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五十六章 可笑的威胁
    “好强。”周一再一次感慨起来,尽管早已经知道周瑜实力强横,但看到现在这样的情况出现他还是感觉很震撼。

    “这真的是金容吗?”

    “天榜第五就是这样?”

    “金家长老应该是受伤了吧,否则怎么会这样?”

    “可能是受伤了。”

    “对,很有可能。”

    周一的感慨是因为周瑜实力强横,可是其他的武者们却是直到现在都不愿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们不否认周瑜很强,但在这些人的意识里,金容已经几乎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除了那四个已经开始冲击神明之境,仅仅算是“霸占”着天榜位置的强者,金容在地球之中应该不会遇到让他对付不了的强敌。

    一开始这些人都以为金容是在戏耍周瑜,毕竟在决战台上的战斗看起来好像就是周瑜在不断的闪转腾挪的躲避金容的攻击,而金容却始终四平八稳的站在原地。结果到了最后这些人都发现事情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看起来好像打的很辛苦的周瑜也许真的是打的辛苦,但至少他是有胜算的,而看起来四平八稳的金容则仅仅是看着很稳定,但他身上的伤势却已经真真切切的将他的真实处境展现在人们面前。

    没有人敢再走上决战台,此刻决战台上的狂暴气息并没有如风暴一般肆虐出来,看起来好像是双方都在很好的压制自己的出手,但真正了解这个战场真实情况的人都看得出来,周瑜跟金容之间是一点留手的意思都没有的,之所以没有将狂暴的战斗气息释放出来,完全是因为一个强大的空间领域的存在。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空间领域是谁施展出来的,因为金容所掌握的并非是空间规则之力。事实上不是没有尝试过出手援助,尤其是那些豪门大佬们,当他们意识到金容已经开始露出败绩,甚至可能会最终落败的时候就开始尝试冲上决战台,其他的豪门大佬在个人战力方面固然是没有办法跟金容比肩,但他们的做事风格却极为相似。平日里骄纵、张狂惯了,看到自己这边的人要吃亏,索性就打算一起冲上去以多欺少,这个时候他们全都忘了他们是在流波星上,这里是流波盟的地盘。

    当然这些豪门大佬们会这样想倒是没什么意外的,毕竟他们都自信哪怕是在其他势力的地盘上,也未见得有谁敢杀他们,众目睽睽之下,谁杀了他们,就是跟他们的家族结下血海深仇,但凡是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做这种事。

    这些实力还不如金容的豪门大佬尚且如此想,更何况金容,实际上金容除了跟天榜强者战斗之外,这些年来遇到的其他武者别说是跟他毫无保留的战斗,就仅仅是对他出手这件事,对很多武者来讲就是一个很严重的心理障碍,天榜第五再加上金家大佬的身份,自然是让很多人在战斗的时候畏首畏尾。但今天出现的周瑜却让这些人全都大吃一惊,包括现在正在战斗的金容。

    那些豪门大佬最终收手的原因并非是流波盟武者表现出来的强大斗志,而是因为他根本不敢走进周瑜的空间领域当中,他们仅仅是迈进去了一步,就几乎是第一时间有了一种感觉,好像他们继续往里面走的话,自己的身体都会渐渐的变得扭曲。这样的空间领域他们是从未见到过的,虽然空间规则是高等规则,极少有武者修炼,也极少有修炼到很高境地的,但少不代表没有,可是其他武者修炼出的空间领域最多也就是对领域之中的压力和重力进行改变,可能会十分复杂,但本质上也就是这样的改变。

    但是在周瑜的空间领域当中,他们却都感觉整个领域之中的空间区域都已经扭曲了,而他们处在这样的一个扭曲空间当中,整个人也会变得扭曲,最后也许并不会消失,但到底会变成什么真的很难说清了。

    直到意识到周瑜空间领域的强大,这些人才明白金容在这一战里到底遇到了怎样强大的敌人。

    时空之刃还在以快到极致的速度出刀,事实上辉耀刀法威力最大的地方就在于刀势的无处不在。当然,想要做到真正的无处不在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被周瑜这种层次的强者施展出来之后,想要封住对手的几乎所有退路还是可以做到的。现在金容就好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真的很想动,但却不敢乱动一下,只是站在原地不断出招支撑的话,他受伤的速度还能慢一些,如果他现在乱动的话,虽然不太确定到底会有什么后果,但在金容看来至少他的下场肯定会十分凄惨。

    最让金容感觉惊慌的其实还是周瑜的扭曲空间领域,可以说周瑜在跟妖刀交谈了一番之后,他就好像是打开了一扇通往另外一个战斗世界的大门一样,周瑜在之后的战斗里最注重的就是对战场上所有情况的控制,简单点说就是节奏上的把控。金容从开战之初就始终被周瑜的战斗节奏所笼罩,结果就是直到最后都无法摆脱,事实上金容的整体实力跟周瑜相比并不差,毕竟周瑜是一个连铠甲都没有的武者,而金容输就输在控场上,他没有办法破开周瑜的扭曲空间领域,当然也是因为周瑜的扭曲空间领域所蕴含的威力已经不仅限于重力改变或者是压力改变,而是空间规则的强行扭曲,在扭曲空间领域当中,金容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像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身体。

    这让金容感觉无比震惊,甚至比时空之刃给他带来的震惊和恐慌还要多。金容现在最想不通的一点就是周瑜的实力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到如今金容已经承认周瑜的实力是在他之上的,甚至可能是远在他之上,但问题就在于这个“远在之上”的上面,金容固然狂傲,却也不是没有真的见识过大场面,也跟超级强这碰面交手过,问题就在于他在跟天榜前四的强者交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一点,当实力达到他们那种程度之后,在规则世界里开始战斗就反而会处处受限,必须在长时间的适应之后,才能够再度出手,但也是需要压制自己的实力之后才能出手。

    事实上,金容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在不断的压制着自己的实力,因为想要冲击神明之境首先所需要的就是积淀,只有当积淀足够深厚之后才能够冲击神明境界,其次就是金容还想给金家保驾护航一段时间,可以说金容的“凡心”还是比较重的,许多天榜上的强者其实大多都已经选择了离开自己的家族开始各地游历,自然是为了追求更高境界,而金容却始终坐镇金家,打算在这样的修炼状态下冲击神明的境界。

    压制实力的过程中金容始终清楚一件事,或者是他在认为一件事,那就是他现在所能够施展出来的力量就已经是规则世界里可以承受的极限,但现在很显然周瑜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想法是错误的。

    忽然,金容听到了一声冷笑,他马上收回心神,看着战场上的周瑜。他是可以捕捉到周瑜的行动轨迹的,只是他现在追不上周瑜,更何况有扭曲空间领域的存在,也让金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其实打到现在这个程度,金容只是碍于面子才始终没有投降,但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失败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拖延下去也只是希望可以看到一些奇迹,或者说是不希望自己失败的太过难看,但是哪怕是到了现在,金容还是没有想过自己会死。

    而就在听到周瑜的那一声冷笑的时候,金容却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传来,下一刻他带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低头看去,就跟之前周瑜对付过的很多敌人一样,现在金容脸上出现的不可思议的表情就跟之前的那些家伙完全相同,他的眼神里也带着许多困惑,金容更是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他根本没想到周瑜敢这样做,哪怕是他现在已经身受重伤,也仍旧认为周瑜不敢真的对他做什么。

    金容一直都以为周瑜不过就是打到场面上变得好看了之后就会收手的,他就是这样的想的,但遗憾的是他这样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周瑜也终于不再在决战台上不断的闪转腾挪,其实很多观战的人看着这一战的过程,虽然是没有看得太明白,但在之前却都是认为周瑜还是显得有些浮躁,毕竟他在战场上太过主动,也显得需要很认真才能去战斗,反观金容却始终都是一副宗师的做派。当然这样的想法也不算有错,至少这一战还是让周瑜很认真的对待的,周瑜在大战当中几乎已经可以说是拼尽了全力,毕竟战斗这种事对于周瑜来讲一向都是很严肃的,尤其是碰到了实力相当的对手更是需要如此,之前对付孔士和孔秉的时候他也不是刻意想要戏耍对方,而是周瑜想要确认一些事而已。

    到了现在,周瑜已经可以彻底确认这一战中自己的收获,那就是自己现在的力量仍旧没有达到所谓的规则世界的上限,当然还要一点则是这一战让周瑜确信了自己可以继续深入改造灵魂重塑之法,让狄水心开始“重生”。不过至于金容,在周瑜眼里他不过就只是一个手下败将而已,很正常的一个手下败将,没有任何的不同。

    这一刀刺穿金容的胸口,对于他这样的圣者之境的强者来说是不致命的,事实上达到了圣者之境之后,就算是心脏被直接击破也未见得肯定会身死,只要灵魂力量足够强大,也是有机会重生的,只不过并非是所有人都掌握着灵魂重塑的方法,也并非是谁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其他的强者若是身体严重受损,以至于需要灵魂逃脱的话,最多也就是找到一个宿体开始苟延残喘的活着,就算最后将占据的宿体里的灵魂彻底同化或者吞噬,也就只是可以活下去而已,实力想要恢复是肯定不可能的。而灵魂重塑就是一个不但可以活下去,还可以继续修炼的方法,并且甚至就算是在灵魂重塑的过程当中,就已经是开始修炼和增强实力了。

    时空之刃再度叠加之后其实就没有了完整形态的时空之刃的状态,现在金融的胸前刺穿出来的就是一把银色的光刃,他看着胸前的光刃并不敢伸手切拔,生怕伸手之后自己的双手都会断掉,胸口的伤势可以想办法恢复,若是双手被斩断的话可就真的麻烦了。

    金容瞪大了眼睛看着周瑜,他的眼神里满是困惑也满是愤怒,死死的盯着周瑜之后他说道:“你竟然敢伤我?”

    周瑜撇了撇嘴,淡淡说道:“多新鲜,我不伤你,难道还要把你供起来?”

    “好,很好,我记住你了。”金容笑呵呵的看着周瑜,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看得出来这一刀对他的创伤是很严重的,现在他应该急需要治疗,但他却还是不忘开口去威胁周瑜。

    此时此刻,站在决战台周围的这些豪门大佬仿佛都跟金容同仇敌忾一样,这一次他们是跟着金容一起过来,当然他们不会承认是以金容为首,但至少他们是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现在金容受创,也就相当于他们的联盟受创,这些豪门大佬们看向周瑜的眼神都变得不善,好像就算是周瑜战胜了金容,也就只是一个很寻常的事情一样,仔细看来他们好像根本就不怕周瑜。

    现在决战台周围的其他武者看向周瑜的时候,可是全都带着满满的敬佩之情,包括周一和周大,虽然他们之前已经相信周瑜会赢,周一也是在周大的影响下选择了相信这一点,但毕竟相信是一码事,真正发生了又是另外一码事,哪怕是周大这样对周瑜根本就是盲目信从的人,他看向周瑜的时候的心情也很复杂。这就是周瑜,曾经他认识的那个周瑜,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让人放一百个心的周瑜。

    只是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周大也意识到是时候收手了,毕竟这里是地球,这里不是曾经他们所生活的元鼎国,整个地球当中的星体比元鼎国最鼎盛时期都要多很多,其中每一个豪门若是放在元鼎国里的话也都是巨无霸级别的存在,如果现在同时得罪这些豪门得罪的太深的话,真的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之前他知道周瑜会取胜,也只是认为周瑜会在一场恶战之后取胜,到时候再出去几个人打打圆场,可能这次的危机就这样过去了,但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也是真的超出了周大的预料,从而也就让周大也有些着急,下意识的想要往决战台上走去。

    这次轮到周一不着急,他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怎么了?”

    “该收手了。”周大低声说道。

    周一当然也是这么想,只是刚才被父亲一番说教之后他倒是很听话的选择对周瑜盲从,却没想到父亲又要开始插手,当然周一不会反驳什么,跟着周大就要往决战台上走。

    决战台上,周瑜看着金容,开口问道:“你在威胁我?”

    “看你怎么理解。”金容一脸不屑的说道:“能伤到我,算你实力不俗,今日一战老夫甘拜下风,待我回去修养一番之后还会再来挑战。”其实金容还有一句话没说,就是他需要周瑜将刀收回去,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开始疗伤。

    可惜周瑜压根就没有打算跟金容交流,尤其是不打算交流这种事,看着到了现在还不忘威胁自己的金容,周瑜露出一丝冷笑,随后表情渐渐变得不屑。

    金容马上捕捉到了周瑜情绪变化的过程,他当即意识到事情有变,开口喊道:“你敢!”

    他的话音未落,就见周瑜的右手一阵复杂的变换,随后就见他胸前的银光大闪,众人一阵失神之后,再看向金容,发现金容现在倒是还完整的站在原地,甚至就连胸前的光刃都已经消失不见。看到这,一些武者下意识的露出不屑表情,一如刚才周瑜看不起金容时那样,在他们看来周瑜虽然是胜利者,但却也很可悲,明明战胜了金容,但却因为对方的身份和背景,根本不敢杀也不能杀掉对方。

    这就是挟大势而来的豪门家族,他们的家族力量就注定了会成为了最大的依仗。

    可是跟那些看热闹的武者不同,一些强者再看向金容的时候却都脸色大变,他们呆呆的看着金容,仿佛眼前看到的就是一场梦境一样。但是他们知道这不是梦,更不是什么错觉,这就是真真切切发生在他们面前的事情。

    原本想要走上决战台的周大和周一也停了下来,他们实力不俗,自然不可能看不出变化。看着站在原地好像毫发无伤的金容,周一的眼皮一阵狂跳,最后只能无奈的看向自己的父亲开口问道:“这可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