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迷途〕〔一指轻点你心上〕〔一世狂兵〕〔剑破苍穹〕〔重生之超级透视学〕〔拥吻热可可〕〔鬼之诗〕〔重生七零小甜医:〕〔宠妻婚然天成〕〔异想成神〕〔冰火女总裁的全能〕〔名门第一宠妻〕〔鸩赋〕〔浮生缭乱〕〔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刀剑乱舞]恋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一刀之威
    挥刀,斩下。

    刀碎,马散。

    这一切做的很自然,当长刀破碎,战马消散之后,妖刀缓缓落地,手上明明已经没有战刀,却还是做了一个还刀入鞘的动作。只不过到了现在没有一个人再认为妖刀的动作有什么滑稽的感觉,就凭他之前可以硬生生抗住齐林的三次雷击,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强大,这确实是一个让人需要仰望的存在。

    几乎所有人都看着齐林,因为他们都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妖刀的长刀砍在了齐林身上,虽然在长刀要触碰到齐林身体的瞬间就已经破碎,但谁都知道这一刀威力十足,在妖刀挥刀的那一刻甚至人们感觉到了一种好似要毁天灭地的惊人威势出现。

    “这一刀……”金容喃喃说道,脸色复杂。

    金容没有上前施援,在妖刀出刀之前他是可以冲上去的,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不会因为齐林让之置身险境。但当妖刀出刀的瞬间,金容知道自己竟然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感觉,他隐隐的感觉到似乎那一刀若是落在自己面前的话,自己也是没有办法抵挡的。

    齐林还活着么?这是很多人现在心中最急切想要知道的事情,妖刀这一刀的威力必然很强大,齐林也许现在已经被斩杀了,因为人们感觉齐林身上的气息正在急速流失着。

    忽然,一个轻微的声音响起,“咔”的一声响起,听起来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样。而就在这个声音响起的瞬间,之前一直沉寂的齐林忽然“活”了过来,他的眼中闪过惊慌之色,随后马上向一旁逃去,就在齐林闪身的瞬间,就在齐林刚才所在的身前的位置上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这不是普通的裂痕,这是空间裂痕,准确的说是一道空间裂缝。当空间裂缝出现的瞬间,狂暴的时空气息肆意的冲击出来。决战台周围的武者更加惊慌失措的往后退去,时空风暴的威力是没有人能挡住的,这些武者之中有很多就连地榜的征战都上不去台,更何况面对这种程度的时空风暴。

    周瑜没有动,这种程度的时空风暴对他来讲根本不算什么。决战台的另一面,金容也同样没有动,只是他的眼睛里却还是难以掩饰心中的惊讶,妖刀的这一刀竟然有这样的威力。

    还好,空间裂缝很快就愈合,这种没有彻底伤害到空间壁垒的攻击并不会让空间裂缝持续太久,只有在空间裂缝出现的瞬间会将裂缝周围的倒霉鬼吞噬,而之前有可能被吞噬的倒霉鬼却提前逃了。

    齐林脸色苍白的站在决战台上的另一处,刚才当时空风暴肆虐的时候他并没有逃,他有自信在这种程度的冲击当中存活,并且他也已经判断出这个空间裂缝会很快愈合,只是当空间裂缝愈合之后,他再看向妖刀的时候却也只剩下死灰的脸色。

    败了,就这么败了,齐林虽然很难接受这个结果,但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失败的现实。甚至他现在还带着几分庆幸,自己没有死真的就是莫大的幸运。回想刚才交手的那短暂过程,齐林也已经想到如果最后一刻妖刀的那一刀真真切切的砍在自己身上的话,那么就不会只有这种程度的变化,一定会出现更大的空间裂缝,并且在裂缝出现之前自己肯定已经消散了。

    这是最纯粹的杀招,那一刀当中没有太高明的规则附着其上,但这样才是最恐怖的,齐林慢慢回想的时候才发现妖刀的实力真的太恐怖太恐怖了。他所掌握的明明是灵魂规则之力,但在最后出刀的时候却化作了空间之力规则,这种转化很简单,是的,看着很简单,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却需要在两种规则上都有着极深的造诣才行。

    齐林也想明白了,就在自己的身体被禁锢的瞬间,妖刀之后的一刀并不是真的砍偏了,而是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一刀斩杀自己,那一道空间裂缝就出现在自己身前的部位,但最恐怖的就是这一点,妖刀在那种情况下竟然还可以如此精准的控制自己的出刀位置,可以想到为了控制刀势他肯定也削弱了自己这一刀的威力,但就是这样被削弱的一刀都已经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威力,难以想象这一刀若是全力施展的话到底会达到多恐怖的程度。

    “多谢。”齐林终于想清楚了这些,他对着转身走向周瑜的妖刀恭敬行了一礼,恭声说道。

    放在几分钟之前,齐林都根本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除非他认为自己疯了,但到了现在他却不得不这样做,对方在自己已经起了杀心的情况下竟然还放了自己一马,就凭这一点齐林就不可能再自恃身份的冷漠下去。更何况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齐林才忽然感觉自己之前的坚持有多可笑,他到底是在面对怎样强大的存在,到现在他也只能是靠自己的猜测来进行推断,但遗憾的是他发现自己真的看不透那些人,妖刀是他看不透的强大存在,从而就连周瑜也一样让他更加看不透。

    直到刚才危机出现的瞬间,就连决战台的另一面的金容都下意识的开始防御,但周瑜却连铠甲都没有穿,这样的事情光是想想就觉得很疯狂。事实证明,周瑜是真的有张狂的资本,哪怕他本身只是跟很普通的武者,但就是妖刀这个强大的存在就已经足够他在这里继续狂下去。

    齐林道谢之后妖刀却没有半点反应,齐林也没有恼火,他明白这一战到了现在已经彻底不是他能左右的了,甚至他有一种感觉,自己继续站在这里都是在自取其辱。可是什么时候圣者之境的武者都只能成为看客了?齐林自认也算对这个世界认识的比较透彻,到了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之前还是坐井观天了。

    齐林有些颓然的走下了决战台,走下去的时候他并没有多看金容一眼,只是在下台的瞬间,他还是忍不住站住,很认真的说道:“前辈,还是小心一些吧。”

    这句话明明是好心,但放在过去齐林也是肯定不会说的,毕竟这就代表他对金容获胜是有些担心的,过去的齐林肯定不会做这种傻子,在这种事情上得罪金容,但现在他们毕竟是一个阵营,他已经败了,败得体无完肤,就算是为了挽救最后一点尊严,他也要认真的提醒一下金容。

    遗憾的是金容并没有理会齐林,甚至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厌恶,看到这个眼神,齐林也只是自嘲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终于走下了决战台。

    “要变天了吗?”走下决战台的瞬间,齐林的脑中忽然闪过了这样的一个想法。他转过身看向决战台那头的周瑜,看着自始至终都没有穿上铠甲的他,齐林虽然感觉自己还是看不透对方,却总是感觉这个人的出现,真的会改变地球的格局。

    诚然,当人类走入末时代,当地球被银河盟的领袖重新打造成功,当人类武者已经彻底成为了末时代宇宙的真正顶层种族后,个人武力的强大与否已经很难撼动人类发展的局面,但凡事都建立在一个“度”上面。

    天榜第五的金容可以推动金家更快的发展,甚至金家也正是因为有金容才可以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更加肆无忌惮,但天榜第五还是不足以改变地球的格局,这一点大家都是很清楚的,但是天榜第五的强者出现的时候,所有人却都认为这边的局面已经可以确定了,因为这样的强者仅凭个人战力还是可以改变很多事的走向。

    但是要说天榜前四的强者,他们的存在本身却已经可以影响到地球格局的变化,因为只要他们踏足神明境界,这样的强大存在就是根本挡不住的了。

    齐林现在想到这么多,就是忽然意识到周瑜如果真的是可以跟金容一战的话,哪怕只是做到不落下风,那么他的存在就可以让流波盟减少很多的麻烦。像他们这样的佣兵组织想要传承千秋万代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只要是在发展势头最猛的时候没有人敢在背地里玩什么小手段的话,那么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犯错的时候才是他们走下坡路的时候,甚至可以说就算是自己犯了错,如果可以有一位金容这样的强者存在,他们也一样可以化险为夷。

    想到这,齐林忽然又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跟妖刀的一战真的是让他背负了太多太多的压力,他竟然想到了周瑜跟金容之间的战斗,甚至想到了周瑜可能跟金容平分秋色,这真的是太高看自己了。妖刀是强,却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跟金容一战的程度,而周瑜又怎么可能比妖刀强更多?

    齐林还是静下心来准备继续看着事情的走向,毕竟现在他除了继续看下去,也实在是不能再做什么了。

    决战台上终于只剩下两个人,而这两个人才是今天这件事的真正主角。刚才妖刀跟齐林的一战说不上精彩,但结果却是无比惊人的,在流波盟当中竟然有妖刀这样的强者,这真的是十分骇人的一个事情。毕竟在此之前虽然人们也都知道流波盟是强者的,周一只是不愿意参加天榜的争斗,否则的话他也一定可以上榜,只是就算让周一出战,也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战胜齐林。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妖刀在这一战当中的具体表现,但至少他们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妖刀已经留手了,否则的话齐林现在可能连一具全尸都保不住。

    “这个家伙……”周一看着跳下了决战台的妖刀,表情也十分复杂。他之前是见过周瑜跟妖刀战斗过的,但是那两战之中有太多太多灵神的影子,他下意识的也就看轻了一些妖刀,却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沉默寡言,只有跟周瑜才会斗嘴几句的家伙竟然这么强。

    想到这,周一再看向周瑜的时候也不得不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能够两次击败妖刀,还能够让妖刀这么服气的一个强大存在,他的实力也许是自己也一样错误低估的吧。

    “继续看下去吧,不用想太多,至少周瑜不是我们的敌人,并且是最坚固的靠山,这样不是最好的结果吗?”周大看透了周一的想法,在一旁轻声说道。

    要说在这一战当中,从头到尾都保持着绝对信心的人是谁,这个人除了周瑜之外,也就只有周大了。周瑜是对局面有着自己的掌控,而周大则是真的几乎以盲目信服的态度看待这件事。如今看来,周大也许才是真的有大智慧的人。周一看着自己的父亲,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跟父亲相比也还是差了太多。

    周一点了点头,他还是做不到对周瑜盲目的信从,却可以对父亲无条件支持,事已至此,他也确实只需要继续看下去就可以了。

    决战台上只有周瑜和金容,这一次的流波星危机也可以说就剩下他们两个的最后对决了。到了现在,周一也不得不承认,不管他之前如何去质疑周瑜的做法,但也不得不承认周瑜真的是一个天才。这个天才的定义并非敷衍或者是讽刺,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

    原本这次以圣星盟为首组成的佣兵联盟来到流波星上就是要以星辰战榜为幌子,给流波盟一个沉重的打击。可以说这样的打击方式是最让人头疼的,因为避无可避,是阳谋,是需要正面接招但却很难应对的手段。齐林他们来此之所以信心满满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在无法主持大局的情况下,隶属于流波盟的地磅强者必然死伤惨重,或者最好的结果也就是重伤之后心灰意冷之下离开流波盟,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对流波盟来讲都是无法承受的损失,失去中坚力量,任何势力都不可能再得到良好的发展,甚至是根本无法发展。

    但事情到了现在,周瑜却是在疯癫、张狂以及发展到现在的张狂之后,将局面彻底扭转,再没有人去关注地榜的争斗,或者说人们也都已经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一次原本是要关注地榜强者之间的争斗的,而是都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周瑜和金容之间的争斗上面,不仅如此,周瑜的强势出面也随之稳定住了那些原本可能被暗算的流波盟中的地榜强者,也肯定影响到了很多的流波盟当中的其他强势武者。

    站在决战台上的周瑜就相当于是流波盟的强大屏障,只要周瑜不倒下,流波盟的武者就不会遭受伤害,这样的守护,对于任何人来讲都是会很重要的,也许这些人不会感动,但却也必须承认周瑜至少帮他们承担了风险。要知道,其实不管是投靠任何势力,想要在其中发展都是风险与利益同行的,这一点也很公平,想要得到更多自然也要付出和承担更多,只不过是在佣兵组织里没有那么强的约束力,不像在各大家族当中做事那样死板,如果感觉风险太大,是可以抽身而出的,毕竟他们的身份是佣兵,佣兵们很清楚自己的价值就是在于战斗方面,如果本身已经失去价值,佣兵组织也不会让他们容身。

    但周瑜的强势出手却让这些流波盟里的武者们清楚的认识到一点,也许将来有一天他们失去价值还是会被抛弃,但至少在敌人来临的时候,流波盟高层不会让他们这些人出去做炮灰,就算是失败,也得是在他们这些大人物输了之后才能继续输下去。

    周围的流波盟武者脸上的表情仍旧复杂,但看得出来他们看向周瑜的时候,眼神里多了几分坚定,这份坚定的眼神看似普通,但却是难能可贵的。

    周一执掌流波盟多年,他很清楚这份坚定眼神背后的力量有多庞大甚至是沉重。再看向周瑜,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周一再一次暗暗感慨,自己比父亲他们那个时代的“老人”们真的是相差太多。他忽然想起父亲之前跟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周瑜并非是一个合格的统帅,但却是一个天生的领袖。当时周一不是很明白,现在全懂了。周瑜没有那些高明统帅的手段,可以看得出来他在这次的事件上也没有展现出多强的布局能力,可以说他只是做了一件事,就是他要把所有问题揽在自己身上,至少要先把最危险的事情解决了才行。

    只是一件事,却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这就是领袖,在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并且可以力挽狂澜之人。

    “有这样的领袖在,真的很让人放心啊。”周一开口,轻声说道。

    周大瞥了一眼自己的孩子,笑了起来,笑的很欣慰。

    “你终于懂了。”周大说道:“希望你也可以成为周瑜那样的领袖。”

    “希望如此吧。”周一长舒一口气,但任谁都能听出来他底气不足。

    是啊,如果只是听闻关于周瑜的传说的人,还会想着把他当成奋斗的目标。可是如果亲眼看到他做事的人,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有这种想法,似乎显得很古怪。

    决战台上,周瑜不太清楚周围人的想法,他现在只关注金容一个人的想法。

    以及,他什么时候会出招。

    还在找”机械狂兵”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