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二章 一次还算愉快的初次见面
    吃完早饭,他走到正殿的屋子前,推开门,里面放着一具薄皮棺材,躺在里面的,正是原身的师傅。

    “这都死好几天了,棺材都订好了,怎么还没下葬。”

    陈阳想了想,从原身的记忆中刨出了一段回忆。

    床榻上,师傅伸出干瘦的手,死死攥住小道士的手,双眼通红,声音沙哑:“一定要将我的棺材放在三清祖师像下面,用朱砂墨斗将棺材封印,等七日后再行下葬!”

    陈阳打了个哆嗦,退出正殿,看着棺材上边的泥塑神像,眉头皱起:“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想要头七回魂一样。”

    “那女鬼怕不是这便宜师傅召来的吧,也不知道下山有没有用。”

    没了心情打扫,陈阳将正殿的门锁上,跑到不远处的后山,那里栽种了些蔬菜瓜果,有木头栅栏立着,还有几处陷阱。

    只要不是野猪之类的动物,他这菜园便能做的下来,时不时的,还能在陷阱上发现些野物,能卖出不少的铜板。

    在菜地里巡视了一番,陈阳摘下几颗芥菜,准备腌制些咸菜来当调味。

    这个世界的盐并不缺,早就有人发现了海水制盐的法子,虽然比不上现代的精装盐,但相较于粗盐来说,已经是跨时代的发展了。

    所以每家每户多多少少都有盐可以吃,不用支付大额的钱就能得到盐吃。

    这一弄,便弄到黄昏。

    将大石头盖压在腌制好的坛盖上,这一坛子咸菜,等上个二十多天,便可以吃了。

    入夜,陈阳用打火石点起蜡烛,只剩一半的蜡烛散发出幽幽火光。

    陈阳在床上等了很久,很久……眼睛渐渐眯起,竟不自觉陷入梦乡。

    他本不该如此的,可实在是太困了,他只是稍稍打了个盹,眯着眯着,却是没了知觉,睡了过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个深寒的物体贴了上来,陈阳的生命值不断下降,可他却在半梦半醒间起不来,似是遭了鬼压床。

    陈阳知道情况紧急,他若起不来,估计就这样直接扑街了。

    这女鬼也太不讲究了,竟如此不讲武德,趁他睡觉时偷袭!

    已经恢复清醒但身体被压制控制不了的情况下,他努力的在脑海中一直回荡重复的话语。

    在他疯狂求生欲和意志之下,颤抖的嘴唇微微张开,发出蚊若蝇虫的声音:“我有办法,让你永远恢复理智,不用遭受疯狂之苦。”

    这句话似乎有了点作用。

    背后深寒的物体离开,陈阳哆嗦着坐起身,他这才看见,头上漂浮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

    女鬼头发遮脸,看不见真容,只露出一只通红的眼睛。

    她一言不发,只定定的看着他。

    陈阳知道这女鬼已经恢复了些许理智,否则也不会听到他这话的时候离开,换成没有理智的,哪能管他,必然吸干了事。

    他立刻说出了自己早上就已经想好的谎言:“我有特殊体质,叫纯阳道体,每日清晨之时,都能恢复全部元气。

    昨天你也瞧了,我的生命犹如风中残烛,几乎就要死了,如今我却是活蹦乱跳的。

    姐姐只要别将我吸干,留一口元气,那姐姐每日都能吸收生命力,恢复更多理智。

    说不得能恢复到生人的状态。”

    话音一落,女鬼突兀靠近,头发散开,竟露出一张精致的漂亮面孔来。

    瓜子脸,小琼鼻,皮肤白净,看不见一丝一毫的毛孔,眉毛如柳,眼睛如霜,即使眼眸上覆盖上了血丝,也耐不住这幅样貌的好看程度。

    连陈阳都愣了愣,他都做好看见一张鬼斧神工,车祸惨烈现场的心理准备了,这突兀的仙子容颜,让他有些愣神。

    可女鬼接下来的行动,却是让他生不起任何的旖旎。

    只见女鬼掀开单薄的被子,轻轻落下,抱住陈阳,脸贴着脸。

    这看似很暧昧的动作,所要付出的代价却是陈阳的生命。

    他看着如流水般落下的生命值,心头无奈。

    更可怕的是,这女鬼,是冰的,比大冬天吃了冰棒还刺激。

    唯一的好处,就是这冰不会入脑,冻的脑壳疼。

    陈阳冷的瑟瑟发抖,抱着这女鬼,就跟抱着用冰做的雕像一般。

    过去半个小时,陈阳看着只剩下百分之十的血量,颤声道:“姐姐差不多了,再吸下去,我就没命了。”

    女鬼倒也听话,闻言起身,透明的形体肉眼可见的凝实不少,双眼血色褪去大半。

    “明晚再来找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别想着跑,你身上可是有我的印记。”

    女鬼飘然而去,幽幽的声音传入陈阳耳中。

    “姐姐明晚带些银子过来,小弟也是需要吃饭的,否则我饿死了,姐姐可就没我这个好弟弟了。”

    陈阳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

    “行。”

    女鬼似是知道陈阳这个冒牌小道士的窘迫之处,便答应了下来。

    陈阳松了口气,安心躺下,等待脱战时间结束,恢复生命值。

    吃软饭并不丢脸,尤其是吃一个女鬼的软饭。

    而且脑子看起来不大好使,轻易的就相信了他的话。

    说不得,以后这位新认的姐姐会成为他的大腿。

    女鬼穿墙飘然离开屋子,朝着后山而去,路过正殿时看了眼里面的棺材。

    “再等等,若他真的有这么神奇,那我现在所受之苦,便能迎刃而解。

    届时,你那条件,我可就不能答应了。”

    女鬼吸收掉两个人类单位的元气后,理智恢复了很多,能够流畅的开始思考起来。

    陈阳并不知道女鬼对自家死鬼师傅的评语,他现在的生命值已经回满了,睡的正香。

    翌日,陈阳大清早的就起来了。

    掏了掏桌底下放着的杂粮饼,只剩下两三块了。

    摸出自己的家底,零零碎碎的铜板和几钱的碎银子,合拢加起来,堪堪够二两银子的。

    陈阳看了看寒酸打上不少补丁的被子,又摸了摸自己这身上粗糙的道袍。

    “买件好点的被子和衣服,再买些容易储存的食物回来,这二两银子应该够了。”

    这年头,粗布衣服的价值也算昂贵,打底一百文起步,想要好点的,更是三百文起步。

    而过冬的被子更是夸张,五百文起步,好点的需要一两银子。

    陈阳也有些发憷,不知道这钱够不够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