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完球!我的崽居然〕〔我靠病娇帝少成锦〕〔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万人迷她倾倒众生〕〔从名柯开始主角光〕〔从创建密教开始〕〔穿书后我娇养了权〕〔无限旅游团〕〔极品透视医仙〕〔一百年后的人生〕〔我在最强被封印后〕〔当金手指遇上咸鱼〕〔满级大佬为国争光〕〔开局捡到一只名侦〕〔冰刀至梦想那一刻〕〔破军狼王〕〔九劫真神齐飞鸿〕〔毕业后我回家养蜂〕〔以武当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六十六章 上门寻仇
    陈阳走出城隍庙,跟那位抽烟的大爷打了声招呼,朝着另一条街道走去。

    走到街尾时,他听到了一个嘹亮的叫卖声。

    “卖凉茶了,一大碗只要一枚铜钱,经济实惠,还能强身健体。

    这凉茶又甜又好喝,一碗延年益寿,二碗青春永驻,三碗一夜七次郎!”

    陈阳听得有意思,瞧眼看去,是一个汉子推着板车在叫卖,板车上放着一个半人高的木桶。

    “给我来一碗。”

    汉子喜笑颜开,拿出大片竹叶编织成的茶碗,打开木桶,勺出一大碗黄澄澄的凉茶,双手递给陈阳:“这凉茶很好喝的。”

    陈阳先掏出一枚铜板,放到板车上,这才接过这凉茶,一大口就喝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感觉怎么样?”汉子期待问着,腿脚已经隐隐绷紧。

    “还行,味道确实不错。”陈阳砸吧砸吧嘴,点评一句,咕咚咕咚两声,将凉茶喝完,打出一个嗝。

    将竹叶茶碗递回汉子手上,陈阳摆手,转身离开:“要是你在金城街卖这凉茶就好了,我每日也能喝上一碗。”

    目送陈阳离开,汉子看他行动正常,没有不便之处,心中稍松一口气。

    这家伙这么大只,若是真的被血莲子寄生,他还真有些发憷,担心打不过。

    陈阳在商会附近逛了一圈,吃的肚圆体大,这才返回商会,练武消食。

    今日虽不能继续锻骨,但熟悉劲力的使用方法,打几套招式还是有必要的。

    如此,又一天将要过去。

    距离过年,还有十二天。

    夜深,陈阳躺床上睡大觉,忽而眉头一凝,坐起身来,看向木门。

    他受到了来自夏荷的警示。

    精神并入夏荷的神识视野,他一眼就‘看见’了持着环首刀,煞气腾腾而来的杜夏。

    “杜夏?他不是跑了么,这时候跑过来干什么?

    就他那个实力,能打过徐灿?”

    陈阳一愣,想到了一个可能:“或者说,他是来找我的?”

    “他那柄环首刀是下品法器,能对你破防,你小心些。”夏荷提醒。

    “区区下品法器……”陈阳想到了方浩那把下品飞刀:“好吧,确实是对我有那么一点威胁。”

    人类的破坏力总是居高不下,哪怕陈阳炼体有成,不惧一般兵器,但对法器来说,还是有些不够看。

    神识探查之下,又看见了那个蹲在阴影中的身影。

    “这么尽职尽责的么,只是有你的话,我该怎么发挥?”陈阳有些苦恼待会该怎么打。

    要是她不在的话,陈阳可以仗着攻高血厚的优势,以伤换命的打法将杜夏给打死,用时不会超过十秒。

    可巫江执事派来的人还在看着呢,他就不能如此草率的打死杜夏,暴露出他那异于常人的恢复能力。

    “又是一桩麻烦事。”这样想着,陈阳退出神识视野。

    “等会告诉我他偷听的位置,我直接偷袭打死算逑。”

    杜夏红着眼,披头散发,蹑手蹑手走向陈阳所在屋子,他侧头趴在门上,耳朵微动,偷听里面动静。

    一片宁静,没有任何声音。

    不对,呼吸声怎么也没有?!

    杜夏刚察觉到不对,木门爆碎,一只脚破开门扉,一脚踹中他的胸口。

    肋骨擦咔断裂,杜夏吐血倒飞出去。

    陈阳咧嘴狞笑:“小兔崽子,居然找到你爷爷头上来了。”话毕,踏地弹射而出,五指微弯,朝着杜夏面门抓去,一旦扣住,直接将他的脑袋给掐爆。

    咕噜,杜夏咽下嘴里的青莲子和真红莲子,身体快速愈合,断裂的肋骨重新接上,反手一刀朝着陈阳斜劈下去。

    环首刀是直刃的,又称汉刀,只因柄首制成了扁圆的环状,这才叫做环首刀。

    陈阳惊疑一声,脚踏大地,犁出小小壕沟,往后飞身退却一丈距离,退出了环首刀的攻击距离。

    “这么强的恢复力?”

    他隐蔽的用余光瞧了眼那女人所在阴影之处,心中暗呼麻烦,要是她不在,他刚刚直接就莽过去了,哪还需要顾忌这刀锋。

    杜夏呼出一口灼热的气息,踏步而上,刀尖直至陈阳心口:“给我死来!”

    陈阳心中火气升腾,却也只能左躲右闪,利用自身的机动性避开杜夏的刀锋,随手捡起石子就扔了过去。

    石子在他手中犹如子弹飞射,咻的发出破空呼啸声。

    杜夏环首刀一挡,火星溅射,他心头火起,大喝道:“你就只会躲闪吗?一个横练高手连爷爷的刀锋都不敢接,你算什么男人。”

    陈阳直接被气笑了:“有本事你放下你手中那把武器,老子硬碰硬直接打死你都不是问题。”

    杜夏又不傻,自然不会放下这么好用的武器,他心中恨恨:“该死的莽夫,看老子不劈死你。”

    杜夏的攻势猛烈起来,刀锋挥舞的更加快速,空气被劈斩发出咻咻的破音。

    陈阳只能继续躲闪,心中暗骂:“怎么还不出手,再看戏的话老子就要将你给灭口了。”

    似是听到了陈阳的呼唤,暗中看戏许久的鬼烟,总算是出手了。

    只见一道乌光飞射,杜夏一惊,反手斩去,一枚涂上了毒液的飞镖被磕飞。

    陈阳眼中精芒一闪,爆身入怀,一掌打出。

    杜夏眼球下移,见到陈阳这比他还高的个子入怀,心知这掌躲不过,回刀也来不及反击。

    只能勉强运气劲力,腰腹绷紧,脚掌用力,在陈阳掌力命中的刹那,身形向后跃起,陈阳的劲力只打出一半,之后便直接打到了空处,未尽全功。

    “这卸力的手段,有点东西。”陈阳表示学到了。

    杜夏落地噔噔噔后退几步,每脚都能踩出一个肉眼可见的脚印。

    卸力过半,杜夏嘴角溢血,但在青莲子的帮助下,伤势快速复原。

    像这样的伤势,他还能复原好几次。

    直到青莲子的药效完全消耗为止。

    身后,一个悄无声息的黑影浮现,杜夏心中警兆突生,反手一刀横扫,却斩了个空。

    陈阳紧随而上,一掌拍出,掌根直击杜夏面门。

    杜夏脚步原地画圈,身形旋转,一刀横向劈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