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白切黑男配每天都〕〔人在除魔司,武功〕〔重生年代:炮灰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三十七章 战斗!战斗!
    这也是为什么气血境才能跟修士抗衡的原因。

    气血境的武者,一身血液通达百脉,能够轻松洗刷掉进入内部的异常状态。

    这些寒气进入口鼻,皮肤,血液之时,尽皆会被消融。

    除非修仙者达到练气四层,学习到中级法术,才能无视气血境的一身浑厚血气,将雷,火,冰,腐蚀……等等这些法术的负面状态影响到武者。

    就如陈阳现在一般,遭受到寒气波及,身体抱恙,再过一到两秒,他的灵活将受到严重的钳制。

    但陈阳又不是正常人,一个开挂选手怎会在意寒气的侵袭。

    他看了眼自己的生命值:

    然后生命值一跳:

    他的生命值以每秒2%的程度掉血,他的恢复速度是每秒1%,在掉到190%之前,他体内的寒气,不会形成阻碍!

    时间,过去三秒,而陈阳,已经突进出三十米开外,距离方浩,还有二十米!

    方浩可不是傻子,他自然会风筝战术,将陈阳牢牢钉在原地,等一个机会,抛出法器将其击杀。

    只是,方浩看着陈阳横冲直撞,寒气吐露,寒霜染眉的模样。

    明明受到了寒气的伤害,可行动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僵硬,行动依旧迅疾,力道仍旧惊人。

    “他没受到影响?”方浩心中生疑,但双方的距离愈发近了,且他的修为仅有练气三层,法力不多,这一连发差不多上百发冰锥就耗去了他将近三分之一的法力。

    眼见对方迫近,方浩也不管其他,双指之间夹住一片薄如蝉翼的飞刀,神念荡开,锁定目标,法力涌入这件下品法器当中,以暗器的手法,投掷而出!

    目标,心脏!

    无论如何,对方既受到寒气侵袭,加入如此近的距离,想必是躲不过他这飞刀法器的。

    每一类的法器都各有各的用处,比如没有柄的飞剑,可以用神念御使,杀人于神念范围之外,又比如塔,能够镇压,钳制,困敌,亦或者是最常见的,增幅法术和储存了法术的法器。

    他这件法器虽然没有以上功能,但飞刀还算锋锐,速度更是一路绝尘,唯一的缺点,也就是不能用神念御使,材质很脆,不好保养……等等七八种缺点外,就没什么可以说的了。

    陈阳并非没有收到寒气的影响,他的反应速度,确实是慢了一拍。

    看到方浩手中流光时,他便判断出了落点,将左手手掌摊开,挡在自己的心脏面前。

    这就是他在地下黑拳那里学到的经验,哪怕反应慢一拍,但预判弥补了这个不足之处。

    在陈阳做出更进一步的动作之前,飞刀以至。

    以陈阳的视角,他能清晰看到,飞刀的刀尖破开他的皮肤,如刀切黄油般划开他的血肉,在他的掌心骨头处停滞了刹那。

    骨头爆碎,陈阳的手心炸开一个小洞,飞刀余势不减,精准绕过他的肋骨,直插心脏。

    陈阳丝毫不慌,哪怕飞刀插入心脏,只要立刻拔出来,在每秒1%生命值的回复下,他的心脏破口很容易就被复原。

    这跟皮外伤也没什么区别。

    心脏已经不是他的弱点了。

    只不过,陈阳不急,夏荷可就急了。

    只见陈阳上半身的躯干出现一套冰甲,飞刀插入寸许,便没了动静。

    “这下知道修士的厉害了吧,他们一身实力除了法术,大半都落在了法器上,以后可不要如此大意了。”夏荷早就能出手了,但她想要陈阳多累积些对敌的经验。

    如此拉胯的修士,如今可不多见。

    陈阳的生命力恢复速度她也算是有了些见识,尽管遮遮掩掩的很让人好奇,但夏荷也能大致猜到陈阳生命力恢复的范围。

    所以寒气入侵内脏时她没管,飞刀破开掌心时她也没管。

    可陈阳心脏就要被刀中时,她就不得不管了。

    谁也不知道,陈阳能不能将心脏的伤势也恢复过来,万一这下品法器飞刀上有什么禁制,直接将陈阳的心脏爆破了呢。

    夏荷不敢赌,只能出手,保住陈阳的狗命。

    陈阳拔下飞刀,体内寒气和外部的霜雾被冰甲吸收,他再也感觉不到那股刺冷寒意了。

    “虽然我觉得我应该没什么大事,但还是谢谢夏荷姐的出手。

    只不过,他好像要跑路了。”

    飞刀震颤,方浩的脸色极其难看,看到陈阳身上的冰甲和迅速愈合的手掌心,心中恼怒骂道:“竟还是个修士!我还能看走了眼不成?身上明明没有诅咒缠身的迹象,他是怎么将诅咒隐藏起来的!

    我烙印在法器上的印记正在被消磨,他想抢走我法器,偏生我还收不回来。

    这冰甲能挡住我的法器攻击,绝对是中级法术,他的修为肯定达到了练气四层,不可硬战,先逃为上!”

    方浩转身就跑,速度奇快。

    “他跑不掉的。”

    夏荷从戒指中浮现而出,一身清冷白袍,配合妖女独有的波涛汹涌,加上偏鸿若仙的脸蛋和气质上散发的幽冷魅力,给予人一种似仙非仙的矛盾感。

    捆缚术!

    夏荷葱白的食指点出,方浩只觉周遭空气凝固刹那,形成一条无形的绳索,要将他个困住。

    方浩身为魔修,斗法经验自然丰富,在法术临身之际,他掏出一张血色符箓,注入法力激发。

    符箓迅速燃烧殆尽,一层血红色的罩子将他笼罩。

    突兀的,罩子微微变形凹陷,一根无形的绳索,将罩子给捆了个结实。

    罩子无法移动,但在罩子内,方浩移动正常。

    他回头,看到了那道清冷身影,刹那,他便想明白了一切。

    原来这小子身上寄宿着一只女修士的灵体,怪不得他能施展法术,原来都是灵体施展的。

    这可真是古怪,修士灵体大多暴虐,且神志不清,每日需要生命力才能维持一定的理性。

    可见那灵体双眼澄澈,瞳孔碧蓝,虽诅咒缠身,内患严重,但在表面上,她已经恢复到了生人的理智程度。

    念头转至此,方浩顿时就有了主意。

    “我知道这里的诸多秘辛,前辈不如杀死那名武夫,我可将这里的一切收获,交予前辈。”

    修士往往都是自私自利之辈,为了利益,往往不顾他人死活。

    方浩觉得眼前这女修士也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