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白切黑男配每天都〕〔人在除魔司,武功〕〔重生年代:炮灰长〕〔我在仙界捡破烂〕〔完球!我的崽居然〕〔我靠病娇帝少成锦〕〔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万人迷她倾倒众生〕〔从名柯开始主角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五十九章 金陵城见闻
    一层层冰霜浮现,沾染上陈阳的皮肤外面,渗入内部。

    陈阳高达二百五十度高温的身躯受到了强烈的外部因素影响,体温迅速降低。

    体表外,嗤嗤作响,冰雾升腾,化为水滴跌落。

    他的生命值瞬间掉落20%……冰火相触,连生铁都受不了,这就相当于用几百度高温的烧红锻铁去深入水桶淬火一般。

    但人体的适应力是惊人的,他的生命值在下一秒,只掉落了6%,情况瞬间好上了许多。

    三十秒后,掉血量和回复量持平。

    陈阳总算能将这朝阳之气给剥丝抽茧融入到劲力当中,冲刷骨骼。

    一个小时后,朝阳之气消耗殆尽,锻骨进程喜人,半个月就能成功打通经络,造就阳骨。

    “还是慢了些。”陈阳却犹自觉得并不满意。

    看向天边已经彻底升起的太阳,有些刺眼。

    他眯了眯眼,单手遮阴,将刺目的阳光遮挡。

    “不能再练了,朝阳之气就已经抵达我的极限了,若吸收这更上一层的烈阳之气,怕是能直接将我灼成焦炭。”

    陈阳起身,一身水渍滴落,地面湿漉漉的,冰水流淌的一地都是。

    脱下衣服,换上了新的干衣。

    只觉头清气爽,浑身都有劲。

    院门口处,出现一个带着斗笠的老头,陈阳上前问道:“你是?”

    老头摘下斗笠,露出一口黄牙:“请陈旗手跟徐管事说一声,让他去一趟会议厅,会长,两大执事,八大管事都要到齐,商量一下这一年的收益问题和未来的发展问题。”

    “原来是蔡旗手,既是如此重要的会议,我自会通知徐管事,不知什么时候开会?”

    “午时三刻前抵达便可。”

    “晓得了,麻烦蔡旗手了。”

    “不麻烦,不麻烦,只是徐管事需要做好心理准备。”蔡元摆摆手,带上斗笠便径直走了。

    陈阳走向徐灿的屋子,心中思量:“午时三刻,十二点四十五分之前么,现在也就九点左右,时间还很充裕。

    不过,徐大哥回来后,精神好像变差了些许,是因为连夜入宅,没休息好的缘故吗?”

    咚咚咚……门扉敲响:“徐大哥,起床了。”

    红枣木门打开,露出徐灿那眼袋泛灰,精神不济的模样,好似是做了什么噩梦。

    他用食指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道:“这几天不知为何,精神有些萎靡,可能是压力有些大,你有什么事吗?”

    陈阳将蔡元跟他说过的事情复述一遍,随后叮嘱一声:“徐大哥可要将商铺贪污的证据准备好,然后在会议上,狠狠的打那些人的脸。”

    徐灿露出憔悴的笑容,算是有了些精神:“这你就不必担心了,这事我已经在心里模拟了许久,定不会在这会议上丢脸的,你就静候我佳音便是。”

    “行。”

    说完,陈阳走出大院,走出商会驻地,回头瞧了眼那栋高大的建筑,转身就走。

    他没法参加这次重要会议,级别还不够格,看不到徐灿装逼打脸的那一幕了。

    而且他现在无法继续锻骨,时间一下子就空闲出了很多。

    他打算在城中寻些好吃好玩的,松懈下紧绷的精神,也算是劳逸结合。

    路过一个卖馄饨的摊子,陈阳坐下,要了一碗馄饨。

    没过多久,馅大皮薄的混沌上桌,陈阳也不顾烫,直接塞进一颗混沌,嚼了嚼,直接咽了下去。

    味道鲜甜,还算可口。

    陈阳一边吃,一边观察周遭行人。

    以前他吃饭总要用看手机来拌饭吃,但这年头哪来的手机给他玩,也只能看一看周遭的环境和百姓的神色变化了。

    干完这一碗馄饨,排出三枚铜板交予搭着汗巾的老板。

    刚想继续溜达一会,忽然前方出现了骚动。

    “快给我滚,别挡老子的道。”

    一个暴躁的男声响起。

    “王公子,你睡了我家闺女,可不能不负责啊,否则我女儿该怎么办啊。”

    老迈的沙哑声响起。

    “关我屁事,是她主动勾引我的,我肯睡她就是他的福分,老家伙,赶紧滚,不然打死你!”

    陈阳诧异看向那边,侧头问道:“老板,这闹的是哪出?”

    老板盖上骨汤汤盖,表情有些嘲讽:“我对此事有些了解,便说与你听听。

    那人是王家旁系的公子哥,身上没钱,但一身扮相还挺好,已经骗了好几个小姑娘了。

    现在这情况,估计又是一个被骗的死去活来的黄花大闺女。

    这些女的面容姣好,觉得自己有姿色,就想攀上高枝变凤凰。

    可那些高枝哪能这么好攀的,她们纯粹就是在作践自己。

    也有些是单纯的小姑娘,被花言巧语加上一些小礼物就被骗上床了,还没结婚呢,就破了身子。

    跟那些楼里的姑娘有什么区别?”

    “看来老板你很懂啊。”陈阳抱着膀子,目力透过缝隙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农抱着一个青年的大腿,苦苦哀求。

    另一旁则默然站着一名女子。

    那女人的面容较普通女子而言确实能让人眼前一亮,但还没到绝世美人的地步。

    如果说普通人的平均分是五分的话,那她应该有六分左右。

    此时她正在默默垂泪,十足十的一个弱女子形象。

    陈阳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世界上惨的人多了去了,他要是看到就去管,那他岂不是成了烂好人?

    烂好人是活不长的。

    他可以在能力范围之内帮别人一把,但这种情感纠纷的问题,还是算了。

    若是认识也就罢了,有些情分在里面,可以帮一帮。

    但现在这种情况,陈阳觉得当好一个吃瓜群众更重要。

    毕竟他是出来逛街的,不是来找麻烦的。

    馄饨摊的老板关上送入炭火的灶门,嗤笑道:“我都一把年纪了,什么世面没见过,人这一生,无非就是钱权情爱,我基本都见识了个遍。

    哪能不懂其中的道道。

    你知道我在这里开个馄饨摊要折腾多少事吗?

    要给衙门的官吏一笔钱,给这里的帮派一笔钱,还要时不时请他们吃上一顿,他们来我这里吃馄饨还是免费的。

    为了保住我这摊位不被抢,我还要跟周遭摆摊的商贩打好关系。

    我赚的钱有九成都花在这里,还要承受那些人变卦的风险,一有不对,我这摊子就开不下去了。

    说不定这条老命都要交代在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