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抢了姐姐七任男〕〔我的疯狂二十年〕〔天价妈咪:爹地闪〕〔魂动九天〕〔重生六零医品军嫂〕〔一夜危情:豪门天〕〔重回1985:麻辣俏〕〔盛世权宠〕〔韩先生,情谋已久〕〔呆萌双宝:首长大〕〔凤策长安〕〔Boss生猛:总裁,〕〔绝色至尊:邪王,〕〔神医小萌妃:帝尊〕〔兔子必须死〕〔地狱打手群〕〔足球卡牌系统〕〔都市强无敌外挂系〕〔甜妻逆袭,霸道老〕〔幸得识卿桃花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云灭 第三百四十八章 血色朝阳
    秋字营,进攻!

    听到这一声呼喝,数百秋家子弟直感觉由心而生一股酥麻,浑身的血液剧烈沸腾,那些不久前还鲜活的音容笑貌,仿佛都汇聚在了自己身上,给颤抖的双手无穷无尽的力量,给惨烈的战场如朝阳般的希望。

    秦飞一人当先,拉开身后的秋梦有十余米距离,迎着林立的刀枪,左手血煞盾光芒爆闪,电光火石间撞入敌阵!

    霸王压!

    “嘭!”宛如一颗平飞的炮弹,把苔军前排砸出一个可怖的缺口,修为平平的普通士兵,被强大的冲击力崩得四分五裂,爆开片片血雾,破布袋般飞摔倒撞。而阵前的三名劫宗也在这一击之下齐齐后退。

    之前的策略,的确是欺负苍云军不敢进攻,火炮阵地也远,覆盖不到镇内。可当看到苍云军潮水般涌至时,内心又惊恐不已。

    慌了心神,自然支拙不定,一下被秦飞冲开缺口,正欲左右合围,道道毒气匹练冲袭而至!

    惊得苔军立阵不稳,败退连连。

    可到镇北到底是拥挤了七八千苔军兵将,伺及退无可退之时,终于绝地反击!这头的三名劫宗齐齐围攻秦飞,劫将则分区作战,尽量避免秋家的平均实力对普通兵将造成碾压。

    “你们这些跪久了的人,不配活着!”

    秦飞杀红了眼,本来还能刀盾配合,护得上下周全,可后面觉得血煞盾太过沉重,干脆收回虚界,全凭一把血刃往来冲杀,依靠陨神兵之锐,以及尚存的速度优势,一边缠斗三名劫宗,一边尽量杀伤敌方劫将。

    身上玄甲,已不知遭到了多少次攻击。

    厚重的板甲固然可以避免外伤,可透进来的暗劲层层,让秦飞难以避免的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

    一名劫宗觑得一个机会,欺身上前,竟一手抓定秦飞手里的血刃,一手锋芒爆闪,直往秦飞颈项间割去。

    秦飞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可就本体力道而言,自己哪里是劫宗的对手?千钧一发之际,两人之间绿光一闪,劫宗持剑之手忽然撞到一物,好似浮空立柱,同时又锐利无比!

    “啊,我的手——”

    站圈中爆发出一声惨嚎,敌方劫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进攻的右手被齐齐割断,带着一道血光偏离了攻击轨道,强烈的痛感让他浑身颤抖,可左手仍旧抓着血刃的刀杆不放,龇起冒血的牙齿,奋力呼喝:“上,杀了他!”

    另外两名劫宗觑得机会大好,当即从左右两侧夹攻而至。

    “操……”秦飞没奈何,心里暗骂一声,只好弃了血刃,松手的瞬间,奋力打开空间壁障,从战火连天的花莲镇,闪到了一片平静的秘境补给站。

    秘境之中浓郁的灵气像是兴奋剂,让识海混沌的秦飞精神一振。用力的吸了一口之后,没有更多的停留,擎出血煞盾,翻身跃起,一个由上而下的霸王压,跨境击出!

    “轰!”

    那名断手的劫宗还拿着血刃愣神,眼前猛然血光爆闪,仿佛一个炮弹在眼前爆炸,另外两名劫宗攻击落空,才调整好身形,就被这一下轰得七晕八素,断了线的风筝般往外搓地摔出。

    趁敌军散开的空隙,秦飞一个前扑,将散落在地的血刃重新夺回,刀出如龙,一记闪刀扎进了断手劫宗的心窝。

    “哈……哈哈……”秦飞狰狞发笑,陨神兵的侵蚀之力瞬间将对方心脉搅得稀烂。

    可是举目四顾, 焦灼的镇北战场,不断的有秋家子弟在激战中倒下。

    秦飞没有时间悲痛,抽出饱饮鲜血的血刃,脚底下略有踉跄,仿佛这一记闪刀耗光了最后的能量,让他视线一阵模糊,恍惚间看到有一名敌人浑身鼓胀的向自己飞扑过来,狂躁的灵力散溢飞旋!

    自爆!

    秦飞下意识的一缩身形,血煞盾就地立起——“轰!”

    墨衣玄甲倒撞飞出,后背重重砸在街边的院墙上,院墙“嘭”的一响,抖落一片尘埃。沉重的血煞盾被自爆炸飞,“硁”的一声钳入墙体。

    “不能让大陆破坏我们的生活,杀!”又一名苔军劫将嘶吼着冲上来,看起来义正言辞,在秦飞眼里却渺小如蝼蚁。

    你们……

    你们……你们这些人,都是跪着的奴隶啊!

    秦飞魂力衰弱,只好拉起面罩,让视野更清晰一些,突击到此处,已经能看到一片焦黑的花莲大营,军港之上无一艘战船来得及出海,苔军的尸体铺了一路。

    “噗——”秦飞与追击而来的劫将硬撼一刀,背后的院墙为之一震,秦飞口鼻溢血,却癫狂发笑。

    陌刀一让,对方的刀锋便重重砍在玄甲之上,恰是被莫狄踩出来的那个凹痕,可是玄甲厚重,那劫将竟一下砍不破,瞳孔骤然一缩。

    “姐……”秦飞脑海中浮现出灵雎姐姐的身影,手中血刃猝然发力,一下斩开对方战甲,眼前飚起瓢泼的鲜血,喷了自己一脸。

    秦飞也终于再忍不住,陌刀拄地,俯身哇的喷出一口黑血来。漆黑的眼眸暗淡无光,扫视眼前,那两名劫宗又围了过来,只是慑于秦飞之威,一时逡巡不定,不敢一拥而上。

    其余劫将则是和秋家子弟战作一处,秋梦以一敌三,明光宝甲多处破损,随着舞绝凄美的舞蹈,挥洒下片片殷红。

    秦飞经历过很多次绝望,在草原上被铁蹄追剿,在雪山上步步维艰,坠落涂山崖时的惊慌失措。

    可他从没绝望过,他总是饱含希望的去做任何事。

    现在的秦飞,固然没有再战之力,却远远没有陷入绝地,他可以躲入神木秘境逃生。

    然而想到陪伴自己长大的个个面孔,教自己认字做工的何叔,带自己偷懒的八哥,处处护着自己的鸡哥……

    他们都在逃亡路上,陆续丧生。

    “我秦飞,再不会扔下兄弟们逃命!”

    他再磕下两枚补充灵气的丹药,正要出手,镇南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秦飞眼神黯淡,镇南的敌军支援过来,那就是真的完了。

    黯淡的视野极处,是光芒漫洒的海天,碧波之上,粼粼点点,那一轮旭日,像是染了鲜血。

    忽然一个高挑的人影掠入站圈,靠在了身侧,搭手扶了秦飞一把,一个熟悉的女声唤道:“将军,将军你振作一点!”

    话虽此说,秋梦也几乎力竭,可是牺牲了这么多族人兄弟,没有不死战到底的理由。她忽然觉得,曾经引以为傲的“舞绝”之名是多么渺小,却引得天下人赞誉。自己的些许举动,都会受到各方关注,大为传唱。

    可牺牲阵前的将士呢,谁记得他们?

    将军枯骨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

    “秋梦,带人往南阻击。这里,交给我!”秦飞呼吸急促,提起陌刀,奋力的把嵌在墙上的血煞盾拔出。

    其实他心里清楚,苔军且战且退,秋家子弟根本无法杀透敌阵,谈何阻击?

    无非是……

    死战到底!

    正当秋梦想要努力突出重围时,从镇南而来的喊杀声早已逼近,所谓阻击,哪还来得及?

    只听见为首一将大喝出声:“江东项鼎在此!”

    一双铁拳旋风般碾压进来,不避刀枪,不避箭矢,好似乘风破浪,杀得苔军呼爹喊娘,丢盔弃甲。

    又有一将高声呼喝:“梦江秋家,秋凝在此,我秋家子弟何在!”

    秋梦神色一愣,举目一望时,只见南部冲杀而来的大军高举着“秦”字大旗,锦缎大旗在阳光下十分耀目,几个熟悉的身影赫然奋战在前。

    而那凛凛闪烁的海面上,不知何时冲来无数战舰,破浪前行,迅速往花莲港逼近!

    原来是徐青纱拿到海图后,看到了西海岸的火光,预料到情况可能有变。

    加上有追命保护船队,毅然决定贴海岸航行,在到达花莲港前解锁小翼战船,在无数乱礁中循着海图标注逼近苔岛,将数千生力军送上了花莲镇南部海岸。

    比原定时间,提前了三个多小时!

    项鼎、呼延傲绝、秋凝、梁川、成杰领着大军,与南部阵地的将士合兵一处,势如破竹的攻破镇南防线,一路赶杀,到镇北救援。

    “来得好!”秦飞灰暗的眼眸又亮起了光芒,趁敌军阵型溃散,冷不丁踏出凌霄九步,丹田仅剩的灵气澎湃涌动。

    那苔军的劫宗、劫将想要抵挡之时,竟觉得那血色刀芒锐不可当,力道沉如重锤。慌忙想要乞求投降,秋家子弟哪里收得住手!

    苔军劫宗、劫将想要拼死一搏时,眼前血光爆闪,秦飞已然杀红了眼。

    这一刀,为了苔海之中战死的苍云兄弟!

    这一刀,为了花莲南北,牺牲的将士!

    这一刀送你归西!

    这一刀,带苔岛回家!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九龙刀帝〕〔武道大宗师〕〔君临星空
  sitemap