本上会选出一万个末时代地球最强的武灵,因为不是武灵的话,基本上是很难上榜的,虽然越级挑战还是存在,但能够排在前一万位的武灵基本上都是五阶武灵,在这样的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想要完成整个等阶跨越的挑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至于天榜,也就是圣者之境的榜单了,圣者之境的榜单反而很小,就只有前五十名,能够登上天榜的人则相应的代表着地球最强的五十人的意义了。”

    周大把星辰战榜的各种情况都解释了一遍,关于各个榜单的情况也都简要说明了一下,其中地榜是最常的也是最有意思的一个榜单,这基本上就是一个让各大家族瓜分中坚力量的榜单,所以其实地榜除了每一次星辰战榜开战时的挑战之外,还有一个十分复杂的积分系统,这个积分系统就是在各大佣兵组织的手中掌握,流波盟作为最大的佣兵组织,也是参与其中的。所谓的积分系统,也就是指一些武灵强者通过不断的完成任务来获得积分,用这样的方式来提升自己在地榜当中的排名。当然就算是没有上榜的人也一样有积分,只不过是想要获得地榜积分的武者,不但需要完成任务,还需要完成每隔两年就有一次的挑战赛才行,这样的挑战赛也是分成大小不同的赛事,在很多星体上都会举办,想要保住自己的积分,想要让自己冲进地榜的榜单,很多武灵也都十分关注这些挑战赛。

    不可否认其中必然存在弄虚作假的情况,但作假终究只能持续一段时间,地榜上的武灵强者之所以抢破脑袋想要进去,不是为了纯粹的虚名,而是为了获得更多更实在的东西。原本五阶武灵就已经可以算是地球的高端战力,毕竟圣者之境的强者终究只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就比如说当今的地球光是能够上榜的五阶武灵就可以达到一万之人,而进不去的更是数量众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圣者之境强者的数量可能大概也就在一百左右,这还是有人乐观的估计才有的数字。

    而可以进入地榜的武灵强者,在“身价”上就会比没有上榜的强者要多很多,这就是最明显的差距,这也是很多武灵强者都争先恐后的想要上榜的原因,毕竟资源这个东西还是很重要的。

    这一次星辰战榜会在流波星上举办,倒是大大的超出了周大的预料,因为虽然星辰战榜里最复杂的地榜的控制能力掌握在佣兵组织手中,但实际上星辰战榜的最终控制权还是在豪门手上,豪门大佬们决定每一届星辰战榜在哪里举办,就可以在哪里举办。理论上来讲,举办星辰战榜的星体是可以拒绝的,但是基本上不会有星体拒绝,一来是因为豪门的施压,但第二点则是通过星辰战榜的举行也可以让他们的星体变得繁荣一些,这样的实打实的好处肯定是不会有人拒绝的。

    之前周大不认为有人会将星辰战榜搬到流波星上来是因为他不认为豪门会用这种手段动手,但现在看来这件事还是偏出了他预想的轨迹。

    周瑜跟着周大走到了星辰战榜举办的场地,与其说是场地,不如说就是在流波星上挑选了一块极为辽阔的空地,这几乎可以说就是一片巨大的平原,因为星辰战榜里的地榜争斗是十分激烈也很频繁的,没有足够多的战场是肯定行不通的。当然,至于战死在决斗当中的武灵,那就是他们自己倒霉了。想要获得更多利益,当然不可能一点风险都不承担。

    “有点意思。”周瑜看着这个巨大的“赛场”,笑着点点头说道:“弄清楚是谁在暗中动手了吗?”

    “如果不是十三豪门的大佬一起点头,这种事怎么可能发展到现在。”周大冷笑着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其他人,比如说圣星盟的齐林,他就是这次星辰战榜的组织者。”

    “圣星盟跟流波盟比,实力如何?”周瑜问道。

    “差一些,应该说差的比较多,原本圣星盟是地球的最大佣兵组织,是我来地球之后他们一点一点掉到次席的。”周大解释道。

    “哦,所以……”周瑜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周大点了点头,一脸冷笑的说道:“所以,出头鸟总是要先打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