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三十五章 方浩
    “没关系,灵根会有的。”夏荷意味深长道。

    同时,陈阳面前的白银令牌投影出一幅画面清单,里面罗列了各种材料和道具。

    “你可选择一项奖励,由于你是白银权限,奖励升级一个档次。”

    陈阳毫不犹豫,直接点向清单里的九幽草。

    一个木盒从石桌上升起,陈阳一把抄了过来,打开一瞧,是他要的九幽草没错。

    这下,远洋商会的任务他就提前完成了,剩下的奖励,都会落入他的口袋。

    让夏荷姐将九幽草收到储物戒指内,陈阳看着石桌有些失神。

    “怎么看这条向上的阶梯都是给修士考验所准备的,那灵根适应性调整液更是佐证了一些东西,这悬空山,莫不成是在培养修士?

    只是如此的话,那为什么只有我们几个,远洋商会真的没发现什么蹊跷吗?”

    想了良久,陈阳忽而问道:“夏荷姐,你有搜魂的手段不?”

    “怎么了?”

    “我觉得魔修方浩的记忆,应该能让我们对悬空山这地方有所了解。”

    悬空山对陈阳来说,充斥了许多未知,哪怕有着夏荷,他也对这里一知半解。

    权限令牌给予出的信息也少的可怜,仅有功能,没有对悬空山的详细介绍。

    而那名魔修,一上来就知道钻空子,还有权限令牌,肯定对这地方有所了解,陈阳所想要的答案,估计都在他的脑子里。

    “会是会,但消耗颇大,这样你的压力应该会很大。”

    “怎么说?”

    “我灵体内有块万年冰髓,能够抑制我的精神压力,本来能撑三年,如果使用搜魂手段的话,我会受到魔修以往所做杀戮的怨力冲击。

    这很容易让我失控,但消耗万年冰髓的话,我就能免疫这个代价。

    只是,你需要在一年内,达成内壮境。

    或者你跟年关之前一样,每日给我吸五次生命力。”

    “可以。”

    陈阳相信,无须一年,只要他达到气血境,坚韧技能必能发生蜕变,解决这个问题。

    看着青石台阶上,遥远的三号凉亭,陈阳两只脚踏上台阶。

    恐怖的压力袭来,陈阳已经绷紧了全身肌肉,可这压力实在太恐怖了,陈阳只坚持了一秒,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欲坠。

    额头青筋暴起,面目狰狞,全身肌肉都在发力,身体鼓胀一圈,泛青的皮肤更加显眼几分。

    陈阳的生命值正在缓慢下滑。

    “绰!”

    陈阳向后倒去,脑袋狠狠磕在二号凉亭的地面上。

    压力瞬间消失,陈阳胸口上下起伏,浑身大汗淋漓,短短数秒,他的体力就已经耗尽,且身体承受了庞大的压力,不少看不见的地方都出现了损伤。

    “那帮子修士是怎么通过这阶梯的?他们绝不可能用体魄上山,肯定还有别的法子。”

    夏荷给陈阳做出了解释:“是法术,他们使用了法术,也运用了知识,修士使用法术给自己增强状态,使用自己的知识,选择适合的法术,逐步破解阵法,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

    他们是抽丝剥茧,你这是猪突猛进,这情况哪能一样。”

    陈阳无言,然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突破韧血!”

    “韧血面对的压力是你现在两倍。”夏荷泼了盆冷水。

    “我心里有数!”陈阳说着,掏出龟灵丹,直接吞服下去!

    他的底蕴早已经足够,只差一个引子便能突破,龟灵丹便是这枚引子。

    他不是不想让夏荷出手帮他破解阵法,可夏荷若是消耗太大的话,跟魔修的战斗谁来兜底?

    以防万一,他还是突破至韧血,强化一次坚韧技能,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惊喜出现。

    嘭!嘭!嘭!

    龟灵丹一入腹中,药力散开,陈阳的心脏跳动猛然加快,血液循环加速,体魄蜕变,血液三要素中的血小板开始爆裂进化。

    陈阳的皮肤皲裂开来,一层层的,从上往下蔓延开来。

    当陈阳突破之际。

    上方的三号凉亭,魔修方浩狼狈的爬了上来。

    他目的直接,将自己手里的青铜令牌放入到石桌上。

    “闯关失败,不给予权限升级。”

    只有一步步爬上来的修士,才有升级权限的能力。

    但方浩丝毫不慌,他回想着先祖留下的密咒,思量片刻。

    血红色的法力涌动,嘴唇蠕动,吐出一个个难以言明的单词,这些单词从他嘴中飞出,没入石桌内。

    “检测到密咒,权限为c级研究员,检测到青铜权限令牌,给予升级!

    密咒已消耗完毕!研究员权限抹削!”

    石桌凹陷下去,青铜令牌正好陷了进去。

    方浩苍白的脸上露出期待神色,看到青铜令牌染上银白的颜色时,心情明显激动了起来。

    “还是祖先有先见之明,在科研飞船关闭之后,给后人留下了这里的地图和权限令牌,还有各种相关的笔记。

    如今科研飞船出现,令牌有所反应,我才能顺藤摸瓜,抵达这边。

    只要权限达到白银,那我就能注射灵根调整液,伪装成法师,就不用当一名天天狼狈逃窜的魔修,可以光明正大的拥有一个身份。

    而且白银权限还能到仓库区选择一件法器,到时候我就不至于只有一件祖传的下品法器可以用了。”

    至于灵根调整后的魔念问题,他也早有了办法。

    那一颗颗由人类血液作为主材料制成的血丹,便是最好的抑制剂。

    青铜令牌快速染上银色,成为了白银令牌。

    方浩输入法力,申请注射请求。

    “同意!”

    只见凉亭外的岩石裂开,平台升起,一只铁木制作的傀儡出现,它走向方浩,掌心贴向方浩的脖颈。

    魔修没有反抗,任由傀儡的手贴住他的脖颈。

    数息后,脖颈一疼,一股液体顺着他的颈动脉,在血液的推动下,游走全身,最后迎上了大脑。

    方浩闷哼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抱头,头痛欲裂的感觉十分痛苦。

    铁木傀儡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默默返回原先所在的位置,随着平台下沉,它也不见了踪影。

    他的灵根,正在不断异变,逐渐调整,适应着元气的存在,并将其如剧毒般的元气,纳入体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