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白切黑男配每天都〕〔人在除魔司,武功〕〔重生年代:炮灰长〕〔我在仙界捡破烂〕〔完球!我的崽居然〕〔我靠病娇帝少成锦〕〔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万人迷她倾倒众生〕〔从名柯开始主角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一百零九章 真正的玳达琳 【求个订阅】
    冰蓝色的裂空之剑上下微微起伏,陈阳并不墨迹,在他的意念操控下,裂空之剑脱离陈浪的手掌。

    划过冰蓝色的轨迹,留下细细的,肉眼不可见,转眼即逝的空间划痕。

    裂空之剑无视被凝固冻结的空间,如若无物般掠过空空魔的脖颈。

    这一招的持续时间并不长,只有短短的三秒时间。

    但速度奇快,只一个闪烁,裂空之剑便飞出了数十上百米。

    夏荷面前的裂空之剑溃散成冰蓝色的雪花,缓缓下落。

    展示法术和御使法术可以说是两种概念。

    演示法术就如她这般,亮出来维持住其法术形态即可。

    御使法术,就要让法术动起来才行。

    以夏荷目前的状况,展示可以,但御使的话,估计封印的筑基符文就要爆掉了。

    到时候她将要面对的是完全被污染异化的筑基符文,里面蕴含的知识,法术都将被打上污秽的标签。

    而在灵魂上与筑基符文一体的她,是躲不掉的。

    空间冻结的效果消失,王天合感觉自己能动了,他一屁股往后倾倒,直接坐在地面上呃,额头上很快渗出大把冷汗,颇有种劫后余生的感受。

    空空魔的脖颈裂开一个细微的口子,一个脑袋斜着掉的下落,滚落出几米的距离。

    堂堂一个威名远扬的天魔,就如此轻易的死在了这里,简直憋屈到了极点。

    完全就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被人钻了空子控住,一套直接打死。

    陈阳上前将空空魔的无头尸体揽住,放平。

    而陈浪则单手搭住了王天合的肩膀,丝丝寒意蔓延至他的身体,让他动弹不得。

    筑基修士哪怕不用法术,仅凭法力,近身之下,也能碾压练气修士。

    陈阳掏出大环刀,给空空魔肢解成材料,顺便拿到了最为值钱的胃袋。

    陈阳将至抛给了陈浪。

    陈浪法力涌入,轻咦一声:“竟还是个天然的储物袋,空间还挺大。”

    说着,左手搭着王天合肩膀,右手抖落胃袋,顿时数具尸体便掉落下来,其中还掺杂着些许骨头和几件被腐蚀成破烂的法器。

    陈浪感觉没抖落干净,用力一甩。

    一道人影从袋口飞出,怦然落地。

    砸出个人形小坑。

    陈阳走过来瞧了眼,惊异道:“玳琳?!你怎么会在空空魔的肚子里。”

    被抖落出来的正是在竹笼阁打扫的玳琳。

    此时的她稍显狼狈,但一身衣物还算完好,身上没见什么伤势,皮肤上有着一层散发着晶莹玉光的白膜。

    这样仿佛给她美白了一样,整个人就白的离谱。

    这是健康的白,而不是化成死人妆的白。

    陈阳还注意到,她手里握着一颗黑色的结晶,结晶内还有一点粉色。

    结晶并不大,而且还在缓缓缩小当中。

    当玳琳站起来的时候,手里的结晶已然消失不见。

    她手里的那颗灵魂结晶,正是得自灵遂,被她命名为怨恨之泪的特殊晶体。

    玳琳伸出手,皮肤依旧白皙,但已经不散发晶莹玉光,看起来正常很多:“我的全名叫玳达琳。

    还有,你暴露了。”

    陈阳这才想起来,自己是用灵魂哨兵去竹笼阁的,按道理说,玳达琳是不认识他们两个的,毕竟面貌都不太一样。

    但他这一出口,基本就坐定了身份。

    迟疑了几秒,看了看玳达琳伸出来的手,陈阳只能握住这只纤细的手,无奈道:“好吧,重新介绍一下,我叫陈阳,我身边这位叫陈浪。

    按照约定,我会将你安全的护送到新城。

    你可以说一下,你是怎么进入空空魔肚子里的么。”

    两人松开手,玳达琳整理了下衣裳,淡淡道:“我一出现就在里面了,内壁空间很坚固,无论我如何动作,都无法打破其防御。

    为了生存,我只能减少消耗,用最少的能量,抵抗住无处不在的腐蚀伤害。

    你再晚几天的话,估计现在只能看见我的枯骨了。”

    陈阳尬笑着挠头:“看来你的运气不大好,被传送到了空空魔的胃囊里。

    不过先知预言的还真是准,想不到我竟真的将你救了下来,就是救的方式跟我想的有些出入。”

    玳达琳轻轻摇头:“舞织的预言虽然准确,但仅是几幅画面不足以说明什么,有很多种我们意想不到的情况能够达成舞织预言中的那个画面。

    那种情况,可能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预知的画面无法改变,但造成这画面的原因和结果,我们可以尝试改变一二,将坏的改的好的,把好的改成更好的。”

    陈阳听得一愣一愣的:“那你能将预知的画面也给我一份吗?”

    “天机不可泄露。”玳达琳否决了陈阳的请求。

    “……那为什么你能知道。”

    “我也不知,我分裂了一个灵体,她知道预知中的画面,她会在关键的时候给我提醒,让我怎么做,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玳达琳说着,指了指自己:“我们现在算是同盟关系,在抵达你口中的新城之前都是如此。

    那我便透露一些我的能力给你。

    我能分裂出相当于先天武者身体素质的特殊灵体。

    但数量不多,且很难控制。

    现在我仅剩下三只,分别是暴食,欺骗和贪婪,她们在性格和习惯上都有所突出,我想要约束她们也只能动用能力,这样的效果并不好。

    以防万一,三次不听我命令的话,那我只能将她们销毁。”

    “对标先天武者如何?”

    “她们没有先天意志之火,仅有无垢膜和灵魂尖啸,在先天武者手下大概能支撑个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玳达琳透露出了自己的一张底牌。

    这也是展现价值和为自己的地位做铺垫。

    舞织的预言不会出错,自己也确实是被他所救下的。

    有时候境界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战力,玳达琳深知这一点。

    就如那空空魔,那胃囊的内壁坚如磐石,三名先天素质的灵体上去都没能破开。

    结果这空空魔的本体却是被眼前这人所干掉。

    可见其强大的实力。

    “我想问一下,灵体分裂还有什么功能,能不能将他脑子里的记忆都给带出来。”

    陈阳指了指口不能言,一直哆嗦个不停的王天合。

    这家伙知道的太多了,没办法,也只能灭口。

    只是如此一来的话,那欲魔城是没法去了。

    陈阳不知道这世界的修士有没有法子追溯到他的身上。

    但只要明白王天合是从欲魔城出来的,那陈阳也绝不会冒险去欲魔城。

    在这里他还有机会逃离有可能的追杀。

    而一旦入城,随便来个金丹,那他就只能寄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开口就是要带着玳达琳去新城的原因。

    也只有那地方是新建成的,而且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新的格局,势力还没完全定下来,完全可以进去浑水摸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