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万调音师:我只〕〔无敌神婿〕〔捡个竹马去种田〕〔咒术升级系统〕〔科学咒具的正确用〕〔接手波洛咖啡店的〕〔废土种田:文明新〕〔我和我的人偶妹妹〕〔我才不会恋爱呢〕〔和离后,弃妇带崽〕〔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凶人恶煞〕〔西游变身金箍棒拖〕〔剑凌九重天下〕〔超神里的僵神〕〔[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一百一十七章 伪善之魔
    陈浪脚底下御使着贾权送的飞行法器,那是一片荷叶状的法器,但飞行速度也不算慢,在筑基法力的灌输下,倒也勉强能跟上。

    五道流光划过天空,在一处民宅停下。

    贾权神念传音:“就在这个区域,给我炸,将它给我炸出来。”

    一人站出,随手施展出一道法术,只见他背后展开一道复杂火焰显露所构筑的圆环,一颗颗火球冒出,如流星火雨,源源不断落下。

    轰轰轰!

    宛如炮火洗礼,一时间火光漫天,房屋坍塌,烟尘弥漫,在大片火光中,一道灰黑色的身影十分明显。

    吼!

    滚滚雷音炸开,面前气浪排空,火焰转瞬即灭,焦黑色的废墟中,袅袅轻烟缓缓升起,带起一股焦臭味。

    此天魔身长三丈有余,四臂二首,一面善,一面恶,手持八面汉剑,四臂张开。

    看到此天魔的样貌,贾权转眼就明白这天魔的种类和能力。

    “此天魔名为伪善魔,别看它有善有恶,实则都是恶。

    那善脸更是恶中极致。

    恶脸擅战斗,口吐污言秽语,手上八面汉剑更是被其附着上恶毒的诅咒。

    封闭耳窍,千万不能听他秽语,接下来我们用手势做指令,陈浪你自由发挥。

    善脸擅言灵,是极简低配版的口出法随,且言灵能够穿透耳窍,响在我们心灵深处。

    对付伪善魔,要一棍子直接打死,千万不能给他善脸转化为极恶之脸的机会。

    否则我们麻烦可就大了。”

    神念传音仅过去半息,贾权立刻封闭耳窍,手势变换,三名巡察使当即明白其意思,纷纷拿出自己的灵器。

    或是灵蟠,或是飞剑,或是渔鼓。

    灵蟠摇出一条青色飞龙,三丈有余,与伪善魔的身高齐平。

    飞剑掠空,激射而出。

    渔鼓凭空震颤,轰隆震撼之音爆出,以一道音束的形势朝着伪善魔打去。

    三个各自激活灵器的威能,要将伪善魔斩于马下。

    贾权也祭起自己的上品灵器,一件闪烁这雷光的战旗,战旗烈烈作响,尖头对准伪善魔,裹挟雷光爆射而出。

    陈浪则摸鱼射了一发冰冻射线。

    要数夏荷的技能库中,还是这法术好使,耗蓝少,速度快。

    如今陈阳已经钢骨,施法的血量进一步降低,现在12%~15%就能施展技能库中大部分的法术。

    面对接二连三的攻击,伪善魔毫不示弱,更没有畏惧的神色。

    极恶之徒哪有怕死的道理。

    恶脸口吐污言秽语,口齿不清,听不大明白,但一缕缕的黑水从他口中吐出,附上手中武器,悍然打向灵蟠射出的青色飞龙。

    飞龙长有双翅,身躯似蛇。

    灵蟠主人的手轻轻挥动,飞龙环绕伪善魔吐出一大口的龙息,青色磷火喷射。

    伪善魔身上分泌出漆黑浓稠的液体,将这些磷火暂时阻拦在外。

    善脸口吐真言:“定!”

    飞龙灵活的身形蓦然僵住,伪善魔一刀劈了过去。

    善脸却又吐出一字真言:“缓!”

    凌厉的飞剑显现,以近乎缓慢的速度朝着伪善魔的脖颈斩去。

    灵蟠主人见到自己灵蟠射出飞龙要遭那八面汉剑攻击,攻击不要紧,但其上的污秽太过骇人。

    他当机立断,让飞龙自爆,哪怕损伤了灵器也不要紧,修修补补又一年,可若是被污染,那这件灵器基本上就废了。

    伪善魔的剑还未落下,面前的飞龙炸裂,青色磷火糊了伪善魔满头满脸。

    善脸的面色开始变化,要露出狰狞之相。

    一道冰冻射线命中了伪善魔的身体。

    体外的黑色流动浓稠体液变硬,挂上寒霜,但对伪善魔的伤害不大。

    因此,善脸也没出口阻止这道攻击。

    贾权的战旗紧随其后,旗上风雷加护。

    善脸开始吐露真言:“虚幻!”

    伪善魔的身形变得虚幻,磷火自然脱落,缓字真言效果消失,飞剑掠过脖颈,不见任何效果。

    而善脸的面容,已经初露狰狞,獠牙显现,下一瞬,他就要吐露恶言,显露真正的本领。

    但见贾权掐诀念咒,战旗幻化成一只雷光闪耀的独角。

    独角无视了伪善魔的虚化,径直插入伪善魔的脖颈。

    雷光如同电浆般爆闪,笼罩方圆数十米,形成一层球笼电网。

    “煌煌天威,岂是你这种手段可躲的,若真让你躲了去,那你让度过金丹劫的修士该如何自处?”

    贾权冷声说着,伸手召回战旗,偏头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去捡那只已经化为焦尸的天魔。

    而他则手持战旗,看向空无一人的地方:“看戏看了这么久,也该出来了。”

    一行五人从黑暗中显现,也是巡察使小队,不过跟他们不是一路的。

    贾权看到为首之人,目光冷冽:“黄志凯,你这什么意思,偷偷摸摸的,想下黑手不成。”

    黄志凯掏出一颗糖丸,放嘴里嚼吧嚼吧,含糊不清道:“谁敢对你下黑手啊,堂堂的贾家第三子,雷真传的心腹好手,你要是消失在这,我估计得倒大霉。

    我只是在观战罢了,若你应付不来,我出手接盘也不是不行。

    这合情合理,毕竟大家都是巡查司的巡察使,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这话说的,连陈阳都能理解其中含义。

    不就是过来捡便宜的么。

    贾权神识感应到自家队友将尸体收到储物袋,也不与他计较,冷哼一声便招呼人走远。

    看了一场好戏的陈阳也将视角收回,鼓动意志,冲刷钢骨。

    突破钢骨后,陈阳发现自己能够主动切割意志,也即是钢铁直男这一方面的意志留在钢骨。

    副作用是偏头疼加娘炮一段时间。

    但陈阳有坚韧挂,岂会怕这个?

    十来秒也就恢复过来了。

    陈阳迎来了一段十分平静的生活。

    白天上班点卯,跟邹永昌到处走走,吃喝玩乐一条龙,春楼也去了,不过没敢干实事,只能摸摸小手,搂搂腰什么的。

    每晚陈阳都会新增一只心魔挂件。

    陈浪那边则跟着贾权混,白天看贾权借给他的书,晚上则跟着一起猎杀天魔。

    贡献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增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