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生再一次重逢〕〔玉手遮天:邪王独〕〔全职武神〕〔头号强婚:军少,〕〔豪门崛起:重生校〕〔踏上巅峰〕〔都市之最强仙人〕〔西游之金乌大圣〕〔商女有佞〕〔网游之拼命成神〕〔都市至尊群主〕〔网游之最强法王〕〔宠你入怀:傅少撩〕〔网游之成为BOSS〕〔神术武装〕〔终极学生在都市〕〔重生悍妇〕〔股神传奇〕〔魔术之王〕〔万武帝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五十一章 如你所愿
    面对齐林的威胁,周瑜想都没想就点头说道:“那就给吧,为什么不敢呢。”说完后,周瑜又对决战台下的周一说道:“去把我们的轮盘拿来。”

    周一这次没有再犹豫,他也并非庸碌之人,这次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再想挽回似乎也都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反而不如就顺着周瑜的意思做下去。只是下命令的时候,周一看向决战台周围那些隶属于流波盟的地榜强者,现在一个个的表情都显得无比尴尬甚至有人也并不掩饰自己的挣扎,很显然他们也都很难难接受现在的局面,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一步,更是难以在短时间内做出抉择来。

    就算地榜可以按照正常的抽签顺序去进行的话又如何,事情已经激化到了这一步,谁又敢保证开战之后肯定不会有意外发生呢。

    就算对比圣者之境强者的数量,齐林他们光是站在决战台上的圣者之境强者就足足有六个,更别提肯定还有这个层次的强者在暗中潜藏。而流波盟这边,只有周达和周一是圣者之境强者,诚然周瑜之前展现出了无比惊讶的一手,但这却无法让这些地榜强者就此认定周瑜就是圣者之境强者,更何况谁都知道周大一直重病缠身,在这样的强者情况对比之下,对方就算不在抽签种做手脚,想让他们在擂台上出意外也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了。

    周一还没有跟那些地榜强者交流,但却可以想到他们现在心中的想法,他下意识的看向周瑜,又看了看自己父亲,多少生出几分怨气,周瑜的实力固然强横,但很显然在处理这种事情上真的有所欠缺,甚至都不能说是欠缺,而就应该说是完全不同。如此不懂规矩的行事风格,是会让自己人都害怕的。

    可是他们这次出面的目的也就是为了稳住那些可能萌生退意的地榜强者,如今看来似乎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就已经功亏一篑了。

    此时此刻,齐林的内心深处也有很多想法在翻滚,当然更频繁的还是他跟决战台下的金容之间的交流。这次诸多佣兵组织联合到一起组成佣兵联盟一起来对付流波盟的行动,看起来像是圣星盟发起,但实际上却是地球豪门的手段,再进一步圈定范围的话,其实就是金家的反扑。金家希望流波盟覆灭,做出了这次的这个大事件,金容作为本次行动的策划者,在这个关键时刻自然不可能缺席。

    刚才就是金容用精神力通知齐林同意周瑜的要求,当齐林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真的感觉很难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因为就算是没有金容的命令,他也不可能真的在这里跟流波盟死磕到底,周家人真的是疯子,这个说法在过去的时候虽然在地球的佣兵界里流传的比较广,但到了今天他们才算是真正的认识到周家人的疯狂。直到现在,哪怕是他们都已经接受了周瑜提出的要求,齐林也还是可以感觉到流波星上的武装力量还是在不断集结。

    他们是真的敢开战。

    确认了这一点后,齐林才更快的接受了金容的命令,让周瑜开始主持这次的抽签。当然,金容也给了齐林相应的解释,解释的内容不过就是周瑜他们靠这样不合规矩的发疯手段将事情拖延到现在,看起来好像在场面上占据了优势,但实际上这样的做法反而让流波盟内部的武者都感觉惊慌,暂时退让的一步并不会让佣兵组织这次的行动失败,却可以加快流波盟的倾覆。

    其实就算金容不说,齐林也一样可以想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现在他是站在决战台上的人,作为佣兵组织的代表,当众做出这样的退步还是会让他心里不爽。

    周瑜从走上决战台开始就表现的好像是个莽夫,抢到抽签权力后他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脸上无时无刻不在挂着那一抹张扬的笑意,当新的轮盘被流波盟武者送上来后,他忽然叫住其中一个流波盟武者说道:“来,给我调一下。”

    “调一下什么?”那流波盟武者一愣,不明白周瑜在说什么。

    “就是调一下,让我可以控制好抽签顺序的那样,好不容抢夺抽签权可不能浪费了,我给咱们的人好好挑几个对手。对了,你再让人去把这次参战的地榜武者的资料给我拿一份来,我先了解一下。”周瑜开口说道。

    决战台下,周围的武者似乎都已经忘了再去感慨什么,只是好像看着一个病人一样看着周瑜。不可否认,谁都知道抽签这种事肯定存在暗箱操作,甚至就算不是这次这样的特殊事件上,过往的每一次星辰战榜开战也都肯定存在个别作弊情况,但这种事就是如此,只要做的不是太过分,人们当然也都可以做到熟视无睹。

    但台面下的事就是台面下的事,忽然之间被周瑜直接搬到了台面上,还是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甚至让很多看热闹的武者都感觉很尴尬。

    齐林也很尴尬,但很快尴尬的情绪就被愤怒替代,他面色阴冷的看着周瑜,恶狠狠说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周瑜挑了挑眉,开口说道:“怎么了,我不过就是把你们刚才做的事情再做一遍而已,有错吗?要不然的话,我辛辛苦苦抢这个抽签的权力有什么意义?”

    太直白了,周瑜的话当然没错,但就是太直白了,决战台上的众人不管是不是佣兵出身,毕竟都已经身居高位,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们已经习惯了按照一些特定的规矩做事,该心照不宣的事情就该心照不宣的进行,可是周瑜明显就是一个不打算守规矩的人,从一开始的宣战到现在的直接揭开所有丑陋,周瑜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被狠狠打脸,甚至包括他自己。

    决战台上的气氛开始变得凝固起来,就算决战台下的金容都不知道该怎么教齐林来应对这件事。而就在众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来缓和尴尬气氛的时候,周瑜却再度开口说道:“当然,我是肯定不会把这种事做这么绝的。”

    这番话说完,周瑜竟是直接开始转起轮盘,煞有介事的按照地榜开战时的正常抽签顺序开始操作。决战台下也早有人开始准备,不等齐林吩咐他们就已经开始记录抽签的顺序,毕竟就算是台下的武者都已经知道周瑜这个愣头青的难缠程度,只要抽签可以正常进行就行,至于抽出的签位到底算不算数,这就不是他们所考虑的范畴了,现在他们就只是想赶紧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完,然后就可以离开这个风暴的漩涡。

    齐林很意外,其余人也都很意外,之前还浑身是刺的周瑜竟然自己把这个他们无法破解的难题给解开了,只是看着周瑜煞有介事的做事的样子,齐林的心中还是充满忐忑,事到如今如果还有人认为周瑜是那种好说话的家伙的话,可就真的是愚蠢到极点了,只是问题在于没有人能看透周瑜到底想做什么,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

    当然,就好像齐林他们现在到底打算怎么应对也是流波盟的人无法看透的一样,那些决战台下的流波盟里的地榜强者虽然知道自己不会在抽签的环节被算计,但一想到周围敌人环伺,还不知道在之后的大战当中到底打算怎么暗算他们,这些流波盟的地榜强者就还是心中充满不安,甚至还是有些抵触出战。

    这一刻,这些人还是对流波盟的高层有一些怨恨的,周瑜的出现固然让流波盟的反击态势看起来强势了很多,但正如周一所担心的一样,这种不守规矩的做事方法纵然可以让事情看起来好像被解决了,但因为不守游戏规则,反而让事情渐渐变得不可控起来,而显然现在流波盟才是最怕遇到这样情况的一方。

    忽然间,正在抽签的周瑜停了下来,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台下正在记录抽签的武者说道:“对了,排在地榜最后一名的家伙这次来参战了吗?”

    台下的武者一下子愣神,他并非流波盟武者,只是恰巧之前被安排在这里做这件事才一直做下去,现在忽然听到周瑜问话,他反而不知道该不该回答,稍许沉默之后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没有。”说完之后似乎为了解释的更清楚点,他又补充道:“地榜强者并不是每一次星辰战榜都会参战,连续两次星辰战榜的战斗里只要参加一次就可以。”

    “那这次有没有不符合这个规矩,正要被剔除的家伙?”周瑜继续问道。

    齐林不再沉默,问道:“你又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反正也有人没来参战,不如加一个我们的人,算是我为流波盟谋点私利吧。”周瑜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说道,只是当他说完之后,周一终于忍不住捂住了脸,他真的不知道该要如何面对周围的异样眼光,周瑜现在的所作所为甚至已经不能用疯癫来形容,之前也许还能说是周瑜行事张狂,可以说是真性情,但现在所展现出来的状态真的只能用愚蠢来形容了,他岂止是不懂规矩,简直就是不会做人。

    齐林的表情变得扭曲,看得出来他不断的在忍耐着,似乎并不想跟周瑜这个“白痴”理论什么,但周瑜现在要做的事情真的是让他忍无可忍,齐林几乎是咆哮着说道:“你真当我们可以无限制的容忍你吗?

    “不用,你们不用容忍我。”周瑜给出了一个出乎人意料的答案,但随后又继续说道:“我就是想这么做,你们不服气的话也可以像我刚才做的那样直接对我说,如果你能说服我,我肯定听你的。当然,如果你不打算说服我,也可以尝试打服我。”

    “你在威胁我?”齐林沉声问道。

    周瑜显得懒洋洋的摆了摆手,一脸不屑的说道:“不要总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如果不是我知道做事需要守规矩的话,我早就把你宰了,还会陪你说这些?”

    “放屁!你……”齐林的怒气瞬间爆发,他又一次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但不知为何再看向周瑜的时候,他的心中竟然猛地生出了几分畏惧,真真切切的畏惧的感觉让他瞬间胆怯,指着周瑜的手指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齐林狠狠的甩了甩头,恐惧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可是甩头之后他发现刚才出现的感觉并非幻觉,当他看向周瑜的时候真的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感,就好像一旦开战的话他真的会被宰掉一样。

    怎么可能?

    齐林感觉难以置信。

    周瑜的身边已经飘浮出了时空之刃,并且是十一把时空之刃,只是周围的人无法真切的看不到时空之刃的存在,而在周瑜还没有真正动手之前,甚至就算是圣者之境强者也无法真切的捕捉到时空之刃的存在,当然他们都会真切的感觉到危机感,这一刻不仅仅是齐林心生恐惧,甚至就算是在决战台下的其他圣者之境强者也都一样露出惊恐表情,再看向周瑜的眼神也都变得更加警惕起来。

    “妖刀,上来玩玩?”周瑜很满意现在的效果,他决定不收起时空之刃,然后朝着台下喊道。

    人群中,一个高大的人影晃动了一下,一开始是显得有些犹豫的,但不久之后这个高大身影便直接冲到了决战台上,就站在周瑜的身边,只是他全身都被一个巨大的斗篷遮挡着,人们看不到他的样子。

    “这是干什么,又不是见不得光。”周瑜有些不满,伸手便把斗篷摘了下去。随着斗篷落地,一声声惊呼响了起来。

    “怪物?”

    “什么怪物?”

    “流波盟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人们七嘴八舌的说道,不仅仅是决战台下的武者惊慌不已,就连决战台上的那些佣兵组织的大佬们也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穿着斗篷上来的正是妖刀,妖刀的无头形象本就显得无比骇人,不知道无头者来历的家伙乍一看到妖刀的形象都下意识的以为流波盟暗中做了人体试验,做出了这种没有脑袋的怪物。

    当然,无头者确实是经过一次次“试验”做出来的造物,只不过第一这并不是人体试验,第二座这个试验的也并非是流波盟的人,而是一位神明,一位货真价实的真名大人。

    “介绍一下,这位叫妖刀,是我的伙伴。”周瑜很随意的介绍道,当然在这个时候周瑜并不感觉自己是在做什么奇怪的事。

    只是周瑜介绍到伙伴二字的时候,他感觉到妖刀似乎“扭头”看向了自己,周瑜咧嘴笑了笑,好像是回应妖刀似的重新确认了一遍:“是的,就是我的伙伴,他叫妖刀。”

    齐林好不容易才接受了周瑜话里传达出来的内容,冷静下来后他指着妖刀问道:“这家伙是人还是鬼?”

    “他是无头者,前身是昆云族。不是人类,但也不是鬼。”周瑜解释道,这一刻他的语气很认真。

    “星辰战榜里还从未让异族进来过。”齐林面无表情的说道,但其实在这个时候他这么说完全就是下意识的行为,他还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应对这件事。

    周瑜笑了,笑得很灿烂,说道:“看来还是我在一些事上表达的意思不够明确,一些事过去不能做,不代表将来还是不能做。既然以前没有异族进入星辰战榜,那就从今天开始吧,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说完之后,周瑜甚至根本不管齐林是不是还要继续反对,直接给妖刀要了一个编号,开始给妖刀抽签。妖刀也感觉很有趣,笑了起来说道:“这不合规矩啊……”

    “没事,你就说自己是武灵,反正你不是人类武者。”周瑜知道妖刀在说什么,直接替他做了决定。

    “够了!”齐林的脸色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变得阴沉,他真的是受够了周瑜的胡闹,他现在忽然感觉金容根本无法控制局面,他听从金容的安排来应对周瑜的所作所为只会让局面变得越来越失控。

    齐林壮起胆子,不再理会金容的精神力传话,指着周瑜的鼻子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直接说吧,不用威胁我们宣战,也不用装腔作势的一次一次坏规矩,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说明白你到底要干什么,这些事可以慢慢来谈。”

    决战台下,金容的表情也开始变得阴沉起来,不仅仅是因为齐林不听指挥,更是因为齐林这样做无异于把耳光抽在他们这些人的脸上。他们这次就是挟大势而来,甚至都不是要逼着流波盟就范,而就是要让流波盟覆灭,结果齐林竟然现在要主动跟流波盟的人谈条件。

    金容忍不住冷哼一声,但齐林却好像没听到一样,只是静静的看着周瑜。

    周瑜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当他那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态消失后,决战台上的几个圣者之境强者竟是忽然都感觉后背一阵寒意袭来,几个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周瑜给他们的压力让他们的心思变得更乱。

    对峙许久之后,周瑜的嘴角再一次扬了起来,淡淡说道:“好吧,如你所愿,不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