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声贵公子〕〔黄金召唤师〕〔龙刺〕〔百万调音师:我只〕〔无敌神婿〕〔捡个竹马去种田〕〔咒术升级系统〕〔科学咒具的正确用〕〔接手波洛咖啡店的〕〔废土种田:文明新〕〔我和我的人偶妹妹〕〔我才不会恋爱呢〕〔和离后,弃妇带崽〕〔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凶人恶煞〕〔西游变身金箍棒拖〕〔剑凌九重天下〕〔超神里的僵神〕〔[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一百二十二章 改变主意
    大爷摞了摞胡须,点头道:“孺子可教,你叫我云大爷就行,我这就为你准备假身份,咱们今晚三点,溜出城去。”

    “出了这么大事,城门应该封锁了,咱们怎么走?”

    云大爷露出神秘的微笑:“我自有法子。”

    说着,一个身份玉牌扔了过来:“你有没有易容的法子,没有的话我这有特殊道具可以给你用。”

    陈阳接过玉牌,发现跟他收尸拿到的修仙者玉牌差不了多少,尝试激活,只投影出立体样貌和所属地。

    “灵魂频率不统一,这行不通的。”

    “我在上面安装了破解程序,绝对行得通。”

    以前的身份证都有造假的,对云大爷来说,破解身份玉牌上的信息不成问题。

    陈阳忽而回想起了自己以前大胆的想法,直言道:“能不能破译出上面的灵魂频率?我或许能模仿一二。”

    云大爷不屑看着他,似乎在嘲讽他的无知:“一个人的灵魂是最接近根源的质量之一,每个人的灵魂都各不相同,就算你能控制灵魂,也无法改变自己的灵魂频率,这是灵魂的本能所决定的。

    你或许可以让自己的灵魂进化的更加完美,但相信我,你做不到这一点。”

    “大爷你这手段不大行啊,身份过关,但内部检查呢?

    现在这关口出城门,大抵会被连身体一起检查,说不定还出不去。”

    “谁跟你说我要走城门了?”大爷说着,给陈阳顺便解惑:“灵魂频率这玩意就是你灵魂散发的波动,玉简记录的就是你这波动。

    唯有灵魂频率对上,你才能使用。

    我安装的破解软件也是如此的工作原理,不过我让玉简错误识别到你散发的灵魂频率与它记录的频率一致。

    时间不长,也就几秒的时间,但也足够用了。

    身份玉简上还有着防伪记录的手段,用完后这身份得及时销毁,否则一旦上传,我这手段就无效了。

    你想看灵魂频率,这也简单,我教你……对了,你不是修士,那我给你一个道具。”

    云大爷戴着的项链一闪,一幅黑框眼睛出现在他手里:“一个小玩意,具有定位,透视,红外线探测和特殊灵眼的功能,你带上试试。”

    陈阳带上,再看向身份玉简。

    这时,他好似回到刚刚进入新城时的视野,周遭环境不再那么明亮,而是显得有些阴沉,不知哪来的冷风吹得陈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看见玉简上散发这细微到连空气和维度都不能影响的波动。

    陈阳抬起手,看到如出一撤但细微处丝毫不同的波动。

    陈阳念头一动,尝试使用千面幻魔谱进行模拟。

    他的肉体变成了这个人的模样,但灵魂散发的频率丝毫未动,还是那样。

    陈阳默默感知着灵魂,那四十只心魔给他增幅了相当夸张的作用,让他的灵魂质量是以前的七倍有余。

    一刻钟后,待云大爷等的不耐烦之时。

    陈阳默然睁开双眼,一只心魔的样子悄然化作他现在的模样,陈阳的灵魂频率消失,被新的灵魂频率所取代。

    身份玉牌激活,投影出姓名,归属地,职业和万魔宗内门弟子的身份。

    正所谓相由心生,金丹或者元婴修士即使夺舍,他们的肉体也会逐渐向着灵魂所靠拢。

    既然他无法改变自己的灵魂频率,那再造一个一模一样的灵魂不就得了。

    “好了,这下算是天衣无缝了。”

    陈阳摘下眼镜,淡淡道。

    他万万想不到,心魔这玩意还能这么用,就是比较费,只能用一次。

    下次更换身份只能拿另一只心魔来用了。

    不过没关系,心魔这东西他多的是。

    云大爷眼中浮现齿轮虚影,上上下下打量陈阳几遍,突兀笑了出来:“好,很好,想不到你小子还有如此手段,既然这样,那我们便不着急走了。

    得让徐福生那老怪吃个教训才行。”

    陈阳眉头一皱:“大爷,至于么,现在不走的话,那就可走不出这城了。”

    “哼,你当我只是报复他当年趁我之威,落井下石,将我往泥潭里踩的经历么。”

    我觉得你是。

    陈阳默默吐槽一句。

    “我怎么会如此肤浅!这都是为了接下来的逃跑所做的准备,徐福生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旦你真的逃出城,这家伙必然会亲自下场来捉你这个小娃娃。

    金丹也就罢了,元婴老怪我是真的应付不过来。”

    若真信了云大爷的话,那陈阳就成傻子了。

    云大爷绝对有办法躲过元婴老怪的追杀,只是因为他显露了一手,可以由此作文章,阴那徐福生一手,让他不能这么快下场而已。

    若事不关己,陈阳自然是高高挂起。

    但现在元婴老怪要的东西就在他身上,任他如此白莲花也不可能将自己给交出去。

    底牌能多一个是一个,有把握的话,陈阳倒也不是不能冒险。

    反正有王车易位这个效果在,他随时都能跟陈浪互换位置。

    如此的话,那陈浪需得跟他断绝关系,或者重新唤出一个,再行登记才行。

    断绝关系太麻烦,还是再造一个新的为好。

    灵魂哨兵本就不同常人,只要稍稍改变气质,身高,样貌和性别,其又是一个全新的人。

    嘶……陈阳忽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只要有贾权那水晶球在,那灵魂哨兵不就有无数的身份可以用了么。

    灵魂哨兵并不能改变灵魂频率,灵魂频率在换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定性了,哪怕换脸也没用。

    陈阳则可以利用心魔的特殊性,当成消耗品来使用。

    这个报废了,用下一个就行。

    所以陈阳用旧的身份玉牌,而灵魂哨兵则造新的身份玉牌。

    两者好像能互补。

    现在唯一缺少的玩意,好像就是贾权那个登记水晶球了。

    陈阳看向云大爷:“行,大爷无非是让我顶替某个人的身份,在城中哪些重要的关隘中埋炸弹或者其他能影响护城大阵的东西。

    这事我能做,但我有一个要求。”

    “说……”

    “我想要一个能够登记造册的水晶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