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声贵公子〕〔黄金召唤师〕〔龙刺〕〔百万调音师:我只〕〔无敌神婿〕〔捡个竹马去种田〕〔咒术升级系统〕〔科学咒具的正确用〕〔接手波洛咖啡店的〕〔废土种田:文明新〕〔我和我的人偶妹妹〕〔我才不会恋爱呢〕〔和离后,弃妇带崽〕〔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凶人恶煞〕〔西游变身金箍棒拖〕〔剑凌九重天下〕〔超神里的僵神〕〔[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六十二章 诡仙
    “她看见了无生老母的万千化身,因此精神被污染,思维被改变,在保持自己记忆不失,且明确知道自己处境下的情况下主动成为了无生老母的狂热信徒。

    化身为灵界之巨魔的渡劫修士已经不能算人了,祂们彻底摆脱了作为人这个概念的框架,肆意生长变化,成为不可知的存在,号称诡仙。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强调不可知么,因为诡仙不可直视,否则会被污染,同化,成为信仰祂的工具人。

    对于诡仙,最好是不看,不知,不觉。

    不然就如她一般,眨眼便成为了诡仙的信徒。”

    这已经有点克总的味了,陈阳暗自腹诽,继续发问:“圣莲子的狂热信仰我算是见识到了,那她不是要分享那所谓圣子的修为么,怎么不见她气势暴涨什么的。”

    “你说这个啊,这是需要血祭来换取的,相当于用别人的命来给你提升修为,至于能提升到什么程度,就看白阳莲持有者的修为如何。

    最高也就能提升到仅次于圣子境界下的程度,无法与圣子的境界齐平,除非她得到无生老母的赏识,获得白阳莲。

    而每次血祭,白阳莲持有者都会获得一定修为上的提升,之后才会反哺到你身上,提升你的修为。”夏荷思索几秒,斟酌道。

    是这样分享的吗?怎么感觉像是传销,圣子处于金字塔,中间层是吃下圣莲子的信徒,最下层自然就是数量最为庞大的贱民了。

    “这是在敲骨吸髓啊,我可算是明白你话中多次提及的食粮算是怎么回事了,我现在脑海里已经有了画面。

    只是我有一件事挺不明白的,为啥那些邪神,诡仙,修为高的修士都在需求血祭。

    人类可以作为资源这点我可以理解,但区区普通人,身上就几两肉,值得他们用如此血腥的方法收割吗?

    修士也就罢了,普通人类对这些存在的作用,真的有那么立竿见影的效果嘛。”

    夏荷颇有些无奈的话音传出:“真以为我是全知的?我对此的了解也不是很多,只能给你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人多了,对那些存在也是有用的。

    或许是什么特殊的手段,又或者是其他增加效果的增幅物。

    亦或者,灵魂就是人类最值钱的器官。

    行了,探讨这些没有意义,还是继续跟踪吧。”

    陈阳从这些信息中回过神,看向下方。

    黑衣人满意点头:“不错,既已皈依吾主,咱们从此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随后,黑衣人掏出一枚符咒,输入法力点燃。

    周遭涤荡出一圈波纹,扫过陈阳隐身的躯体。

    隐身术一阵晃动,隐有不稳之态,但最终还是稳了下来。

    “什么玩意?”

    “侦测符咒,能够检测出方圆二十米内有没有人存在的痕迹,是用来反侦察的。”

    “那我应该没有被发现吧。”

    “区区中级符咒罢了,隐身术我虽然只能施展中级的,但我对此的造诣颇深,根本不是这枚符咒能够侦测出来的。”

    两人交流之际,黑衣人看向苏晴:“看来没人跟踪,你已经明了沟通圣子的方法,现在就开始吧,让圣子遮蔽你的气息。”

    苏晴微微颔首,闭目数息,深入那枚印记,感知联系圣子。

    没多久,一个慈祥的男声自她灵魂中响起:“看来你就是我新的眷顾者,我这就为你遮掩。”

    对于新加入的绩效员工,身为老板的他一直都很仁慈。

    除非看不到回报,否则圣子是不会露出他那堪比资本家的吸血鬼本质的。

    一股力量从脑海中的印记蔓延而出,眨眼就将她异于常人的气息给遮的严严实实。

    无论如何看,她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女子罢了。

    “走吧。”

    黑衣人带着苏晴离开这小巷,朝着金陵城的某个偏僻地方而去。

    陈阳紧随其后。

    片刻后,两名身穿黑色服饰的荡魔司成员顺着罗盘的指引走到这里,然后看着紊乱的罗盘,陷入了沉思。

    “有人出手遮掩了她的气息,罗盘失效了。”

    “这样的话,那让法师出手,将王天路那龟孙的诅咒驱散,那女人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咱们守株待兔便可。”

    “可以。”

    两名荡魔司成员三言两语间便定下了计策,显露出了极强的专业素养。

    不久后,陈阳脚踏飞檐,快速返回商会那栋小别墅。

    “找到一个据点,里面的人也不是很多,规模不大,应该是用来考察新人和滞留炮灰的。”

    陈阳心想着跟踪的成果,与夏荷交流:“你标记的法子靠谱吗?别让人发现了虚实。”

    “我只是让你在墙上画了个符号,又没什么特殊的力量蕴含,他们能发现就怪了。

    等我恢复到练气七层,便能施展高级法术,以此窥视这个据点中的隐秘。

    至于现在,还是别折腾了。”

    当陈阳回到别墅时,见到了一脸兴奋之色的徐灿。

    “徐大哥,事情进展的如何?”

    徐灿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笑道:“他们想要弹劾我,简直痴人说梦,当我将证据摆开来的时候,那些人的脸臭的跟地下淤泥里的鲶鱼一样,简直让我心情舒畅,想要当场大笑三声。

    不过我忍住了,毕竟会长也在场。”

    “恭喜徐大哥坐稳管事这把交椅,那杜夏又如何了?”

    听到这话,徐灿脸色就有些不快:“让他给跑了,本来能抓住的,不知是谁通风报信,让这丧家之犬给逃了。”

    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提前通知杜夏跑路的,肯定是就是灵遂执事那边的人了。

    “跑就跑了,徐大哥还能怕他不成,重新提拔一个上来就是。

    在这次重要会议上,会长可有什么交代?”

    “说与你听也无妨,最近要运送一批重要货物,不走运河,走官道,路上少不了截杀什么的,我需要随商队走一趟,跟着来的还有另外两名管事。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我还是不去了,我正在打熬根基的阶段,不便出手。”

    徐灿这才想起来,陈阳还在凝聚特殊劲力,确实不能出手拖累练功进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