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二十六章 崩蝉劲
    不是他自吹自擂,以他目前的实力,越一个境界打韧血都不是什么问题。

    毕竟晋升韧血增加的是耐力和抗击打能力,以及小小的力量增幅。

    而陈阳的体魄配置,比韧血还高,就是武功拉了些,但也无伤大雅。

    面对狂暴兔的话语,萧云无话可说,只是心底里暗自揣测:“他的铁砂掌有点不对劲,铁砂掌势大力沉也就罢了,怎的连攻击频率都提升了这么多。

    他修炼的武功到底是什么,能提升这么多的攻速。

    看他双爪如猫,挥舞不留空隙,招招致命,但身法却是刚猛霸烈,显然跟上半身的灵活不成对比。

    他练的莫不是以攻速著称的灵猫拳?

    若真是如此,那他下肢便是弱点,我需得以雷霆之势,将其腿骨打断。

    单纯的缠丝手对这等大肌霸已经无了用武之地,但配合我习得的崩蝉劲,应该能跟他暂时对抗一二。”

    其实缠丝手并没有萧云想的这么拉胯。

    哪怕没了关节技这最为好用的招式,还是用其他招式可用的。

    缠丝手主重贴,摸,缠,绕,善以借力打力,将一分气力发挥出三分气力的效果。

    若是萧云真的摸透了缠丝手的精要本领,他绝对可以跟陈阳周旋,并且以快打快,每次碰撞之时,都能卸掉对手的一部分气力,化为自己跟对手硬拼对抗的力量。

    可惜他只练了一年,对缠丝手的理解并未到达这种程度。

    只能另辟蹊径,与之抗衡。

    心下一定,萧云摆开架势:“来吧,不就是硬刚么,这我擅长的很。”

    “很好。”

    陈阳双手齐出,爪影纷纷,掀起一阵凄厉呼啸风声。

    萧云屏息,凝神,身影晃动,后仰躲过爪子挥击,手臂柔软如蛇,瞬息缠住狂暴兔的另一只手臂,手拿把掐,手指扣住小臂,指尖发白,显然用了全力。

    可萧云的手指,只能让狂暴兔的小臂微微凹陷,无法扣入肉中。

    “嗯?”陈阳有些惊讶。

    手臂绷紧,大力出奇迹,缠绕上来的臂膀瞬间被弹开。

    “好大的气力,练硬功的就是莽。”萧云暗骂一声,弹开的无骨手臂内部咔擦作响,一抖一震,手臂瞬息复原。

    随后,萧云踏马硬桥而上,不再抱有侥幸心理,摆臂一肘(<)顶向狂暴兔的下巴。

    武功都有共同之处,人体上能用来攻击的部位无非拳,掌,指,肘,头,腿,膝盖等坚硬部位。

    缠丝手里自然也有肘击的概念。

    同时,这一肘还蕴含了特殊的劲力,名为崩蝉劲。

    赋予了强大破坏力的同时,还临时增加了骨头的坚硬度。

    此道劲力非武功劲力,而是需要气血境才能练出的独特劲力,当武功臻至第三阶段,还是一名气血境武者时,便能凝练出此等劲力。

    而萧云区区一个强血武者,武功也仅仅是第一阶段过半的小子,怎么能获得气血武者专属的崩蝉劲。

    这就要问问金蛇武馆的林师傅了。

    时间过去一瞬,陈阳见到角蟒的肘击,莫名想到了那位用肘击却惨遭炮拳轰击的倒霉家伙。

    即便觉得对方打不过自己,但必要的谨慎,他还是有的。

    肘部,是人类最坚硬的部位。

    陈阳再托大,也不会跟下山虎一样,拿拳头去硬抗。

    脚趾上翘,脚后跟发力,身体自然而然的向后倾倒,另一只脚本能往后踏出,稳住身形。

    这一系列举措,让陈阳以差之毫厘的距离,看着角蟒的肘击越过他的下巴,停在他的眼前。

    像陈阳这样的躲避动作,十分的反人类,一身的重量全部压在了脚后跟上,只坚持个瞬息,都会感觉到脚后跟的呻吟,普通人尝试过多的话,可能会导致畸形。

    但武者就不同了,他们有着强悍的体魄作为基本盘,基本上都能够做出反人类的发力方式,用你各种想不到的姿势攻击,躲避。

    “还没完!”角蟒怒吼一声,横三角(<)上的小臂猛然砸下,如重锤砸向狂暴兔的面门。

    陈阳同样以小臂格挡,两者碰撞,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像极了钢铁互相碰撞的声音。

    两人互相退开一段距离,眼神对峙。

    陈阳摸了摸自己坚实如铁的小臂,在铁黑色包裹的皮肉下,强韧的肌肉隐隐撕裂,带来令人难以忍受的痛感。

    并非无法承受,但这种莫名疼痛会持续上半天或一两天的时间,跟落枕一样难受。

    “能破我防了?想不到这里还真是卧虎藏龙,他明明只是一个强血武者,破坏力是不是超纲了。”

    陈阳暗自警醒之时,萧云脸色也不大好看,他的崩蝉劲,消耗的速度有点夸张。

    这证明狂暴兔的体魄惊人,让他附着攻击和防御的崩蝉劲抵消了大量的伤害。

    这玩意对他来说虽然不能说用一点少一点,但费劲巴拉的几天攒下来,也就那么一点,十分的珍贵。

    他甚至在想,要不要直接认输算了。

    及时止损总好过血本无归。

    “你在想什么?!”

    破空劲风袭来,萧云眼疾手快,身法灵活侧移,猛的运起崩蝉劲,轰然与狂暴兔对撞起来。

    擂台上,只见两名武者拳拳到肉,身影交错,闷声不断,如雨打芭蕉,细密而又绵长,呈现势均力敌的状态。

    咚!

    坚挺的钢筋被一拳打的凹陷,又一记勾拳打出,钢筋发出不堪重负的爆响,向着侧面弯曲。

    双方交战多个回合,萧云心疼崩蝉劲消耗的同时,从各种交手的细节上,也真正知道了陈阳所练的功法根底。

    “居然是鹰爪功,那他之前如此狂暴的攻击频率,必然不会是灵猫拳,而是他自身的体魄,带动了这个短板,这才造成了如此难缠的效果。

    同为武馆弟子和强血武者,他为什么比我强这么多?”

    萧云心中直呼怪物的同时,也在暗自积蓄力量,寻找时机。

    突兀的,陈阳肩膀一抖一弹,手掌直线打向角蟒胸膛。

    萧云心中一凛:“是鹰爪功的连环杀招!我必须要预测到他接下来的攻击轨迹,或者以身法避开。

    这次机会,我必须抓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