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胎2宝:墨少,别〕〔二次元之攻略系统〕〔逆战之荣耀归来〕〔系统之我要当道祖〕〔空留史册说经年〕〔千神劫〕〔蜜爱100分:高冷权〕〔农业狂潮〕〔爆款娇妻限时购:〕〔漫威之基因采集系〕〔天命凰谋〕〔盛世为凰:暴君的〕〔蜜婚娇妻:老公,〕〔玄医影后〕〔第一爵婚:深夜溺〕〔平凡的妖怪们〕〔三寸人间〕〔重生小俏媳:首长〕〔枭妻诱入怀:景少〕〔女帝家的小白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扬剑天穹 第七十一章 反杀(下)
    作为老牌的修行宗派,天涯海阁拥有的功法体系极为完善,这里面自然少不了阵法一类,事实上天涯海阁的阵法传承在整个夷光神州都是排得上号的,尤其是守护山门的大阵“海天一线”,号称夷光神州防御第一,从创建出来到现在从未被攻破过。

    “海天一线”取的是海天交际一线横空之意,那天空与大海之间只有一线天光,再无半分空隙,此阵涉及空间之道极深,阵势一起自身便置身于那海天交接的一线天光之中,可以看到但不可碰触,真身实际上已遁入一个莫可名状的虚空之中只留下海天之间的一抹残影而已,所以除非有粉碎整个虚空的大能,否则便无法破开此阵只能采用拖延的方式将摆阵之人的真元耗干。

    既然“海天一线”大阵如此厉害,千百年来自有无数天涯海阁的修士智者对其进行改良,完整的大阵无法移动但他们却研究出了一系列的可移动的简化版来,其中就包括海鳞子此时所使用的这种单体型的“海天一线”,在由珍稀的深海元磁魔鱼鱼皮制成的阵图上布阵,以灵气结晶来充能,使用时只要激活阵图,一个小型的“海天一线”阵法便会瞬间布设完成。

    当然这种小型的“海天一线”阵法已经简化到了极致,防御效能比真正的大阵只能算一丝皮毛,制作阵图要消耗珍贵的材料不说还是一次性的,性价比其实并不高,在天涯海阁内部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以自身的功勋来进行兑换。

    海鳞子属于那种没有太大的背景,无法得到更多的修行资源倾斜的天涯海阁内门弟子,地位虽然高但很多时候甚至连华真子这样的有家族支持的土豪都比不上,所以身上一件法宝都没有,断浪之鳞等法器也都是师门给予的福利,最值钱的就是这份用功勋换来的“海天一线”阵图了,此时又气又恼之下热血上头,忍不住就用了出来。

    事实上在展开“海天一线”阵图的同时海鳞子就已然后悔了,别说他还有诸多术法可用,哪怕断浪之鳞被绕开再不济也还有护身玉佩这最后的手段啊,护身玉佩虽说也价值不低但和“海天一线”阵图完全没得比,这阵图一用就没,自己几年的辛苦白干了……

    可随即海鳞子的神情又变得古怪了起来,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扑向自己的玉满堂因为“海天一线”的缘故而无法碰触到自己,几招打在空处后果断转身,将目标锁定在了海岩子师弟身上,而海岩子师弟则比较倒霉,之前毫无防备结果被那一顿轰天霹雳子把护身玉佩的结界都给炸出来了。

    旋身、聚气、出刀,抛却了所有恐惧的玉满堂在这一刻竟然达到了自己武学修为的巅峰,他本就是超一流的高手,已经开始碰触到先天真气了,此时此刻抛下一切,在仇恨的驱动下潜力尽展,一连数刀闪电般砍在海岩子体外护身玉佩的结界上,结果令海鳞子大吃一惊的一幕出现,那结界居然如同琉璃一般破碎了。

    “师兄救我——”

    海岩子和海鳞子都是一样的苦修派,几十年窝在海心圣堂一味潜修极少外出,经验少得可怜,此时面对着面目狰狞的玉满堂一时间竟手忙脚乱了起来,几张符箓和法器被他胡乱抓在手里但却连激活都忘记了,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只是本能的向海鳞子高呼求救。

    “给我去死!”

    玉满堂狞笑着,手中回旋刀化为一道寒芒从海岩子的顶门劈下,下一刻海岩子的躯体就化为两片,鲜血内脏等爆散而出。

    前文书中说过,如果没有法器符箓之类的外物辅助,单纯武斗的话真人境界之前修士一般都是打不过同级的武者的,哪怕是战斗专精的剑修都不例外,更何况还是主修术法的术修了,只不过在夷光神州修士的威名太盛,修行者更是人人向往的仙人,所以大抵武者见了修士都要本能的低上一头,除非万不得已否则都不愿,也不敢对一名修士动手,甚至连玉满堂这样的一代枭雄也不例外,虽然他本人已是超一流的高手,有生之年踏足先天成就宗师也不是没可能,单拼近战的话估计都能吊打八阶以下的修士,然而在面对海鳞子等人的时候他却本能的没有多少反抗之心,一味恳求,直到被逼到了绝境。

    此时此刻,抛却一切重负自觉状态前所未有的好的玉满堂惊奇的发现,眼前的修士貌似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啊,杀死他们似乎也并不困难……

    这一认知令玉满堂越发兴奋,而状态也是越发的好,经脉之中的真气澎湃激荡,隐隐竟开始出现向先天转化的迹象,可以想象如果他能过得了今天这一关,那么宗师之境简直就在眼前。

    眼看着玉满堂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在天涯海阁门人当中大杀四方,他那几个心腹手下也都抛下恐惧鼓起了勇气,就如同门主所说的那样,反正是死定了,那还不如拉个垫背的!

    于是他们也都冲了出来,而且不是之前的被动防御,变成了杀气腾腾的主动进攻,要知道这些人可全都是心狠手辣的老江湖,此时心魔恐惧一去再加上拼死之心,那一个个简直就如同是人形凶兽一般,简直都要打疯了。

    眼看着一个又一个天涯海阁门人或被逼出了护身玉佩结界自保,或者干脆被击杀(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护身玉佩的),躲在那海天一线的天光之中的海鳞子连忙解除阵法冲出,然后双手迅速捏诀结印,奔涌的电光顿时在他身上翻腾。

    紧接着一把同样缭绕着电光的短剑出现在他手中,随着他挥剑一斩,无数道电光立时从剑上射出,汇聚成青色的雷球射向每一个旋刀门中人。

    海鳞子自知禀赋不足,所以在修行之时也不一味贪多而是专精于雷法,他在葵水阴雷术法方面造诣相当的精深,这些被他通过法器级剑器增幅斩出的葵水阴雷雷球蕴含着无比的破坏力而外观不显,似慢实快刹那间就射到了旋刀门中人身上。

    这一回没有再出现意外,雷鸣爆响声中每一个被命中的旋刀门中人都在瞬间被阴雷将一身皮肉侵蚀一空,化为森森白骨倒在地上,形状凄惨无比,虽说武者的武道意志可以有效的抵抗术法的侵蚀,但旋刀门中人的修为显然还没有到能凝聚出足够强韧的武道意志的境界,转眼间抵抗者就又只剩下了玉满堂一人。

    玉满堂是海鳞子的主要攻击目标,足足七颗雷球向他笼罩了过去,已经打疯了的玉满堂丝毫不惧,长啸一声扬手间八道寒光电射飞出,在虚空中划出了明亮的轨迹。

    这赫然是旋刀门的看家绝学“九曲无尽回旋刀”,相比于玉无瑕的五刀齐飞,能够同时驾驭八刀的玉满堂自然更加可怕,距离九刀齐飞的完美境界也只差一线而已,当下只见七把回旋刀精准无比的正中七颗阴雷雷球,直接将雷球在半空中引爆,最后的那一把则凌空来了个大回旋,绕了一个大弧借助着阴雷爆炸时电光的掩护从背后直砍在了海鳞子的后脑勺上。

    抛却修士和武者、术法与武学之间的种种差异,单论江湖经验,海鳞子实在是连给玉满堂提鞋都不配。

    碎裂之声从海鳞子的腰间发出,却是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他的护身玉佩被触发,自行发动生成结界来保护他,而且他的护身玉佩明显品质极佳,玉满堂这把灌注了全身七成真气的回旋刀生生被挡在了结界外,但结界本身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龟裂。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

    连护身玉佩这种最后的保命手段都被逼了出来,而且这还是一个被他瞧不起的区区武者做出来的,海鳞子只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响,眼睛顿时一片赤红。

    “怒海阴雷,听我招来!”

    一口咬破舌尖吐出一道精血,海鳞子伸出手指以这精血凌空画出符箓,双手一推一道粗大澎湃的雷光向着玉满堂就奔涌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八零:媳妇有〕〔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凌天至尊〕〔绝世兵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