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小农女〕〔二次元从火影开始〕〔重生暖婚:Hi,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我居然是富二代〕〔虐文作者注孤生?〕〔君少心头宝,夫人〕〔极品神印少主〕〔地府朋友圈〕〔重生之都市邪仙〕〔极品仙尊混都市〕〔风流青云路〕〔快穿:炮灰女配要〕〔黑科技研发中心〕〔天行〕〔纪元之主〕〔次元法典〕〔异大陆修仙记〕〔宠婚缠绵:大总裁〕〔水浒之王者天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五十二章 天榜强者
    周瑜从刚才的严肃忽然又变得轻佻,但任谁都感觉到了决战台上的气氛反而忽然变得凝重起来。当然,自从周瑜出现后这里的气氛就总是忽冷忽热,没有人知道周瑜到底想干什么,甚至就连决战台下的周一都已经被周瑜的一次次意外之举而被惊的一惊一乍,周一都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被这样牵动情绪了。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其他佣兵组织的大佬身上,以及那些跟随佣兵联盟前来的豪门大佬也同样如此。

    齐林反而也平静下来,这次事件他一直跟周瑜面对面,隐隐的已经感觉到周瑜这次似乎真的打算认真起来,他也很好奇认真起来的周瑜到底准备做什么。

    环顾四周后,周瑜平静的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流波盟需要稳定,并且我们会继续按照过去的方式发展。如果你们不喜欢,大可以放马过来,正面战场狙击也好,还是汇聚更多力量半路打杀也好,甚至就算你们得到了消息在我们的人所在的战场上暗算我们都行,这些都无所谓。但……”

    说到这,周瑜停顿了一下,周围这些人的呼吸似乎也跟着周瑜的停顿而停止了片刻,随后周瑜继续说道:“只要是在战场上,你们做什么都可以,但千万不要用这种所谓的游戏规则来制裁我们。大家所在阵营不同,各自为战的时候使用一些下三滥手段也可以理解。但我这个人不是很喜欢这些,遵守规则终究是一件麻烦的事,所以不如大家彻底撕破脸皮不是更好?地榜也好,还是那些什么狗屁的天榜也好,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更多是用来让一些有天赋的人熬出头的工具,那么我们就不要去干涉,他们可以拼到什么程度是他们自己的本事,我们从中作梗,甚至还要加以残害,这么做就不对了吧。”

    周瑜说话的速度并不快,他的语气也没有多阴冷,就好像是在叙述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但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他们自然可以很清楚的听明白周瑜所表达的意思。

    要战便战,流波盟可以接受任何敌人的挑战,甚至哪怕是战场上背地里的暗算手段,但流波盟没有兴趣跟敌人在这种虚伪的游戏规则上拼出个胜负。

    其实周瑜在传递的意思可以被理解的更加明确,那就是他懒得跟这些人玩游戏,他只是想杀人。

    周一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捂住脸,原本他以为周瑜真的可以将场面收拾的更好一些,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反而更加失控。他忽然意识到,周瑜固然是一个在个人战力上超绝的强者,但可能也就是因为他游荡在各个强大战场上的时间太久,遇到强敌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习惯了用战斗的手段来解决问题,但问题在于经营一个庞大的势力并不能用这样的思维,甚至可以说周瑜现在正在亲手将流波盟往无底的深渊里推去。

    “父亲,真的要这样吗?”周一还是忍不住看向周大问道。

    周大的脸上不知道何时也收起了嬉笑的神色,他无比认真的点点头,说道:“我很喜欢这样的方式。”

    “可是流波盟怎么办?”周一不解的问道。

    “解散了吧,只要流波星还在,有没有流波盟都一样。”周大依旧认真的说道:“以前我拼尽全力想要经营好流波盟,只是因为我实在是没有信心可以带着你们回家,所以希望可以在走之后给你们留一个安稳的生存环境。但现在,我知道我们肯定可以回家,又为什么要在乎在这里的得失呢。”

    周大的话很平静,但周一的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虽然在元鼎国时代他就已经成长起来,是真正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但他对周瑜的认知终究只是停留在传说中而已,所以周一无法理解父亲为什么可以对周瑜信任到这种程度,这根本就是盲目到极点的信任。

    憋闷许久,周一终于壮起胆子说道:“可笑。”

    周大愣了愣,随后竟然笑了起来,他伸手拍了拍周一的肩膀,说道:“没事,你不能理解我不怪你,但作为流波盟的领袖,我现在需要你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就是听从命令即可。相信我,虽然周瑜从未说明过,但他肯定比任何人都希望保全流波盟。”

    周大父亲交流的时候,决战台上的诸位大佬也都已经完全消化了周瑜的意思,而之前一直在决战台下潜藏的金容也不再跟齐林进行精神力交流,而是直接走上了决战台。看到金容直接现身,齐林眉头微皱,眼中充满不解。这次事件虽然大家都知道所谓的佣兵联盟背后全部都是诸多豪门的影子,但大家知道是一回事,真正挑破了这层关系又是另外一回事。

    “人家都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我们再藏下去的话就太没意思了。”金容上台之后开口说道,这句话是他给齐林的唯一一句解释,从他的态度里也看出了他对齐林的轻视,毕竟对于金容这样的豪门大佬来讲,就算是圣星盟也不过就只是他们需要的时候就可以牵出来的一条狗而已。

    齐林眉头紧锁,已经结结实实的收下了金容对他们的轻视。在这个时候,金容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架势,看着决战台下说道:“怎么?诸位还打算继续看戏?这是流波盟对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宣战,难道还指望让这些小佣兵们帮我们解决问题?”

    决战台上,那些佣兵组织的领袖们表情突变,如果之前金容的话还算是给他们保留了一点情面的话,到现在就是彻底的打他们的脸了,这些佣兵组织并非真正孱弱的小势力,尽管他们都知道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跟豪门对抗,甚至哪怕是跟一家豪门单独对抗都是做不到的,但这样被直接轻视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齐林下意识的看向周瑜,从之前周瑜的表现来看,他本以为周瑜在这个时候会冷嘲热讽,甚至可能会鼓掌“助兴”,但当齐林看向周瑜的时候却发现周瑜现在反而变得面无表情,甚至眼神中多了几分敌意,但他明显感觉到周瑜的这份敌意并非是对他发出,甚至不是对他们这些已经在决战台上站了很久的佣兵组织领袖,而是对着刚刚现身的金容。

    金容的话终究还是有着很强的影响力,决战台下的那几位豪门大佬也都走上了决战台。可以说,在任何一次星辰战榜的决战台上都没有同时出现过这么多的豪门大佬,这一刻站在决战台上的几个人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地球的走势,虽然事物绝对,但至少也证明了他们家族实力的强大以及他们在各自家族当中的地位。

    在诸多大佬当中,金容无异于是最强大的一位,不仅仅是因为在十三豪门当中都地位超然的金家,也同样因为金容本身实力的强。刚才周瑜的话里提到了星辰战榜,并且毫不留情的评判星辰战榜是个小儿科的东西,因为事情发展的太复杂,没有人意识到金容当时的表情变化,但实际上金容现在主动现身,有相当一部分原因也就是因为周瑜对星辰战榜的看清。

    因为金容在星辰战榜之中的天榜里,并且在天榜中高居第五位。也许天榜第五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出彩,至少他还没有达到独孤求败的程度,但是要知道哪怕只是在天榜最后一位的强者放在地球之中都是超级强者,这些人甚至都是在众神战场里可以跟神明战斗的超级强者,这样的强大存在哪怕是出现一位都是足以影响局势的存在。

    现在的金容就是这样的一位强大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金容刚才毫不留情的轻视齐林的时候,齐林甚至连反抗一声的勇气都没有。天榜上的强者全部都是圣者之境的实力,虽然他也已经晋级圣者之境,但跟金容相比却相差甚远。天榜第五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排名,因为在金容之前的四位圣者之境强者已经多年没有出现,但却不代表他们已经陨落,而是那四位超级强者已经在向神明境界发起冲击。

    可以说,在现今可以在末时代地球当中看到的强者里,金容已经算是最强,因为那四位冲击神明境界的天榜强者已经不会在地球出手,因为他们的实力在这里甚至都已经出现了被压制的迹象,当然这也是他们已经迈出了冲击神明境界的最明显特征。

    当金容现身,事情似乎就已经要朝着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决战台下,包括周大都变得一脸肃穆,在金容现身之前他们甚至都没有感觉到金容的存在,这就是天榜第五的强大所在,如果他不想,他甚至可以做到无声无息的存在而不被发现。

    在很多时候,不被敌人发现自己的气息,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实力体现。

    金容看起来并不苍老,没有像周大那样老态尽显,这也证明他是在很早之前就进阶圣者之境,时间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也开始变得很浅很浅。

    看到金容现身后,妖刀的气势被明显压制,妖刀没有逞强,慢慢退回到周瑜身边,低声说道:“是个狠角色。”

    金容当然是个狠角色,当决战台下的人也看清楚金容的面容后,他们心中也都马上浮现这样的想法。这一刻那些流波盟的地榜强者的心情变得更加苦涩,周瑜在这次事件当中的处理方式本就让他们忐忑不安,不但直接宣战,更是说出了那些惊世骇俗的言论,而如果周瑜的实力足以震慑全场的话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很显然周瑜的风头也根本盖不住金容。而就在不久前周瑜才说过要开战的话就正面开战,结果对面真的搬出了这样的超级强者,面对金容这样的强者他们又凭什么与之正面抗衡呢?

    “金容……”周一低声呢喃道:“金容可不是孔秉和孔士那种程度的存在。”

    很显然,周一现在对周瑜也不再抱有太多信心,周瑜虽强,却也只是跟孔士和孔秉这样的圣者之境强者战斗过,可是面对金容,周瑜真的未见得还能有胜算,更重要的一点是周瑜到现在还没有铠甲!

    如果说之前周一也在周大的影响下慢慢对周瑜生出了更多的信心,但看到现在这样的情况的出现,周一却怎么都无法相信周瑜还能创造奇迹。一个不穿铠甲的武者还能战胜金容,战胜天榜排名第五的超级强者,这样的事情说出去有谁能相信?

    反正周一自己都是不相信的。

    听着流波星上还在不时响起的战时警报声,周一只感觉这样的声音充满了讽刺味道。他又看向周大,这一刻他才忽然感觉到,也许流波盟解散的话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准确的说是如果这次的事情能用流波盟解散来解决的话,看起来反而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齐林刚才感觉到了周瑜的敌意,只不过他感觉到周瑜的敌意并非是对他发出。他的感觉很正确,周瑜的敌意当然不是对他发出,而是对走上决战台的金容发出。

    看着似乎正值壮年的金容,周瑜固然是充满敌意,但心情反而变得更加畅快。没有人知道,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逼出金容。他当然是不认识金容的,但他却可以真切的感觉到金容的强大实力。周瑜先是疯疯癫癫的演了一场戏,随后又直接正面宣战,就是为了让金容现身。这就是周瑜解决事情的方法和思路,他是真的很讨厌用所谓的游戏规则解决问题,这种事他不擅长,索性也就干脆不去研究。而在周瑜看来,这次的事情既然跟豪门有着脱不开的关系,那么不如就从豪门下手。

    周一之前所想的事情并没有错,周瑜虽然经历了很漫长的岁月,也遇到了很多强敌,但他毕竟常年在混乱的战场上行走,所以周瑜并没有太强的统帅能力,甚至他干脆就没有这个天赋,当年还在流波市的时候他让周大做流波市统帅也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好统帅。

    但是周瑜永远坚信一点,那就是这个弱肉强食的规则永远存在,这不是游戏规则,而是生存规则。只要拳头足够硬,就算不会玩“游戏”又如何,把对方打趴下,再给彻底打服气了也就可以了。

    妖刀认认真真的审视了金容一段时间,沉默稍许之后终于对周瑜说了第二句话:“不过这个家伙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他还太嫩。”

    此言一出,周围的空气都好像瞬间变得凝固,决战台上下的人们全都表情呆滞的看着妖刀,看着这个无头怪物,老半天之后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有人想笑,真的很想笑,但他们还是很识趣的憋住了这份笑意,但是他们真的感觉妖刀太蠢了,他竟然说金容太嫩了,如果金容只能说嫩的话,那其他的武者该如何评价,难不成在场的其他武者只是小蚂蚁?

    周瑜咧嘴笑了笑,他也伸手拍了拍妖刀的肩膀,说道:“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好歹是个大人物。”

    “好歹……是个……大人物……”

    齐林忽然感觉自己之前的遭遇似乎也没有那么无法接受,他没想到周瑜竟然可以疯到这种程度。忽然间,齐林心中有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他竟然希望周瑜可以战胜金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这样想,难道就因为对方也是佣兵?因为对方战胜了金容就算是给他们佣兵脸上增光了?

    齐林猛地摇了摇头,赶紧驱散了这个可笑的想法。金容可是天榜第五的强者,如果他想,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灭掉圣星盟,这样的强者又怎么可能好对付。

    身为天榜第五的强者,金容并没有像齐林那样一会怒火丛生,一会大声咆哮,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周瑜,好像也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准确的讲,金容现在看不透周瑜,就好像他直到现在都看不到周瑜的武器一样,但他却可以真切的感觉到周瑜的身边有着重重杀机。

    “不如,你先把你的刀收起来,咱们再慢慢谈?”金容开口说道。

    “不好。”周瑜很果断的摇头,说道:“反正一会就开打了,收来收去的还麻烦。”

    “说实话,我确实看不透你。”金容很从容的说道,丝毫不在乎他这样的话说出来之后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没事,我也一样还没看透你。”周瑜笑了笑,说道:“不过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总是跟一些庸才打,时间长了自己也会变得庸庸碌碌的,这可没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也很平庸?”没想想到,周瑜刚一说完,一旁的妖刀就不满的反击道。

    “哈哈……”周瑜打了个哈哈。

    “这是什么意思,你笑就是承认我说的没错了?”妖刀更加不满的说道。

    “别误会,我的意思不是你很平庸,最多只能算是不够惊艳吧。”周瑜仍旧哈哈的笑着说道。

    “那就再打一场,我就不信这次……”妖刀顿了顿,说道:“这次还能输得这么快!”

    “够了!”金容大喝了一声,随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说道:“狠话也说了不少了,不会是现在打算用插科打诨蒙混过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