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万调音师:我只〕〔无敌神婿〕〔捡个竹马去种田〕〔咒术升级系统〕〔科学咒具的正确用〕〔接手波洛咖啡店的〕〔废土种田:文明新〕〔我和我的人偶妹妹〕〔我才不会恋爱呢〕〔和离后,弃妇带崽〕〔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凶人恶煞〕〔西游变身金箍棒拖〕〔剑凌九重天下〕〔超神里的僵神〕〔[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十章 荡魔司
    寒冷的天,总是能让人快速入睡。

    盖上还有余温的被子,陈阳闭眼十数息,便直接睡了过去。

    这一夜,他做了个梦。

    大清早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下来,照在陈阳的眼皮上。

    陈阳眼珠转动,最终不堪阳光的骚扰,醒了过来。

    陈阳下床伸了个懒腰,舒筋活络,骨骼脆响。

    洗漱一番后,陈阳脸色忽而白了一分。

    他看向生命值:

    得,这肯定是夏荷姐的手笔。

    这时,他脑海中响起夏荷的声音:“我就住在你食指的戒指内,有什么事可以通过契约联系我。

    另外再提醒一句,我多吸收你一次阳气是用来施法保持我理性的。

    想维持我这张底牌,你这一天两次的阳气是少不了的。

    所以,快点成长起来吧。”

    陈阳抬起手,看着食指上凭空出现的平凡石戒。

    “好家伙,人家是戒指老爷爷,我这是戒指大姐姐。”

    陈阳摇了摇头,倒也没有真的怪夏荷的意思。

    之前已经说了,夏荷保持理智需要吸他一个单位的生命力来维持,那多出来的另一个单位阳气,就可以储存起来,用以补充夏荷施法时降低的理智。

    没有这一层保障,一旦陈阳遇到危险,夏荷出手一次,就要恢复好长一段时间。

    那这段时间,陈阳再次遇到危险怎么办?

    两人签订了生死契约,夏荷肯定会出手的。

    可在恢复期间再次出手,那夏荷肯定疯了,说不定就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到时候,陈阳的生命可就有些危险了。

    万一夏荷不搞可持续性发展,直接将他吸干的话,那也没辙,只能两人一起共赴黄泉了。

    “多储存些阳气也好。”

    陈阳洗漱一番,准备去武馆练武,顺便让莫师兄将他买的东西送上来。

    可还没等他下山,山下便有人上来了。

    那是两名身穿黑色服饰,腰间别着刀,神色凌厉的人。

    其中一人掏出令牌:“荡魔司行事,请配合工作,若有不从者,斩!”

    令牌上,荡魔二字深刻入骨,发声之人更是铁面肃杀,不留任何一丝感情。

    陈阳瞳孔皱缩,想不到荡魔司来人这么迅速,昨天才发生的事,今日便已经到了。

    云道长那仪轨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怎的一被人破坏就能引得朝廷荡魔司出动。

    如此追踪手段,怎么看都不像是武者能掌握的吧。

    难不成这世界还有其他职业?是修仙者吗?

    亦或者是类似于夏荷那般存在的能力?

    眼神晃动几下,陈阳知道不能继续发呆下去,立刻说道:“不知两位荡魔司的大人来我这小小道观有什么事情?”

    “我叫胡三,他叫吴四,你便是这道观的主人?”

    “就目前来说,是的。”

    “昨日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呃,正殿有些异响,不过我睡得熟,就没在意,可能那边出现了什么问题。”

    “带路。”

    陈阳领着二人,打开了正殿大门,然后‘惊慌失措’道:“这棺材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三个干尸又是怎么来的?”

    荡魔司两人对视了一眼,胡三拔出长刀,横在陈阳脖颈面前:“请你老实点,不要乱动,否则刀剑不长眼。”

    陈阳急忙慌点头:“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杀我啊。”

    这次他演的很逼真,毕竟刀是真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吴四蹲下,查看尸体,又查看了棺材被破坏的地方,他暴力推开棺材,见到了棺材底下刻画的法阵。

    “这群余孽为了存活下来真是不留余力,连这等转化仪轨都敢用,幸好没招来什么诡异的存在,这才没酿下什么惨剧。”

    吴四松了一口气之余,看向被刀架着的陈阳:“棺材里的人跟你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师傅,是这家道观原本的主人,不过六天前他忽然就死了,死前他拉我到他床榻前,说棺材现在不能入土,让他在祖师像下停留七日,这才能继续下葬,入土为安。”

    此话一出,胡三冷笑:“真是好算计,想头七回魂,补齐三魂七魄,再行尸变,以此仪轨转化,初始便能拥有生人理智,能保持一年左右。

    不用吃人,有的是时间去谋划,做些大案,且有着仪轨遮掩。

    荡魔司也发觉不了其踪迹,可惜老天爷没给他留活路。”胡三看了看棺材边上的三具干尸。

    “那三人撬开了这棺材,破坏了仪轨,泄露了气息,三魂七魄不全,尸变出了意外,仪轨转化并不彻底,非但僵尸之身出了问题,理智顶多也就能保持几天的时间。

    并且吸了人的血,他忍不住的,总会继续犯案。

    不管他跑到那,只要注意哪里有人变成干尸即可,他是跑不掉的。

    至于你……很有嫌疑。”

    陈阳一愣,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怀疑上了,一脸莫名其妙:“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他收养的一个孤儿。”

    此时吴四补充道:“他转化成僵尸后,没有将你也转化为僵尸,这让我感到很意外。”

    “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你们觉得我非要被道长转化为僵尸?而不是他念故旧情,放过我一马?”

    胡三笑了笑,在他手背上划开一个小口子,鲜血涌出,散发出常人不可闻的淡淡香气:“因为你是稀血体质,除非迫不得已,那位道长可不会放过你。”

    “什么意思?”

    陈阳捂住伤口,疑惑道。

    “小子,稀血对那些妖魔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补品,你的血液对他们来说,时刻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即便你不受伤,你的气味依旧会吸引到那些吃人怪物的视线。

    而将你这种体质的人转化为怪物的一员,那你的潜力会比其他靠着元气日积月累才成精的怪物更高。

    所以昨天晚上,那道长没有将你转化为僵尸,那才是真的奇了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