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万调音师:我只〕〔无敌神婿〕〔捡个竹马去种田〕〔咒术升级系统〕〔科学咒具的正确用〕〔接手波洛咖啡店的〕〔废土种田:文明新〕〔我和我的人偶妹妹〕〔我才不会恋爱呢〕〔和离后,弃妇带崽〕〔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凶人恶煞〕〔西游变身金箍棒拖〕〔剑凌九重天下〕〔超神里的僵神〕〔[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七十八章 龙虎法印
    拳影纷飞,豹子头靠着野兽直觉勉强防御几下。

    然后能摧山裂石的攻击大部分都落到了它的身上。

    豹子头额头上的青阳莲亮度明灭不定,正在全力修复身上的伤势。

    但严毕辉的攻击太密太狠,连一点恢复的时间都不给它。

    青阳莲刚恢复好一个淤青,豹子头身上就会多出两三处的淤青。

    眼见严毕辉打崩豹子头的架势,就要这么一直压下去,直到将豹子头打死为止。

    忽然,严毕辉停下了手,他脸色难看的后退跃出几步。

    呕!

    严毕辉一口呕出将近两百毫升的血液,血液内还残留着一丝丝碧绿的毒素。

    那是五绝瘴气的毒。

    哪怕他是先天,中了这毒之后,也需要时间用先天意志之火将其排出。

    但他中毒后不过短暂烧了片刻,排出的毒素只有两成左右。

    剩下的毒素还残留在他的体内,随着他跟敌人激烈的交战,毒素也随着他的动作,流遍全身,直到刚刚,彻底爆发开来。

    他要立刻排毒,不能再动手消耗体力,否则他就只能等死。

    “哈哈哈,人类的躯体终究还是太脆弱了,这就受不了吗?换成我,我能抗上一整天。”豹子头的伤势快速恢复,戏谑的眼神看向严毕辉。

    “你现在说话的样子真的很狼狈,但你被我打的跟狗一样的场景还是很帅的。”严毕辉冷嘲热讽道。

    豹子头冷笑:“临死前的挣扎罢了,无论你说什么,你都摆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确实。”严毕辉点头,而后道:“你没发现什么不对吗?”

    有什么不对?不就安静了点吗?

    豹子头悚然一惊,转头瞧见一把明晃晃的光剑斩向他的脖颈。

    他正要闪避,却听的一声叱咤之音。

    “龙虎法印,给我定!”

    豹子头身躯瞬间僵直,光剑切开了他的脖颈。

    一颗黑豹的头颅掉落,咕噜噜滚到严毕辉的面前。

    严毕辉一脚踢开这头颅,看向巫江和他身侧一脸心疼摸着法印的胡强法师。

    “多谢法师出手。”

    胡强咧咧嘴:“我这次付出的代价可有点大了,我这达到极品法器级别的龙虎法印为了定住这两个畜生一刹,可裂开了不少的缝隙。

    这下回去又要挨骂了。”

    巫江手中光剑收回,匕首刃锋重新弹出,脸上纹路消失,瞳孔恢复正常。

    他脸色相较之前苍白几分。

    “行了,你这损失我赔偿你就是,这两具妖族的尸体你也拿走,到时候分润一些丹药给我就行。”

    “那感情好,这两具先天境妖族的肉体可炼出不少灵丹来。

    不过还得亏是你那光剑犀利,一下就斩下了妖族头颅。

    先天妖族可都是体魄怪物,没有灵器级别的武器都无法一剑斩下他们的头颅。”

    胡强法师面露喜色,触碰豹子头的无头尸体和头颅,又捡拾地上散布的肉块,将其收到了自己腰间的乾坤袋内。

    一边靠着墙角的小透明陈阳额头落下一滴冷汗。

    严毕辉刚刚在跟豹子头战斗可能没看清楚,陈阳可是看了个明白。

    在巫江跟那变色龙打的正酣,四处火花溅射的时候,那胡强法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掏出一枚法印,射出一道龙形乌光,穿过巫江的身躯,没入变色龙的躯体。

    那法印浮现大半裂痕,巫江和变色龙的躯体齐齐僵硬一瞬。

    但巫江恢复的更快,光剑劈下,直接卸掉了变色龙的半边膀子,而后十八连斩劈出,只将变色龙切成了十几份的肉块。

    这极品法器果真了得,虽然付出了几乎碎裂的代价,但能定住先天妖族一瞬就已经是十分强大的功能了。

    更何况,胡强法师对这法印的应用还有所区别。

    对付变色龙是射出乌光,对付豹子头却是辅以法印,叱咤雷音,震慑心神。

    前者应是让宝贝自身威能逞凶,故而裂出大片缝隙,后者才是正确的使用方式,以雷音法术辅助龙虎法印,这样对法印的负担会减少很多,裂开的缝隙也少了大半。

    一道火光窜进院中,显露身形,是一名留着胡须,神色稳重的中年,不是城主霍怀轩又是谁?

    他看到了现场的战况,心中嘀咕:“这么快?”

    “巫小子,那白莲教圣子我没留下,让他给跑了。”

    巫江正待说话,却听霍怀轩道:“怎么又有人来了,今晚这么热闹的吗?”

    却见墙头跳跃进来一人,一身经过特意缝制的白色紧凑长袍,头戴发冠,儒生打扮,正是急忙忙赶过来的弘伟。

    他背后还背着一把剑,剑鞘猩红如血,繁杂花纹刻印,可见其中蕴含的历史底蕴。

    弘伟环视一圈,见到霍怀轩,连忙拱手:“见过城主,在下收到消息,这里发生了先天级别的战斗,我于是接受东普生的任务,前来打探一二。

    不知这消息是否属实?”

    城主轻轻点头,眼神在他身上游弋:“你从哪里获得的消息?”

    “这……东普生告知我的,至于他消息的来源,我就不知道了。”

    陈阳默默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荡魔司的人,这里好像就有一位。

    那胡强法师应当就是荡魔司的人,他让灵魂哨兵去搬救兵的行为属于脱裤子放屁。

    这乌龙闹得。

    幸好他让灵魂哨兵送完消息后就跑了,直接在半路取消了灵魂哨兵的技能,让它直接溃散,倒也不怕被顺着查出什么来。

    “弘哥,咱们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无须搬出师傅的灵剑来。”胡强法师急忙上前跟弘伟寒暄,看着他身后背着的猩红剑鞘。

    弘伟诧异道:“胡强法师,你怎么会在这?”

    显然,他并不知道胡强过来是帮巫江的忙。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此时,城主霍怀轩摆手:“行了,事情已经过去,我要回去打监察使一顿,派兵入城,搜索白莲教妖人的痕迹,胡强你跟东普生说一句,配合我的计划就行。

    巫小子,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巫江吐出一口气,缓缓道:“白莲教的圣子,可能不止一位,大家要做好最坏的准备,若是可以的话,就向朝廷求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