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白切黑男配每天都〕〔人在除魔司,武功〕〔重生年代:炮灰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获得盖伦的被动技能! 第一百四十七章 剑意长河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上有无数道黑色的脉络状纹路。

    在夏荷出现的瞬间,他便感知到了极度危险的杀机,他抬起头,看见了夏荷,也看见了……那道足以将他撕扯毁灭的剑意。

    他的眼神变得锐利,起身握住身侧那把剑,气势磅礴而出,横刀在前,左脚前伸,脚趾抓地,口吐人言:“燃尽一切的燃光之剑,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吧。”

    身为剑魔,他在第一时间就闻到了那股薪火的味。

    剑魔双眼洞察,一个个红点在夏荷身上出现又消逝,他的精气神正在攀升,正在压榨着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

    闪避,迎击,转圜,格挡,回旋斩击,飞翔斩击,流水绝响……一个个技巧在他脑海中闪过。

    最终……定格在刺击这个技巧上。

    瞄准弱点,一击毙命!

    这是他最擅长,也最厉害的剑术。

    他已经忘记自己叫什么名字了,但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想要追求的剑道。

    他自五岁练剑,八岁剑术小成,十二岁剑术大成,十六岁剑术进无可进,十八岁荡平一座山的山匪,武者境界突破至内壮境,剑道有所精进,隐约打开了新的大门。

    二十岁,内壮巅峰,能挥出飞翔斩击,将十丈外的青石劈成两半,劈开的青石表面显得十分光滑。

    三十岁,内壮巅峰,剑术突破至新的境界。

    四十岁,艰难突破洗髓,剑术有所精尽,感知似乎有所异化,能够感知到人身上的弱点。

    五十岁,感知彻底异化,能清晰看见人身上的弱点,开发出数十招速度和威力并济的剑术。

    六十岁,止步洗髓,无望先天,剑术稍有进步。

    七十岁,身体机能老化,手中的老伙计有些沉重,但他对剑术的理解达到巅峰,以洗髓之身,抗击先天。

    八十岁,心灵澄澈,获知到这具身体的寿命已经临近大限,他对剑术达到前所未有之境,能断湍急水流数息,能斩虚无之物,但剑术还不成熟。

    八十一岁,不甘剑术止步于此,堕落异化,化为剑魔,精研剑道,但……毫无寸进。

    到如今,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年,他浑浑噩噩的活着,只为遇到剑术强者,与它一战。

    现在,就是他绽放自己全部剑术的时刻。

    沧桑中年的模样发生转变,额头长出两根暗红色的犄角,背部撕裂,张开蝙蝠似的血翅,平平无奇的剑锋上缠绕猩红色的线条。

    双眼化为暗红色十字星的魔瞳。

    神速·弱点刺击!

    砰!

    白色地砖碎裂,剑魔身影撞破音障,爆出马赫环,炸出强烈的啸音,剑锋摩擦空气,燃起如同陨星坠落的火焰。

    夏荷神色凝重,一剑挥出。

    澎湃剑意汹涌炸裂而出,飞虹剑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响声,突兀爆碎成无数碎片,朝前方激射而去。

    剑魔眼瞳十字上下移动,看出端倪,那碎片并非真正炸裂,有一股剑意将每一枚的碎片链接起来,形成一条更长的剑条。

    破绽,变得更多了。

    这剑修并不懂得如何操控如此巨量的剑意,只需要以点破面,他便能将这剑修斩杀。

    弱点堪破!

    电光火石间,他的身影侧移了那么一点,这是细微到几乎看不见的动作,但在这种极速之下,一点偏差,也足以让剑魔直面他所挑中的弱点。

    “我看到你的破绽了!”

    剑魔毫不犹豫,利剑点在他所见到的剑意薄弱之处。

    嗤!

    他好似捅了个马蜂窝,剑意破开一个缺口,其内蕴含的高压剑意通过这个排泄口瞬间释放出来,将剑魔给淹没。

    剑意长河奔涌,剑魔手中缠绕猩红色的诅咒之剑破碎,剑意刮过身躯,刮过每一个细胞,将他的生机一层层的灭绝。

    在这股不讲道理的长河中,剑魔的身影迅速消逝。

    死前,它只留下了一句话。

    “这根本就不是剑术!!!”

    镜子外,远程观摩的陈阳眼前一亮,估摸着可以用这招当做自己的杀手锏,估计连金丹都能给重创了事。

    黑龙深以为意点头,感觉如此没有底线,毫不知耻的剑修才是无上剑典的归宿。

    世上奇人无数,黑龙也懒得计较这三人的特异之处,反正到头来还不是要喝它的洗脚水。

    虚空中,一道魔光没入到夏荷剑意当中。

    夏荷获得了剑魔一生的剑术造诣,并且剑意发生了蜕变。

    夏荷原本的剑意是偏向锋锐,冻伤,寒意……等方面,有着明显的倾向性。

    但这一次,夏荷的剑意化为黑色,剑意偏向魔焰,污染,掠夺,杀戮……等方面,倾向性发生了大转变。

    剑修法术还是那三样,但表现出来的真实效果可能跟原本的效果会有些出入。

    夏荷恍惚走出镜面,一时间没回过神来,还在消化脑海中的内容。

    陈浪和黑龙都并不着急,甚至聊起了天。

    “你在这火山口待多久了,每天看着这一副景象,不会腻的吗?”

    陈阳用陈浪之口,问出了他好奇已久的疑惑问题。

    毕竟他自己就是个离了手机就能感觉天塌地陷的家伙,那种无聊的感觉,可真是太折磨人了。

    黑龙扣了扣火山口的岩壁:“我也不知道多久了,但我一般起来活动的时间并不长。

    我很长时间都在沉眠,不知外界变化,大约百年起来一两次,每次持续个几天。

    只有你们这些剑修落入这里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到生命的乐趣。”

    陈浪食指在太阳穴上粘动:“这么说,你也很想出去喽?”

    黑龙没入浓烟当中,转身拍打出大片黑烟,复又现身:“想套我话是吧,我偏不告诉你。”

    其实,这已经算是一个回答了。

    陈浪心里也有了数,这家伙,肯定想出去。

    那它会是那无上剑典的器灵么,还是说,它就是在这里留下传承的剑修灵体?

    这里的剑修传承绝对没那么好拿,除了试炼三关,还可能要面对此地主人的夺舍和控制。

    但夏荷早已经被复仇之矛标记了去,她是系统钦定的誓约者,敢夺舍她?系统的杀毒程序能教幕后黑手该如何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