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白切黑男配每天都〕〔人在除魔司,武功〕〔重生年代:炮灰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四十七章 截杀
    另一边,码头来了一艘货船,打开甲板,将要售卖的货物搬运下船。

    一名抽着旱烟,头发灰白,脸色沧桑神似老农的人靠在甲板边缘上,看着下方搬运货物的人群,陷入了沉思。

    “现在还没出现,是跑了么?

    这样也好,省的我出手,少了一桩麻烦事。”

    这在船上漂泊了十来年的老水手,正是十六旗手之一的吴海波。

    录属于灵遂执事那一边。

    若徐灿没发现不对,上了这艘船,那他不仅要面对吴海波的暗杀针对,还要面对其他意外,死亡的概率很大。

    而吴海波知道徐灿逃离后仍不慌不忙的样子,自是知道徐灿逃不开他们的追杀。

    时间一晃,两天过去,乌篷船距离金陵城已然不远,再过几十分钟,就能顺流抵达金陵城码头,顺利进城。

    这比原先预定的三天快上不少,主要功劳还是陈阳肯干,每日转浆长达几个时辰。

    这才快上这么多的时间。

    只是,他们的运气还是稍差了那么一分。

    不远处,一艘从金陵城出发的货船,忽然船身倾斜,径直撞向乌篷船。

    陈阳快速搅动侧边的船桨,乌篷船开始侧移,可速度根本不够他们远离这艘货船的。

    “弃船!”徐灿冷声道。

    两人跃入江中,迅速朝着岸边游去。

    这里的河岸没有刚开始这么宽广,以武者的身体素质,也就几分钟的事。

    上岸后,陈阳脱下帽子,双手往头上一叉,沾湿的头发便向后倒去,成了个不伦不类的大背头。

    看着站在货船上,朝着自己两人招手,一副幸灾乐祸模样的恶心肥猪男,陈阳默默记住了他的样貌,有机会一定要干死这个臭肥猪!

    “他是十六旗之一的费竹,肥肉下隐藏着敦实的肌肉,同境界内,他的力量和肌肉厚度,是数一数二的。”

    徐灿给陈阳介绍道。

    “出海办事的旗手么,那看来他是故意的了。”陈阳凝眉。

    徐灿默默点头:“不出所料的话,在进城之前,我们还要面对一次杀劫,或许是江湖人士,或许是土匪,又或许是杀手。”

    “这也太嚣张了吧,这里距离金陵城也就是差不多十里左右,以我们的脚力,最多十来分钟就能抵达。

    巫江那边就没点表示?起码出一两个人过来接一下吧。”

    面对陈阳的问题,徐灿只能坦白一部分他所知道的情况。

    “巫执事那边也不好过,你以为我这管事怎么来的?还不是原先的管事被逼的走投无路,落入到了灵遂那帮人的陷阱当中,这才空出一个管事的职位。

    那管事欠了一大笔的外债,灵遂可以给他清账,但他要被迫退休,且巫执事不能插手此事。

    巫执事答应了,他虽然不能插手,但其他人是可以的。

    于是经过这半个月的运作,我在灵遂落子之前,就成了管事。

    破坏了他原先的计划。

    这一关,咱们只能靠自己。”

    陈阳不知道说什么好,应该说巫执事识人不明?还是灵遂执事手段高明?

    没了解过其中缘由,陈阳不好评判。

    不过徐灿有一句说的对,他们只能靠自己。

    离开岸边,走上通往金陵城的官道,还没走上几步路,便见到两个身着黑衣的人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麻烦来了。”徐灿低声骂道。

    对面两个黑衣人也没有废话的意思,直接冲向徐灿,无视了一旁的陈阳。

    徐灿摆出架势,筋骨抖动,血气充盈,劲力入骨,随时能够喷薄而出。

    双方距离临近,达到臂展距离后,黑衣人率先发动攻击,指骨扣起,打向徐灿心口。

    徐灿不甘示弱,单掌劈下,骨劲喷发。

    如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双方后退数步,徐灿面色凝重:“居然能抵挡我的攻击,说明你的劲力已然入骨,想不到你居然还是一名锻骨境的武者。”

    另一名黑衣人趁着徐灿说话的间隙,趁势而上,拳掌变化,打出刁钻一拳。

    徐灿迎手反击,双方躯体一震,却是再度后退几步,互相对峙。

    “两名锻骨?真是看得起徐某人。”徐灿眼神冷厉,死死看着这两名不知身份的锻骨武者。

    他已经看出了这两人的一些底细。

    最开始的黑衣人练的应该是咏春的分支流派,最善以短打长,以快打快。

    那类似醉拳扣酒的招式,更是能以点破面,以闪避为妙,不能硬拼这招。

    而另一个黑衣人,他练的武功应是毒龙钻,最善偷袭,拳法刁钻,出其不意,且专攻下三路,很是无赖。

    而他自身练的是劈空掌,左手握拳护胸,右手单掌并直,如同刀子,一掌劈下,能直接打断敌人肩胛骨。

    且气血境后,此武功更是奇异,能暗运掌力,凭空劈出几寸的劲力,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而如今他已经淬骨完毕,成为锻骨境的武者。

    气血凝聚的劲力入骨,化为骨劲,质量上升,其劈出来的掌力,距离更远,威力更甚。

    “以敌示弱,找准时机,需得一招毙命其中一人,我才有胜算。”徐灿内心暗自思索。

    他刚开始虽使用了骨劲掌力,但武功路数应当是没让这两人看出来。

    掌法武功有很多,但像他一般通过一个回合的交手就试探猜测出武功路数的,基本很少。

    除了他这种背靠势力,能够观览群书的人之外,其他人很难接触到这一层面的知识。

    闲散武者想要知道到其他人的武功特点,只有深刻的交过手,才知深浅。

    “有人出了大价钱,雇我们两兄弟来干掉你,原以为是简单的活计,想不到竟还是一个锻骨,看来还需要费一番手脚才行。”一号黑衣人终于开口,声音中气十足,并未经过伪装。

    徐灿眼眸一动,似是猜出了什么,迟疑道:“双头水匪?”

    运河这么大,往来的货船这么多,自然也有水匪铤而走险,劫持商船。

    而在这众多水匪当中,双头水匪也算是有很大的名气,不但劫财劫色,还喜好杀人取乐,很是暴虐。

    双头水匪是两人组成的团体,大哥叫关河,二弟叫关溪。

    两人能在这金陵城外堵住他,且境界还是锻骨境的情况下。

    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这个只有两个人的水匪团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