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万调音师:我只〕〔无敌神婿〕〔捡个竹马去种田〕〔咒术升级系统〕〔科学咒具的正确用〕〔接手波洛咖啡店的〕〔废土种田:文明新〕〔我和我的人偶妹妹〕〔我才不会恋爱呢〕〔和离后,弃妇带崽〕〔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凶人恶煞〕〔西游变身金箍棒拖〕〔剑凌九重天下〕〔超神里的僵神〕〔[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入城【求个订阅】
    筑基修士唤出此鼎后,法力涌入,鼎口冒出深红色的火焰。

    筑基法术·火焰新星!

    火焰凝成一个圆球,而后爆散,扩散,形成一个圆环,将周遭的一切抗拒出去,圆环内还有着极致的高温。

    在释放出这一个法术后,筑基修士立刻着手施展下一道法术。

    鼎口腾腾升起火焰,较之刚才更加旺盛。

    面对这排斥力和温度极高的圆环,玳达琳眼眸闪烁,估算着无垢膜的承载上限。

    然后她立即想到了一个办法。

    贪婪和暴食这两位特殊灵体从体内冒出,阻拦在她面前,皮肤发出晶莹白光,贪婪在最前面,悍然对上这圈圆环。

    砰!

    强烈的气浪爆开,还带着点温热,贪婪双拳爆碎,小臂也不见了踪影,贪婪转瞬倒飞没入玳达琳的体内。

    暴食上前,一脚正踹踢中筑基修士的防御法术。

    咔擦……原本就已经龟裂的透明护罩破碎。

    玳达琳穿透过暴食,将其吸收到体内,一拳捣出,直击筑基修士的面门。

    晶莹玉光当中,隐约有着稀碎的蓝光闪烁。

    筑基修士心中虽惊却不慌,只见他袖中飞出一张灵符,瞬息燃尽,一层土黄色的正方体护盾将他牢牢护住。

    玳达琳一拳正中护盾,拳头如火箭弹落地般发出爆鸣,一层明显的气浪排开,强烈吹拂着玳达琳的发丝。

    地面黑灰色的泥土都裂开道道蛛网状的裂痕。

    可见这一拳的威力。

    但玳达琳的一拳落在这正方体上,仅是打出一个蛛网状的裂痕,拳头深入几分,便没了动静。

    “哈哈哈,此乃盾山符,比之我常驻的棱盾术更加坚硬,且还能修复自身,你就乖乖等着被我抓获吧。”

    正如筑基修士所言,正方体上最细微的裂痕开始快速修复。

    可以见到,筑基修士脚下的黑灰色泥土,朝着灰白色的方向转化。

    显然,盾山符的修复功能也是需要泥土的养分作为能量修复。

    只要将筑基修士打上天,这修复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但玳达琳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玳达琳的拳头上,细碎的蓝色光点侵蚀着正方体,拳印更深处,正方体的防御正在被灵蚀所削弱,变的更加薄弱几分。

    玳达琳侧身位移,闪出五米开外。

    一根三米长的钉子破空而来,钉子尖头上,还残留着暗红色的鲜血。

    靛蓝色的汹汹火光中,一只身高三米,胸口空洞的长钉魔跪倒在地,身躯逐渐焦化。

    长钉插入拳印内,破开薄弱处,正要一钉插中筑基修士的心脏时。

    真火鼎升腾的火焰猛然爆发,延伸出数十条火焰锁链,死死定住长钉,不让其继续植入。

    可筑基修士却没看到,一抹冰蓝色的锋锐灵光在长钉突入的同时,也一同破了进来。

    正带他还想继续施法时,他忽然感觉自己变得很冰凉,他摸了摸额头,摸出一脸的血。

    “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筑基修士额头处裂开一道缝隙,从头到下被分成了两半。

    靛蓝的火光消散,显露出一层迷迷蒙蒙的冰雾。

    陈浪散去指尖灵光,冰雾也快速融化,化为水滴落入泥土内。

    玳达琳的身影出现在两人身前,恢复双臂的贪婪和暴食自她体内冒出,一人夹着一个,以先天境武者的身体素质,朝着新城方向狂奔。

    既然已经出手暴露了实力,干掉了这名筑基,还是万魔宗的内门弟子。

    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还是没有人权的。

    唯有尽快进入新城,登记造层,拥有人权后,才能进入谈判桌,才能被惩罚一些任务。

    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无论谁出手,哪怕打杀了他们,也会没地方说理去。

    似是这里的情况发生的太快,短短三四秒间便有一名筑基修士陨落。

    一时间没让人反应过来。

    当其他筑基修士关注到这里的时候,玳达琳的贪婪灵体和暴食灵体已经将两人抗到城门口。

    筑基修士的神念范围大概在十里左右,但在平坦的草原上,只要给眼睛附加上鹰眼术,基本都能看到三百里内的基本状况。

    城门口十分宏大,两扇巨门以漆黑色的色调为主,其上刻画了两只恶鬼的投率,高度足足有百米,且城墙的边缘还看不到尽头,起码以陈阳的目光是看不着这么远。

    玳达琳将灵体回收,三人站定。

    守城的士兵中,走出来一个穿着一身灵器级别铠甲的将军。

    他看了看三人:“身份玉牌看一下。”

    陈阳早已经恢复了原本样貌,而陈浪则是直接定型,以后一招出来就是这幅模样。

    除非他下次想换个不同的形象,否则之后他的面貌就会一直保持在这幅形态当中。

    “我们没有,想过来登记。”玳达琳道。

    将军轻轻点头,并不意外,他转头大喊:“来个人,将他们带到登记处,做身份登记。”

    一名小将跑上来,引着三人入城。

    守门的副将跑上来问道:“林将军,刚刚您也见着了,那女的可是个好苗子,身体素质不亚于先天武者,若是练武有成,说不得又是一位真传。”

    显然,百米外的战斗并没有逃过这些看门士兵的眼睛。

    林将军横了他一眼:“你懂个屁,现在正值混乱,不做事比做事来的安全,等什么时候万魔宗的长老们将这些人的秩序建立起来,到时候才是咱们的机会。

    别想趁着现在拉帮结派,在这种时局混乱的时候,可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只有那些真传才有资格插手一二,想保住自己的脑袋,还是老老实实站岗吧。”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乱世出英雄,但也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乱世人命如草芥。

    守门的林将军显然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哪怕他的家族在万魔宗有点势力,让他占到了这个守门将军的岗位,但也不足以让他拥有足够的资本跟万魔宗的真传们掰手腕的。

    真传后面站的可是万魔宗的长老。

    不是相同咖位的势力,谁敢跟真传争锋?

    陈阳在进入新城的一刹那,就感觉到了异样,他紧绷的心绪和心情,似乎在被强制释放出来。

    他抬头仰望,天空一片宁静,百米高的城墙并没有阻拦附近房屋的采光,似乎有什么东西,将阳光折射下来。

    陈阳眯了眯眼,手在眼前晃过。

    世界似乎发生了些变化,就好似他刚进入这里修炼那时一般。

    在这一瞬,他似乎看到了一张通天彻地的恶灵鬼脸,祂的脸上充满孔洞,一股股黑色的烟柱从地面升起,涌入到祂的孔洞当中。

    最大最震撼的,莫过于祂嘴中如同冥海般的烟柱。

    其中一根烟柱,便屹立于城市天空之上。

    每个人的头顶上都有那么一根细小的,几乎缥缈到看不见的一缕缕白烟飘起。

    这白烟漂浮的去处,好似就是那烟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