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誓约与命运〕〔星空远行〕〔火影之黑色羽翼〕〔执掌龙宫〕〔重生豪门:预言女〕〔天价契约:慕少,〕〔叶哥的传奇人生〕〔万能客栈〕〔至尊瞳术师:绝世〕〔如絮飘飞〕〔血染军魂〕〔一路仕途〕〔弃妇当嫁,神秘夫〕〔极品捉鬼小仙医〕〔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魔天〕〔流年绵长不凉薄〕〔英雄依旧噬魂〕〔铁血战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四十八章 好言相劝
    齐林今年只有一百多岁,用“只有”这个词来表达他的年龄看起来好像有些好笑,但如果将他的身份跟年龄放在一起,一百多岁的年龄就真的很难算得上“高龄”了,甚至可以说是“年轻有为”。

    地球人基本上都是知道佣兵的,毕竟佣兵几乎可以说是已经融入到了地球人生活的全部细节当中,有的实力强横的佣兵甚至可以参与到星体之间的星际战争当中,甚至是圣者之境的超级征战里面,而也有一些本身就是普通人的家伙去做佣兵,当然他们所服务的对象也就只能是普通人,说白了他们所赚取的佣兵酬劳也就跟“跑腿费”相差不多了。

    但不管是可以参加超级大战的佣兵还是只能“跑腿”的佣兵,他们的身份是没有不同的,而佣兵融入到地球人的生活当中也就造就了佣兵组织成为了人们无法忽视的存在。普通人也需要佣兵做事,豪门也需要佣兵解决难题,这样一个已经完全融入人们生活当中的角色当然可以称得上举重若轻。

    所以,佣兵组织本身也都是有着十分周全的发展之道的,在过去的时间里有很多很多优秀的佣兵组织崛起,当然也随着时间一个一个的退出主舞台。可以说,佣兵组织就是末时代地球贫寒出身的武者们向上拼斗的一个最好渠道,也许这样说也不算很准确,毕竟有的佣兵组织的发展背后也确实可以看到豪门的影子,但毕竟在台面上站着的人很少会是豪门的族人,有的佣兵组织的大佬就算是明明知道自己只是豪门手中的一把枪,甚至是一条狗,但为了他的发展,为了他的组织的发展,他也可以坦然接受这样的身份。

    但不管怎么说,佣兵组织里的佣兵绝大多数还都是普通家族出身的武者,他们未见得普通,但却只能按照这一条发展之路一点一点的朝着自己想要成长的方向发起冲击。这是一条血腥并且残酷的道路,对于佣兵来讲,他们的成长就是伴随着战争和血腥一起出现的,事实上可以站在任何一个颇具规模的佣兵组织顶层的佣兵,说他们是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的一点都没有错。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这个世间天才真的太多了,天赋这个东西固然是很多人都渴望得到的,但往往天赋也会成为一个十分尴尬的存在。

    豪门之中有天赋的年轻人很多,尚且不可能全部都得到大量的资源供应,就像沈从这样的沈家家主直系血脉的后人都需要通过自己的拼杀才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和更高的家族地位,更何况那些普通家族出身的武者更是不可能有人将大量的资源投到他们身上,让他们将自己的天赋转化为战斗力。但至少豪门家族有天赋的年轻人可以得到最基本的资源保障,甚至就算是最基本的资源保障都是普通家族出身的武者无法得到的,所以普通家族出身的武者就只能想办法为自己的发展挖掘资源,佣兵的身份就好像是为了他们量身打造出来的存在。

    佣兵组织几乎在各个星体当中都存在,而在大大小小的战役当中也都可以经常看到大量的佣兵战死的事情发生,可是人们明知道会如此,却还是要选择这条路,就是因为除了这条路之外他们无路可走。当然,也并非真的没有其他机会,如果想要当星际盗贼的话也可以获取资源,只是这样似乎死的更快……

    齐林就是普通家庭出身,但是他却拥有着极佳的天赋,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了过人之处,不管是在修炼上还是在战斗当中,齐林展现出的天赋都是足够让人惊叹的。但是他也遇到了跟其他普通家庭出身的武者一样的发展阻碍,没有更好的资源供应,他也就只能在十三岁那年就加入了佣兵组织,而当年他加入的佣兵组织就是圣星盟。

    十三岁,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都是一个还很弱小的年纪,不但弱小,也很幼稚,这样的年纪想要做成一些事情本身都会充满困难。不过齐林的天赋真的很好,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修炼到了铠甲武将的境界,而他之所以十三岁就开始加入佣兵组织做事,就是因为他的家庭已经负担不起他的任何修炼费用,甚至若不是他天赋不俗,家人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从亲朋好友手里借了很多很多资源投入到他身上,齐林就算天赋惊人也不可能十三岁就达到铠甲武将的境界,只是他的家庭也就只能帮到他这一步了。

    当齐林好不容易进阶铠甲武将境界后,甚至尴尬的面临着没有铠甲可穿的局面,所以齐林只能去拼命,他需要为了自己的铠甲拼命,也需要为了家庭那沉重的债务拼命。万幸,他拼出来了,他在圣星盟里创下了一连串的记录,他年轻气盛,但更重要的是他好战也善战,他们不但给自己打出来了一件又一件铠甲,也让自己的家庭不再为了那根本算不上多的债务而压的喘不过气来。

    终于,齐林站在了圣星盟的最高处,七年前他登顶圣星盟领袖的位置,以“百岁”的年龄站在顶端,这样的成就就一如他在圣星盟里创下的其他记录一样继续让人震惊着。但是只有齐林自己清楚这一路走来到底付出了多少,他到底承担了多少的风险与压力,更重要的是也只有他自己清楚圣星盟现在所面临的局面到底有多糟糕。圣星盟所面临的危机跟其他佣兵组织其实也差不多,因为佣兵组织当中的高层都是从底层佣兵一点一点的打熬上来的,所以他们虽然对本身所在的佣兵组织也会有忠诚可言,但却很少会有太多的顾全大局的想法。

    说白了,说句不客气的话就是因为佣兵大多是穷苦出身,所以在格局方面真的是有着很大的缺陷,这本身就是一个十分残酷的现实,普通家族出身的人所具备的格局真的是无法跟豪门族人相提并论的,而格局的局限自然就会造就眼界的狭隘,目光短浅之人却又身居高位,这就会严重阻碍一个佣兵组织的发展,但问题是佣兵组织里的上位规则就是战功,只要为佣兵组织立下的战功足够多就可以上位,这也是佣兵们硬着头皮拼杀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只要自己可以拼出来就肯定可以上位,而不用像在豪门之中那样还要去尔虞我诈,虽然在佣兵组织里也有这些龌龊勾当,但毕竟还是要首重战功的。

    几十年前,在流波盟忽然冒出来并且很快就展现出迅猛发展的势头的时候,说真的就算是齐林也没有任何的危机感,毕竟地球之中的佣兵组织实在是太多了,有很好的发展势头的佣兵组织也很多,但是绝大多数的佣兵组织都会因为根基不稳而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因为一两次失败就直接溃散,或者就算是发展出来,也完全可以到时候等他们冲出来之后再去想办法“收编”了他们,这也是过去很常见的一种做法。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流波盟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发展势头也让齐林感觉到恐慌,甚至在二十几年前流波盟才刚刚在流波星站稳脚跟,但却还没有继续扩张的时候,齐林就已经在圣星盟当中不止一次的提出要将流波盟重点照顾,要么是想办法破坏他们发展的势头,要么是直接收编了他们,但遗憾的是当时的圣星盟高层并没有听从他的意见,而二十年前齐林本身也还处在一个快速发展的势头上,他当时不过就只是圣星盟里比较有发言权的佣兵团长而已,甚至没有真正的融入到圣星盟的核心权力层,齐林意识到自己人微言轻之后也就只能埋头继续发展,但是就在齐林快速发展的同时,流波盟也在以一个完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崛起,直到齐林终于登顶圣星盟领袖之位时,圣星盟却也早已经被流波盟彻底赶超,成为了地球之中的第一佣兵组织。

    可以说,齐林之所以可以迅速上位除了因为战功和强大的个人战力外,也是因为圣星盟中的高层们不得不承认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呼吁要制裁流波盟的齐林真的很有眼光,这样的人也许真的可以带领他们重返第一佣兵组织的宝座。齐林知道,当自己上位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要成为出头鸟。但是齐林并不怕,他反而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可是随着这几年不断的跟流波盟交手,不管是从策略层面还是直接在正面战场上争斗,齐林以及他所率领的圣星盟都找不到半点取胜的希望,传闻流波盟里真正核心层只有两个人,就是那对著名的父子,周大和周一,两个名字听起来甚至都有些好笑的父子,但他们的能力却让人感觉恐惧。周大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统帅,在他的带领下流波盟的战略发展格局始终领先所有的佣兵组织,是的,就是所有的佣兵组织,因为他们的发展格局真的很高,甚至直到现在齐林都不得不承认流波盟的人还是不认为自己已经发展到了顶点,而造就这一切的最大功臣就是周大,那个已经半废的男人。

    至于周一,则是一个疯狂到极点的家伙,身为流波盟的高层,他却从不安享安稳的生活,反而无比活跃的出现在几乎任何一个他可以出现的战场上,齐林跟周一交过手,一共三次,三次全部都失败,虽然都是惜败,但接连三次惜败也让齐林清楚的认识到了双方的实力差距,不得不承认,虽然流波盟的底蕴真的不是充分,他们暴露出来的最明显的问题就是中坚力量薄弱,以及高端战力的严重缺乏,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不能说流波盟很好对付。

    不过不久之前当一些豪门家族的武者出现在自己面前,将一些事情摆在桌面上开始谈了之后,齐林就意识到对付流波盟的机会真的来了,并且齐林也不得不承认这次对付流波盟的方法真的选的很好,流波盟的中坚力量不够稳定,因为他们大打“价格战”的方法虽然确实成功影响到了很多佣兵组织的发展,但也造成他们的发展问题,那就是在流波盟当中打熬出来的武者,随着他们的地位不断提升,他们得到的好处却很难随着地位的变化而出现明显的提升,这就会造成那些已经上位的武者很难对流波盟保持长久的忠诚。

    但不得不承认,在周大的操控之下,流波盟内部虽然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也并不会让流波盟短时间就瓦解,更加不可能自己就瓦解,所以他们必须要帮着点一把火才行。这一次的星辰战榜的目的就是要让流波盟的中坚力量变得更加松动,若是可以让这些在流波盟里做事的地榜上的武者变得更加人心涣散,这次的这个举动也就算是成功了。

    其实当豪门家族的武者们将在这个计划放在齐林面前的时候,齐林真的感觉到了阵阵寒意,不可否认这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但却是致命的手段。阳谋,这就是豪门最喜欢玩的阳谋,我就是明摆着要告诉你我要干什么,并且放在你的家门口做这件事,而你能做的除了迎战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

    齐林知道,这一次是对流波盟做事,等到日后圣星盟重新登顶之后,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但齐林还是做了豪门的一把枪,因为他需要先将流波盟干掉,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正在发呆的时候,齐林忽然听到手下人的上报,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竟然要过来见面,齐林思量稍许之后答应了对方的要求,毕竟这次虽然摆明了是要打对方的七寸,但至少台面上的事情还是需要做到位才行。

    接连三次惜败给对方,齐林其实对周一始终都有着很复杂的情绪,因为齐林无法确认自己每一次的惜败到底是真的双方实力差距太小,还是周一在刻意留手。

    齐林还在想着这些事的时候他见到了周一,只是让他很意外的是,周一并非一个人前来,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只是让齐林更加错愕的是仔细一看之后,他发现似乎并非是那个人跟着周一,而好像是周一跟着那个人前来,尽管他们之间并没有分出主次,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却好像有着极大的差距。

    很快,周一一开口就确认了齐林的猜测,周一笑着对齐林说道:“齐团长,这位是周瑜周前辈,我们流波盟的一位新团长。”

    佣兵组织里最高的职位就是团长,因为佣兵战斗的时候也都是以佣兵团为单位,当然每一个佣兵团里的佣兵数量并不会完全相同,但实际上团长就是明确出来的最高职位,至于其他的安排则是每一个佣兵组织内部的安排了,就好像谁都知道周大是流波盟领袖,齐林是圣星盟领袖,但如果真要称呼,却都只是选择团长这样的称呼。

    “团长?”齐林可以接受团长的职位,却很难理解周瑜在流波盟的地位,齐林知道周一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种人本质上来讲也已经骄傲到极点,可是在介绍周瑜的时候他却毫不掩饰对周瑜的尊敬,齐林忽然有些领悟,问道:“这位是家中长辈?”

    这下轮到周一有些意外,他跟齐林是纯粹的敌对关系,没想到对方会忽然这么问,周一多少有些不悦,周瑜却笑着点点头说道:“是的,周家人,之前在外面游历,碰巧来到地球跟他们偶遇,便想着过来讨口饭吃。”

    齐林从周瑜出现就一直在观察周瑜,遗憾的是他没有办法看透周瑜的底细,甚至他在周瑜的身上都没有感受到任何铠甲的气息。收起心中的疑惑,齐林问道:“两位来此有什么事情吗?”

    这次还是周瑜开口,说道:“没什么,就是想问问这次的事情还能不能有缓和的余地?”

    “什么缓和?”齐林一愣,甚至心神俱惊,他不是不明白对方的意思。恰恰相反,就是因为他知道周瑜在说什么,才更加震惊对方的意图。

    “没什么,就是我想来想去,还是认为同为佣兵组织,大家更应该做的还是联手,就算流波盟跟圣星盟不合并,作为最大的两个佣兵组织,也该有更好的合作关系才是。免得你现在帮豪门对付流波盟,等到日后豪门还会再继续针对佣兵组织下手,难不成你以为豪门真的就只是搞掉流波盟?”周瑜直截了当的说道。

    齐林干脆不说话,对方的直白让他震惊,甚至让他感觉到了丝丝的不安。

    周瑜却没有动怒,只是淡淡说道:“其实我这个人很讨厌麻烦,所以我想着想着,还是希望可以把你们争取过来,这样再跟那些豪门对抗的话也可以减少很多麻烦事。否则的话,把你们干掉,佣兵的力量将变得更加薄弱,到时候流波盟的处境反而更不好,我自然是不希望这样的。”

    齐林终于不再沉默,他面色沉静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圣星盟这次肯定会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