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万调音师:我只〕〔无敌神婿〕〔捡个竹马去种田〕〔咒术升级系统〕〔科学咒具的正确用〕〔接手波洛咖啡店的〕〔废土种田:文明新〕〔我和我的人偶妹妹〕〔我才不会恋爱呢〕〔和离后,弃妇带崽〕〔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凶人恶煞〕〔西游变身金箍棒拖〕〔剑凌九重天下〕〔超神里的僵神〕〔[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一百四十六章 剑魔
    黑龙忽而轻咦一声,却见陈浪大手一挥,分光化影,寒光血煞,无限剑簇,又是三道剑光分化而出。

    这三道剑光与陈阳的操控方式不同,显得激进了许多。

    操控这三道剑光的,正是陈浪。

    陈阳是可以操控六道剑光的,但如此的话,那灵活度将会大打折扣,只能让陈浪的意识进驻剑光,帮他操控了。

    心魔左支右绌,三道剑光砰砰抵挡着六道剑光的攻击。

    心魔无法跟陈阳一般,在分光化影还存在的情况下,再度施展分光化影。

    对剑修来说,剑意就是自己的全部,是纯粹如一的意念,哪能分的出第二道剑意。

    剑意对陈阳是技能,随手就是一个剑修法术,这根本没得比。

    黑龙啧啧称奇:“古怪,当真古怪,虽不走寻常路数,以这种手段斩杀心魔,有作弊之嫌,不过我觉得颇为有趣,这也算是你的本事,这传承,你有资格获得。”

    在镜中,陈阳听不到黑龙的话,他只是操控在剑光,疯狂猛攻,跟陈浪的攻击形成两面夹击之势。

    心魔哪能受得了如此猛攻,很快就落入了败势。

    再过数息,被陈浪抓住破绽,一剑枭首了去。

    心魔化为一抹灰光,没入陈浪体内,然后陈浪背后长出透明的绳子,一只心魔从中孕育而出,背部连接着绳子。

    陈浪本来就不是人,这幅躯体都是伪装的,本质上他是灵魂组成的。

    所以本该在识海内长出的心魔,就如此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了现世。

    陈浪被排斥出现在境外。

    陈阳意识回归,让陈浪自个决断。

    陈浪当即一道剑光下去,将绳子斩断,心魔哀嚎一声,化为一道黑色魔光,融入到剑光当中,这剑光镀上了一层黑膜。

    由剑光由蓝色化为了黑色。

    黑龙瞪大双目:“这女娃不是人我能理解,但你竟也不是人,我竟然没看穿你的根底,实在稀奇。”

    随后它游弋摆尾,语气认真:“不过这样也好,这第一步锻造算是完成了。

    之后再以此剑意击杀剑魔,夺取其剑道的精华,便能锻造出魔光剑意,修习这无上剑典的基本要求算是达成。”

    陈浪的修为没有暴涨的迹象,他的实力一出来就固定住了,无法通过修炼提升。

    所以心魔给予他的,也仅有这短暂的黑光镀膜。

    陈阳有心想试试这魔光能否存留,于是陈浪直接散掉剑意,再次施展剑意,出来的灵光还是以蓝色为主。

    这心魔试炼算是白过了。

    黑龙:“…………”

    沉默了好半晌,黑龙古怪道:“你们……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陈浪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们两个只是普普通通的鬼修罢了。

    我能问一下,剑魔都有什么能耐吗?”

    鬼都不信你的话,黑龙心中暗骂,不过这小子不愿说,它也不是个强迫人的性子,冷哼道:“不说就算了,可你已经没资格了,让她来吧。

    如果连她也是如你这般,那就一起死在这吧。”

    黑龙可不是什么好人,无法通过试炼的家伙,要么死在里面,要么死在它手里。

    “啧,麻烦。”

    陈浪身影消失,陈阳出现。

    “斩十个出来,凑个整数。”

    夏荷点头,分出剑光,没入陈阳灵魂深处,在他的允许下,斩断十个心魔的绳子。

    心魔化为黑光,涌入到她的剑意当中。

    深邃如渊的剑光透出陈阳身体,没入夏荷体内。

    陈阳消失,陈浪出现。

    “如何?能告诉我剑魔的具体能力了吗?她的天资在你看来,现在应该是属于妖孽级别的层次了吧。”

    从黑龙口中得知锻造这个概念的时候,陈阳就在想,一只心魔是根基,那十只心魔呢,根基总是打的越厚越好的。

    黑龙瞪大龙目,不可置信:“十只心魔?!你是怎么办到的?这不可能!”

    陈浪打断黑龙的发言:“事实就摆在你面前,快些将剑魔的弱点说出来,我好赶紧结束试炼,我还赶时间呢。”

    事实如此,黑龙不得不信,尽管它脑子里依然充斥着刚刚那人是如何连续击杀十只心魔的贫乏思想,但它还是认真负责的解释道:“剑魔就是痴迷于剑道之人的灵魂堕化诞生而出。

    它能堪破大多数的剑术弱点,进行打击,其中包括剑意。

    它的剑术十分高超,它能挥出剑气,使用滑翔斩击,侧翼掠击,致命打击等等剑术手段。

    且剑锋附着有诅咒,能够腐蚀意志。

    它的境界跟入镜者的境界相当,想要斩杀它十分困难。”

    夏荷眉头紧皱,思索着该怎么样才能斩杀剑魔。

    毕竟剑魔能对剑意进行打击,那就意味着单纯的剑修手段可能对剑魔无用,剑意还有可能被其击破。

    还有那什么滑翔斩击,侧翼掠击,听起来就是剑走偏锋的路子。

    她战斗经验虽然丰富,近身战也不在少数,可那都是建立在她对自身法术十分熟稔的情况下发生的。

    如今换了剑修法术,还要用剑去厮杀,这把估计是输定了。

    陈阳远程观摩,心中却是有一个好主意。

    直接传音:“那剑意基础使用技巧你也看过了,也晓得那同归于尽的一招。

    燃烧一切,斩灭所有生机,让陈浪助你便可。”

    夏荷轻轻颔首,陈浪当即将手搭在夏荷的肩膀上。

    两人走到第二面镜子前,夏荷手持飞虹剑,深黑色的剑意愈发凝实,陈阳的血量不增不减,陈浪每秒输送着相当于4%血量的剑意。

    二十秒后,一个单位的剑意输入完毕,但这还不够,这只是单纯的剑意累积。

    三分钟后,飞虹剑开始震颤,有些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剑意。

    夏荷要走入镜中,被陈浪死死拦住。

    “还不够。”

    哪怕毁掉这件中品灵器,陈阳也要保证万无一失。

    剑意输入的时间足足持续了五分钟,飞虹剑符文震裂,一道道细小的裂痕浮现,显然已经达到极限。

    黑龙也看的专注,心中直呼好家伙。

    “剑意竟是同根同源,刚刚还分化出那么两道剑意,如此算来都有三道了,这简直违背了剑修这个职业的规则。

    而且这剑意也好似无穷无尽般,实在太过惊骇了些。

    这三个怪胎,到底都是些什么来历?

    难不成是哪位邪神的子嗣不成。”

    “进去吧。”陈浪道。

    夏荷身影进入镜中,剑意勃发,宛若冲霄,握持飞虹剑的手在发抖,这是控制不住剑意的征兆。

    面前,一道半靠着剑的身影出现,人类外表,衣衫破旧,头发凌乱扎成一个高马尾,两缕白须从额前滑落,面容沧桑,双眼无神,一幅落魄的中年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